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2章 贺军到来!

第一千零二章 贺军到来!

省委副书记贺军视察莞城,莞城上下非常的重视。

市委书记岳云松亲自过问接待的问题。

岳云松之所以重视贺军的到访,其中是颇有缘由的。

现在莞城面临改革,岭南亦面临改革,改革在更深的层面而言意味着洗牌。

岭南高层博弈频繁,催生了岭南官场新一轮的洗牌,现在的岭南,贺军自然是炙手可热的存在。

当年贺军还只是秘书长的时候,他就有岭南官场教父之称,而他现在已经成为了省委副书记,又深得莫书记的信任,他在岭南政坛的分量自然水涨船高,更加了不得了。

岳云松在很早之前就一直想搭上贺军这条线,奈何总找不到机会。

可是自今年以来,贺军忽然对莞城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而在省委调整常委联系制度之后,贺军负责联系莞城,指导莞城工作,这更让岳云松有了接近贺军的由头。

今年他在贺军这条线上投入了很多精力,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的他感觉自己融入了贺军的圈子中。

而这一次贺军视察莞城,也被他视为是贺书记是要给他打气助威,他岂能不重视?

陈京事先并不知道贺军要过来视察。

最近他工作重心转移,他一直在调研莞城经济,几乎是天天都在下面跑。

而就在视察途中,他接到秘书长王其华的电话,在电话中他被告知,省委贺书记视察莞城,市委班子要集体迎接。

贺军一行下榻在莞城酒店。

市委书记岳云松率莞城班子到酒店迎接。

陈京因为是中途赶过来,所以慢了一拍,欢迎仪式他没有看到,而直接就参加贺军接见市委班子的会议。

会上陈京也没有被安排发言,工作汇报由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依次发言,两人似乎都很重视这次接待,均是长篇,汇报的实质性内容不多,陈京听得有些昏昏欲睡。

岳云松和贺军频繁接触,陈京大致了解。

一方面,岳云松需要在省里寻找更有分量的支持者,以巩固他在岭南政坛的地位。

关于岳云松的背景,岭南政坛有很多说法,其中有一种说法是岳云松在京城是有比较深的关系的。

对这种说法,陈京感到有些好笑。

沿海不比内地,能够在沿海各市担任一把手的领导,又有几个没有深层关系的?

陈京说起来也是有关系的,京城他的关系不少,但是那又怎样?

远水救不了近火,县官不如现管,岳云松想来也是有这种尴尬,所以他才特别积极的向贺军靠拢。

而对贺军来说,莞城一直是他的势力范围,贺军干过莞城市委书记,在莞城威望很高。

但是莞城经历了最近几年的频繁调整,政坛洗牌得厉害,贺军在莞城的力量有所淡化,在这个时候,他也需要在莞城培养新的势力,岳云松作为一把手,他表现又如此积极,自然正合他意。

两人几乎可以算是一拍即合。

至于姜少坤。

姜少坤在省委督查室主任上多年,贺军又是省委秘书长。

姜少坤多年都在贺军的领导之下工作,长期的上下级关系,姜少坤又岂能怠慢贺军?

所以贺军视察莞城,他受到的是空前的欢迎和重视。

陈京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感受到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

他微微一惊,慢慢抬头,便看见贺军正看着自己。

旁边的周国华知道陈京走了神,他轻声提醒道:“是关于6.23案的!”

陈京忙定神道:“贺书记,关于6.23的案子,由于案情复杂,我们班子成立了一个专门的领导小组,组长现在是姜市长担任,具体是卫书记负责,在这一块我的工作有所调整,关于案子的最近进展我也不太清楚!”

陈京淡然说出了目前班子分工的情况,贺军微微错愕,眼睛看向姜少坤,道:

“少坤市长,是这样吗?”

姜少坤有些尴尬的点头道:“贺书记,6.23的案子目前我们基本已经快要结案了,这个案子大致情况已经弄清楚,各方面都有了共识。下一步我们检察机关介入,对相关人员公诉,案子就会结束!”

