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1章 重心转移!

第一千零一章 重心转移!

莞城市委召开班子会议。

在会上市委书记岳云松重新对班子分工进行调整。

其中重要的调整是市委副书记陈京不再负责政法工作,政法工作由政法委书记卫华全面统筹,会议明确了公安局的职能职责。

在6.23案以后,公安局的工作担子重,市长姜少坤同志要把握好大局,要把6.23案的善后工作做好,不能够因为一个案子而影响全市发展大局。

不得不说,岳云松的这个微调在莞城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在普通民众看来,市委做这次微调可能是陈京得罪了人,市委迫于压力不得不让他下来。

而在体制内,商界,上流社会很多人对这次调整普遍都觉得满意。

毕竟6.23案牵扯范围太广,有些人屁股不干净,生怕陈京继续揪住这个案子不放,把他们自己也牵扯进去。

现在岳云松这一调整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人解读认为这次调整莞城市委是不希望把6.23案扩大化,换掉陈京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另外还有人认为,这次市委的微调是莞城高层博弈的结果。

陈京的行为引起了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不满,两位大佬团结一致,陈京无奈,被迫作出妥协才交出手上的权利。

外面众说纷纭,莞城前段时间的躁动和动荡也终于有所缓解了。

莞城酒店,陈立中、宋先桥摆了一桌请陈京吃饭。

在宴席上,陈立中大骂现在公安局的工作受制约多,他抱怨公安局的一帮领导共患难容易,一旦出了一点成绩,刚刚渡过难关就开始窝里斗了。

现在的公安局卫华想抓权,可是姜少坤却异常强势,先后三次视察公安局并听取公安局关于6.23案的汇报。

对6.23案的后续工作,姜少坤作出了一系列的指示,俨然是要全面接手这个案子。

陈立中道:“书记,我就不明白了。6.23案我们搞的好好的,立刻就能出大成绩,为什么你就突然要卸担子?现在姜市长明显胆怯了,看他的样子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陈京微微笑了笑,这个问题不能够跟陈立中解释。

因为这些问题涉及到市一级层面的博弈,以及陈京的宏观考量。

政法委工作和公安局的工作,陈京判断这中间存在姜少坤和卫华之间的激烈博弈。

卫华要主动权,手上的底牌就得一一的拿出来,而姜少坤行事老辣强势,两人之间的博弈,最终结果可能就是6.23案最妥当的结果。

这是陈京想看到的局面。

他沉吟了一下,道:“立中,这些事情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只要安心把自己的事儿管好就行。有句话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6.23案子已经破了,某些人存在的问题也已经暴露了。

至于具体处理的问题,早几天迟几天又有什么关系呢?那都无伤大雅。”

陈京和陈立中谈公安局方面的工作,宋先桥插不上什么话,他便很乖觉的闷头吃饭。

陈京话锋一转,道:“先桥,你现在在经贸局怎么样?经贸委现在不存在了,改称经贸局,内面涉及到很多调整,你工作都熟悉了?”

宋先桥忙放下筷子道:“书记,基本都熟悉了。我算是局里的老人了,业务都熟悉。”

陈京点头道:“现在我们莞城的局面,决定了经贸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经贸局要加担子!”

陈京敲了敲桌面,道:“我们现在要特别注重两方面工作,第一方面就是要制定出好的经贸政策,要服务好我们产业转型升级的企业,要为他们提供政策支持,提供智力支持,提供信心支持。

要真正的让他们感受到政府的决心,关心,要鼓励他们早转型、早升级。

另一方面,我们要着力的打造一批优秀的企业出来,我看我们中小企业现在缺乏榜样,缺乏目标,我们要从全市各行各业筛选一批龙头企业,通过支持龙头企业发展,从而带动中小企业共同进步。”

宋先桥听得很认真。

他是第一次听到市委对经贸局有这样的新要求。

这两个要求让他耳目一新,也让他敏锐的意识到,陈书记卸了政法的担子,下一阶段可能工作重心要转移到经济工作上来。

他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很鼓舞。

陈京工作重心向经济方面转移,宋先桥就有更多的展示空间,他怎能不高兴?

果然,他判断得很正确。

陈京喝了一口酒,严肃的道:“先桥,你回去以后用心的做个计划出来,重点要突出经贸政策和新的经贸工作方式方法,这些东西要形成文字。有了初稿你给我汇报,我再修订!”

