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4章 马上出事!

第一千零四章 马上出事!

夜。

莞城市委领导家属楼四号。

一辆黑色的奥迪急速飞驰而来,在楼下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恰恰停在楼道门口。

车后座下来一黑衣男子,他步履匆匆,一头扎进了四号楼。

如果是白天,家属院的人一定可以看清来人赫然是市委秘书长王其华。

王其华深夜进入家属四号楼,所为何事?

王其华上到三楼,他平定了一下情绪,小心翼翼的按响了门铃。

门铃叮,叮的声音很清晰,没来由他心中就有些紧张。

书记突然通知要召开紧急会议,王其华挨个的联系几名市领导,唯独陈书记电话不通。

本来王其华可以给张国民打电话,但是他思忖再三,还是自己亲自过来了,因为他知道,今天的会议陈京是个关键人物。

门铃响了很久,从门口通话器传出声音:“是谁啊?”

“陈书记!是我,其华!”王其华轻声道。

等了大约三十秒,门开了,陈京穿着睡袍,睡眼蓬松的开门。

王其华忙道:“陈书记,不好意思,这么晚过来打扰您休息了!”

“有急事吧?”陈京道。

王其华点头道:“是的,陈书记,书记紧急召开会议!”他压低声音道:“是关于6.23案的!”

“恩?”陈京猛然回头,“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乱子吗?”

王其华捏捏诺诺,不知道怎么回答。

省委贺书记视察莞城期间,本来即将要结案的6.23案又爆出了新料,这简直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整个莞城班子的脸上,让整个莞城班子都很丢面子。

尤其是岳云松。

他和贺军多次谈了6.23案,他在贺军面前拍了胸脯,表示6.23案的办案规模一定会控制住,绝对不会对大局造成影响。

可是偏偏现在又出事了!

似乎是不想让王其华为难,陈京淡淡的道:“我换一件衣服,你稍等一下!”

等陈京穿戴妥当,他一马当先下楼,王其华紧随其后。

到楼下陈京抱怨了一句:“是怎么搞的?在这个时候出幺蛾子,这不是添乱吗?”

王其华脸色微微变了变。

陈京今天说这话,完全说得上,因为6.23案他已经不负责了。他发这句牢骚,俨然可以对负责这个案子的上下领导都扇一耳光。

王其华在感叹的同时,也不得不对陈京表示佩服。

从6.23案潇洒转身,功成身退,果然是一高招。

陈京风头出尽,棘手的事儿全丢给了后来人。

这个案子结案了,方方面面都满意,功劳别人不会忘记陈京。

如果这个案子最后出了乱子,陈京给整个案子打了这么好的基础,后续却出乱子,这是谁的责任?

王其华越琢磨这其中的门道,越觉得陈京此人做事滴水不漏,实在是让和他站在对立面的人感到汗颜得很。

市委,虽然夜已深,但是灯火通明。

陈京和王其华直接奔常委会议室。

此时会议室岳云松、姜少坤、简一国、卫华等人都到了,个个人都脸色铁青,没有一个脸色正常的。

陈京进门,几人将目光唰!唰!的都投到了他的脸上。

陈京冲大家点点头,一语不发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岳云松将一份材料递给陈京,陈京扫了一眼,然后认真的开始看。

这一看,他就明白原来事情源于互联网。

有人通过互联网发布6.23案的信息,贴出了6.23案主犯岑大鹏背后牵扯到粤西集团董事长陆涛的相关证据,举证陆涛涉嫌严重走私。另外,通过陆涛,其又举报省公安厅、粤州公安局、莞城公安局等多名官员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为走私提供便利。

而最后面,这位贴消息的人还贴出了一份最重磅的证据。

这份证据涉及走马河区区委书记张平华包养情妇,渎职,受贿等多项证据。

由于现在互联网视频还没兴起,此人在论坛上贴出的是拍摄图片,而且都是原图,没有任何修饰。

而举报人声称,这份举报材料在网上发布的同时,同样的材料已经同时发给了省纪委。

整个材料在网上只存在三个小时立马就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下删除。

但是这三个小时的时间,网络上已经闹翻了天,这个举报信息已经被多家论坛转载,而很多网民都将图片下载到了电脑里面,这些东西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论坛等等网络新媒体像病毒一样疯狂传播,现在根本就遏制不了了。

省纪委、省公安厅震怒。

省纪委盛书记亲自打电话给岳云松,要求他严查,必须要立刻澄清相关负面消息,否则必然被问责。

省纪委施压,而且来得如此突然,岳云松和姜少坤都措手不及。

而更重要的是现在省委贺书记恰在莞城视察。

一旦因为接下来的调查引起了局面不稳,贺军会怎么看莞城班子?

