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6章 案情公布!

第九百九十六章 案情公布!

莞城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6.23系列走私案的情况向社会做了通报。

通报证实,滨海国际贸易公司涉嫌严重走私,涉案金额高达一亿多元,目前公安局已经控制了公司的三个赃物仓库,其货品价值正在进一步的统计中。

另外,北粤商会会长李国展极其旗下的山珍农产品贸易公司、和众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严重走私,具体涉案金额正在统计,关于这数家公司涉案人员50多人已经全部被批捕。

另外,莞城公安局证实,在滨海和李国展系列走私案中,涉及到相当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内部保护伞等多重问题。

自案发到发布会这段时间,莞城市纪委、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已经对案件展开了全面的清查工作。

目前已经确定的涉案人员有莞城海关副关长金喜正,莞城公安局副局长冯先国,莞城公安局缉私大队副大队长占九林,此三人已经被市纪委调查。另外,公安局、海关、经贸委等单位另有涉案人员八人,此八人也已经被组织调查,具体的情况将在不久由纪检部门向社会通报。

在公安局的发布会上,公安局长卫华神情分外的激动,他在谈及6.23案侦办的经历的时候,甚至一度落泪。

他用了三个关键词来总结此案,他称此案“极度艰难,极度复杂,极度危险”。他历数了市公安局在侦办此案过程中所遭受到上下的各种质疑和压力,尤其是6.23案第一次行动扑空以后。

犯罪势力纠集了他们的利益团队对市公安局展开了疯狂的污蔑和反扑,让市公安局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谈到这里的时候,卫华高度的赞扬了市公安局上下一心,齐心协力,不怕困难和牺牲的斗争精神,他深情的感谢了公安局全体的办案人员。

同时,他也为在公安局内部出现的被走私分子收买,严重堕落的领导干部感到惋惜。

卫华也以极大的篇幅对市委领导的支持表示了感谢,其中他重点提到了市委陈副书记亲自关心6.23案。在6.23案最困难的时候。陈书记亲临公安局坐镇,给大家解压,给大家信心,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6.23案侦破的重大胜利。

莞城公安局的这次发布会在全省引起了空前的反响。莞城市电视台对发布会进行了全程直播。

在市电视台直播过后。影响迅速扩展,岭南省台迅速将发布会全程在电视台重新播放。

当天央视新闻联播重点报道了莞城破获特大走私团体,并从中揪出多名高级官员的新闻。

央视的报道。让莞城6.23案的影响力迅速的波及到了全国,网络上关于6.23的新闻受到了网民的高度关注,而因此沿海城市的走私问题也引起了全社会的热议和讨论。

……

粤州,夜色撩人。

今天秘书长黄宏远请客,为陈京接风。

晚上八点的样子,省长周子兵过酒店,然后又联系上唐敏,四个人凑了一桌子麻将,在棋牌室消遣。

周子兵嘿嘿笑道:“陈京,不瞒你说,自打你离开了粤州,咱们这种活动就很少干了。我打牌喜欢跟年轻人玩儿,你们年轻,头脑灵活,手脚麻利,我才觉得过瘾!”

黄宏远道:“省长,陈京现在可是大名鼎鼎。他去莞城的时间不长,可是做的事情惊天动地。这一次他亲自指挥在莞城搞了一次大的打击走私运动,应该说是取得了大胜了。这是很值得祝贺和鼓励的!”

周子兵大笑道:“值得鼓励,值得鼓励!今天要好好鼓励。所以陈京,你今天打牌要上心点,争取多赢点钱啊!”

周子兵打牌身子坐得笔直,他个子本来就高,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居高临下,气势十足,任何时候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陈京刚开始和他打牌,老是受到这种气势干扰,屡屡输钱。

可是后来,陈京渐渐习惯了,打牌的时候就轻松了很多。

但唐敏不一样,唐敏在省长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今天他就很不在状态,连连从兜里掏钱出来。

也就两个多小时的功夫,他就输了几万块了。

陈京一看这情况,就提醒道:“唐书记,你跟省长打牌可得打起精神来。省长喜欢的是硬对手,你水平不够,下一次可能就要被靠边站了啊!”

唐敏尴尬一笑,道:“陈书记,太惭愧了!我估计是温泉泡多了,手气全部都会水洗了,实在是拿不到像样的牌!”

