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地一千零九章 震慑

第一千零九章 震慑!

办公室很大,超过一百个平方。

办公室的整体布局,家具摆设,装修风格,所有的一切都是区委办主任陈辛谋亲自安排的。

为了能够让陈京满意,他甚至专门研究过陈京的个性喜好,生活方式,为此他下了大工夫,熬了好几个通宵。

走马河区张平华倒台了,全区上下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陈辛谋当了五年的区委办主任,他此时的心情和情绪可想而知。

作为长期跟在领导身边的人,领导有问题,谁敢说其贴身的人没有问题?

陈辛谋很惶恐,这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失眠。

而他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命运和新任书记息息相关,更何况这一次兼任走马河区书记的是市委陈副书记。

陈京副书记办事以铁腕强势著称,他到走马河以后,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这一切都是未知。面对这么都未知,他陈辛谋怎么能够不小心伺候,精益求精?

陈京坐在舒适的办公椅上,桌上摆着一沓沓的文件。

这些文件也是陈辛谋精心挑选的,不是所有的文件都重要,但是这些文件却是最能体现目前走马河问题的,陈京通过看这些文件,也是最能尽快熟悉走马河全方位工作的。

陈京一份份的翻看,不急不躁。

此时的区委一号会议室,全区科以上干部全部聚集于此,从会议室主席台往下看,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脑袋。

现在会议人员到齐,准备完成,一切就绪,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新任书记的到来。

一个小时的时间不算长,平常大家打牌聊天侃大山,一个小时不经意间就从手指缝儿里面溜走了。

可是今天,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

所有人的人就焦灼不安。

而在下面,黑压压的人群中,已经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了。

所有的人都在讨论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市委陈书记,也是现在的走马河区新上任的区委书记。

陈京的年轻,陈京的强势,陈京的铁腕莞城政坛早就人尽皆知,现在大家心中都有一个天大的问号,那就是这年轻铁腕的书记上任走马河以后,他会干什么?

他是不是会搞一场大清洗,这一屋子上百人,有多少人会因为张平华受牵连。

这些受到牵连的人,最后会落下一个什么结果。

最近走马河区空前紧张,自从区委书记张平华被双规以后。

全区几乎所有科以上干部都接到了组织部和纪委的通知,要求他们不能擅离工作岗位,停止一切出国出境的日程安排,这样的通知印发,加上现在全省所有的机场、火车站、汽车站都加强的检查,这无疑会让本来就很动荡的走马河更加的雪上加霜。

而这样的惶恐心态,也让会场怎么也安静不了,区长李拥军已经亲自出面维持了三次会场秩序了,还是改变不了闹哄哄的局面。

以前和张平华走得近的官员,现在一个个都交头接耳,互相的探听案情的进展,彼此了解对方的情况和状况。

而以前那些和张平华疏远的官员更没有闲着。

在张平华时代,张平华屡犯官场大忌,为用人上面任人唯亲,在做事方面不碗水端平。

尤其是在张平华倒台的前夕,他简直是嚣张跋扈,独断专行,他整个人的跋扈完全是到了顶点。

很多人都因为对张平华不满或者有抵触情绪而被边缘化,而这些人现在终于觉得扬眉吐气了,逮住了这个机会,他们岂能不抒发自己幸灾乐祸的心情?

他们私下议论的都是某某可能问题不小。

又说某某在处理家里的房子,估计是做贼心虚,想着把手头上的财产处理掉。

还有说这次陈京上任,后面就跟着市纪委办案组,说不定今天的会议就是一次清算会议,说不得有人今天就从这个会场出不去。

各种议论加上臆断揣测,蜂拥而来,有些人甚至都在利用这种机会,无情的嘲讽甚至是毁谤自己的政敌,想着浑水摸鱼,替自己捞到好处。

下面人不安分。

在主席台上今天坐着区委主要成员和区政府主要领导。

他们虽然没有交头接耳,但是焦躁的情绪也在他们之间蔓延,气氛相当的紧张压抑。

区长李拥军今天似乎特别怕热,他一个劲儿的用手擦额头上的汗珠,眼神老往门口瞟,他只希望陈京能够早点过来。

今天这个会迟早要开,早开好过晚开。

如果会议迟迟不开始,李拥军甚至都觉得局面可能要失控。

这样的场景,在他从政十多年的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遇到。

现在走马河就是一个字:“乱!”

