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3章 钱的风波!

第一千零三章 钱的风波!

宋先桥手上拎着沉甸甸的包,心情极其复杂。

在他想来,陈京为他解决燃眉之急,最多可能借他三五万渡过难关,可是他万万没料到,卡上竟然是五十万巨款。

当他看到银行账户显示的金额以后,他当即就傻了眼。

他觉得特别不真实。

这年头当官的,身居高位的,基本都是坐在家里收钱的人,哪有像陈书记这样,给下属一借钱几十万的领导?

陈书记敢如此大方的借钱,这只能说明陈书记坦坦荡荡,钱的来路绝对没有问题。

宋先桥通过陈立中也听过了一些关于陈京背景的信息,据说陈书记老婆是亿万富豪,现在看来,这个说法绝对是靠谱的,钱对陈书记来说根本不算啥。

平常陈京的衣着宋先桥也能看出端倪来,虽然看上去朴素,但是这些朴素的衣服基本都是国际名牌,手上的腕表是江诗丹顿,那也是好几万块钱。

而书记家里的字画,也不是俗品,估计也是价值不菲。

他心中胡思乱想,渐渐的心神定了下来。

这段时间为了钱,他可是焦头烂额,没过一天安分日子。

现在他包里有了几十万,想着立刻可以度过难关,他底气也足了。

他拎着包回家,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叽叽喳喳好像很热闹的似的。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知道肯定是催账的又来了。

这年头,人情淡如水,亲情淡如水。

在前几年他家里生意做得好的时候,他老婆闵慧在亲戚圈子里很受欢迎,七大姑、八大姨手上的积蓄恨不得全放在闵慧那里,他们在家里坐等升值。

而现在,生意一遇到了挫折,这些家伙变脸被翻书还快,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

宋先桥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推门进去。

门推开,房间里立刻安静了。

“姐夫回来了,姐夫!你回来了好,现在你们一家都到齐了,叔叔和阿姨也在,咱们就一起来商量一下房子的抵押的事情吧!”

沙发上坐着一绿衣烫发的女人冲着宋先桥嚷嚷道。这女人叫邵洁,和闵慧是表姐妹,连续这么多年,她都存钱在闵慧这里,这次闵慧亏损,还欠她二十万没还上。

她们两口子倒是厉害得很,最近天天过来催钱,惹得宋先桥一家都不得安宁。

宋先桥扫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然后坐在闵慧的边上。

他轻轻的拍了拍老婆的肩膀,闵慧是个女强人,这么多年家里支撑全靠她。

可是这次挫折对她来说太大了,这还没有一个月,她整个人瘦了二十多斤,面容憔悴,头发都白了很多。

宋先桥有些心疼。

两口子的对面坐着宋先桥的父母。

陈京看到母亲眼含泪珠,他心中就发酸。

他是家中独子,可是这么多年父母跟着他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他和闵慧两人白手起家,奋斗到三十多岁才基本有了一点事业,父母才住上好一点的房子。

可是这才过几年安分日子,家里就遭遇了这么大的事儿,老人家又跟着受牵连。

“小洁,你的资金问题,咱们是有约定的。一年结一次利息,还钱的事儿也得在满一年的那个当口。咱们是亲戚,你还怕我和你慧姐赖账不成?”宋先桥淡淡的道。

他毕竟在官场上历练了多年,遇事沉稳,言谈之间,自然有股子气势。

他这一说,让邵洁两口子愣了愣。

不过旋即,邵洁的老公刘志便接过话头道:“姐夫,现在情况有些变化。你们生意亏损大家都知道。我和你妹妹也不容易,这些年做点小生意挣的也就这点家底,现在趁这个机会不拿钱,回头我担心本都拿不到。

正因为咱们是亲戚,所以我才好言相劝。

人到什么时候过什么日子,现在你们家房子还值点钱,在这个时候你们把房子出手是最好的选择……”

宋先桥皱眉不语,闵慧道:“房子的事儿免谈,房子是爸妈的,我不可能抵押给你们。我欠的钱,我自然会还上了,到了期限一定还你!”

闵慧的强硬,让场面一下冷场。

邵洁最先反应过来,闵慧的强硬激怒了她,她冷冷一笑道:“慧姐,你拿什么还我!你说你拿什么还我,你现在欠的外债有四五十万,你这房子也就二十万的样子,你有那么大的窟窿,怎么填得上?”

他顿了顿,眼睛盯着宋先桥道:“姐夫,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看你这个公务员才真是百无一用。干了这么久,还是个科长,在单位还说不上什么话。你让咱姐一个人挑这么大的担子,你不觉得羞,我都觉得羞!”

