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1章 酒桌风波!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酒桌风波!

中部名城虎头山包房。

包房的面积很大,除了用餐的豪华长条桌以外,在旁边还有茶几、沙发,另外还配有专门的电脑。

房间环境幽静,尤其是几盆生机勃勃的盆景点缀恰到好处,整个包房显得极其雅致。

陈京进去的时候,里面坐了三个人,一男两女。

男的自然是卫华,两个女人除了高霞以外,另外还有一个身材窈窕,极具气质的女人,陈京感觉此人面容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陈京进门,三人齐齐站起身来。

陈京的眼神落在卫华脸上,卫华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道:“陈书记!”

陈京点点头,高霞很热情的道:“陈书记,您真准时。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咱们省电视台得苗丹方小姐,她可是省台的台柱子哦!”

陈京愕然愣了一下,冲高霞旁边的女人笑笑,道:“你好!”

苗丹方年龄应该过了三十岁,很有风情,也很成熟,她轻轻笑笑,道:“陈书记,久仰大名。我一直都想见见咱们全省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今天高姐让我如愿了!”

“主持人就是会说话啊!你可是咱们岭南的大明星,普通人可难得一见呢!”陈京道。

他坐在了椅子上。

长条桌子,设有主位,主位自然都是给陈京留着的,他也不推辞,很自然的就坐在了那个位子上。

吃饭陈京胃口并不是很好。卫华提出要喝酒,被陈京拦下了。

高霞在一旁道:“老卫你也真是的,陈书记一天应酬那么多,咱们这几个人一起吃顿饭,你还让他喝酒,那多伤身子啊!”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高霞这话说得很自然,也很巧妙。

一句话就把卫华说成了自己人,巧妙的就拉近几人的关系,这个女人本事很高。

高霞今天穿得很休闲。下身的牛仔裤将其修长的双腿裹得紧紧的。上身穿的衣服开口很低,胸前那高耸的双峰呼之欲出,引人无限的遐想。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靠陈京距离很近。

她身上的体香陈京嗅得异常清晰。

陈京也不得不承认。从姿色来说。高霞可能比不上金璐和方婉琦。但是这个女人媚到了骨子里面。绝对是一个祸害人的尤物。

没有酒,陈京吃饭也不多,桌上的气氛就有些沉闷。

尤其是卫华。现在他公安局长的位子没了,在莞城的风光不再,所处的位置相当尴尬。

陈京主管政法的时候,他尾大不掉,觉得自己翅膀好像硬了。但现在,陈京在莞城越走越高,他却俨然是要被边缘化了。

虽然两人现在都是市委常委,但是两个人的地位和影响力又岂能一样?

他和陈京有个共同点。

两人都是从省里下放下去的,卫华本事不行,心气很高。陈京号称是整个岭南最年轻的市委领导,他就打心眼里不服气,陈京下放到莞城,他就想和陈京比个高低。

后来捅了篓子,陈京帮他擦了屁股,而且他顺利的掌控住了公安局,自以为就了不起了。

可现在在回过头来看,那一切都是浮云。

他跟陈京怎么能比?如果不是陈京还给蒋铭仁父子的面子,今天他想找陈京吃顿饭估计都难上加难了。

高霞从中活跃气氛,效果并不好。

她女流之辈,一看场面这么冷,她心中就急了起来。

她捅了捅卫华,眼睛盯着陈京道:“陈书记,老卫这人就是不能给他颜色看,给他颜色他就能开染坊的。他辜负了您的期望,他心中也十分惭愧,很内疚!”

她顿了顿,又道:“陈书记,以后你再用他,你就记着给他带个笼头,绝对不能让他翘辫子。你只要用他,就让他做牛做马也没问题,你不用给他面子,该敲打整治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手软……”

陈京皱皱眉头,有些哭笑不得,道:“高总你说什么话?带笼子不成了牲口了吗?哪有你这样做比喻的?”

