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4章 转移阵地!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转移阵地!

莞城市委。

清早,王其华像往常一样去岳云松办公室确定书记一天的日程。

他转身走到楼梯口,正准备要下楼,他忽然“咦!”了一声,他冲前面的一人道:“国民?”

那人转过身来,不是张国民是谁?

王其华愣了愣,道:“国民啊,怎么?陈书记今天回来上班了?”

张国民微微一笑,道:“秘书长,陈书记的办公地点主要都在市委。只是最近走马河区里的事情比较多,他才去那边处理了一段时间。现在局面基本稳定了,他自然是回来办公!”

王其华点点头,道:“那真是太好了!最近市委的工作很多,陈书记回来了,我的压力也就小了!”

王其华慢慢踱步,直奔陈京办公室。

他推门进去,才发现办公室有人。

他微微愣了一下,正要说话,陈京冲他招招手道:“老王,你别走,正有事情找你!”

而这时候王其华也看清,办公室中另外一人赫然是走马河区委办主任陈辛谋。

陈辛谋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秘书长!”

王其华含笑点头,道:“辛谋啊,好久不见了,你看上去像是越来越年轻了。你我都是服务陈书记的,你的工作帮我担了很多担子啊!”

陈辛谋连称不敢。

他是区委常委,王其华是市委常委,级别差了两级,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在王其华面前,他哪里敢把自己凸显出来?

“都坐!都坐!”陈京指了指沙发。

他叹了一口气道:“老王,你看看这桌面上,一沓沓的尽是文件。我现在倒好,办公地点有两个,无论我去哪里,都是大把的材料等着我批阅。我说老王啊,你这是想累死我啊!”

王其华尴尬的一笑,道:“书记,一些比较重要的材料,我一般是第一时间送给您批阅。稍微可以拖一拖的,我就安排让把材料放着,可是材料比较多,慢慢累积起来自然就更多了!”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道:“这样吧,老王!以后我们把结构精简一下,凡是属于政府职责范围内的事儿,除非是特别重要,一般政府主管领导批示就行了!我刚才翻了一些材料,很多都涉及经济审批的。

以后对这些材料,我看有两个办法,重要的材料书记要过目,不太重要的材料,政府自己就可以决定。

我认为没有必要多我这个环节了,你怎么看?”

王其华愣了愣,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

把材料送给领导看,让领导过目,这是体现对领导的尊重。

而对领导来说,批阅文件,这是权力的体现。

陈京突然提出这个简政,不是自己就把权力释放出去了吗?

王其华当了这么多年的秘书长,就还从未见过领导不抓权,反而把权力往外放的。

一时他判断不了陈京的真实意图。

就在他为难的时候,陈京道:“对了,老王,稍后我们把近阶段宣传工作的一些问题碰个头,解决一下。最近反映我们市委宣传问题的很多,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们有些干部在思想上面出现了问题?”

王其华忙转移话题道:“那好,我给林部长打电话,您看是您……”

“待会儿我们去宣传部吧!又不是工作汇报,我们是找问题去的!”陈京接过王其华的话道。

王其华出去,屋子里就剩下陈辛谋。

陈辛谋讪讪的道:“书记,您现在来市委办公了,我们都觉得不适应了!”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道:“老陈,我看是你觉得不适应吧!其他的人怎么想谁能知道?”

陈辛谋默然不语。

陈京忽然转移阵地,从区里办公回到了市里办公,这在走马河区委造成了不小轰动。

对陈京的这个转变,有着很多猜测。

有人说现在走马河的局面在稳定,陈书记又毕竟是市委副书记,他改变办公地点在情理之中。

又有人说最近市委高层博弈激烈,在陈京把重心放到走马河的时候,后院出了问题,他不得不回去镇场子。

各种说法各有道理,谁是谁非,莫衷一是。

但是从陈辛谋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可能要更复杂一些。

走马河的问题是否是平稳了,他相信陈京心中有数。

另外,对于市委的所谓博弈激烈,据陈辛谋的消息,陈京在莞城市委工作游刃有余。

现在无论是市委书记岳云松还是市长姜少坤,这两人都对陈京礼让三分。

而陈京则是夹在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非常关键的人物,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决定莞城政坛平衡的那一枚砝码。

既然陈京的动作不是因为这两个原因,那是因为什么原因?