她哼了哼,道:“反正这钱我现在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说到哪里去我都有理!”

闵慧脸色一青,道:“小洁,你说我随便说,这事不干你姐夫的事儿。你当初借钱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现在你看我受了挫折,你就落井下石了,你做人也忒失败了!”

邵洁脸一红,恼羞成怒的道:“怎么叫落井下石?我要我自己的钱就算落井下石?你欠债不还,我把这钱扔掉了,就不落井下石吗?”

两姐妹针锋相对,就吵了起来。

一旁的老人实在看不下去,宋先桥的父亲宋金说话道:“好了,好了!房子咱们不住了,你们想要房子就把房子拿去,小慧也别争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咱们老宋家向来都讲信用,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和你老妈都是老骨头了,还不习惯住楼房呢,赶明儿咱们回老家住,住平房天天接地气,比楼房还好!”

宋金一说话,邵洁忙道:“你看,你看,叔叔都答应了,你们还有什么说?”

闵慧脸色连变数变,宋先桥冷冷的笑了笑,道:

“小洁,你姐刚才是教你做人呢!钱不过就是那么一点钱,我和你姐虽然现在比较拮据,但是你那点钱咱们还没放在心上!”

他顿了顿,把鼓鼓的手提包从旁边拎出来放在茶几上,唰一下拉开拉链,里面红彤彤一沓沓的全是钱。

邵洁两口子一愣,直勾勾的看着那黑色的手提袋,怔怔说不出话来。

宋先桥一沓沓的把钱拿出来,数了二十沓推到邵洁面前,道:“拿着吧!二十万你当面数数,如果没问题你们就把欠条给我,咱们的帐就算是两清了!”

黑色的提包不起眼,刚才宋先桥拎进来的时候没人注意。

这包比一般的包要大很多。从里面拿出了二十万,里面还是一片红。

这么一眼看过去,至少里面还有二十万以上。

邵洁两口子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惊讶。

不是说闵慧做生意亏血本了吗?怎么还能随便就能拿出这么多现金?

邵洁用手去拿钱,不用看上面有银行的签章,一沓一万绝对不会有问题。他就觉得这事邪门了!

宋先桥把剩下的钱递给闵慧:“这些钱你拿着吧,谁想要咱还钱咱全还上,没什么大不了的!”

最终邵洁两口子拎着钱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本来是想谋宋先桥家的房子,是算准了宋先桥和闵慧两口子没钱还,现在人家把钱轻而易举的还上了,他们的计谋没有得逞,还伤了亲戚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两人从宋先桥家出来,邵洁就沉不住气了。

她觉得很奇怪,怎么前几天都好像有很多人过来要钱,怎么今天就她两口子过来了呢?

她连忙打电话想问情况。

而就在这时,她哥哥邵坤的电话过来了。

电话一接通,邵坤就在电话里道:“小洁,你在哪里?”

邵洁犹豫了一下,道:“我……我刚才在店里忙活呢,哥,什么事儿啊?”

邵坤道:“你在店里就好,我就怕你又去慧姐那里。慧姐欠你的那点钱你就别追了,听哥的话,我跟你讲,先桥姐夫已经提拔了,现在是市经贸局副局长了。据说手上很有实权。

他欠你那么一点钱,那算个什么事儿?

敬林堂哥最近办事都要找先桥姐夫呢!敬林人家是上亿资产的老板,那都得上门求人,你把事儿做绝了,以后有你吃亏的时候!”

邵洁呆呆说不出话来。

她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最近气氛异常了。原来宋先桥提拔了,手上有实权了,人家都醒悟得快呢!

其实宋先桥的提拔并不是在最近,他早就提拔了,只是他为人低调,而且那个时候委改局还没完成,宋先桥没实权,他提拔的事儿就鲜少有人知道。

但是最近,陈京转移了工作重心,经贸局宋先桥自然不会再向以前那样默默无闻。

手上有了实权,别人办事就得求他,经贸局和社会是联系最紧密的部门,自然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这事儿。

“都怪你,刘志,就你鼠目寸光,生怕慧姐他们跑了,非得要天天来追。现在好了,人家才不稀罕咱那点钱呢!现在咱们把慧姐一家都得罪了,回头怎么好跟人家再见面?”

邵洁把责任推给了刘志,刘志也很后悔,不过他嘴上却硬得很,道:

“得罪了就得罪了,你也不想想他宋先桥才当几天副局长,现在就开始捞钱了,我看他迟早要出事,保不准那天就得吃牢饭,这样的人我们早划清界限有什么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