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7章 走马上任

第一千零七章 走马上任

陆涛被抓没有太多的悬念。

尽管他很狡猾,耍了很多花枪。

但在6.23案事发前夕,他由于担心出事,以考察之名借道香港然后赴东南亚,当时他是两手准备。

其中有一个念头就是随时准备外逃,一旦案子彻底的爆了,他迅速就可以转道加拿大,从而成功的溜走。

只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的一切都在内地,只要6.23案没有直接把他的问题曝出来,他的侥幸心理都为作祟。

事实上,这个案子第一步并没有涉及到他。

这让他很难下定外逃的决心,最后经历了很艰苦的思想斗争,他又重新回来了。

在他想来,他陆涛又不是单打独斗的主儿,他的背后牵扯到的人极多,这么多人牵扯其中,早就形成了一股极大的势力。

他不相信这股势力会如此脆弱的在博弈中倒台。

更何况超级神棍黄道又在其中推波助澜,他号称是利用“千里马”命格给陆涛做了准确的吉凶推测,结果是有惊无险!

陆涛和黄道关系倍儿熟,他虽然不太相信黄道的那些装神弄鬼的把戏。

可是他老子陆子山却最是迷信,陆子山这些年官运亨通,黄道在中间帮他指点消灾,陆子山对他相当的信任。

当然,在内心陆涛得到黄道的鼓励,这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安慰。

只是让他没料到的是,他的行径竟然有人通过网络爆料了出来。

当天在网上看到相关爆料的时候,他大惊失色,终于意识到了不妙。

可是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莞城市委市政府对他已经高度聚焦,如果整个案子莞城连陆涛都没控制住,让他跑了。莞城在6.23案中的表现就足以说是彻底失败,整个社会对莞城的质疑会再掀**。

面对这样的局面,莞城岂能不加快动作?

就这样,陆涛还没来得及赶到机场,人就在公司的办公室里面被堵住,然后迅速的被带走。

带走陆涛,并没有秘密进行。

当天在粤西矿业集团总部上班的几乎所有的员工都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平常高高在上,威风不可一世的董事长手上戴着镣铐,身后一左一右的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大高个儿警察,他昔日的气焰早已经收敛,耷拉着脑袋,就像是一支被淋了水的流浪狗。

陆涛被抓的消息,很快成为了当天岭南各家报纸的头条新闻。

粤西矿业集团董事长陆涛,他身上有太多的光环。

他被称为岭南最年轻的亿万富豪,最成功的企业家,他有省政协委员的身份,又是粤州市十佳青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财富杂志评选他为今后三十年共和国的经济领袖人物……曾几何时,他风光无限,无数年轻人都把他当做榜样和目标。

不知有多少少女为他而疯狂。

可是现在……他的一切荣耀和尊严都被一幅戴着镣铐,耷拉着脑袋的新闻图片击得粉碎,他终于跌下了神坛。

在他被抓的第二天,莞城警方对外界证实,陆涛涉嫌严重走私、巨额行贿、涉黑等五宗罪名被公安机关羁押,公安机关对其的羁押获得了省委、省政协的批准,获得了检察机关的批准,符合相关规定。

而就在这同一天,粤州市前公安局长、现副市长陆子山失踪,媒体很快曝出,陆子山严重违纪已经被纪委控制。

陆氏父子轰然倒台,岭南轰动,全国媒体争相报道,很快反响热烈,举国关注!

京城著名报纸京报评论这次陆氏父子倒台称这是岭南反腐倡廉的巨大成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陆涛被抓,陈京收到了一条来自唐玉的短信:“陆涛被抓,罪有应得,大快人心,活该!”

陈京扫了一眼短信,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回复四个字:“幸灾乐祸!”

