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08章 贺军的愤怒

第一千零八章 贺军的愤怒

粤州。

省委召开全省反腐倡廉建设工作会议。

这次会议全体省委委员,纪检系统处以上干部全部参会。

会议级别很高,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盛中杰主持会议,在会上省委书记莫正发表重要讲话。

在讲话中莫正先点名了最近因为莞城打击走私所牵扯出的系列腐败官员的名字,他把这件事评价为“触目惊心!”

他表示,从莞城的6.23案办案全过程来看,岭南省官员腐败现象已经到了很严重,很危险的程度。省委必须对此引起高度警惕,从现在开始,全省要掀起一股反腐倡廉的风潮。

全省各级纪检单位,要全力出击,要主动出击,要从群众反映比较激烈的事情着手,要从社会影响比较大的事件着手,不放过任何的线索和举报,要从中找到腐败分子的踪迹,然后毫不留情,一定要依法对其进行严办。

另外,莫正决定,省委在接下来要在全省组织十个巡视组,十个巡视组分别进驻各市、省直单位、高等院校,重要国企,巡视组要本着体察民情,弄清情况,严肃党纪等宗旨展开工作。

巡视组要深入基层,实际的了解人民的疾苦,要了解人民群众的核心关切,要纠正震慑各地方违法不法现象,要真正的为省委的决策提供支持,为省纪委的反腐倡廉工作提供支持,为省委组织部的干部选拔任用提供决策支持。

省委书记莫正亲自站出来高调反腐,这在岭南的历史上是很鲜见的。

而莫书记讲话措辞之严厉,用语之直接,也几乎可以说是振聋发聩,岭南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几乎可能肯定已经到来了。

在省委会议当晚,莞城市市委书记岳云松在粤州欧朗酒店请客,宴请的对象为谢小军。

谢小军现在是省委综合二处处长,市委副书记贺军的专职秘书。

他级别不高,但是所处位置举足轻重。

而且他跟随贺军多年,是贺军名副其实的心腹。

岳云松通过结识谢小军,大获益处,也正是因为他和谢小军关系密切,他才有可能这么快就融入岳云松的圈子中。

在酒宴上,两人推杯换盏,称兄道弟。

跟随岳云松一起来的市纪委书记金正绵和市委秘书长王其华在一旁帮衬,气氛非常的融洽。

谢小军趁着酒兴对岳云松道:“云松书记,我刚刚来之前,贺书记正在会晤香港特区教育司的领导。这一次咱们省里准备派一批高级干部赴港学习,主要是学习现代管理和金融经济。

贺书记很重视这个项目,而这个项目也是干部外出充电镀金的黄金机会。

如果不出意外,贺书记会谈结束之后,可能会过来坐坐,他昨天还跟我说,他想和你坐坐呢!”

岳云松微微愕然,受宠若惊的道:“如果贺书记能来坐坐,那真就太好了。现在莞城班子面临空前压力,工作停滞不前,事故又频发,我们承受的压力都大着呢!”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谢小军的电话响了。

他一看来电,连忙接听。

“好,好!我马上过来!”

他挂断电话,站起身来道:“贺书记过来了,我去接他!”

岳云松也站起身来,他一起身,另外两人全部都站了起来。

谢小军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这菜……”

他扫了一眼桌面,岳云松迅速反应过来,道:“马上换!马上换!其华你快去安排,我们换个房间!”

在酒店另外一间钻石包房。

菜式整整齐齐的排列,装饰菜品是一尊用食材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凤凰,凤凰端庄华贵,双翼微展,有展翅欲飞之姿,他的四周,整齐的摆放着红烧一品血燕,清蒸鱼翅,淮阳盐水鸭,清蒸哈什蚂,岭南白切鸡……菜肴丰盛,做功精细,色香味俱全。

一桌子菜摆在那里,像美轮美奂的艺术品一般,让人都不忍破坏。

实际上,一桌子菜肴根本没有人动。

因为贺书记没拿筷子,谁敢擅自拿筷子?

