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5章 被双规!

第一千零五章 被双规! !(千(0 34)

自从6.23案曝出,这个案子就如同是一座未探明储量的宝藏一般,越挖掘内容越多。

而这一次网络爆料,则更让6.23案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

这样的议论对莞城党委和『政府』相当不利,因为敏锐的网民和媒体,都认为莞城市委对待这个案子很消极,似乎一直都想着把案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作为佐证,他们把陈京工作被微调的事情做了深层次的解读。

6.23案是在陈京的领导下获得突破的,可为什么案子刚刚突破,陈京却就没负责此案了,反而被调整了呢?

是不是因为陈京的强硬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了别人的嫉恨,从而才有了这样的调整?

这种说法一经曝出,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大家普遍都认为陈京可能遭遇到了委屈。

网络平台就是这样的,各『色』人等在这个平台上讨论议论,尤其是平台上主要都是年轻人为主,他们的思想都比较激进,或者说是比较左倾。

这决定了他们比较崇拜强势的干部。

无疑,陈京在莞城的强势赢得了他们的好感,现在陈京被调整,也得到了他们的同情,网络上出现了大批挺陈的声音。

以至于陈京不得不出面接受网络媒体的采访,而且他还专程奔赴京城,参加某著名门户网站的网民互动。

莞城遭遇了前所谓有的公关危机,陈京作为副书记。又分管党群宣传,他必须要迅速行动。

在和网民互动的过程中。

陈京澄清了网上关于他被调整工作有内幕的不实传言,他把自己主动要求辞去政法工作的前因后果向网民做了解释。他声称他辞去政法工作,是为了给政法和司法更公正的办案环境。

一直以来,6.23案的相关举报窗口都从来没有关闭过。

莞城专案组也需要社会给他们提供更多的证据和线索,现在有了证据和线索,大家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案子本身,而不应该肆意揣测所谓的内幕和黑幕。

陈京坦言,自己分工被微调源于莞城经济改革面临的巨大压力。

莞城经济要转型升级,这个问题牵涉到莞城最核心的利益。莞城市委市『政府』高度的重视。

而陈京现在主动的挑起了这个担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京向网民解释,他肩膀上承担的责任和压力,要比处理6.23案大得多。

谈论了工作内容之后。

陈京和大家又互动了很多个人生活。社会百态。以及青少年人生观和价值观等多方面的内容。

陈京谈话坦率直接。又不失睿智幽默,一改大家对官员刻板死板的印象,很多网友都留言力挺陈京。一时陈京俨然成为了网络红人。

能在百忙之中进京,这对陈京来说是意外之喜。

家里的小家伙已经可以满屋子跑了。

几个月没见,陈京回家,小丫头看到陈京就往『奶』『奶』身后躲。

钟秀娟将她拽出来,用手指着陈京道:“豆豆,你看他是谁?你不认识他?”

小豆豆从『奶』『奶』身后探出脑袋,乌溜溜的黑眼珠在陈京面上打转,忽然蹦出一句:“他……他是打工的!”

一屋子人被小家伙这个回答给弄傻了,旋即便是一通大笑。

陈京心中则泛起了一丝愧疚,钟秀娟把孙女抱起来,亲了她一下,道:“你这个傻孩子,他是你爸爸,以后可不许这么没礼貌啊!”

陈京伸手过去道:“豆豆,来爸爸抱一抱,爸爸可跟你带了礼物哦!”

小家伙有些警惕的打量了陈京良久,终究她还是伸出了小手,估计多半是听到有礼物让她心动。

陈京将女儿抱在怀中,从公文包里拿出岭南的公仔和小芭比娃娃,饶有兴致的和小家伙玩儿了起来。

孩子们都是简单单纯的,陈京和她玩一会儿,很快就拉近了父女之间的距离,两人融洽的笑声在屋子里面回『荡』……

晚上一家三口一起住,陈京和方婉琦将孩子放在两人中间。

小丫头兴奋劲儿了不得,一直不睡觉,闹腾到凌晨才终于沉沉睡去。

本来陈京还想着和方婉琦两人能够过个二人世界,可一切都被这小妮子给搅合了。

方婉琦瞪了陈京一眼,道:“你看看你,就天天忙着工作,这一回来把豆豆的作息节奏都打『乱』了。这次你给我多待几天,反正明天绝对不能走!”

