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19章 绵里藏刀,杀!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绵里藏刀,杀!

走马河区区委召开区城市规划建设专项会议。

陈京亲自主持会议。

在会上陈京对走马河区的城建工作做了很清晰的五年规划,在规划中明确要求,走马河区在未来的五年要完成天心、荔枝、北海等三条主要干道的维修和扩建,通过整顿三条街道,达到改变整个走马河区城市面貌的目的。

另外,为了配合城建工作,陈京要求要在全区开展文明卫生专项行动,要整肃人居环境,环保部门要立刻行动,重点整治工业污染,加大全区道路绿化,努力改善全区生活水质,要花大力气还老百姓碧水蓝天。

区委和区政府主要领导,环保局领导,城建局领导参会,整个会议召开了三个多小时。

一个多小时的领导讲话时间,剩余的时间都是分组讨论,陈京要求大家都要为城建工作五年规划献计献策,共同努力,努力达成既定目标。

一次城建工作会议本来很普通,但是这次会议在走马河还是引起了相当的关注。

因为这次会议是陈京亲自主持召开的,一次牵扯到走马河区未来战略定位的会议,在陈京上任以来,对陈京如何切入工作,从哪个地方找突破口,一直都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所有人都没料到陈京第一手是抓城建,抓文明卫生,抓环保。

就在很多人都觉得很疑惑的时候,在走马河区悄然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狠抓文明卫生,努力改善人居环境的专项行动。

这次行动是市政府号召,各区县街道办全力配合实施,影响遍及全区的专项行动。

人居环境问题,文明卫生问题一直都是走马河比较严重的问题。

走马河人口结构复杂,中小型企业众多,街道建设规范化,城市卫生,用水安全一直都存在很严重的问题。市委和市政府的这次号召可以说符合民心,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另外,抓文明卫生工作,并不牵扯到又过多的利益,现在下面的干部多多少少都想跟新任书记留个好印象。

在这样的思维驱使下,这个行动开展的规模相当了得。

有些乡镇居委会成立了专门了文明卫生工作小组,居委会或行政村拿钱在全区各处增设了三千多个垃圾投放点,新建和扩建了五个垃圾处理厂。甚至为了巩固成果,各基层单位还成立了专门的文明卫生劝导制度。

每天基层单位还安排人数不等的红袖章在各自辖区巡逻,严肃乱扔垃圾,乱倒垃圾的行为。

在专项行动之后一个星期,走马河区各地都大变样,老百姓普遍反映良好,市媒体专题报道此事,认为走马河区的做法值得全市其他兄弟区县认真学习。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次行动会皆大欢喜的时候,却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省市环保志愿者成立了五个组进驻走马河,专门调研考察走马河重度污染企业的治污排污情况,社会环保团体打出了“坚决治理污染,归还碧水蓝天”的游行口号。

在这样的局面下,陈京亲自召开环保专门问题,问责了问题最严重的三个乡镇的党委书记。

并且,陈京在其中表现得极其强硬,对问题最严重,而且整改不得力的白马镇和金泉镇两位党委书记给予了免职处理。

区委组织部宣布了这个人事变动之后,走马河区相当的震动。

而省市媒体却争相报道,媒体打出了《走马河重磅治污,问责免职一把手》的标题。媒体把这次走马河区的人事变动称为是莞城历史上有史以来,因为环保任免一把手的第一个案例。

这个案例的出现,彰显了走马河信任班子改变走马河文明卫生环境的坚定决心。

媒体对此一片赞誉,走马河民间反响也非常的好。

白马镇党委书记肖民下台的当天,当地保守污染的群众自发的在镇政府门口拉起了横幅,横幅上打出了“肖书记好走,不送!”的讽刺性标语。

而这条标语也被有心人拍照发到了网上,被网民热议,而经济发达地区环境污染问题也成了近期网上讨论的热门话题。

……走马河区委,丽水街道办党委书记金强行色匆匆,神情凝重。

他轻轻的敲区委副书记詹益的门。

“进来!”詹益低沉的声音响起。

金强推门进去,詹益赫然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眉头紧皱。

金强进门,詹益冷冷的瞅了他一眼,冷声道:“怎么了?吓破胆了吧?你不是很能吗?怎么今天成这副摸样了?”

