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15章 交锋!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交锋!

这几天莞城政坛一直很关注的陈辛谋的问题,终于有了处理结果。

陈辛谋被组织严重警告处分,但是他的职位并没有调整,依旧还是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对于陈辛谋的这个处理,出乎很多人意料。

很快有知情人透露称,陈辛谋之所以保住了位子,这和他倒向陈京有直接关系。

陈辛谋倒向陈京,据说还跟陈书记递交了投名状,最终陈京放了他一马,让他将功折罪。

这个传言似乎得到了走马河政坛很多人的认同。

因为这个传言逻辑性很强,本来按照常理,陈京是不可能继续用陈辛谋的。

陈辛谋是张平华的心腹,张平华被查出了那么多问题,陈辛谋又怎么可能是干净的?

但是陈京却死保了他。

这很显然,陈辛谋祭出了什么杀手锏,让陈京认识到了他的价值。

外面议论很热烈,但是不管怎么议论,陈辛谋没倒台,先前那些对他躲避不及的官员,陆陆续续又在找各种借口主动向他接近了。

天心街道办的党委书记鲁阳就是其中的积极分子。

走马河区天心街道办是走马河区核心所在地。

天心街道办书记鲁阳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在张平华时代他深得张平华信任。另外,他和李拥军还有詹益的关系竟然也颇为密切,这在走马河政坛是个异数。

鲁阳和陈辛谋的接触很直接。

他径直给陈辛谋打电话,电话接通他开门见山的道:“陈主任!我听闻书记要视察咱们天心街道办。说句实在话,我们同志们都很紧张,担心工作上出现疏漏。

我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想,只能打电话向您请教了!”

陈辛谋淡淡的笑了笑,道:“鲁书记,陈书记只是想随便走走,看看,你们不用太紧张。再说了,你找到我让我很尴尬。书记新上任,我们都还在磨合,书记喜好什么,我也不清楚啊!”

鲁阳来得直接,陈辛谋也一反常态,回得也直接。

鲁阳这人最擅于揣摩人心态。

在他想来,陈辛谋现在将功折罪,正是努力要求表现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陈京要下去视察工作,他定然会百般的小心,应该是战战兢兢。

所以鲁阳在这个时候主动开头让陈辛谋指点,陈辛谋应该会很乐意。

陈辛谋何许人也,鲁阳明白他的心思,他也能够揣摩到鲁阳的意思,所以他偏偏就不如对方的意。

鲁阳在电话那头愣了愣,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旋即,他便又道:“陈主任。我老鲁是个粗汉子,直汉子,在区委官员中,我佩服的人不多。但你陈主任我是打心眼里佩服!最近我们区里出了一些变化,我们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在一些工作方面,我老鲁没有做到位,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他顿了顿,接着道:“陈主任,这样好不好,今晚咱们聚一聚,我好久都没跟您畅饮了。和您谈一席话,我常常会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就当我这个老弟求你帮我指点迷津了……”

鲁阳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他善于揣摩人心思,但是他更厉害的是脸皮厚,放得下架子,丢得下身段。

在走马河政坛,有些仇视他的官员暗地里嘲讽他,说他升官靠的就是舔领导的屁眼丫子。

这话虽然刻薄恶毒,但是通过这句话也能够窥出鲁阳其人行为做事的一些特点。

鲁阳放下了架子,陈辛谋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道:

“那也好。老鲁,你安排简单点,就咱们两人聊聊吧!”

