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0章 卸担子!

第一千章 卸担子!

丢开政法的摊子,陈京早就有这个想法。

陈京就想过把政法的担子卸下来。

政法工作很重要,但是陈京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他认为自己在这方面不具备特长,这方面经验欠缺。

作为专职副书记,陈京抓党群宣传,抓经济宏观方向等等,这些工作他都比较得心应手,他一个人毕竟精力有限,不可能做到什么工作都面面俱到。

可是偏偏卫华搞了一个6.23案,这个案子让陈京骑虎难下。

岳云松把这块工作交给他盯着,他在用人的时候没有考量清楚,卫华捅了篓子,他不擦屁股怎么行?

现在屁股擦了,6.23案揭开了莞城政法的盖子,后面的麻烦事儿还没玩没了。

在这个时候,一方面陈京感受到了莞城社会各界的躁动,一个案子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个时候谁还希望陈京继续走强势路线?

另一方面,卫华又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想着独挡一面。

另外,省领导给得压力又大,这次到省城跑一趟,省城局面的错综复杂让他深感棘手。

综合各种原因,陈京卸担子的想法便越来越明晰了。

陈京是个行事果决的人,心中有了决断,第一时间就找岳云松说自己的想法。

岳云松有些疑惑的看着陈京,脑子里面念头飞转。

刚刚通过6.23案,陈京在莞城出了一次大风头,陈京的名字现在全市皆知,甚至搞得省城震动。

在这个时候,他真想急流勇退?

陈京看岳云松的表情就清楚,岳云松不相信自己。

他沉吟了一下,认真的道:“书记,我想卸担子是综合考虑过的。6.23案影响太大,牵扯到的问题太多。如果我继续揪住这个案子往下查,局面把控难度很高,而且极其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动荡。

另外,我现在分管的工作已经够多了,政法工作已经有了一个开端,我觉得只要我们同志们继续努力,局面肯定会好转。

相比政法工作,现在我们经济方面。政治改革方面还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我是真心想在这些重要的工作中多用点心思……”

岳云松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道:

“陈京。你觉得除了你之外,谁来负责这一块工作合适?”

陈京早有想法,他便道:“我认为公安工作,还是要为政府工作多服务,至于法院、检察院,我们的改革是向法制社会靠拢,他们的独立性要更强一些。如果我们干预太多,对改革影响会很大。”

他顿了顿,道:“当然。我认为全局工作还得书记您亲自把握。政法无小事,政法工作尤其是公安工作,是我们莞城社会发展的基石。基石不牢固,一切都无从谈起……”

陈京侃侃而谈,岳云松认真仔细的听,但他一直不表态。

他听得出来,陈京态度是坚决的。绝对不是假意的推辞。

意识到这一点,他心中的感觉就有些微妙了。

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反省自己,6.23的影响太大,陈京出了风头,后续却留了一大堆事情。

他忽然发现,在后面的工作上面,他竟然不得不支持陈京往下走。

作为一把手。他的作用是掌控局面,现在他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让他觉得不怎么舒服。

他有些后悔给陈京放权太大,让自己有点失去掌控。

他最近就在琢磨,怎么把政法工作的主动权重新掌握。

在这样的意识之下,陈京主动要求卸担子。本来是符合他的需求的。

可是他刚才仔细一琢磨却又发现陈京真的把担子卸了,谁来掌控政法系统合适?谁能够让他最放心,最省心?

难道这一块工作他真得自己去抓,亲力亲为?

他有些犹豫不决了。

他自己都有些吃惊,陈京在位子上,他心里不舒服,陈京现在要卸担子,又让他觉得别扭,他摇头苦笑,心想陈京还真是不可或缺啊。

陈京见岳云松不做声,他自然能弄懂岳云松现在的心态。

对自己岳云松忌惮,但是对卫华他又不放心,对姜少坤他更是忌惮。

岳云松现在是在为难了。

陈京也不出声,手上捧着茶杯静静的喝茶。

两人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

过了很久,岳云松叹一口气道:“陈京,政法工作很重要,你不担这个担子让人难以放心啊!”

