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7章 温柔

第九百九十七章 温柔|乡!

粤州流年酒店。

陈京好不容易有个安静的休息时间。

他履新莞城之后,每天需要应付的工作太多,到了省城各种应酬也太多。

每天都在繁忙和喧闹中度过,这让他很难有安静独处的时光,像今天这样一个人独处,嘴里叼着一支烟,手上捧着一杯清茶,感觉很好。

唯有一点就是孤独。

老婆孩子在京城,几个月才能见到一次,平常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这样的节奏是身体和精力的双重透支,饶是陈京现在还年轻,他都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陈京心中暗暗发誓,下一次自己履新一定要找个好地方,像莞城这样情况复杂,问题盘根错节的地方,实在是压力太大。

另外,对副职陈京不习惯。

陈京干惯了一把手,很多方面的思维都是一把手思维。

就比如莞城的6.23案,这个案子陈京就是一把手思维,考虑问题都是从大局全局着眼。

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原则,一门心思就希望通过几个典型的案子,以此来整肃莞城社会个官场的风气。

对一个副书记来说,做事考量如此全面,办的案子牵扯这么广,陈京有一种小马拉大车的感觉。

他除了要一步步的策划和精心布局之外,还得处处去顾虑书记和市长两人的态度,这是他最感觉别扭的地方。

官场之上常常就是如此。

上级争取下级的支持一般很容易,而下级争取上级的支持。面临的困难就要大得多。

陈京在莞城的工作,往往就有这方面的掣肘。这也是让他感到累的原因。

6.23案的胜利可喜可贺,但是这个案子还只是揭一个盖子。

莞城走私的盖子揭开,后面局面可能会更复杂,各方矛盾也可能会更加激化。

如何掌控局面,如何协调莞城内部乃至省城各种利益关系,保持局面的平稳,其难度可想而知。

陈京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在放火烧荒,一把火放下去。风便刮了起来。

不能让火灭,又要控制火势,火势控制不住,那就是大灾难,自己作为放火者,也会因为一把火被彻底的灭掉。

陈京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脑子里面却是各种纷繁复杂的头绪。

6.23案的牵扯太广。不仅莞城内部很多领导干部受到牵连,而省城很多权贵也可能会牵扯其中。

这一次陈京过省城,就是想把这个案子向周子兵汇报,希望周子兵能够给出好的建议。

但是现在看来,周子兵给的压力被建议多,6.23案办案范围能够继续扩大吗?如果要扩大。该怎么做到局面可控?

这一连串的问题在陈京脑子里面被反复斟酌。

最后他也不由得叹一口气,他感觉自己资历还是太浅了一些,自己这个外来的和尚,真正要卷入到岭南顶级的博弈,自己似乎还没有这个资格!

“叮。叮!”

门铃响起,陈京一惊。起身道:“谁啊?”

门口一个低沉的女声响起:“打扫卫生的阿姨!”

陈京一听声音有些不对,径直过去开门,门一开却没有人。

他伸出头去,还没看清来人是谁,便先感到一阵香风扑鼻,然后便感觉自己浑身贴到了一团柔软。

“哈哈!”

唐玉一改平常职业的形象,像一只猫似的,直接把陈京扑进了房里。

陈京大惊失色,连忙伸脚把门关上。

唐玉双手搂着陈京的脖子,脸几乎就贴到了陈京的脸上,两人四目相对,陈京看到对方的眼神如同一弯清泉,脉脉而饱含情意。

唐玉今天没有穿职业装,而是穿了一套紫色的裙子。

她身子和陈京紧贴,陈京能感受到从她身上传递过来的惊人弹力和热量,两人抱在一起,轻微的摩擦,带来的就是销魂的感觉。

陈京感觉自己的体温在迅速的升高,呼吸变得急促。

唐玉眨眨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

陈京强自稳住心神道:“小玉,你怎么来了?”

唐玉呢喃了一声,道:“你不欢迎我吗?我就不能来?”

陈京哑然无语。

唐玉皱了皱鼻子,脸上染上一层红晕,但还是很勇敢的道:“你就不亲我一个吗?”

