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5章 事发突然!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事发突然!

陈京视察宣传部。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林以南,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王其华陪同。

在宣传部科以上的干部会议上,陈京对市委近阶段宣传工作的漏洞、乱相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指正。

他严肃指出,市委宣传工作,一直都是市委众多工作中的重要工作。如何宣传莞城的各方面工作成绩,如何掌控好的宣传渠道,保持和上一级宣传部门和媒体的密切联系,这是非常重要的。

陈京指出,在近一阶段,由于莞城遭遇到了一些问题,这直接导致了宣传工作方面领导有所忽视,宣传部同志们工作积极性不高,消极怠工,办事不认真,各部门不认真协同,这些问题都集中体现在了目前的宣传部门之中。

陈京明确表示,在越是困难的时候,宣传工作就越不能放松。

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宣传工作代表的是莞城社会各界的精气神,遇到任何困难,精气神不能丢,意志不能丢。

所以陈京要求,宣传工作必须要努力加强,相关部门负责人,要认真反思总结,必须拿出整改方案,要以全新的面貌去面对莞城新的局面。

在会议结束以后,林以南陪同陈京到宣传部各部门一线视察。

视察持续一个多小时,结束以后,陈京留在宣传部吃午餐。

在午餐的时候,陈京把林以南叫到自己身边,很严肃的道:“林部长。我今天批评宣传工作,我看咱们同志们好像有些抵触情绪,是不是觉得我说的有些冤枉啊?”

林以南忙道:“陈书记,您说的都是事实,是我们工作没做好,我们一定整改!”

陈京点头道:“我很明确的说,我绝对没有冤枉你们。你可能还不知道,在前几天咱们省城的南方日报有两个记者在咱们莞城采访,遭遇到了暴力袭击,双双受伤!

我就奇怪了。咱们的宣传部门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省城这么重要的媒体到了莞城。咱们的人还一无所知?

更可气的咱们的宣传环境什么时候这么恶劣了?

上面媒体记者来采访,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还是暴力袭击,砸坏了别人的设备。砸伤了人。你跟我说。这件事情多么恶劣?

这都是我们工作做得不细,没有去抠细节,这是教训!”

林以南脸色一变。怔怔说不出话来。

这个事儿他真不知道,在走马河这两个记者出事,当地地方政府就严格控制了消息。

而这两个记者解围,也是陈京亲自去安排的,目前为止,消息一直都在掌控之中。

林以南知道,陈京是肯定不会撒谎的。

他说有这件事,那就一定有这件事。

南方日报?

他一想到这个报纸,他脑子里就发懵。

南方日报记者在莞城遭暴力袭击,那还不捅了马蜂窝啊。

莞城这一次怎么下得了台?

如果这个事情处理不好,岳云松和姜少坤绝对会震怒,最后他林以南办事不力,在整个班子中威信怎么保证?

一想到这些,他心中就七上八下。

而在一旁的王其华也是乍听到这个消息,他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脸色有些难看。

作为市委秘书长,宣传方面他也是执行者,出了事儿他能够逃避得了责任?

陈京眼神扫过两人的脸上,摆摆手道:“行了,别弄出这副表情来。这个事儿我已经和南方日报协调了,暂时不会有问题!但是这个案子,我们必须要马上去处理。

对我们宣传部来说,这是莫大的教训,我们能不记住这个教训?”

林以南暗暗松了一口气,道:“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记住这个教训。我们马上整改,我保证在短期内,我们宣传工作往前迈一大步,再不给市委领导添乱了!”

王其华在一旁冷眼旁观,心中转过很多念头。

陈京做事永远都是目的明确的,而且都是埋有伏笔的。

就像今天突然视察宣传部,在会议上他表现得如此严厉,王其华心中一直就纳闷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看来,原来是事出有因。

陈京通过这次视察,狠狠的批宣传工作,林以南先前可能还有些不服气,现在陈京把这事捅出来,而且还顺利的帮林以南解决了天大的麻烦,他能不服气?

一次视察,陈京证明了他的存在,林以南从此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心理优势了,陈京在市委的地位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一想到这里,王其华紧接着又想今天上午,陈京忽然要把自己手中的权利释放出去,这又是埋的什么伏笔?