贺军神色很平静,但是很寡言,岳云松洞悉贺军的性格,知道这种状况,肯定是贺军心情不好。

当官到了贺军这种级别,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但是再有城府的人,其情绪也会有一种很独特的流露方式,像贺军这样,表面平静,却又沉默少言,这就是他心情不好的一种独特的情绪流露。

“很丰盛嘛!你们怎么不吃啊?”贺军淡淡的道,他冲岳云松几人点点头。

岳云松道:“贺书记,我们事先没想到您会过来,这些菜式准备得有些仓促……”

贺军抬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突然皱眉道:“莞城你安排陈京兼任了走马河区区委书记?”

岳云松愣了愣,忙道:“这不是我的安排,是陈京主动提的要求。现在非常时期,走马河区动荡得厉害,没有强有力的干部过去镇场面,可能会出问题!”

贺军轻轻的哼了哼,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我叮嘱了你们,说过莞城情况复杂,你们却从来就听不进去。你们倒好,出了大事还瞒着我。等我从莞城回来,书记找我谈话,我对这一切还一无所知。

嘿嘿,你们完全就是自欺欺人,完全就是掩耳盗铃!”

岳云松脸“唰”一下变红。

在贺军视察期间,莞城出了那么大的乱子,他并不是没想过要给贺军汇报。

但是这件事让他太没面子,他本指望先压一压,等过了这个时段再说。

可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网络这种新媒体的力量,他根本就压不住局面,贺军视察还没完,局面就失控了。

然后迅速的就惊动了省纪委,在那样的局面下,完全就是纸包不住火,他哪里敢有意的隐瞒案情?

岳云松耐心的把事情的经过给贺军做解释,饶是他平常说话流利,口才了得,这一通解释下来,也让他满头大汗,风度尽失!

贺军静静的听着岳云松的解释,他心里有些失望。

岳云松是个有能力的人,做事可靠,政治敏锐,但是他的能力似乎还不足以应付莞城的局面。

现在莞城的局面不知不觉已经走向了贺军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

本来,按照贺军的筹划,他是希望岳云松能够从从容容,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的解决莞城的问题。那样的话,不会有动荡,而且他也可以牢牢的把莞城掌控住。

而现在这样一来,莞城的盖子彻底的揭开了,局面就成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他派系的势力无孔不入,莞城又岂能没有变数?

更重要的是,莞城这个盖子揭开以后,贺军面临很多难局。

他号称是官场教父,门生故吏遍及全省,他的人多,素质自然也是参差不齐。

这一波反腐风波强劲的袭来,难保他的人不会在这次风波中被揪出来。

如果只是个别人,自然伤及不了他的羽毛。

可是万一有个两个三个甚至更多,他能够怎么办?

对这些人他是保是弃?如果保的话,他能够保多少?如果弃,他是否有魄力和勇气?

这些问题都是让他感到头疼的。

岳云松认真揣摩贺军的心思,他犹犹豫豫的道:“关于张平华的问题……”

他刚开口,贺军便皱眉打断他的话,道:“此人害群之马,目无法纪,这一次纪检机关能够把他揪出来严肃处理,大快人心,极具震慑作用!”

贺军言辞果决,严肃,说这话他身上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势。

包括岳云松在内,莞城的三位领导都被他这种气势所夺,心中凛然。

而一旁的秘书小谢脸色则变了变。

他很清楚,张平华其实也是贺军的人。

这些年张平华每逢年节,就从来没有忘记贺书记。

而且去年春节,贺军还和张平华一起吃过饭,当时他叮嘱张平华工作态度要端正,要扎扎实实的干出成绩,要用实际行动来求进步。

那一天谢小军可是亲眼看到张平华感激涕零,然后拍胸脯表忠心,然后贺书记开怀大乐。

也就是那一天,谢小军明白,出身莞城的贺书记,在莞城的底蕴非常的深,莞城是他名副其实的根据地。

可是今天,张平华成了害群之马,贺军亲口说他是害群之马。

谢小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不自然,而岳云松等三人竟然谁都没有意识到。

但是贺军却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让谢小军入坠冰窖,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一桌子菜,最后终究还是得到完美的保存。

因为自始至终贺军都没有动过筷子,他来得匆匆,走得也很匆匆。

岳云松一众人送他到停车场,谢小军自然要跟着领导走。

临走之前,贺军和岳云松握手,饶有兴致的道:“走马河啊,好地方!陈京在走马河能干出多大名堂,这一切都得看他自己的能力和本事。我很关注他,也很期待他。走马河这一炮能否打响,关乎莞城的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