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13章 纪委出动!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纪委出动!

陈辛谋心中七上八下,很不安宁。

他不知道陈京要带他去哪里。

坐在陈京的旁边,他有些拘谨,他好几次想开口说话把气氛缓和一下,但是他用眼睛的余光看陈京,发现陈京仰躺在座位上,似乎正在休息。

陈京的忙碌陈辛谋是很清楚的。

走马河百废待兴,作为一把手,陈京每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就足够让他忙碌一整天。

陈京一天批阅的文件如果以公斤来计算,估计不少于十公斤。

如此大的文件批阅量,另外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市委他还有担子,所以陈京一天的工作至少在十五个小时以上。

高强度的工作,陈京早就养成了逮着机会就休息的习惯,陈京睡得很沉,陈辛谋也只能当闷葫芦。

走马河燕城酒店,车停好以后,陈辛谋想叫醒陈京。

陈京却倏然惊醒,他揉了揉眼睛,往外看了看道:“到了吗?下车下车!”

陈辛谋满腹狐疑的下车,跟在陈京身后进入的酒店。

在酒店的后院,一进大门,陈辛谋就倏然一惊。

凭他的眼力,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不凡。

后院环境幽静,但是进出口都有岗哨,算得上是守备森严。

陈京轻车熟路的带着他进到后院一楼的一间会议室,他指了指沙发示意让陈辛谋落座。

他抬手看看表,道:“我们稍微坐坐!”

一名年轻的西装男子进门给两人一人冲了一杯咖啡,然后缓缓退出去。

陈京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材料递给陈辛谋道:“辛谋,这是我昨晚写的一个东西,你看看?”

陈辛谋接在手中,一看标题《走马河三剑齐出,改革步伐有力向前迈进》,这是一篇新闻稿。

陈辛谋仔细读了一遍,道:“书记,这篇稿子太好了。对我们区的现行政策是有力的宣传。您亲自操刀写的稿子,让我这个委办主任汗颜,咱们委办可没有人能够有这种水准!”

陈辛谋言辞之中有恭维的成分,但是单从稿子质量来看,陈京虽然是仓促写成,却逻辑清晰,条理清楚,文风一看就是久经历练的,很是不同凡响。

陈辛谋专门研究过陈京,早就听闻陈京擅于写文章,早年陈京就是以文章出道,开始在楚江政坛崭露头角,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这材料水准很高。

就在两人谈论材料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

一名四十出头的汉子领头,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名干练的青年干部。

陈辛谋愣了愣,下意识的起身,陈京冲领头的汉子招手道:“老年,坐吧,今天我把辛谋同志带来了,咱们好好谈谈关于他的问题!”

陈京脑子里面觉得这中年人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对方的身份。

待到陈京叫他老年,他浑身一激灵,马上想起这人赫然是市纪委副书记年军政。

这里是市纪委工作组的驻地?

陈辛谋的神经一下紧绷。

现在的走马河,鲜少有干部不谈纪委色变的。

被纪委叫过去喝茶谈话,基本都没有好事,而今天自己……

年军政生了一张典型的纪委脸,即使是面对陈京书记,他笑的样子都很勉强,总让人感觉他是皮笑肉不笑。

他坐在主沙发上,后面两人分坐两侧,三人眼神都定格在陈辛谋的身上,饶是陈辛谋心里素质扎实,也不由得脸色发白。

他强自定了定神,眼睛开始直视三人。

年军政道:“辛谋同志,张平华的问题你也知道,你作为长期在他身边工作的干部,这一次你是我们纪检部门调查的重点。根据我们近一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你的问题基本已经弄清楚了。”

年军政顿了顿,道:“首先我可以告诉你,你大的问题,原则上的错误没有。而通过调查我们也认为,你对张平华的违纪问题,应该也是不了解的,调查是这个结果,我们很欣慰。

但是……”

年军政神色忽然变得严肃:“你大问题没有,小问题却不少,关于你的一切问题,我们已经记录在案了!”

