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2章 有眼不识泰山!

吃一顿饭遇到了这种情形,高霞欲哭无泪。

可是无论是万欣还是钟军,这两人都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

都是岭南著名的公子哥儿,都有一身被宠坏了得臭脾气,这两人掐上了,谁能解这个局?

场面极其尴尬,陈京微微皱眉没做声,作为主人的高霞和卫华两人都没有了主意,关键人物之一的苗丹方倒是淡定,她以茶代酒,借喝茶回避尴尬!

万欣父亲是万爱民,万欣年龄也老大不小了,从前也是个宠坏的公子哥儿,最近几年改邪归正,仗着家里的背景进入房地产市场赚了不少钱,地位身份影响力都上来了。

但是不管怎样,他骨子里面还是公子哥儿一个。

今天钟军当着这么多人撕他的面子,他又岂能咽下这口气?

更何况在同桌还有一个他一直觊觎的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苦追了一个月,在女人面前丢面子,任何一个男人都是难以忍受的。

万欣干笑一声,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他嘴角微微翘起,冲钟军冷笑道:“钟军,你牛得不行啊!我就想喝酒又怎么了?今天这酒我还就喝定了!”

他扭头看向不知所措的服务员,道:“小妹子,你把酒拿过来,你们丁总和我是兄弟,我来你们这里吃饭,要一瓶酒都没有吗?”

服务员是个身材窈窕的小姑娘,她很少经历这种场合。她看得出来,这两个客人都不是善于之辈,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

钟军被万欣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他冷冷一笑,道:“万欣,你别以为这几年靠着搞暗想操作搞了几个钱,你就可以……”

“坐下!”钟军话说一半,陈京将手上的筷子一放,冷声喝道。

他声音不大,但是这一出声。钟军的话便戛然而止。他呆呆的站着,脸色涨得通红,眼睛盯着陈京,一脸委屈!

陈京瞪了他一眼。声音稍微拔高。道:“怎么了?坐不下来吗?真是乱弹琴!你在谁面前耍你公子哥儿派头啊?”

钟军脸色通红。嘴唇掀动似乎要说话,但是终究他一个字都没说,乖乖的坐了下来。

万欣一直看着钟军的动作。然后他看向了陈京。

在岭南公子哥儿圈子中,万欣和钟军虽然不算熟悉,但是还是比较了解的。

钟军是出了名的犟,家里的老头子都管不住,在外面聚会的时候,一帮人就数钟军胆子最大,谁都不怵。钟军曾经在圈子里面和别人有几次大冲突,最有名的一次冲突是钟军在一次聚会上,将一杯红酒砸到了陆涛的脸上。

陆涛是什么人?当年岭南公子哥儿的领军人物,钟军敢在场子上跟他撕破脸干,可见这家伙就是个亡命之徒。

“这个陈主任……”万欣刚才听钟军介绍什么陈主任,他并没往心里去。

可是现在看陈京一两句话就把钟军训得服服帖帖,他就不由得琢磨起这人来。

他总觉得陈京好像面熟,但是就想不起来这人是什么来头。

钟军规规矩矩的坐下,陈京对小姑娘道:“妹子,去拿一瓶酒过来!”

小服务员人精一个,看到陈京把钟军训住了,她就清楚陈京是真正能做主的人,她连忙点头道:“是,先生您稍等!”

小服务员推门出去,陈京冲万欣淡淡一笑,道:“万总,不好意思。小军的脾气很差,你比他年长,不用跟他一般见识。待会儿上了酒,我自罚一杯,就算是我陈京替他道歉了!”

“陈京?”万欣脸色陡然一变。

听到陈京这两个字,万欣下意识就想站起身来。

陈京是谁自然是如雷贯耳,在岭南公子哥儿圈子中,谁不知道陆涛的倒台就是陈京给整的。

陈京年纪轻轻,在莞城手握重权,硬是强硬的大搞打击走私,陆涛父子就在陈京的寸寸紧逼之下,最终走投无路,从而覆灭。

陈京一战成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岭南的一众公子哥儿谈陈京色变,尤其是那些在莞城有业务的家伙,吓得全都缩了回来。

这其中就包括万欣。

万欣永远不会忘记陆子山倒台的那一天,家里老头子在家里焦躁不安的情绪。

万欣被叫到他的书房,老头子郑重的问他公司在莞城究竟做什么业务,有没有和陆涛有牵扯。

当听说万欣和陆涛完全没关联,老头子当时就长舒了一口气。

最后,老头子很隐晦的跟万欣说,让他最好少把业务波及到莞城。

在万欣的记忆中,他是第一次看到老头子如此紧张。

后来他才知道,好像莞城大搞打走私的陈京,一直和家里的老头子不对付。

双方好像不属于同一个派系,陈京根基很深,不仅在京城有深厚的背景,而且和周省长走得非常近,这些都是老头子很忌惮的地方。

想到这么多,万欣暗骂自己平时不关心政治,明明在电视上看到过陈京,怎么就记不得这个人了?

