官策

第994章 道高一丈!

第九百九十四章 道高一丈!

外面烈日高照。

房间里面却清凉如秋。

墙上的挂钟“嚓!”“嚓!”的声响,让本来就很安静的房间更显寂静。

这里是粤西矿业集团总部所在地,粤西矿业财大气粗,刚刚投资在粤州新建了粤西矿业大厦。

整座大厦是商业地产的开发,粤西矿业将大厦最上面的五层楼作为总部所在地,而在最顶楼一层,就是董事长陆涛的办公室所在地。

陆涛的办公室有两个人。

除了他在来回焦灼的踱步以外,另外还有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精干西装男子,他标杆笔直的站着,神色很平静,双手交叉的放在胸前。

这个精干汉子在岭南很有名气。

在粤西地区,大家都尊称他为“大师”。

他有一个很响亮,同时有极具宗教色彩的名字,他叫黄道。

所谓黄道吉日,他用了前面两个字作为名字。

岭南人迷信,信佛,信命,信风水,黄道就是岭南风水大师,而他另外一个身份却是粤西矿业的董事,在粤西矿业极具影响力,深得陆涛的器重和信任。

陆涛很焦躁,很紧张,他平常不怎么抽烟,但是今天他却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桌上的烟灰缸里面烟头已经堆积如山。

从莞城接二连三传来的各种消息,让他心里七上八下,很忐忑不安。

在他的记忆中,他这一辈子也就只有这次很狼狈。太狼狈了,自从莞城的领导最新一次履新之后,莞城班子励精图治的意识明显增强,莞城的社会秩序似乎是要有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尤其是陈京的到任,陈京这人是出了名的爱出风头,无论到哪里履新,他都要闹出一点东西出来。

而这一次,陈京赫然把自己的矛头指向了莞城走私犯罪……

“黄哥,你认为现在应该怎么办?”陆涛道,语气有些焦灼。

黄道嘴角微微的一扯。露出笑容道:“关键就在今天。其实陆总你无须担心,赵夏国这个人还是有点能力的,有他出马,我看事情可为!

陆涛双眼一瞪。道:“如果他失败了怎么办?你们不了解莞城的陈京。赵夏国也不了解他。陈京这个人最是狡猾。最是难缠,他虽然是个外地佬,可是这些年在岭南他出尽了风头。干倒了很多人,这家伙不是个好相与啊!”

黄道伸出手指头胡乱的掐了几下,道:“陆总,从星位上看,您的主星紫薇光华正盛,尤其在东南方的五年大运正当道,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陆涛皱皱眉头,摆摆手道:“老黄,你的那一套东西,咱们之间就少谈吧!要说星相,你上次不是说陈京是专克我吗?现在难不成赵夏国就专克陈京?”

黄道一本正经的点头道:“的确如此,赵夏国是五凶星,凶星最凶险,但是却能克制正星位。陈京不是他的对手!”

陆涛一语不发,过了很久,他淡淡的道:“但愿吧,但愿你说的那一套能管用,如果管用,你就是天下第一神棍,我专门给你做一面锦旗!”

“滴,滴!”

陆涛的手机两声轻响,他连忙快步过去把手机抓起。

手机信息一行字:“情况有变,不妙!”

短短六个字,加两个标点符号,陆涛神色大变。

他猛然用力的一砸桌子,手机被摔成两半,然后回头盯着黄道道:“老黄,咱们的东南亚之行可以起程了!赵夏国咱们太高估他了!”

黄道脸色一变,他一直很平定的神色有了一些慌乱。

“什……什么时候走?”

陆涛哈哈一笑,道:“车我都准备好了,我们直接去香港,然后从香港直接到柬埔寨,那是我们的第一站!”

黄道脸上露出犹豫之色,道:“陆总,可是现在我还没来得及带东西,我两手空空……”

陆涛摆手道:“老黄,你不要惊慌,咱们出去只是考察而已。你跟我一起出门,还用你带什么东西?现在谁都知道咱们俩是兄弟,我出去考察,不能不带上你啊!”

黄道还要再说什么。

陆涛已经按响了桌上了电铃。

片刻便进来了四个彪形保镖,人人戴着墨镜,气势惊人。

陆涛道:“立刻出发,去香港!黄董,咱们走!”