陈京愣了一下,唐玉双手用力,抱得更紧了。

陈京将脸慢慢的凑过去,两人双唇接触,陈京感受到一丝温暖的湿润。

迅速,两人便亲成了一团。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两人抱在一起亲吻,便渐渐动情。

陈京感觉自己的理智在一丝丝的消散,压抑了这么久的寂寞,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两人很默契的挪到床边。

陈京抱起唐玉,用力扔到了**,身子在**弹起老高。

“哎呀!”唐玉惊呼一声,却更为动情。

陈京俯身过去,压在了她的身上。

唐玉如象牙般白皙的双手抱住了陈京的脖颈,两人都没动,似乎都在感受着这种零距离接触的温馨。

“最近你很忙是不是?”唐玉道。

陈京点了点头。

唐玉眨眨眼睛又道:“很大的手笔啊,莞城都被你掀过来了,当我第一下听到消息,我吓死了!”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嘴角露出一丝无奈。

唐玉抿了抿嘴唇,认真的道:“陈京,以后你再忙,也不能忘记我!”

陈京心猛然一震,眼睛盯着唐玉弹指可破的脸颊,怔怔说不出话来。

不知谁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关系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

男人和女人,干柴和烈火,相互吸引,却又交织着爱和恨,肉和欲,陈京想扪心问自己,自己和唐玉之间是爱还是欲?

或许是兼而有之。

唐玉太美,他的美和金璐和方婉琦不一样。

唐玉美得孤独,美得专注,美得执着。

她喜欢陈京,似乎和陈京在一起就是理所当然,而全天下其他的男人,她却全部免疫。

她喜欢依偎在陈京的怀里,这种感觉很棒,让她可以忘掉现实伦理,忘掉世俗的一切,她就是这样的感觉,也就这样做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女人任何男人都难以拒绝。

每个男人或者说每个雄性都是自私的,都希望拥有女人唯一的爱。

陈京哪怕嘴上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心中也会有那种情节。

他和唐玉的接触,先是理智占据主导,渐渐的理智开始崩塌,最后终于崩溃了!

今天两人都很投入,陈京也非常的小心,唐玉的温柔让他觉得自己就像陷入了温水中的青蛙,明知到这样的游戏暗藏危机,但是却懒洋洋,心身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灯光旖旎,在旖旎的灯光下,演绎着人类最原始的童话。

……

“陈京,你是怎么想到揪着6.23案不放,最后捅出了这么大的惊天内幕的!”唐玉仰着脸,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人依偎在陈京的怀中,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陈京。

陈京挪开目光,道:“没怎么特别的想,只是觉得莞城的局面不能够继续沿着老路走下去了。”

“你不知道这样一来,压力会很大吗?你有信心?”唐玉道。

陈京摇摇头,忽然他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道:“行了,小玉,你不要犯职业毛病了。我怎么感觉在采访我?”

唐玉啐了陈京一口,道:“我本来就在采访你!当官的人我看得多了,唯独就没见过多少像你这样的。干事情像一头牛一样倔强,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你会再也做不下去吗?”

陈京微微的皱眉,忽然道:“小玉,你觉得我是个合格的官员吗?”

唐玉沉吟了半晌,道:“算是吧!你的确是想干事的,和主流的官员差异很大!”

陈京淡淡的笑笑,后背紧靠在床头,他有些累……

陈京选择从政这条路,一眨眼已经走过这么多年了。

从最早的被排斥,郁郁不得志,到后来的一路平步青云。

现在回首这走过路的,心中酸酸涩涩,那种感觉难以言表。

陈京不认为自己是多么高尚的一个人,从道德的高度来审视陈京,陈京也不中和道德的标准。

但是他骨子里面就是一个草根,他过了几十年的草根的生活,这几十年的生活在他脑子里的烙印是永远也消磨不了的。

陈京看问题,长期以来的习惯就是从上往下看,然后再从下往上看。

他本质上就是草根的思维,看到社会的不公,看到社会的乌七八糟的黑幕,他心中的那种愤怒和一定要努力改变现状的欲望就会变得无法遏制。

而的思维就不自然的会朝着改变的路子走。

可是这样路何其艰难,现在谁都知道陈京办事风格硬朗,铁腕,常常出人意料,有惊人之举。

可是陈京回过头来想,自己的思维方式有错吗?如果所有的领导干部都像自己一样思考问题,自己还会显得那么独立特行吗?

陈京摇摇头,手搂着唐玉,道:“唐玉,你说错了,我算不得一个好官。好官谁养情人?好官会像我这样肆无忌惮的搂着大美女在酒店逍遥吗……”

屋子里迅速便是一片打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