这些念头在他脑子里面转过不过就是一瞬间的功夫。

他回过神来,忙站起身道:“您是陈书记?哎呀,你看我这真是有眼无珠了!我竟然是没认出是您,你看这……”

万欣搓着双手,神色非常尴尬。

他没来由的想起陈京刚才训钟军的话,陈京说他在跟谁耍公子哥儿脾气。

这话对钟军适用,对他万欣不一样适用吗?

的确,万欣的公子哥儿脾气对别人可能有用,在陈京面前,那不是自找不愉快吗?

人家跟他都不是一层级的存在,家里的老头子都忌惮的人物,万欣在陈京面前算老几?

酒很快上来了。

服务员将酒打开,挨次的斟酒。

酒斟满,万欣第一个端起酒杯对陈京道:“陈书记,刚才我鲁莽了,我自罚一杯!”

他将酒饮干净,规规矩矩坐下。

陈京道:“万总,你太客气了!今天我和老卫,还有高总几个人吃饭,大家就是朋友出来聚聚,随意就好。没必要搞得那么严肃认真,那样反而别扭,你说是不是?”

万欣连连点头称是,态度很谦逊,刚才进来的时候那些许公子哥儿气焰,早就不知收敛到哪里去了。

一场风波过了,高霞和卫华两个主人也松了一口气。

高霞狠狠的瞪了卫华一眼,卫华脸色变了变。

这一眼神交流,唯有两个人才懂得内涵。

卫华在莞城遭遇挫折,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希望能卷土重来。

高霞是一力主张他重新修复和陈京的关系的。

卫华对高霞的这个建议,内心颇为抵触,如果不是高霞态度强硬,都不会有今天的饭局。

而现在高霞狠狠的瞪他一眼,就是在告诉他,听她的肯定不会错。

你没看见万欣和钟军这两个刺头都被陈京拿得死死的吗?什么是威严?什么是权力?这才是真正的领导风范。

卫华暗叹一口气,心中的感觉说不出来,酸酸涩涩,特难受。

一顿宴席结束。

大家如众星捧月的将陈京送到停车场。

就连一直很矜持的苗丹方都凑过来道:“陈书记,今天能认识您,我真是太荣幸了!我先预约一个,我们最近在做一档节目,到时候想做一期莞城的专题,我到时候可不会客气,你一定要帮忙啊!”

陈京点点头道:“那没问题!支持媒体工作是我们应该做的!”

万欣凑过来道:“陈书记,您是该在咱们莞城各大媒体上多露露脸了。您的大名如雷贯耳,可连我先前都没认出您的身份。以后您多露露脸,我相信咱们岭南的父老乡亲,也都想瞻仰一下您的风采!”

钟军在一旁瘪瘪嘴道:“真是拍马屁!马屁精!”

万欣愣了愣,脸上颇为尴尬,陈京拍了钟军一巴掌,道:“你跟我走!就你多嘴,你不是马屁精!”

钟军咧嘴一笑,屁颠屁颠的跟在陈京身后,两人驾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

走马河。

陈京办公室门口,区委副书记詹益焦躁的在门口踱步。

陈京九点钟上班,他八点半就到了。

此时的詹益,不见丝毫以前的风采,他头发凌乱,双眼通红,一看就是昨晚没休息好。

陈京老远就看到了詹益,他愣了愣,道:“詹书记,你找我有事?”

詹益一听到陈京的声音,忙加快脚步向陈京靠拢。

他边靠拢边道:“陈书记,有个重要的事情要跟您汇报,这个问题关系到沙河……”

陈京压压手,示意他不急,道:“老詹,你先不急,咱们进去说好不好。这走廊上人多!”

詹益脸一红,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陈京推开办公室的门,指了指沙发道:“老詹你坐,我先跟你冲杯茶我们再谈!”

詹益伸手抹了一把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昨晚彻夜难眠,他万万没料到,走马河竟然还有让他感到为难的事情,自打他负责了信访工作,他简直就是步步惊心,如履薄冰。

在今天以前,他觉得这一切,都只能怪陈京。

如果不是陈京搞这一套,为人又爱出风头,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难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