……

莞城市委一号会议室。

场面依旧还焦灼,在安静的等待中,很多人都觉得很煎熬。

有好几次赵夏国想说话,但是墙上的时间显示还没过十分钟,岳云松刚刚说休息十分钟,但是这个十分钟太漫长了……

好不容易,时间跳过了十分钟,岳云松正要宣布会议继续。

恰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刚刚出去的秘书长王其华匆匆的走进来,他直奔岳云松的位置,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

岳云松脸色一变,眼睛盯在了陈京的脸上。

陈京神色不变,依旧云淡风轻。

岳云松将头凑到姜少坤的边上,轻声的和他交流,两人轻声说了几句话,姜少坤再一次回头看陈京。

陈京站起身来将头凑过去,岳云松道:“陈书记,此事当真?6.23案的两个人真的牵扯到总|参三部吗?”

陈京微微愕然,旋即他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肯定是侯小亮在背后做了工作,他顿了顿,道:“书记,市长,6.23案这么大的事儿,牵扯如此广,涉及到的利益更是多。不夸张的说,这个案子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如果案子背后,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能敢说抓人就抓人?”

他神色变得很郑重,道:“这件事千真万确,今天凌晨,这两个人已经被带走了!”

岳云松点点头没说话,姜少坤神色颇为不自然。

但是很快他便调整好心态,扭头对陈京道:“陈书记,这个案子要严查,一定要查实深挖,到目前为止你做得很好,顶住了压力,而且现在案子有了总|参的证据,可以说是马上要有突破性进展。

咱们莞城的社会风气因为这个案子,应该立刻就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相比姜少坤的飞快转身,岳云松则明显尴尬很多。

在今天这个会议之前,可以说各方都有默契。

这个默契就是要终止市公安局的错误行为,但是现在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形势完全逆转。

岳云松虽然是共和国高级干部,一方诸侯,但是总|参却足让他高山仰止。

作为地方官员,而且是高级地方官员,岳云松和军方的接触也不少。

他非常清楚军方的架构,也很清楚军方的能量,一件案子能够引起总|参的关注,地方政府除了配合之外,其他任何的干扰都将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冲陈京和姜少坤点头,两人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岳云松道:“关于6.23案,案情复杂,牵扯极广。但是这个案子必须要查清楚,查到底。我在这里表个态,我们莞城一定会对把6.23作为今年的要案来对待,要通过这个案子,揪出老虎和苍蝇,要还莞城朗朗晴天!”

岳云松这一表态,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让会议室几乎所有人大跌眼镜,大家都被岳云松的表态给弄懵了。

岳云松顿了顿,又道:“市委从即日起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陈京副书记担任小组组长,领导小组要负责协调市检察院,法院、公安局,要各部门协同配合,把案子办好!办得让各方满意,给党和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赵夏国大惊失色,他几乎站起身来道:“岳书记,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

岳云松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道:“赵厅长,这个案子是我们莞城的案子,我们莞城有信心,有能力,有决心办好!关于这个案子的问题,我会和金厅长沟通,我相信他是能理解我们莞城的态度的!”

赵夏国怔怔的看着岳云松,他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这太匪夷所思了。

他嘴唇掀动,想说点什么,但是却又不知从哪里切入,一时脸涨得通红,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省政协常委省政协常委周柔林则人老成精,刚才陈京和岳云松等三人碰头的那一幕他尽收眼底。

岳云松突然转变态度,他迅速意识到情况变化了。

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情况会突然变化,但是他却能保证自己在没弄清情况之前,嘴巴闭得很严实。

岳云松表态,然后迅速宣布散会。

大家三三两两从会议室出来,赵夏国还不死心,还待要跟岳云松沟通。

就在这时,他的秘书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皱皱眉头,道:“这是厅长亲自打的电话?”

秘书认真的点头道:“是的,厅长让我转告您,这个案子继续由莞城市局负责侦办,厅里要尽最大的努力为其提供支持和支援!”

赵夏国脸色一变数变,陈京冷不丁的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回头盯着陈京。

陈京淡淡的道:“赵厅长,你一路走好,6.23的案子很快就会弄清楚,届时真相会大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