大家思想混乱,意识混乱,情绪混乱,各种**织在一起,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大乱。

如果走马河真的大乱了,覆巢之下无完卵,他李拥军的仕途还有多少前景?

吵闹的会场忽然安静,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个虚无的人在指挥着会场,先前好吵闹,但是一瞬间就安静了。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会议室的大门。

市委办主任陈辛谋急匆匆的从门口走进来,他快步走到李拥军身边附耳低声道:“书记过来了!”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主席台靠近李拥军的人都听到了。

大家脸色一正,腰杆瞬间挺直。

受这几人的影响,其余的人几乎是在顷刻间,都打气了精神,目光炯炯,投向了门口。

陈京端着茶杯缓缓的从门口进来,今天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陈京。

陈京很年轻,脸上的胡须剃得干干净净,从样貌上看,他根本就不想是手握重权的书记,反而像是一个大学刚毕业,风华正茂的大学生。

但是在座的所有人都不会被这种错觉所迷惑。

因为从陈京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足够让他们忽略其年龄。

唯有长期身居领导岗位的人,才会有这种气场,才会有这种威严,此时,陈京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主席台上有人已经站起身来,下面所有人都站起身来。

陈京抬手轻轻的压了压,他嘴唇掀动,道:“都坐吧!”

他声音很轻,但是似乎每个人都听清了他的话,一阵悉悉索索,所有人又重新坐下。

陈京坐在了主席台正中央,那里的位子是专门为他留的。

位子前面有水牌,水牌上面写着:“陈京书记”的字样。

主席台区委常委、人大和政协的一把手坐在第一排,第一排的作为都是太师椅。

其他的太师椅都是黑色的靠背,而陈京的座椅靠背为红色,而且椅子要大上一号,靠背也要比其他椅子的靠背要高几公分。

由于色差的存在,陈京坐在椅子上更能凸显出来。

这些安排都是煞费苦心的,无一不是在突出陈京的地位。

陈京坐下去,用手扶了扶话筒,话筒里面传来“嚓,嚓”的声响。

他目光扫视会场,下面的人都移开了目光,因为大家都觉得他的眼神是在看自己。

终于,他说话了,陈京道:“各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初来乍到,刚才在陈主任的带领下熟悉工作环境,耽搁了一点时间!”

他说到此处,顿了顿。

似乎是记者的闪光灯闪到了他的眼睛,他抬右手遮了一下,皱了皱眉头。

但是旋即,他眉宇舒展开来。

“今天的会议来的人很多,规模很大,出乎我的意料。今天是我第一次来走马河工作,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初来乍到,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他话匣子一打开,便很健谈。

他又道:“今天我感觉咱们同志们普遍有些紧张,有些拘谨。我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大家都知道,在前几天张平华书记因为存在违纪被组织双规处理。我估计大家的紧张多数是因为这个原因。

关于张平华的案子,今天我给大家透个底,这个案子基本已经定型,下一步主要是移送检察机关处理。他的案子弄清了,对我们走马河是一大好事,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受这个案子的影响。

不要无谓的紧张,不要带有揣测的议论,案子结案,意味着组织对这个案子已经有了初步定论。我一直都认为,咱们走马河多数干部是好的,只有极少数人可能存在问题。

所以,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我们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来。接下来纪委的同志可能还会找一些同志了解情况,我希望这些同志能够正确对待,而没被谈话的同志,也不要妄自议论……”

陈京侃侃而谈,主要是解压。

他通报案情,就是安大家的心,不让大家认为张平华的案子会继续牵连很多人。

案子接近尾声,意味着风声要放缓,陈京以此来让走马河区的干部安心,定心。

现在的走马河是个大乱摊子,张平华经营的时间太长,所有人无能敌友,没有一个人能够适应现在的变化。

而这种不适应,就是造成人心不稳的根源。

对陈京来说,他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就是稳定人心,掌控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