宋先桥一挺胸膛,道:“好!我立刻着手搞这个工作,我们委改局以后,很多同志都憋着一口气呢!”

陈京满意的点头,又道:“对了,我听说你老婆出了点事儿,是怎么回事?”

宋先桥尴尬的一笑,陈立中在一旁道:“书记,说起这事儿,还真气人。你道是什么事儿?先桥老婆自去年起开始做葡萄酒生意,代理了法国的庄园品牌产品。可是今年以来,葡萄酒走私忒猖獗。

从今年三月开始她就亏损,后来法国佬厂商那边有出了幺蛾子,说她销售额太低,把他老婆坑了,代理费几十万一文没退,单方面停止了合作。这一下子前前后后亏了差不多两百多万!”

宋先桥摇摇头,脸上露出苦涩的笑,道:“还是经验不足,女流之辈做事总是容易犯错,吃一堑长一智吧!”

宋先桥说得轻描淡写,其实自今年以来他精神压力相当大。

两口子这么多年,他老婆一直做生意,多年的财富攒在一起,还借了亲戚朋友不少钱,所有的钱全部投入进去血本无归。

更重要的是他原计划送女儿出国留学,现在这样一亏损,这个计划不得不搁置了。

为此他老婆在家里天天自责得饭都不吃,几乎要得抑郁症。

陈京从兜里拿出一张卡,缓缓的推到宋先桥面前,宋先桥一愣。

陈京皱眉道:“这张卡你先拿住,去解决你的燃眉之急,孩子读书的事儿你不用自责。小孩子留学都是大学以后,你何必赶那个时髦高中就往国外送?”

陈京顿了顿,道:“我们老家有句话,叫‘一条牛从南京赶到北京,还是一条牛’,是可塑之才,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以后,他有能力就凭本事考公费留学。不是可塑之才,你花再多钱,那也不行。

先把燃煤之急解决,这个案子的官司问题慢慢再去打,把家里要稳住!”

宋先桥站起身来,眼神中满是激动,手却连连摆,道:“书记,这哪里成,我哪能要您的钱?您……”

陈京严肃的道:“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算是借你的。我借你不用利息,你回去告诉你老婆,让她不要气馁,胜败乃兵家常事,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宋先桥捏捏诺诺把卡接到手中,偌大的男人差点要流眼泪。

陈立中一把拉住他,道:“坐,坐!我跟你讲,这都是我的功劳。如果不是我用三寸不烂之舌跟书记说,他根本没办法知道这事。回去以后你跟嫂子说说,让他以后多念着我的好,别我每次去你家,她尽弄写白菜萝卜打发我!”

宋先桥脸一红,坐下来认真的道:“书记,这次真谢谢您了,您放心,这钱我们过了难关一定尽快还您……”

他小心翼翼的把卡收好,心中好像吃了定心丸一般,特别的踏实。

最近为了钱的事儿,他焦头烂额。

欠别人的钱必须要还上,现在别人看家里生意垮了,天天逼得急得很。

两口子这两天都商量要把房子给买了凑钱,可是房子卖掉了,宋先桥家二老都在,自己两口子加孩子都还好,老人住哪里去?

现在有了这张卡,他虽然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金额,但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去把喜讯告诉老婆了。

陈京待宋先桥把卡收好,他严肃的道:“立中,先桥,钱的事情我奉行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现在你们都是领导干部了,面临的诱惑多,我郑重跟你们说,在这方面如果你们脑子不清醒,犯了错误,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宋先桥心中一凛,忙道:“书记,您的教诲我绝不会忘记,我定然不搞邪门歪道!”

陈立中哈哈一笑,道:“书记,我你一万个放心,我没钱了,有你这个财神爷帮我,我用得着去干那些龌龊事儿?反正哪天我缺钱了,就来找你,你也得借我一笔巨款!”

陈京瞪了他一眼,道:“你想得美,你当我真是财政部长不成?……”

陈京本想板着脸训陈立中一通,但是话说一半,他看到陈立中那副模样,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一笑,桌上的气氛一缓,再也不复严肃,三人都同声笑了起来。

陈立中拍了一把宋先桥的肩膀,道:“怎么样,先桥。跟对了领导,你什么时候都感到眼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