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14章 悄然变化!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悄然变化!

《走马河三剑齐出,改革步伐有力向前迈进》的文章在省市报纸上发表,文章署名马宣,文章刊印出来,在莞城反响非常积极。

陈京上任走马河所使出的三剑,第一剑是关于钱袋子的,第二剑是关于干部考核提拔,拓宽干部晋升渠道的,还有最后一剑是广开言路,鼓励社会为走马河发展献言献策。

不得不说,通过这篇文章的阐述,陈京三剑的重要性和合理性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同。

但是莞城反响积极,具体到走马河气氛却很是微妙。

因为这篇署名文章并不是出自走马河区委或者是宣传部笔杆子之手,区委倒也罢了,委办主任陈辛谋知道是怎么回事。

宣传部那边,宣传部长杨丽就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她仔细一打听,听闻此文竟然是陈书记亲自操刀,她当即就有些懵了,一种没来由的危机感搅得她内心非常的忐忑。

陈京自从入主走马河以来,也从来不找班子成员谈话,小范围内召开会议的情况都很少。

现在忽然在省市重要报纸刊登了这么一篇文章,这意味着什么?

终于,在走马河班子内部,有人似乎是按捺不住了。

而这几天,陈京办公室来来往往的人颇多,主动找陈京汇报工作,反应情况的在悄然间就多了起来。

市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徐晓正分管城建和经济工作,他精心准备。找了一个他认为很恰当的机会去向陈京汇报工作。

陈京秘书张国民领着他进入陈京办公室,陈京一看是他,忙笑道:“老徐啊!来,来,早就知道你是品茶的高手,我最近刚好淘了一点好茶,极品大红袍,咱们今天一起品品。”

陈京招手对张国民道:“你去打水,我和徐区长坐坐!”

徐晓正有些受宠若惊,道:“书记。我今天过来一来是向您汇报工作。另外我也希望您能到咱们区中心商贸街转转。同志们现在对咱们的城建工作疑虑很多,都希望得到您的指点!”

陈京笑道:“好,好!我正有这个想法,走马河的城建工作是莞城城建工作的一部分。我们搞得好不好。不仅关乎走马河的形象。而且牵扯到整个莞城的形象。这个工作是要好好把关。”

陈京和徐晓正聊天,张国民打水进来,压低声音对陈京道:“书记。宣传部杨部长过来了!”

陈京摆摆手,道:“你给陈主任打电话,让他们先到休息室喝茶,我等会儿就过去!”

徐晓正忙道:“书记,您如果忙,我……我工作汇报就简短一点……”

陈京哈哈一笑,道:“老徐,我再忙你的工作汇报也是重点。走马河什么是重点?经济永远是重点,城市建设永远是重点,你一个人把握了两个重点,你肩膀上的担子不轻啊!”

陈京做过走马河区的功课。

徐晓正在走马河其实并不怎么得志,在张平华时代,他是区常委中少数几个敢和张平华顶牛的干部。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张平华对他压制得很厉害。

虽然他分管的工作比较重要,但是他实权掌握并不多,李拥军是在利用他做幌子,暗地里和张平华角力。

所以,徐晓正严格的说一直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人。

这次陈京履新走马河,他一直都把陈京当成了一支大牛股,他暗地里精心准备,准备在陈京找班子成员谈话的时候,他努力表现一番,争取得到陈京的信任。

而陈京根本就没按常规出牌,他也按捺不住,终于主动过来示好了。

对徐晓正的示好,陈京很高兴。

他现在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徐晓正职位比较高,做人也比较耿直,这类干部好好引导,是能干事的人。

陈京爽快的答应了徐晓正的邀请,他很高兴,向陈京汇报完工作完毕,他回来就挨个的打电话,通知各街道办、乡镇搞好接待工作,他毕竟是老领导,说的话分量还是比较足的,经过一番准备,各种接待细节也都敲定得差不多了。

和徐晓正谈了一会儿。

陈京起身去休息室,在那里陈辛谋正在和宣传部长杨丽喝茶。

陈京进来,两人同时起身。

陈京压压手道:“都坐吧!杨部长你可是咱们走马河妇女的表率,年轻又能干,走马河这些年宣传工作一直抓得很好,这是很体现你能力的!”