金强脸色变了变,神情极其尴尬。

这一次因为环境问题被问责的三个乡镇街道办,金强的丽水街道办就在其中。

三个书记免了两个,就只剩金强一个继续留任,他岂能不吓得半死?

陈京这一手真是太狠了,搞什么文明卫生行动和环保整治,很是麻痹人的神经。

陈京这种做法完全就是在借势,因为环保改善、人居环境改善是人心所向,老百姓都绝对拥护的,社会也是广泛支持的。

陈京用此做掩护,在大家麻痹的时候,忽然发力,硬是把白马镇的肖民和金泉镇的洪振两人强势拿下,让人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反对。

陈京以问责环保为由,要求免去两人的职务,社会各界都拍手称快,在这个时候又有哪个不识抬举的人敢反对?

任何人跳出来反对,那都是和民意背道而驰,和社会舆论背道而驰,没有人有勇气承担这个风险。

很轻松,陈京就完成了他来走马河来的第一次立威,杀鸡儆猴,杀得狠,杀得巧,杀得妙,这几天金强一直都觉得自己脖子凉飕飕的,时至今日,他才明白什么叫胳膊拧不过大腿。

陈京人家是挟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之威来兼任走马河区区委书记。

他位高权重,要入住走马河,有些人企图和他来硬的,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坐吧!”詹益指了指沙发示意让金强落座。

金强一屁股坐下,脸色却不见有丝毫变化,他沉吟良久,道:“詹书记,最近咱们街道办压力太大了,我在工作思路上面完全迷茫,还万望您指点啊!”

詹益轻轻了哼了一声,道:“指点?我能指点你什么?我早就跟你说了,让你要小心,工作要认真谨慎。你偏偏要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这个时候我能指点你什么?”

金强碰了一个钉子,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忍不住嘀咕。

詹益先前不是意气风发吗?张平华倒了,他自认为迎来了出头之日,还想着把自己的势力掌握住,拉开架势和陈京过两招。

今天倒好,自己当他的马前卒捅了篓子,他反倒责怪自己不小心了?

詹益似乎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重了,他扭头看向金强,道:“老金,事情已经过去了,告了一个段落。你是虚惊一场,以后你在工作中一定要多注意,要认真深刻准确的领会区委和区政府的意图,不要再犯类似错误了!”

詹益说话到此,嘴巴里只觉得苦涩难言。

他自己也着了陈京的道,现在深陷信访泥潭根本没办法脱身。

短短的几个月的功夫,詹益接到了各种举报以万计,其中比较靠谱的举报也有数百之多。

通过这些举报,牵扯到的干部数目和职位是触目惊心的。

如果一一的把这些举报的情况落实,詹益不敢想象走马河政坛会变成什么样子。

詹益明显感觉到,现在走马河的干部都有些怕他,以前跟他很亲密的几个干部,最近往来都不似以前频繁了。

官场之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

经常走动拜访,关系自然就近。

而一旦走动的频率降低了,关系的疏淡会很快,大家都是体制内的领导,都有面子。

有些话根本不用说明白,只要一种感觉就差不多了,詹益最近就感觉不妙……他有一种冲动,就想拍桌子骂娘。

尤其是对陈京,他心中一股子怨气没办法发泄。

陈京哗众取宠,搞什么文明卫生环保专项行动,拍媒体的马屁,搞亲民秀。

这一个行动搞下来,不仅收获了名,而且还获得了极其大的利益。

在陈京的内心,他恐怕早就想对走马河官场动刀子了,只是一直苦无借口和机会。这一次他利用这么一个小九九,一下就免去了两个乡镇级一把手,可以说是不费吹飞之力,反而得到了一片赞誉。

而踌躇满志的詹益,现在却被他控制得死死的,他的全副精力都得放在信访工作上面,他事事要防备上访这搞过激行动,越级上访。有些查实的问题,他一动又要得罪人,可不动又对上访者没法交代,可以说是左右为难。

他一肚子鬼主意,现在根本没有展示的机会。

他每天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累,真就是用石狮子起舞,人累着了,舞又还不好看。

真是难呐!工作难于上青天,他在领导岗位上干了大半辈子,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