黄宏远笑道:“老唐,人家都说你是‘温泉书记’,你们区搞特色旅游,能不能多搞几个花样。除了温泉,还可以搞搞农业生态旅游嘛,以后人家叫你旅游书记,这不就摘了水的帽子了吗?”

周子兵道:“旅游书记还不如温泉书记呢!现在谁都知道咱们粤州有一眼好泉,唐敏功不可没,下一步你们要以温泉为中心,拓展周边产业,把你们区真正的搞成一个特色区。

你们在往这个方向靠拢,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是够不够,这还是个未知数!”

他顿了顿,突然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咱们今天玩到这里吧!我看咱们唐书记的钱都输得差不多了。我赢得都不好意思了,今天到此为止,再打下去,我就担心唐敏回去,老婆让他跪搓衣板!”

唐敏很尴尬,笑了笑道:“省长,今天我的确状态不行,让您失望了!”

没打牌了,接下来就由陈京坐庄,几人品茶。

品茶就不比打牌,在牌桌上,场面不那么正式,上下级之间随和很多。

喝茶的时候,大家都以周子兵为中心,陈京倒习惯,可是唐敏就很不习惯,总是放不开。

大家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会儿天,周子兵就道:“好了,今天牌也打了,茶也喝了,咱们就散了吧!”

他指了指陈京道:“陈京你不能走,莞城今天出了大风头,你得跟我好好说说那边的情况!”

说是散场,却留下了陈京。

最终其实就是唐敏一个人离开,因为秘书长黄宏远负责省长工作,基本是省长的长期跟班。

陈京和周子兵在房间里谈话,黄宏远就在隔壁休息看书。

房间里剩下两个人,陈京便把公文包拎过来,把关于6.23案的所有卷宗都给了周子兵。

周子兵看得不是很仔细,他一目十行,所有的卷宗几分钟就全部看完。

而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内,他脸上的笑容便彻底淡去,变得严肃起来。

他指了指卷宗,道:“你看看,一个6.23案,一下就牵扯出这么多问题,牵扯到这么多人。触目惊心,真是触目惊心!”

他眼睛盯着陈京,道:“陈京,你们现在是什么计划?”

陈京斟酌了片刻,道:“省长,我们想先从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内部着手,通过这个案子,把我们政法系统的基础夯实,目前对莞城来说,建立强有力的公检法班子势在必行!”

周子兵点点头,道:“你们这个想法无可厚非。但是单单这样力度还不够。6.23案暴露出了问题,关于这些问题就要全方位的都有整肃。政法班子要整顿,其他地方势力就能放任自由吗?”

“可是省长,我们担心动作太大,造成过大的动荡,那样我们……”陈京道。

周子兵皱眉道:“你敢于把6.23案办出来,就不能够想着半途而废。既然做了,就要做彻底。我们常常说打草惊蛇,蛇惊动了,那就要抓住,不能够让他们溜走,要不你们办6.23案意义何在?”

陈京哑然无语。

陈京骨子里面,是个做事讲求彻底的人。

但是他不能不考虑市委其他主要领导的态度,也不能不考虑莞城的现实局面。

莞城现在的局面,如果一旦行动过大,政坛必然震动,局面有可能失控,这的确很难把握。

周子兵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陈京,具体的利弊你要仔细分析,慎重考虑。我给你的是建议,具体怎么做,你自己斟酌!莞城是我们岭南最重要的市之一,把莞城的风气整顿好,意义重大,对咱们全省都有莫大的积极意义!”

陈京沉吟了一会儿,道:“省长,莞城不是孤立存在的。6.23案也不仅只是牵扯到莞城,办这么大的案子,我们力有未逮,还是觉得很吃力!”

周子兵沉默不语。

陈京的话他自然明白,6.23案牵扯复杂,从现在露出的端倪来看,省城的很多官员估计都牵扯进去了。

目前来说,关于这个案子的信息披露还只露出冰山一角。

各方势力对这冰山一角的露出都还保持高度关注,但是这种状态,却是一触即发的。

一旦把案子扩大化,其中的阻力,问题,以及各种考量就会成几何级数的增长。陈京的根基还浅,这么大的局面他根本没办法掌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