贺军点点头,一语不发。

姜少坤如此处理,可以说深得他心。

他这一次视察莞城一方面是为莞城班子打气,进一步推动莞城加速经济改革步伐。另一方面他就是对6.23案放心不下。

他担心陈京不听招呼,会继续把案子扩大化,从而让整个案子失去控制。

而现在他一听姜少坤这么说,他心中也觉得一块石头放下了。

但是……

贺军对陈京比较了解,他本身也是很敏感的人,6.23案从陈京转到了姜少坤,让他意识到这中间可能有很多微妙。

陈京顺利的从6.23案转身,难道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都没意识到这么一来,陈京是彻底摆脱束缚了吗?

整个接见会开了整整两个小时。

散会之后,岳云松陪同贺军用餐。

由于下午还安排有视察,中午安排的是工作餐,比较随意。

岳云松和贺军两人闲聊,贺军忽然道:“云松,陈京怎么忽然就没有负责6.23案了呢?你们这是怎样的考量?”

岳云松愣了愣,便把陈京主动要求卸担子的事情和贺军大致说了一下。

他说得很简单,其中诸多关窍他都没有一一点明。

但是贺军何许人也?他只听个大概,就基本能够判断其中原委。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莞城现在的局面有些无奈。

岳云松和姜少坤之间缺乏沟通,两人总是顶着干。而偏偏两个人都驾驭不了陈京。

一个6.23案,陈京应付自如,捅了天大的篓子,却潇洒转身,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却还毫无办法。

而现在莞城的局面又进入了陈京擅长的局面。

陈京夹在岳云松和姜少坤中间,必须有他的存在,才能够缓冲整个班子的关系,实话讲,贺军对眼前的局面有些无语,陈京终究他还是小瞧了,他在莞城比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似乎更能挥洒自如。

就连贺军现在都觉得自己无法改变这个局面。

莞城要往好的方向走,陈京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越大,那种可能性就越大。

贺军对莞城的感情很深,他没有可能干预现在的局面,他心中清楚,莞城多方博弈的局面短时间改变不了,也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改变不了。

……

姜少坤颇为苦恼。

贺军的视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姜少坤上任以来,为了刺激莞城经济,想了很多办法,其中最核心的部分是加大投资和拉动内需。

但是姜少坤这样的做法,引起了省委很多领导的不满,其中贺军就是最突出的一个。

贺军这次视察再一次强调,莞城经济需要转型升级,莞城需要摆脱对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依赖,需要摆脱高能耗、高污染行业的依赖,唯有如此,莞城才有未来。

莞城必须要把调结构当做重点工作来抓,要把调整经济结构放在重要的位置。

在姜少坤看来,贺军的这个指示和他先行奉行的经济政策有很大的差距。

姜少坤认为,莞城是岭南甚至全国制造业的一面旗帜,任何时候这面旗帜都不能倒。尤其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既要解决困难,又不能伤筋动骨。

莞城这么大一个摊子,里面痼疾重重,如果搞新政策,下面的人能不能拥护?

如果下面的人不拥护,姜少坤就会面临吃了亏,花了钱,最后戏又很难看的局面。

姜少坤现在迟迟下不了决心,理由就在这里。

当然,姜少坤还另有隐忧。

现在公安局的局面姜少坤把握不住,卫华根本不听他的招呼。

即便他三番五次的巡视公安局,在局里做了重要指示,可是转过头去卫华就阳奉阴违,让他很头疼。

他一度怀疑这中间陈京在作梗,可是他仔细的去调查后发现,原因并不是这样。

卫华尾大不掉是事实,陈京能够掌控丁得均和陈立中,在政法这条线,勉强能够驾驭卫华的也可能只有陈京。

卫华让人感到恶心的地方恰恰体现在这一点上。

在政法系统,卫华现在为陈京大唱赞歌,渲染陈书记被调整阴谋论,他以此来和姜少坤的强势抗衡,这让姜少坤大为恼火。

虽然最终,姜少坤还是占据了上风,但是这个上风能占据多久?

他很清楚,他必须要尽快的把这一块的局面稳定住,否则后续工作会越来越难以驾驭。

“叮,叮!”

桌上的电话急遽的响了起来。

姜少坤眉头一皱,抓起了电话。

秘书小段在电话中语气有些急促,他道:“市长,公安局送了一份重要文件,您现在……”

姜少坤心中一跳,马上道:“马上拿过来!”

门被推开,小段脸色严肃,将文件送到姜少坤的面前。

姜少坤把文件拿过来,一目十行的在文件上停留了几秒钟,他脸色一下变白,他勃然道:“这究竟是谁干的?谁?简直是乱弹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