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包玉溪,递给陈京一支,他自己也点上一支,深吸一口烟,道:

“陈京,咱们莞城的局面很难,我这个家难当。万幸省委把你安排过来了,你融入咱们班子速度很快,为我担当了很多,从内心深处,我很感激你……”

陈京忙正色道:“谢谢书记,协助您的工作是我的本职,您说这番话,让我既感动又惭愧。现在莞城局面如此,我也很忧心,深感自己的力量单薄!”

陈京说得很认真,他话锋一转,道:

“书记,要说最担心,还是担心咱们莞城的经济,担心咱们莞城的体制改革。经济要改革,政治要相应的改革,这两条线要一起向前稳步推进,我们现在迟迟没有进步,时间却一天天的过。

今年年底,咱们怎么跟省委汇报?我们能不能在年底考评中达到及格线?”

岳云松深皱眉头,陈京的话说到他心坎上去了。

莞城经济发展是核心,现在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上面对干部的考评经济占的比重最大,如果莞城经济搞不好,没有进步,没有变化,其他的工作干得再好起什么作用?

现在的体制决定了一任班子不可能一门心思把工作放在铺垫上面,将来很重要,眼前也很重要。

眼前工作没做好,就没有将来,这就是岳云松面临的残酷局面。

陈京放下茶杯又道:“所以,书记。我卸下政法的担子,就是想在经济方面加强和政府沟通,我们要同心协力,一起来把握方向,绝对不能够再停滞不前了!”

岳云松眉头一舒,眼睛中精芒一闪而过。

陈京的话他听明白了。

陈京卸下政法担子,同时要把手伸向经济工作方面。

其深层次的想法是把政法特别是公安局的掌控权交给姜少坤,让姜少坤一直梦寐以求的愿望实现。

而另一方面,姜少坤有得就要有失,经济工作姜少坤再也不能向以前那样强势。党委这边对经济工作要有更大、更具体的发言权。

一念及此,岳云松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

这么长时间和陈京的接触,陈京的谋算岳云松印象深刻。但是陈京的这个谋算,他却以前从未想过。

这个想法虽然乍听有些荒谬,但是仔细的考量,却越品越有味道,可操作性相当的高。

首先陈京的这个想法姜少坤不太可能会拒绝,姜少坤现在在政府完全掌控局面,在工作上面非常强势。

但是他的这种强势引起了岳云松的警惕。

岳云松虽然不直接干预姜少坤的工作,可是在暗地里却把党委的权利卡得很死。

姜少坤吃足了这一方面的苦头。

经济发展、政策实施他说了算,但是他想用的人用不了,他想要的政策要不到,他想要党委推行政治改革更是没办法实施。

现在陈京把他最想要的政法权利给他,而且还主动在党政工作方面为他打开了一道口子,虽然以后可能矛盾不断,但是开了这道口子,就意味着有希望,他哪里可能拒绝?

姜少坤拒绝不了。

岳云松从感情上想让陈京打消这个想法,但是理性思考过后,他却很难拒绝陈京的这个要求。

陈京指出了他最为软肋的地方。

现在莞城最大的软肋是经济转型,经济改革停滞不前。岳云松和姜少坤彼此忌惮,双方沟通不畅,现在的局面这样僵持下去,必然会两败俱伤。

陈京提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岳云松又怎能把这个可能性给掐灭?

岳云松作为一方诸侯,他本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他便坦率的道:

“陈书记,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让人觉得耳目一新。”他笑了笑,道:“上次我去省城,省领导叮嘱我要用人所长。看来我失误就在这个地方。你干过一把手,工作经验丰富,尤其是领导地方发展经济的经验丰富,我却……”

他摇了摇头,一拍手道:“也不能说是忽略啊!是我给你的担子太重了,方方面面的担子都压在你身上,你又没有三头六臂,怎么能够全都面面俱到?”

陈京道:“书记,这么说您是同意我的意见了!”

“同意,同意!”岳云松点头道,“我个人完全同意你的意见。但是这个事儿太大,回头我们几个主要领导要碰头议议,政法工作尤其是公安局的工作,我们要在领导干部中统一思想。

这块工作太重要了,绝对儿戏不得,不管是谁来主抓这块工作,都要全力以赴,认真妥善的把问题解决好,处理好,绝对不能够跟大局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