王其华眼睛悄悄的划过陈京的脸上,他只觉得这张年轻的脸,其背后实在是有太多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了……

……

走马河区委,区委书记没在,整个院子都好像空空荡荡了。

区委副书记詹益站在窗口,做了几个扩胸的动作,心中有一种久违的轻松感。

陈京没在这里办公,他觉得自己胸口上似乎少了一块大石头,甚至连着区委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似乎都比前几天多了很多生机。

“小贺,今天下午你安排安排,咱们出去透透气!哎,最近整天都窝在办公室,人都要发霉了,你看看外面多好的天,真想回归一次大自然了!”詹益冲秘书嚷嚷道。

他的秘书姓贺,叫贺鸣言,年龄四十岁的样子,人长得干瘦干瘦,而且个性和詹益同出一脉,给人的感觉阴阴的。

在区委院子里,很多人背着他就叫他“贺僵尸”。

他听詹益这么说,连忙笑脸凑过去道:“詹书记,您想去哪里?是去桃园度假村?”

詹益点点头道:“就去那里吧,这个季节真是钓鱼好季节,你打个电话让他们给我安排一个好钓位,我们下午去过过瘾!”

“好咧,我这就去安排!”贺鸣言屁颠屁颠的出门。

“叮,叮!”詹益皱皱眉头,从腰上取下手机一看来电,极其不情愿的把手机放在耳边,颇不耐烦的道:

“是哪一位啊?”

“詹书记……”一个低沉的女人的声音响起,詹益心一沉,道:“是杨部长啊,什么事儿啊?”

“詹书记,今天市委宣传部林部长找我谈话了。批评了咱们走马河的宣传工作,尤其是谈到了一个案子……”杨丽语气严肃。

他一五一十的把省南方日报两名记者在沙河采访被暴力袭击,然后被秘密控制的事情向詹益做了汇报。

然后她又把这两个记者目前已然失踪,以及可能去向的分析给詹益一一做了说明。

詹益越听脸色越难看,道:“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你确信这两个记者已经没在莞城了吗?”

“我确定!”杨丽朗声道,我刚刚跟陈书记做了汇报,他很震怒,让我把情况向您通报!

“这……这……这……”詹益一连说了三个这,情绪一下变得激动起来。

“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怎么会有这种事儿发生在我们这里?要严查,一定要严查!必须要找出事情的真相!”詹益语气有些哆嗦。

他下意识就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妙。

沙河?

他脑子里面现在一想到这个地方,就头疼欲裂。

他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找到点子把这个皮球给踢出去,现在倒好,这个皮球竟然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詹书记,这件事我们宣传部会做检讨,我立刻就会召开会议!”杨丽在电话那头道。

“这个时候检讨有什么用?统统都是马后炮,全都是马后炮!”詹益怒不可遏。

他狠狠的挂断电话,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轻松,开始来回在房间里面踱步。

不知过了多久,他快步走到办公桌前面,拿起电话便直播伍易的号码。

电话接通,伍易颇富磁性的声音响起:“你好,我伍易,你哪一位?”

“伍易,你搞些什么名堂?你究竟想把事情捂多久?你能不能捂得住?”詹益劈头盖脸的问道。

伍易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道:“詹书记,您说的是什么事儿?我……”

“你别跟我装傻,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事。你们好大的担子,连省南方日报的记者都赶殴打,我说你他妈伍易你有几个脑袋?”詹益怒声吼道。

“南方日报记者?”伍易在电话那头半晌没做声,良久,他道:“你说那两个记者是南方日报记者?坏了,坏了……”

伍易在电话那头失态,一连说了两个“坏了!”

詹益更是怒从心起,道:“那你以为人家是哪里来的?你当人家是小报娱记吗?小报娱记会那么不要命?”

他顿了顿,道:“我跟你讲伍易,我不管你和白亮用什么办法,你必须把这事给我抹平了!要不然你别怪我老詹不给你们面子,你们太放肆了,太肆无忌惮了!”

詹益啪一声将电话挂断,因为激动,他胸脯不断的起伏。

贺鸣言恰好推门进来,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笑嘻嘻的道:“詹书记,一切都安排妥当了,随时可以出发!”

“好出发个屁!出发去哪里啊?出发去奔丧吗?”詹益猛然曝出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