他轻轻的摆摆手,他身旁的女干部拿出一个文件袋从内面抽出材料递给陈辛谋。

陈辛谋脸色苍白,认真看材料内容。

不看不要紧,一看他浑身肌肉都紧绷。

材料上内容翔实清楚,上面记录了某某人在什么时候给他送过红包,又有什么企业家给他塞过手表。

还有某咨询公司为了答谢他顺利的帮他们搭上了张平华的线,给他家里送了一尊雕塑和一盆小叶黄杨盆景。

这些材料涉及的内容广泛,都是人情送礼的东西,但是内容却真实可靠,没有任何疑点。

陈辛谋越看越心惊,额头上不自觉的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心想关于自己的问题,纪委调查得如此清楚,那走马河其他干部的问题,是不是也一样调查清楚了?

如果是这样,走马河在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巨变?

他不敢想象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只觉得自己胸口堵住了什么东西,特别的难受。

为官几十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陈辛谋这么多年一直都告诫自己不要犯错误,不要走上歧途,可是最终还是没能经得住走马河的泱泱风潮,还是犯了很多错误。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心若死灰!

年军政又道:“辛谋同志,材料你都看过了,这些材料内容可有不实之处?”

陈辛谋抬头,面色苍白的道:“年书记,材料都是真实的。我愧对党的培养,甘愿接受组织的处罚!”

年军政点点头道:“好,辛谋同志你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很好。关于你的处理,我们纪委研究,市委领导决议,给予你严重警告处分,你的工作还将在原岗位上。

组织希望你能够将功折罪,能够正确的认识这次教训,以这次事件为鉴,在今后的工作中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陈辛谋愣了愣,心中一惊,严重警告处分?

仅仅处理得这么轻?

按照材料的内容,陈辛谋已经构成了受贿罪,只要是受贿,处理至少是留党察看,降职处理。严重的是开除党籍和公职,自己……

“好了,老陈,关于你的处理意见是我做的批示。我们纪检工作重点是纠错,让干部认识到错误,改正错误,不是只处理干部。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能正确认识错误,态度良好,从轻处理也是合情合理的。”陈京淡淡的道。

他顿了顿,又道:“我们走马河的情况你是最熟悉的,走马河存在多少问题你最清楚。在这个时候,我希望你能把全部的热情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关于你的问题今天年书记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基本可以这样盖棺定论。

受处分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吸取教训……”

陈京的话语很轻,像是长者在语重心长的教育后辈一般,让人心里舒服舒坦,同时又不自觉的有感动。

陈辛谋眼泪都出来了,他扭过头去揉眼睛,道:“书记,谢谢您,谢谢您……”

他站起身来,因为激动有些语无伦次。

现在全莞城都给他贴上了张平华心腹的标签,而且根据纪委的调查,他的确又有问题。

按照常理,他这一辈子都得就此完蛋了。

如果是要处理,完全可以给予他降职处理,这一辈子再无出头之日。

他在基层工作多年,对政坛的起起伏伏他太了解了。政治上站错队,走错方向,最后面临的结果就是万劫不复。

他陈辛谋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是今天……

他很清楚,是陈京帮他说了话,救了他,如不然他哪里会只是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过了很久,他渐渐的才将情绪平定下来。

陈京又道:“辛谋啊。走马河我们需要贯彻的是一种理念,这种理念就是公平和公正。我们的干部绩效考核,选拔任用要公开透明,我们要打破传统的干部任用和选拔方式。

另外,对党内互相拉帮结派,互相倾轧搞小山头的现象,我们也要严厉打击。

走马河是时候要做出改变了,再不改变,走马河就要完蛋,甚至我们莞城都要完蛋!

我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有感而发……”

陈辛谋连连点头,道:“书记,您放心,有了这次的教训,我以后一定更加的严于律己,绝对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另外,对您的理念我也绝对的支持,长期以来,我们走马河政坛积累了很多的陋习,癖习,干部提拔搞暗箱操作,甚至还有人买官卖官,这都是让人触目惊心的大问题!”

陈京神色渐渐的变得严肃,脸色铁青。

他双目炯炯的道:“老年,你继续严查!主要严查各区县各单位一把手,我们到了要下决心的时候了。

再不下定决心解决问题,再不出手麻利一点,走马河这就成了藏污纳垢之地,我们的党在人民群众中间还有多少威信可言?

我们的政府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

陈京杀气腾腾,周围的人都感觉浑身一紧,脖子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