陈京有些尴尬的伸手『摸』了『摸』方婉琦的额头,『揉』了『揉』她的小脸,道:“老婆,都是我的错!明天你也休息放松一下,我们一起带豆豆去公园玩玩,以后我一定多抽时间陪你们!”

方婉琦怔怔的看着陈京,眼眶泛起一丝红润,她用手轻轻的抚『摸』陈京的脸颊,幽幽的道:“老公,你又瘦了!”

她身子靠拢陈京,轻轻的将头依偎过来,两人偎在一起,一句话都不说了。

现在的陈京,正处在事业的关键时期。

三十出头,刚刚跨入高级干部的序列,正是要出成绩,求进步的时候。

在这个时期,相比陈京自己的兢兢业业,在方家高层,对陈京在岭南的工作也是高度关注。

方家年轻一辈表现乏力,陈京作为方家的女婿在岭南这样的前沿地区表现屡屡让人亮眼,在他们的眼中,陈京的位置是日渐增高了。

可能不止是方家,京城很多势力都注意到了陈京的存在。

这其中的微妙,方婉琦又岂能不知道?

自己的老公有出息,受人关注,被人重视,这是很骄傲的事情。

可是正因为如此,陈京一天比一天忙,两口子聚少散多,这又是让方婉琦感到无奈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方婉琦本就不是寻常女子,他当然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只是当她偎在陈京的怀里,她脑子里却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如果这一刻可以化作永远,那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

在京城待了两天,陈京返回莞城还没到家。

市委王其华就打了电话,说岳云松要找他谈话。

他直接让三哥驾车去市委大院,当他风尘仆仆的赶到岳云松的办公室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走马河区区委书记张平华。

张平华看到陈京,很小心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恭敬的叫了一声:“陈书记!”

陈京冲张平华淡淡的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他和张平华关系并不好,尤其是市里搞联系干部制度之后,陈京负责联系走马河区,张平华对此表现得很抵触,非常的傲气。

虽然他从来没有明面上和陈京冲突。

可是在暗地里,他做了很多布置,让陈京感到不舒服。

陈京坐在沙发上,岳云松目光炯炯,道:“陈书记,这次去京城辛苦了。好在有你出马,替咱们班子化解了一次公关危机……”

陈京和他对视一眼,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眼睛中布满了血丝。

想来是这几天他没怎么休息好,熬夜的缘故。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通过岳云松的介绍,陈京才弄明白,今天是张平华主动向市委主要领导交代问题来的。

面对网络舆论压力,张平华终于是坐不住了,他已经被明确限制出境,等待他的可能是纪委深度的调查。

他意识到,在此时此刻,他唯有向组织主动交代一条,可能因此才能度过难关。

陈京鲜少看到正处以上实权官员失态。

但是今天张平华让他见识到了即将落马官员的失态表现。

偌大一个男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泣,那模样让人无语。

张平华留着眼泪,很动情的道:“书记,陈副书记。我知道自己犯了错误,我也愿意接受组织的一切处分。现在我唯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咱们走马河区的事情。

走马河是莞城的标杆,是莞城发展最前沿的地方。

现在我们上上下下都在谈改革,走马河也走到了必须改革的十字路口。

如果我现在就这样不光彩的离开了,走马河的局面必定会失控,一旦局面失控,我们整个改革的蓝图怎么实现?”

陈京皱皱眉头,一语不发。

张平华在这个时候他还在玩弄小心眼。

他还指着市委会保他吗?岳云松会这么傻?

往后退一步说,即使是岳云松要保他,想保他,可是他有这个能力保住他?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陈京沉默,在这个场合他不好说话,也不想说话。

他很想看看岳云松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他冷眼旁观。

岳云松一直在抽烟,也没怎么安慰张平华,好像是无喜无忧的样子。

直到外面秘书在敲门,他将烟头掐灭道:“进来吧!”

门推开,进来的不是秘书,而是两个西装笔挺的大高个。

两人进来先向岳云松问好,然后和陈京握手,最后两人眼神盯向了张平华。

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清秀中年人淡淡的道:“张书记,你被双规了,希望你能够平定你的情绪,争取能够立功补过……”

张平华一愣,他下意识要起身,但是两人中其中一人已经过去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一下就委顿了下去,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仿佛顷刻间就老了十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