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6章 兼任书记!

第一千零六章 兼任书记!

张平华被带走了。

走得很突然,也走得很平淡,张平华的离开在市委院子里面似乎竟然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但是当王其华进来汇报省纪委的车已经离开的消息的时候,他的神情中分明有一种难言的震动。

堂堂的市委常委,莞城最重要的区的一把手,张平华在莞城政坛的地位举足轻重,他也书写了很多的传奇。

但是这一刻,那一切都将化为虚无,如果不出意外,他的情况很快会弄清楚,然后等待他的只能是人民的审判。

从高高在上,一呼百应的人上人,一下就成为了人人唾骂,人人鄙视的阶下囚,张平华完成这个转变时间还没有一个月。

一个月之前,张平华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情形陈京现在都还记得,但是现在……

“秘书长,通过张平华同志的这件事,我相信这对我们全市的领导干部都是一个莫大的警示。权利的滥用,思想的滑坡,生活的堕落,这是咱们领导干部的公敌,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把张平华同志的相关问题和被带走的前后经过整理一下。

我们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找个专门的时间给咱们全市处以上干部做个通报,让大家都看看,也算是给他们敲个警钟!”陈京道。

王其华愕然,旋即点点头。

在他看来,这话也许从岳云松口中说出来更为合适。

但是陈京说出这话,让他意识到。现在主管党群工作的是陈京。

很快岳云松也点头道:“陈书记这个想法好,我们是该好好的教育好咱们的干部,要让他们意识到,任何人想走歪路邪路,最后都会走上不归路,张平华就是先例!”

岳云松狠狠的挥了挥手,神色颇为动容。

张平华的被双规,对他触动很大。

作为莞城班子的班长,班子里面出了这样的问题,让他觉得面上无光。

而让他更觉得无光的是。在前不久的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他还在死保张平华。

在那次会议上,他声称现在有些人眼红莞城的发展和进步,在想尽千方百计的抹黑莞城。对这样的抹黑我们要有警惕之心,在必要的时候。我们甚至要坚决的反击。不能够让他们的意图得逞。

岳云松当时说这话。正处在6.23案突破的时候。

当时莞城政坛高层普遍认为,岳云松是在向陈京发出警告。

因为6.23案,牵扯出大批干部倒台。单单市纪委双规的官员就高达两位数。

也正因为这样,莞城的各种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甚至有全省媒体聚焦莞城的架势。

在这个时候作为市委书记,岳云松在常委扩大会议如此重要场合说这样的话,不是敲打陈京又是什么?

就在那次会议上,陈京被确定工作调整,不再分管政法工作,很多人认为这中间是有很微妙的原因的。

可是这次会议过去还只有半个月,市委常委就有人被双规,岳云松的抹黑论现在再回过头来看明显站不住脚,甚至是有些滑稽搞笑,这不能不说,对岳云松的威信是一大损伤。

王其华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两人。

岳云松递给陈京一支烟,自己点上一支抽了一口道:“陈书记,这几天我几乎是彻夜难眠。我这个书记当得很失败啊,莞城在我的手上,现在竟然成了这样,我这心里难受!”

陈京道:“书记,您无需如此自责。莞城积弊已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改变的。现在我们正在经历阵痛的阶段。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一定会清除障碍,我坚信我们前途会很美好!”

岳云松笑笑,神情有些苦涩。

沉吟了一会儿,他道:“小陈,你年纪轻,正在当打之年,如果我是你这个年纪,那该多好啊!岁月不饶人啊,转眼都五十多了!”