高霞讪讪的笑笑,脸色有些发红。

而卫华脸色也不好看,但是他似乎特别怕高霞,硬是忍气吞声,一句话不敢说。

看来自从和高霞在一起了,他被管得很厉害,这也从侧面体现了这女人的手段不一般。

陈京对高霞不由得多了一分认识,心中暗暗的警惕。

一直没说话的苗丹方,眼睛一直往陈京身上瞅。

她和高霞是闺蜜,又是商场上的合作伙伴,她是最清楚高霞这个人的。

高霞平常也是傲气得很的人,今天竟然在这个年轻人面前说如此低声下气的话,这让她很吃惊。

她不由得对面前的这个陈书记多了很多好奇。

看陈京的模样,年龄应该就和自己差不多,甚至可能比自己还要年轻,可是这人的举手投足,都有一股和他年轻不相符的成熟和权威,官威很重啊。

“老卫啊,人生就是起起伏伏,不经风雨,哪能见彩虹?在仕途上遇到一点挫折算不得什么,以后的工作你端正思想,扎扎实实的干,机会总是存在的。

不是有句老生常谈的话吗?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陈京淡淡的道。

高霞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算是把卫华的面子剥得干干净净了。

陈京作为领导,总得要说点场面话。

卫华这个人,他以后用不用另说,在今天的饭桌上,让他太难堪,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咚,咚!”

“谁敲门?进来!”高霞眼睛盯着门口,朗声道。

门被推开,窜进了两个人。陈京一扭头,一眼就看到了钟军。

钟军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三十出头,风度翩翩的中年人,从装束看,身上的西装阿玛尼,手腕上露出的是江诗丹顿,一看就是身价不菲。

卫华一看到两人,脱口道:“小军,你怎么来了?”

钟军没有理卫华的问题,而是眼睛看向陈京道:“主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到粤州都不给我电话,是不是怕我吃大户啊?”

陈京指了指椅子,道:“坐吧,有得吃你就别贫嘴!”

“坐,坐!”钟军指了指身旁的西装男,有些阴阳怪气的道:“主任,这是万欣万总!牛人啊,尤其是一听到有饭局,嗅到了气味就来了!”

西装男万欣脸色变了变,但还是表现出了极高的涵养,他顿了顿很客气的冲陈京点头,道:“陈主任,您好!鄙人万欣,这是我的名片!”

他规规矩矩的给陈京递过一张名片,陈京拿在手中一看,名片上写着“金星地产公司董事长万欣”。

他脑子里面转了一个弯,他隐隐记得常务副省长万爱民好像有个搞房地产的儿子,这个万欣也姓万,是不是万爱民的儿子?

卫华早已经站起身来,高霞则很热情的招呼两人落座。

高霞看着万欣,颇具深意的道:“万总,你消息可真灵通,咱们苗总出来吃顿饭,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来得挺快哦!”

万欣笑了笑,一点也不尴尬,他很有的冲苗丹芳点头,眼睛一直在苗丹芳身上打转,道:“苗小姐,咱们又见面了!你今天真漂亮。”

高霞凑过来对陈京道:“陈书记,钟军一听说您来了,非要半路杀过来,您千万别在意啊!”

陈京哈哈一笑,道:“又不是我请客,我在意什么?”

很快,服务员就进来给两人加了两副碗筷。

万欣眼睛盯着苗丹方,道:“咦,怎么没有酒啊?这么好的菜没有酒岂不是大煞风景?”

他这一说,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不喝酒是陈京定下的规矩,万欣半路杀出来忽然要拿酒,作为主人,就有些难办了。

饶是高霞八面玲珑,一时她也呆立当场,不知道怎么开口应付局面。

钟军鬼精明,一看这情形,他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他大大咧咧的道:“喝什么酒啊?咱们主任可不喝酒,要喝酒你自己喝!”

万欣愣了愣,干笑一声,道:“呃……不喝酒也好……呵呵也好,健康,健康……”

陈京笑笑,道:“万总,想喝酒就拿,我可没有下禁酒令啊。只是我这几天身体不好,喝不了!”

万欣回头对服务员道:“拿一瓶99年的拉菲,一瓶就够了!”

钟军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满的瞅了万欣一眼。

万欣这是抬杠啊,在一个桌上吃饭,领导不喝酒,哪有下面人喝酒的事情?

万欣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他这不是摆明跟陈主任顶牛吗?

他噌一下站起身来,冲着要转头的服务员嚷道:“哎!你们酒楼的拉菲有多少啊?是不是卖不出去啊?你告诉你们经理,酒我全要了,给我全打包,我待会儿带走,一瓶都不准卖!”

钟军忽然发飙,万欣还愣神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其他几人都吓傻了,尤其是高霞和卫华,怔怔站着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此时的高霞肠子都悔青了。

他叫钟军过来,自然是希望利用钟军和卫华以及陈京的特殊关系,以此来缓和一下陈京和卫华的关系,让饭桌上气氛好一点。

至于万欣,他根本都没让他过来。

只是这家伙最近追苗丹芳很紧,估计是盯上了苗丹芳的去处,完全是不请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