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5章 触目惊心!

第八卷 莞城风流 第九百九十五章 触目惊心!

一辆越野警车风驰电掣驶入莞城市委大院。

一名五大三粗肩上佩戴二级警督衔的汉子从车上下来,脚下虎虎生风,直奔常委楼,目标是陈书记办公室。

陈京正在批阅文件,陈立中虎虎生风的闯进来。

一进门,他也不客气,自己找到茶杯添了一杯子水,然后“咕隆!咕隆!”将水一饮而尽,抹了一把嘴,看到旁边尴尬的张国民嘿嘿一笑道:

“张主任,茶就免了,我已经喝了!我跟书记汇报工作!”

陈京将手中的文件放下,皱眉道:“立中,风风火火的,你就不能稳重一些?”

陈立中嘿嘿一笑,道:“稳重不了书记,今天是大喜事。开口了,终于开口了!嘿嘿,您真是神机妙算,换了一个环境,李国展和岑大鹏都变了一个人。之前两人又臭又硬,今天咱们再一审,什么狗屁他们都吐出来了!”

陈京站起身来道:“是吗?你们案子弄清楚了?”

陈立中道:“弄清楚了,我们第一时间整理了卷宗!”

陈立中一改先前的大大咧咧,变得很严肃,他小心翼翼的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将袋子递给陈京,袋子上面写着“绝密”字样。

他压低声音道:“书记,这份文件目前只三个人看过,卫局长、老丁和我!绝对没有其他人知晓文件内容!”

陈京点点头,将文件袋打开,将里面的材料一份一份的翻看!

过了很久,陈京把文件全部放进去,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他想过因为6.23案会牵扯很广,但是这个案子牵扯如此之大,还是让人很吃惊。

通过岑大鹏提供的信息,莞城市公安局、经贸委、市政府、海关等等十几个单位都有人涉案,而莞城几家知名企业其中包括国企都有涉案,陆涛涉案。

而陆涛的背后可能还牵扯到省城的人。

岑大鹏这一条线就足够触目惊心。

而李国展的口供信息,则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李国展供述,莞城走马河区走私产业链条已然超过了传统的产业链。整个走马河区涉嫌走私的个人和官员,相当的普及。

从区委区政府,到下面乡镇然后到街道办社区,这里面有一根很强有力的利益链条。

有些地方政府的财税收入,都是靠走私产业带动的。

李国展所在的北粤商会,每年要给走马河各级政府上交上亿元得各种罚没以及其他的款项。而这些款项的名目、性质,李国展都有供述,根据他的供述来看,实际上就是交保护费!

一个6.23案,从上到下触及到的利益群体到如此程度,饶是陈京早就有心理准备,他都忍不住暗地里咋舌、震惊!

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一下触及到了最烫手的山芋了。

这么大的事儿,如果处理不好,莞城社会会变得完全乱套,到时候局面不可收拾,问题就严重了。

他慢慢的在房间里面踱步,手上点着烟卷,认真的思考现在的局面。

陈立中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陈京,嘴唇抿得很紧。

他知道陈京现在正在做决策,他也时刻等着陈京的一声令下!

过了很久,陈京道:“立中,你确信这份材料只有你们三人看过?”

陈立中点头道:“我确信,实际上这份材料的全部只有我一个人完全知晓,卫局和丁局都只知道其中部分内容!”

陈京点头道:“很好!这东西我留下,你不要存任何档,其中你知晓的内容要绝对保密,不能够对外面透露一丝一毫!”

陈立中道:“是,没问题!书记,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陈京愣了愣,道:“动手?动什么手?”

陈立中摸了摸头道:“这么多人有问题,牵扯如此广,我们无动于衷,不动手吗?”

陈京嘿嘿一笑,道:“这个问题复杂程度如此高,不能够轻易的动手!现在我们的第一要务,是要把莞城的公检法三条战线给清理好,把这条战线的歪风邪气给刹住。

该处理的人要处理,害群之马要清除,整条战线要健康,要有战斗力!

没有公检法的坚实底子,莞城的大改革不可能能够搞好,所以我们要动手,也要从内部先动手!”