鲁阳把酒席安排在欧朗酒店,菜式不多,但很精致。

因为两人是老相识,陈辛谋的喜好他都知道,所以今天的菜式完全是投陈辛谋的喜好安排。

酒是喝的茅台,就两个人对酌,气氛渐渐的放松。

陈辛谋现在是力争成为陈京的左膀右臂,所以关乎走马河的工作,他都很用心的去关注。

作为委办主任,如何贯彻领导的意志,如果帮领导扫清障碍,这是他必须做的。

陈辛谋态度的转变,并不全是因为有感恩之心。

最重要的还是陈辛谋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陈京的确是有领导之风。

行为做事很有章法,很有谋略,而且很有眼光。

现在班子里面很明显有人开始看好陈京,而陈京也通过了一些巧妙的手段有效的遏制了班子中一些不和谐的因子,这些举动都是相当考验一把手政治功力的。

陈辛谋现在的局面就是这样了,他必须要押宝陈京,唯有陈京在走马河站稳脚跟,彻底的干出成绩来,他才有可能水涨船高。

今天和鲁阳吃这顿饭,陈辛谋也就怀着这个心思来的。

鲁阳求指点,这话多少有些虚伪。

别人说鲁阳墙头草,喜欢拍马屁,没有风骨。

可是陈辛谋却知道鲁阳天生就是一个混政治的人物。此人外暖内冷,表面上看好似是见到领导就拍马屁,就是个马屁精。

实际上这家伙精得很,而且很有主见,做事骨子里面是非常固执而且强势的。

如不然张平华不可能看得上他。

现在外面的宣传,因为张平华涉嫌违纪,对其人在无限制的丑化。

但是此人能够屹立走马河这么多年,把走马河带出现在的成绩,又岂是没本事的人?

张平华把最重要的一个乡镇街道办给了鲁阳,鲁阳如果真就以马屁精,这怎么可能?

陈辛谋很清楚,现在的鲁阳内心很没底。

陈京在区委高层提出了三条,这三条每一条都牵动人的神经。

鲁阳不知道这三条能够贯彻到哪一步,在这三条政策的贯彻下,对他来说是福是祸。

他现在的身份贸然去接触陈京,显得有些冒昧。

他想不到好的办法,才想到接触陈辛谋。

两人喝酒气氛搞得很融洽,其实各自心中都有小九九。

酒过三巡,鲁阳先忍不住,他道:“陈主任,书记这次视察,主要是看什么?是看咱们的街道建设?”

陈辛谋淡淡笑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道:“老鲁啊,跟你说实话吧,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我清楚,现在咱们基层有些干部思想上有问题,有些摆不正位置,这是很危险的。

走马河总要往前走,书记有句话说得好。

他说走马河无论是谁来担这个担子,哪怕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张平华总不可能担这个担子了。

如果走马河的干部还不能从张平华的阴影中走出来,那其思想就肯定落伍了。

泱泱大势,顺者倡,逆者亡,这就是咱们的格局!”

鲁阳愣了愣,良久点头道:“精辟,精辟啊!书记年纪轻轻,说话却一针见血,引人深思,引人深思啊!”

陈辛谋哈哈一笑,忽然他笑声敛去,眼睛眯成一条缝瞅着鲁阳道:“老鲁,你在我面前自称一声老弟。今天我就托大自称老哥。老哥我送你四个字‘好自为之’!”

陈辛谋伸出一只手,用手指头虚点空中数下,强调道:“就这四个字,‘好自为之’”。

鲁阳神色一滞,怔怔说不出话来。

过了很久,他黯然的叹了一口气,道:“陈主任,老弟我现在压力山大啊,我们街道办怎么走,怎么搞好,我脑子里面没有好的成系统的想法。因为这个问题困扰,我们班子最近气氛很是不对,大家都觉得压抑!

你是区领导,高瞻远瞩,再说了,你也是旁观者清,你能不能给我们提点建议?”

陈辛谋抿嘴不说话。

鲁阳这人很难缠,陈辛谋送他好自为之四个字,他就装疯卖傻,谈到了什么街道办的发展上面。

陈辛谋意识到,想让鲁阳改变对一些事情的态度,恐怕不太容易。

他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深深的感到局面的艰难。

他作为走马河的老干部,干了这么多年的委办主任。

在张平华时代,他是赫赫威风的人物。

可是现在看来,他那时候的威风还是狐假虎威占的比重比较大,在后张平华时代,他的威望还是不足以让人信服……

至少鲁阳就不怎么信服。

陈辛谋意识到这一点,他继续谈话的心思也就淡了。

他指了指桌上的菜道:“好了,老鲁,咱不谈工作了。出来聚聚,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时间,老谈工作多扫兴。我们再干杯,不醉不归啊!”

陈辛谋不谈工作,鲁阳也不好驳他的意思。

他察言观色,看陈辛谋那股子气定神闲的模样,他心中就觉得有些七上八下。

陈辛谋气定神闲,是不是意味着他有足够的自信?

陈辛谋的自信从何而来?

这几个问题串成一串,鲁阳意识到区委陈京可能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要有所动作了。

鲁阳干了一杯酒,又猛然醒悟今天专程请陈辛谋吃饭。

本想通过陈辛谋试探一下区委最近的一些动态,可是两人谈了这么久的话,陈辛谋却滴水不漏,根本不给他透露半点。

这让他有些恼火,而另一方面,他也很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