杨丽三十出头,比陈京稍大几岁。

她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穿着却很讲究,举手投足之间,那股子气质很有范儿,套用网络术语,还真是有御姐的风范。

陈京见面就夸人,让她不好意思,有些尴尬的道:“书记,我们的宣传工作还是做得不到位,今天我就是向您检讨的,咱们宣传部写不好材料,还需要您亲自操刀写新闻稿……”

陈京笑道:“杨部长,一篇报道说明不了什么,再说了,宣传工作不止是宣传部的事情,咱们都有责任为咱们走马河区做宣传,众人拾柴火焰高!”

杨丽嫣然一笑,道:“那敢情好书记,您这句话让咱们很受鼓舞。这样好不好书记,今天中午咱们宣传部的同志有个聚餐,您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跟咱们同志们见见面,我们大家都希望能够见到书记您。”

陈京微微蹙眉,沉吟了一下道:“杨部长,今天的确不行,今天中午和下午都有安排。宣传部我肯定是要去的,我们重新约个时间,你看行不行?”

杨丽心中有些失望,但是她察言观色能够判断陈京是的确有事,不是故意的推诿。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道:“那也行,我们同志们都盼望领导能够视察指导工作,翘首以盼!”

就这样,杨丽走后,纪委书记郝军民又来了,接二连三,过来向陈京汇报工作的人不断续。

由于来人身份都比较高,张国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陈辛谋便很自觉的从旁协助。

他是走马河的老干部,也是人精。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陈京是变被动为主动,他不去找下面的人谈话,而是让下面人主动找他,这个策略是成功的。

现在陈京提出的三条,每一条都是引人注目的,尤其是那一条关于干部选拔任用的要求,这一条十分敏感。

当官的人,谁不想进步?

哪怕是地头蛇,他们在一方呼风唤雨,一旦有机会,他们还是想往上爬。

而这样的心思,也必将推动整个走马河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大家心中都有了想法,这个时候不主动向陈京接触怎么行?

陈京现在面对走马河的局面颇有狗咬乌龟,难以下口的态势。

但是这样的态势随着各方人士频繁开始找到接触会慢慢的改变,陈京把控走马河局面的方法巧妙,的确是值得认真揣摩和学习的。

……

陈京这边热闹,区委副书记詹益那边也很热闹。

随着陈京一声令下,要求广开言路,这个消息一传下去,信访局的接访量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飙升至以前的一倍还多。

巨大的接访量让信访局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而负责分管信访工作的詹副书记,最近也被闹腾的不安生。

各种举报电话打进区委,甚至有人直接把举报电话打到他手机上。

更为离谱的是他有一天早上上班,在区委门口还被一帮上访群众给围堵住了,当时场面很紧张,搞得他给公安局打电话,公安局派了一众干警才把秩序给控制下来。

秩序控制下来了,但是这个事儿没有结束。

他作为分管信访的书记,车被群众拦住,他怎么能够不给人一个交代。

他在市委会议室接见受访群众,在接见现场,群众代表吵成了一锅粥。

让他最为恼火的是,随行的还有媒体记者。

这事很快被媒体曝光,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社会影响造成了,由不得他不卖力处理此事,他想着只做做姿态都不行。

他又亲自到被举报的两个街道办去分别找相关负责人谈话,要求他们立刻着力解决问题,并要求他们不准用威胁以及其他的非正常手段。

他这一动,就得罪了人。

下面的干部都觉得他搞杀鸡儆猴,甚至还是打着民意的幌子在打压政敌,这种说法让他不胜其烦。

直到此时,詹益才意识到,他不知不觉间被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之中。

这个泥潭陷进去容易,现在想全身而退难上加难。

为了尽快摆脱现在的局面,他办法都想尽了,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可是他的一些招法根本连陈京的毛都碰不到,还没到陈京那里,就被区委办陈辛谋见招拆招,给他化解得干干净净了。

对此他气得只吐血。

他就弄不明白了,陈京到底是使用了什么邪术,怎么能让陈辛谋像换了一个人一般,竟然如此卖力的给他卖命去了。

难道他忘记了他和张平华的关系在那里,陈京是不会放过他的吗?

不过现在,他没有精力想这些了,广开言路的事儿他骑虎难下了,他必须要打起精神来面对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