岳云松心中感叹,内心失望,这一切都源于目前莞城的局面。

正如岳云松感叹的那样,他人过五十了,虽然还没过正厅干部提拔的红线,但是也不远了。

在前段时间,在省城刮起了一股风,说岭南三市一把手都要进常委。

而所谓三市,自然就是粤州、临港和莞城了。

粤州和临港都是副部级市,其一把手进省委常委已然是常态,而莞城地位举足轻重,一把手进常委的呼声这些年从来都没断过。

岳云松自从履新莞城以来,一直对此表现出了相当的热心。

如果能够进省委常委,岳云松可以轻松的跨越正厅到副部之间的天堑,他的仕途又将进入崭新的阶段。

正因为这样的心思,岳云松出成绩的愿望很迫切。

他一贯主张经济第一要务,稳定是第一责任。

但是现在莞城是什么局面?在经济发展上面,政府主导负责,姜少坤搞自己的一套,和市委矛盾冲突非常大。这导致严重的内耗,得不偿失。

而在稳定方面,陈京搞了一个6.23案,这个案子几起几伏,却越闹越大。

莞城的各种问题通过这个案子都暴露了出来,现在案子已经引起省纪委重视了,几乎可以说是脱离了市委的掌控,这让岳云松感到有些难受。

“现在有个关键问题我们要迅速处理!刚才张平华也说了,他出问题,走马河区的问题怎么办?现在我们派谁去处理这个乱摊子!”岳云松道。

陈京眉头深皱。

他刚刚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和岳云松想到一块儿去了。

张平华在走马河盘踞多年,是名副其实的走马河地头蛇,现在他一个人倒台,意味着走马河要彻底的洗牌。

这么大一个区,一个拥有上百万人口的大区,一旦洗牌,引发的各种动荡是难以预料的,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人去稳定局面,后果不堪设想。

岳云松把这话问出口,陈京就用心琢磨他的意图。

现在谁去收拾那个乱摊子合适?

“陈书记,我反复考虑了这件事。这件事非同小可,不得不引起咱们的重视。我们现在必须要派人去稳定局面,而且要派有分量、有能力,让人放心的人。所以我想让你去处理这件事,你意下如何?”岳云松道。

陈京一惊,岳云松的这个安排让他感到意外。

岳云松手上有那么多人,他为什么不用?偏偏用自己去?

另外,姜少坤会同意这个安排吗?

陈京刚才还想着让简一国或者让郑辽灯过去呢,他们两人都是政府重量级干部,威望和资历都够,也能够镇住场面,现在看来,岳云松还是对他们有顾虑,担心他们下去以后,走马河的路子偏离市委的方向。

被书记点将,陈京无法推辞,现在是非常时期,每个领导都必须服从指挥,陈京略微定了定神,便准备应承下来。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心中一动,道:

“书记,您安排我去,我责无旁贷。但是我刚才突然萌发了一个想法,我想我干脆去走马河干区委书记得了,现在咱们如此局面,方方面面的工作都打不开,走马河作为莞城重镇,又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如果我代表市委去安抚稳定,我认为很吃力。

既然这样,我索性扎根进去,埋头去干实事,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非常时期,我们是该要出一些狠招了!”

岳云松眉头一挑,手轻轻的拍打着沙发,忽然他双目一亮,道:“咦,你这个想法很有意思。的确让人耳目一新,值得探讨!”

他略微顿了顿,又道:“只是陈京,你如果把工作重心转到走马河,市委的工作怎么办?”

陈京笑了笑,摊摊手道:“不瞒书记您说,市委的工作很难办。难就难在我们很多同志意见不统一,大家工作难形成合力。既然这样,我们干脆开辟一个试验田,我们走马河就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地方。

我们要用实际行动让咱们的干部群众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要让他们接受省委和市委的政策和思想。

要不然我们一味的高高在上,迟迟无法扎根到基层,莞城的问题什么时候才解决得了?”

岳云松一拍沙发,道:“好,很好!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让我思路大开。我完全赞同你的想法,这样,我马上把我的意见跟省委沟通,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相信省委是能理解我们的。”

他甚为高兴,似乎先前的负面情绪都一扫耳光了。

他哈哈一笑,接着道:“好啊,走马河人民有福了,有咱们陈书记亲临主持大局,走马河绝对值得期待。陈书记,你好好干,放手干,市委给你最大的支持!”

岳云松意气风发,陈京暗地里只瘪嘴。

走马河已然是个烫手山芋,是个乱根子,岳云松这是在故作大方。

陈京上任走马河,肯定会放手干,这还用得着岳云松去说?

不过唯一让陈京感到欣慰的是,他终于走进了他熟悉的工作方式中,他在海山能够把邻角带出来,他现在就有能力让走马河重新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