显然,陆涛被抓,陆氏父子倒台,这还并不能为整个案子画上句号。

在陆子山被双规以后。

莞城市委常委,走马河区区委书记张平华被纪委调查。

就在这同一天,省委组织部宣布免去张平华同志莞城市委常委的职务,并一并免去其走马河区区委书记的职务。

莞城市委紧接着宣布,莞城市委副书记陈京兼任走马河区区委书记……这一系列让人看着有些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在莞城政坛掀起了极大的波澜。

尤其是陈京兼任走马河区书记,陈京的行事风格和工作方式,他将会给走马河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莞城政坛普遍认为,莞城市委此举是担心走马河政治经济彻底崩盘,陈京现在在莞城威望高,分量足,他靠前一级任职,这体现了市委对走马河区的高度重视。

而莞城喊了这么多年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这一次可能真的是狼来了,陈京可能会在走马河努力的贯彻自己的意志。

毕竟,莞城政坛现在谁都知道,陈京是个地地道道的改革派。

莞城政坛对陈京评价,初始不高,渐渐的越来越高。

这和姜少坤完全相反,姜少坤刚来莞城,他一炮打响,社会各界和体制内对他评价都相当高。但是渐渐的,对姜少坤的负面评价开始增多,现在在某些人的心中,姜少坤还比不上陈京的威望。

可能是宣传部的刻意推动,亦或是省委为了转移公众视线的需要。

陈京走马上任兼任走马河区一把手,媒体报道普遍赞誉,认为很值得期待。

……走马河区位于莞城正中心的位置。

整个区的地形成长条形,莞城河穿过该区而过。

莞城是岭南所有市中唯一没有市中心的或者说是市区的地方,这是莞城的特色,同时也是莞城的短板。

最近五年以来,走马河区一直都力争成为莞城的中心,现在莞城汽车总站,莞城最大的火车站等交通站点都设在了走马河。

而且走马河还专门重点招商了一批国内外顶尖的酒店,现在走马河是莞城星级酒店最集中之地。

除此之外,走马河大力推动娱乐业的发展,各种夜总会,休闲中心,健身会所林立,莞城制造之都的娱乐中心,现在非走马河区莫属。

陈京的市委三号车缓缓驶入走马河区区委院子的时候。

门口站岗的武警挺着胸,举手敬礼站得标杆笔直。

而在区委院子里面,走马河党委和政府班子全体人员列队站得整整齐齐,这些平常大腹便便,看上去从容不迫的官员,今天一个个神色严肃,收腹挺胸,像是等待着首长检阅的士兵一般。

区长李拥军一马当先,陈京的车停稳,他满脸推笑,亲自过去替陈京拉开了车后门。

陈京从后面下车,冲李拥军点点头,道:“老李,我怎么感觉今天好像是在阅兵啊!”

李拥军道:“书记,您亲自领导咱们区的工作,同志们都很激动,都希望能以最好的精神面貌来迎接您!”

陈京笑了笑,道:“人太多了,我就不浪费时间一一握手了!今天我上任也没有组织部的同志陪同前来,任命也不需要宣布,你让大家都散了。如果要开会,我们等会儿再开!”

他顿了顿,道:“告诉大家,不要搞得这么严肃紧张,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这个世界上少了谁,地球都照样转。走马河区百万人口,不要因为一个人出事,所有人都人心惶惶!”

李拥军连连点头道:“好!书记,您先去休息,我带您参观咱们区委和区政府,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陈京摆手道:“那个不用,你让陈主任陪我了解就行,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是不是准备要开会?”

陈京抬手看看表,道:“这样吧,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再开会,看今天这个架势,会议规模不小。我就不单独接见班子成员了,反正每个人我都要单独谈话的!”

李拥军回头叫区委办主任陈辛谋,陈辛谋一路小跑过来。

李拥军道:“你带书记先熟悉一下情况,书记舟车劳顿,就不跟大家一一打招呼了。稍后反正要开大会的!”

陈辛谋年龄四十上下,个子挺高,身材匀称,一看就是官威十足的人。

但是此时的他,脸上写满了拘谨小心,挂着不自然的笑,一双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

陈京扫了他一眼,陈辛谋忙道:“书记,您请这边走,办公室已经安排好了,咱们区里的环境就这个条件,不知道您是否满意。”

陈京道:“走,我们去看看!”

陈京和陈辛谋走进了电梯,外面一众人都傻了眼。

待李拥军走到他们近前,几个班子成员连忙凑过来询问情况。

李拥军摆摆手道:“都不用问了,问什么问!一个小时后会议准时召开,谁都不能缺席迟到。现在都散了吧,都散了!”

李拥军想把大家轰散,可是收效甚微。

在场的人好似谁都不愿意离开,显然每个人都各有心思。

张平华突然倒台,走马河天几乎都塌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惶恐或者是迷茫中,每个人的心中都是焦虑不安的,而这种焦虑不安因为陈京刚才的异常表现更加得到了激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