“辛谋,你是走马河的老干部。你对沙河镇的情况了解吗?”陈京忽然道。

陈辛谋脱口道:“沙河?”

他脑子里面念头转动,仔细的想着该如何措辞,沉吟了很久,他斟酌的道:“沙河的情况有些复杂……”

“复杂?”陈京轻轻的笑了笑,叹了一口气,道:“辛谋,我实话跟你讲,走马河我可用的人不多,敢用的人也不多,我高坐区委办公室,却是瞎子是聋子,既然那样,我待在区委干什么?

有人说灯下黑,我人在区委就是灯下黑啊!

索性也好,我是一只肩膀挑两幅担子,我干脆在市委办公,旁观者清嘛!”

陈辛谋心中一惊,差点就想站起身来。

陈京这几句话,听得他心惊肉跳,如此坦诚,如此开诚布公,这让陈辛谋一时不明所以。

但是很快,他心中就涌出一股狂喜。

陈书记今天跟自己谈这些话,这表示他对自己的信任。

陈辛谋这么长时间一直努力的表现,不就是为了获得陈京的信任吗?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书记,您放心,我一定全力支持您工作,协助您把咱们走马河区建设好,搞好!”

“很好!”陈京点头,“整个走马河,现在让我放心的干部,除了你之外,再难找到了。由此看来,我这个班长当得实在有些失败!”

“书记,您这么说对自己太严苛了。走马河的问题是积累了这么久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而现在要做改变,难度之大,也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您需要一些时间!”陈辛谋劝慰道。

陈京摇了摇头,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沙发扶手,道:“行吧,不谈这些烦心的事儿了!你准备一下,咱们抽个时间去沙河转转,那个地方据说不错啊!”

……

“咚,咚,咚!”脚步声铿锵有力。

陈京皱皱眉头,只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来人是谁。

果然,他抬头的时候陈立中就已经推门进来了,他进门以后,咧嘴一笑,道:“书记!这市委大门越来越难进了,没有市委委员的身份,我来见您都要被层层盘问呢!”

他边说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顾从茶几下面拿出一盒玉溪烟抽出一支点上,深吸一口道:“好久没抽这烟了,味儿就是不一样。咱们丁局廉洁啊,全局上下这股廉政风刮得很猛烈。

最近吃吃喝喝尤其管得严,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陈京哼了一声道:“我看丁得均局长这一招出得好,公安系统是该下决心整顿整顿了。他能有这个魄力,我举双手支持!”

陈立中干笑一声,将一盒烟很自然的据为己有,道:“所以啊,书记您得时刻召见一下我,也给我打牙祭的机会。咱们现在时代不同了,日子过得太寒碜,怎么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去你的,你这家伙!”陈京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脸上露出笑容。

“我给你交代的事情怎么样了?你办妥没有?”

陈立中坐直身子道:“已经搞定了,的确是有两个记者在仁爱医院,我让我的人把他们接了出来,我安排搞过体检,问题不大,已经无须住院治疗。按照您的意思,我亲自派车把他们送粤州去了!”

“好!很好!这件事你办得漂亮!”陈京道,“你现在这样,你马上根据两人的口供,成立一个调查组。对整个案件开始侦察。”

陈京慢慢走到陈立中的面前,脸上的笑容敛去:“你要记住,要派信得过的人负责案子,侦察要绝对保密,如果保密工作出了问题,我为你是问!”

陈立中平常大大咧咧,可陈京一下达任务,他立刻就挺起腰杆,道:“是,我一定完成任务!”

旋即,他又嘿嘿一笑,道:“书记,我说走马河是不是乱得很啊!如果真的乱得很,我他娘的调集一点人马,在走马河全区狠狠的搞几次严打,抓一批人,判一批人,甚至杀一批人,我就不相信有什么乱相治不下来!”

陈京冷冷的笑了笑,不屑的道:“能有多乱?都是一群秋后的蚂蚱,能蹦跶几天?”

“那也是!走马河那帮家伙乱,那得看是什么人!在张平华时代,他们可以乱,可以为所欲为。在书记您的时代,他们那就是找死!那帮家伙招子也真是瞎了,也不看看是谁在领导他们!”陈立中哈哈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