陈京看完资料,轻轻的将材料放在桌面上,他眼睛扫向了卫华。

卫华脸色也很难看。

虽然这段时间他和贺军之间存在激烈的博弈,两人在处理6.23案上面意见分歧很大。

但是现在这个案子忽然捅出了这么多所谓的内幕,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市委岳云松和政府姜少坤两位大佬相当的震怒,而更让他难以启齿的是,这件事被捅出来,他似乎脱不了干系。

毕竟他是支持要把6.23案一查到底的。

现在曝出内幕,是不是他故意泄露了消息,或者干脆就是他安排人干的?目的就是要搅乱局面,然后浑水摸鱼?

会场很沉默,因为两位大佬没有说话,谁都不敢说话。

“为什么?”岳云松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这三个字,“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谁该为案子负责任?”

岳云松是真的怒了,他眼神冷冽,扫向会场所有人,像一头择人而噬的老虎。

姜少坤脸色发白,沉吟了很久,他道:“关于这个案子突然出现变化,作为主管领导,我负有责任!”

他说完这句话,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嘴巴抿得很紧,脸色更加难看。

这是他在公开场合第一次对岳云松示弱。

他一直以来都强势,屡屡和岳云松顶牛,但是今天,他理太亏,他不得不放低姿态,主动承认错误!

陈京面无表情,这个案子他已经交接出去了,与他没有什么干系,他可以稳坐钓鱼台。

姜少坤发言完毕,卫华立刻道:“书记,我也要负责任。我一定追查消息的来源,要对肆意散播消息的人严惩不贷!”

岳云松哼了一声,道:“你怎么严惩不贷?你如何严惩不贷?人家又不是无中生有的捏造,事实俱在,你把人家怎么样?作为政法领导,没有一点法制观念和意识,还怎么领导公检法的工作?”

卫华的发言一下撞枪口上了,岳云松狠狠的批评。

他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面对姜少坤,他多少有些顾虑。可是面对卫华,他毫无顾虑,心中的火终于有了一个发泄的地方!

而他这一发火,让本来就很压抑的会场,气氛降到了冰点,谁都不敢说话了。

“陈书记,你给这事提个意见。我就不明白了,先前你负责这一块工作的时候,就从来没有出这样的乱子,从来没给市委惹这么多麻烦。怎么换人了就不行了?

是不是咱们有些干部尾大不掉,抑或是有些干部根本就是能力有问题?”岳云松怒声道。

他怒气未消,说的话就很难听。

他这话明显是抬高陈京,而把矛头指向了卫华和姜少坤。

卫华也就罢了,刚刚被骂他有免疫力,姜少坤被岳云松这句话呛得满脸通红,却又不好发火。

他现在恨不得骂娘。

从接手6.23的案子开始,他就最怕出现这样的事情,他千防万防,想尽了办法,可是最终还是导致了如此结果,他怎能不恼火?

陈京略微沉吟了一下,眼睛看了看卫华,又看了看姜少坤,道:

“事已至此,这个案子只能继续下去。好在这个案子的关键,省纪委都有了备案,我们主要还是配合为主。当然,对于举报中涉及到的陆涛其人,我们公安机关要尽快把这个人控制住。

否则一旦让此人外逃,恐怕我们的责任就更大了!”

陈京这个发言并没有什么亮点,在场所有人都清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但是除了陈京以外,谁都不合适把这个话说出来。

其他的人不够分量,而岳云松和姜少坤说这话心中痛苦,他们现在的考虑重心早就转移到稳定局面上面去了,提到案子的进展他们都头疼,又哪里能够把这些话说出口?

“你听清楚了吗?卫局长!”岳云松冷声道。

他伸出右手,虚空点了几下,“你立刻去安排,必须要把相关问题人员给控制住。如果失误,你这个局长也就不用当了,马上去办!”

卫华站起身来,灰溜溜的出去了,陈京从后面看他,俨然都看出他的背都有些佝偻了,他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眼睛则眯成了一条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