陈京一拳擂在茶几上,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是可忍,孰不可忍!莞城再这样下去要完蛋了,是该到要整风的时候了……”

……岳云松办公室。

陈京在他的办公室已经整整坐了三个小时了。

岳云松的秘书占华在外面早就已经焦躁不安了。

一波波的人过来见书记都被他挡回去,有些挡不回去的人,他们在休息室里面等着,一等几个小时,他还得时时照拂到。

而陈书记迟迟不出来,书记又下令任何人不准进办公室。

作为秘书,占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他政治嗅觉很敏锐,他清晰的意识到,陈书记和书记肯定在谈最机密的事情。而这件机密的事情可能和最近在莞城闹得沸沸扬扬的6.23案有密切的联系。

下午六点钟的样子,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陆陆续续,市委的工作人员都在下班。

而占华依旧得正襟危坐,随时准备等候领导的指示。

而就在这个时候,市长姜少坤从门口走了进来。

占华站起身来道:“市长好!”

姜少坤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道:“书记和陈副书记都在?”

“都在!”占华道。

姜少坤点头道:“守好门,不要让人进来!”

姜少坤推门进去,将门再一次掩上占华才反应过来,敢情今天是百分之一百的要加班了,三个小时可能只是开始,今天的这次碰头,说不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而他的判断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岳云松从内面打电话出来让他迅速安排三份工作餐送进去,然后让他通知秘书长,市委副处以上干部推迟下班。

占华此时终于意识到,莞城可能要酝酿一场大风暴了,因为激动和紧张,占华抓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

岳云松办公室乌烟瘴气。

陈京平常就是老烟枪,而岳云松和姜少坤不大喜欢抽烟,今天也一反常态,开始凑在一起三人赛着抽,方面里面烟雾弥漫,不成样子。

陈京和岳云松闷头抽烟,后来的姜少坤在看着关于6.23案的卷宗。

这份卷宗陈京准备得并不齐全,有一部分极其敏感的内容他压了下来。

但是饶是如此,这份卷宗也足够让人震惊,在此之前岳云松看到了这东西,足足半个小时没吭一声,最后才说一句:“何以至此?”

姜少坤一页页的看卷宗,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脚由暖变冷,然后手终于开始抖动……他将所有的卷宗看完,微微的闭上眼睛,他再次睁眼的时候,眼神投在了陈京的身上。

姜少坤自诩办事利落,果断,敢于处理敏感问题,不怕得罪人,不怕捅篓子。

但是他看了这个卷宗过后,他意识到,一直在莞城不太露锋芒的陈京,比之他有过之而不及。

难怪6.23案能够遇到那么多干扰,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了利益群体太复杂了,看了卷宗,姜少坤甚至觉得整个莞城的天空都是灰色的。

6.23案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简直是个奇迹,因为这个案子触及到了岭南政坛的深水区,而且是水深不见底。

他都有些佩服陈京。

在如此大的压力下,在几乎是所有利益团体都在纷纷活动,企图将6.23案掐灭在摇篮中。陈京竟然能够顶住压力,而且终于把案子的详细卷宗整理出来,送到了岳云松面前。

这其中的艰难和困苦,可想而知。

莞城要变天,莞城的天会怎么变?从哪个地方着手开始变?

姜少坤觉得头疼。

他又想起在履行莞城之前,老领导给他写的那副字。

一条一米多长的卷轴,上面就写了两个字“谨慎”。

他到这一刻,也有些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了。幸亏他谨慎,在和陆涛的接触中留了一手。

而在关键时刻,他又果断的和陆涛把关系划清,要不然一个6.23案,可能连他都得玩完!

陆涛是个危险人物,从目前的卷宗来看,莞城警方可以随时将他抓捕,粤州陆家,陆涛被抓,如此一个叱咤岭南的大家,就很可能会全面崩溃掉。

政治的残酷很多时候不是斗争,有的时候在于路线,在于大势。

现在的泱泱大势,如滔天洪水,陆家哪怕是底蕴深厚,估计也难以把控局面了。

陈京扫了一眼卷宗,然后盯着姜少坤,两人目光对视,姜少坤迅速将眼神挪开。

这短暂的一个眼神的对视,让姜少坤意识到,陈京的眼神中杀气逼人,估计这一次,陈京不会这么结束,要大杀四方了!

“市长,这个材料你看过以后,有什么感想,你说说?”岳云松开口道,眼睛盯在姜少坤的脸上。

姜少坤摸了摸鼻子,认真的组织着语言,他心中什么感想?他最大的感想就是陈京办事的那股子狠劲儿太可怕了,让他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