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11章 第一把火要烧了?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第一把火要烧了?

金璐的脚步很轻。

他蹑手蹑脚走到陈京的身后,忽然大叫一声。

正在书房批阅文件的陈京吓一大跳,浑身一震,金璐却立在他身后哈哈大笑。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这家伙,想吓死我啊!”

金璐捂着嘴笑个不停,她刚刚洗澡,穿着一套浅红色的睡袍,睡袍里面空空荡荡,上身露出雪白的脖颈一直延伸到胸前,下身修长的双腿大部分**在空气中,异常的诱人。

浴后美人,一颦一笑,皆能迷倒众生。

在陈京的女人中,金璐的性子本是最安静的,甭管她在外面多么强势,多么有锋芒。

但是和陈京在一起,她只有温柔,典型的是贤妻良母。

正因为这样,陈京没想过她会搞怪,还忽然吓自己。

金璐缓缓的靠近陈京,吐气如兰,轻声道:“就怕你整天都工作,累坏了身子咋办呢?”

陈京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了捏金璐的脸颊,金璐皱皱鼻子,做了一个鬼脸。

陈京心中一软,伸手便将他搂在了怀中。

现在陈京和金璐两人基本是聚少离多,两人各有事业。

但是这种离别,并没有让两人的感情淡化,相反,两人似乎都更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说到私人生活,陈京其实有些烂糟糟。

这一点和他在工作中的表现不一样,陈京在生活的领域。似乎永远都是有些被动的角色。

到目前为止,他有三个女人。

金璐风情万种,却又贤惠温柔。方婉琦性格直爽,巾帼不让须眉,却对陈京情有独钟。

而最让陈京感到有些无措的是唐玉,唐玉精英才女,干练聪慧,属于极高智商的那一类人。可偏偏她情商似乎有缺陷,脑子里面一根筋,陈京对于自己和她的关系难以定位。

有时候想想。陈京都会有负罪感。

而唯有陈京和金璐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情最放松。

两人不是夫妻,感情却牢固深厚,天下间最懂陈京的就是金璐。两人都是草根出身,陈京一步步的往前走。金璐也是脚踏实地的向前进。两人都事业有成。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路历程。

女人是水做的,金璐就如水一样,陈京抱着她。两人依偎在一起,那种宁静放松,难以言语。

“能在莞城待几天?”陈京轻声道。

金璐眨眨眼睛,道:“你想我待几天?”

陈京道:“我就想你一直都待在这里!”

金璐瘪瘪嘴,道:“虚伪,我一直待在这里,你们家方小姐还不把我吃了!”

陈京有些尴尬,金璐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旋即她露出笑容,凑到陈京身边道:“今天不工作了吧,咱们早点休息。时间也不早了!”

陈京盯着金璐的眼睛,近距离的感受着怀中玉人的体温,忽然他便觉得身体有些发热。

他邪邪一笑,道:“怎么?你想吃了我?”

金璐一愣,脸唰一下通红,啐了陈京一口,想扭过头去。

陈京一手抱着她的小脑袋,嘴唇凑过去,便是一通激吻。

两人舌头缠在一块儿,没几下功夫,金璐便浑身发软,娇喘连连,陈京趁热打铁,很快两人就进入了状态。

是夜,两人极尽缠绵。

……

走马河区政府,区长李拥军脸色铁青,他的对面坐着常务副区长徐晓正。

李拥军很恼火,他恼火的原因是陈京最近频频下去调研,这本没什么,区委书记下去调研,了解情况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让他恼火的是下面的有些干部目中无人。

陈京下去调研,在下面就屡屡的遭到冷遇,新任区委书记,而且是市委副书记,下到走马河街道办乡镇调研,下面的人这种态度,你让领导怎么看走马河?

党内最注重的是上下级关系,可是走马河的一些地方干部尾大不掉,这不是犯大忌是什么?

“这样迟早要出问题的,我们有些干部太猖狂了,我都跟你叮嘱了,要弄清书记的行程,要提前做好安排。可是你的工作怎么做的?为什么会搞成这样?”李拥军冷声道。

徐晓正苦着脸道:“区长,我是真没办法。陈书记性格太强,不按常理出牌,区委有日程,他却不按日程走,我根本就跟不了这事。区长您说陈书记是不是太锋芒了,这一上来就往下钻,是不是要整什么事儿?”

李拥军皱皱眉头,欲言又止。

陈京上任要干什么,他不知道,而他恰恰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一点。

李拥军被张平华一直压着,在张平华手中历经了四人区长,也就李拥军坚持的时间长一点。

现在张平华完蛋了,李拥军还想着能出头。

可是现在陈京能让他出头吗?

对陈京李拥军是有研究的,陈京是个强势的人,干事情特别的果决果断。而且他挟着市委副书记的身份,他真的要在走马河区大开杀戒,这根本就没有难度。

可是走马河的干部骄横,这都是张平华带出来的坏毛病。

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在局面搞成这样,陈京会怎么看他这个区长?

“叮,叮!”

电话响起。

李拥军将电话抓起来,电话那头传来委办主任陈辛谋的声音:“是李区长吗?我辛谋,是这样,书记要我通知您,下午在区委开碰头会,您能把日程安排过来吧?”

李拥军道:“能,能!辛谋啊,书记要开哪一方面碰头会?”

“这……”陈辛谋犹豫了一下。

陈京并没有跟陈辛谋说开什么会,但是从参会人员身份,他能够判断,会议和人事有关。

因为市委副书记詹益参会,组织部长段其坤参会,然后就是李拥军。

这样小范围的碰头,有组织部长参与,一般都是讨论人事。

但是现在走马河人事问题如此敏感,陈辛谋又岂敢在情况没弄清之前,他乱嚼舌根子?

他顿了顿,道:“区长,一共参会的是四人,除了陈书记和您,就是詹副书记还有段部长……”

“恩!我知道了!”李拥军点头道。

他挂断电话,眯眼瞅着徐晓正,道:“看到没有来了,还是要从人事上着手。山雨欲来啊!”

李拥军叹了一口气。

书记掌故人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从人事问题着手站稳脚跟,陈京这个做法无可厚非。

可是走马河人事问题多么敏感?李拥军一想就头疼,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调整心态,扭转局面。

而和李拥军的想法相似,市委副书记詹益在接到这个电话以后,也是忧心忡忡。

他是副书记,干党群工作多年。

虽然在张平华时代,他这个党群书记没有独挡一面做决策,但是他对走马河的人事了解等各方面都非常深刻。

他嘿嘿笑了笑,自言自语的道:“这个陈京,还是要在人事上开刀啊。估计是受不了屡屡下去遇冷,要动手杀人了!”

这么一想,他眼神就有了光亮。

现在的局面詹益就怕平淡,一旦平淡,就意味着没有突破。

如果在这个时候,陈京来一个人事大洗牌,那才过瘾,顺便也可以让他见识见识走马河政坛那深层次的激流,走马河的人事可不是那么好动的。

而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

市委要开碰头会讨论人事问题的小道消息想长了翅膀一般飞速的蔓延,很快市委和政府两套班子所有人都知道了此事。

然后就是人大和政协。

在这个敏感时期,陈京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

现在全区上下都在讨论陈京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往哪里烧。

现在看来局面似乎明朗了,陈京第一把火要烧到人事上面。

这是否意味着走马河政坛要立刻洗牌了?

很多人的心都悬了起来,有的人甚至焦躁不安,整个市委市政府,一下就笼罩在了阴影之中,气氛变得非常的压抑。

陈辛谋作为委办主任,他压抑更甚。

最近他提到人事问题,他心中就怕。

因为在所有的区委常委中,陈辛谋是必然要调动的干部。

陈京不可能用一个长期给张平华管家的干部,这几乎毋庸置疑。

现在对陈辛谋来说,他的下一站究竟在哪里,他还不知道。

他很焦虑,很忐忑,最近他彻夜难眠,却都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张平华没倒的时候,陈辛谋这个委办主任可风光了,他人到那个地方,那都是众星捧月,在区委的一众常委中,他排名虽然靠后,但是声望和权力却不容小觑,谁要得到张平华的青睐,没有他怎么行?

可是现在张平华玩玩儿了,陈辛谋又哪里还能有昔日的人脉。

现在人家连躲他都来不及,生怕被陈辛谋牵连到。

有句话叫树倒猢狲散,现在这句话用在走马河太合适了。

张平华倒了,猢狲散了,很多狡猾有背景的人,都已经在开始活动了。

唯有他陈辛谋现在还很尴尬,这是他最苦恼的地方。

没有背景,没有关系,而且又没跟对人,陈辛谋出路何在可想而知。

对前途的迷茫和没信心,这就是现在陈辛谋内心最受煎熬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