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6章 无可救药!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上午,陈京接到省电视台苗丹芳的电话。

省台最近在做一档关注县域经济的专题节目,省台节目组把第一期节目的拍摄地选择在走马河。

具体的节目拍摄安排,省台已经和莞城市宣传部,电视台以及走马河宣传部门做好的协调,但是作为走马河区的区委书记,苗丹方希望陈京能够在节目中接受专访。

在电话中,苗丹芳非常客气,称走马河是全国县域经济体中的领头羊。

他们非常想把这一期节目做成精品,做出效果,能够真正的为县域经济的未来出头探索出可能的发展方式。

所以书记畅谈县域经济这一环节非常重要。

苗丹芳道:“陈书记,我们都知道您是著名经济学家鲁教授的弟子,搞经济建设,探索经济发展之路,这是您的特长。我们希望通过的您的畅谈,能够真正的为咱们的县域经济把脉,也给其他地区的领导一个学习的机会。

所以无论如何,您千万不要推辞!”

陈京有些头疼,他的日程安排很紧凑,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去搞拍摄。

更重要的是陈京不喜欢这一套,电视拍摄和录制是最无聊的。有时候为了播放效果,一句话说一遍还不行,硬非得要对着镜头说许多遍。很多时候还要听所谓导演的摆布,很不自由,也很虚假。

但是苗丹芳的这个要求他又不好直接拒绝。

因为这档走进县域经济的节目是响应省委和省政府的要求做出来的,其背后是省委宣传部。

为了做好这档节目。省宣传部专门发文,要求各市和区县要密切配合省台做好这档节目,要把这档节目做成宣传岭南县域经济成果的标杆节目。

推不掉,陈京也就只能应承。

但陈京对苗丹芳提了三个要求,陈京要求不重复拍摄,必须一遍过。他还要求拍摄时间不能超过两小时,以及不做外景拍摄。

陈京很清楚媒体的力量,他当初刚来岭南,就是和媒体关系搞不好,一度工作起来很困难。

陈京提了三个要求。便笑着对苗丹方道:“苗小姐。我提要求可不是我耍大牌啊。一来我工作日程排得满,这是实际情况。更重要的情况是咱们走马河现在处于困难时期。

我来谈县域经济,现在底气也不是很足,真要是夸夸其谈。那不仅违背事实。而且也会被兄弟区县笑话。

所以你要谅解我的难处!”

苗丹芳轻笑一声。道:“陈书记,您太谦虚了。您这么高位置的领导,如此坦诚谦虚。我深表佩服。我坚信咱们这一期节目一定会做得很好!”

苗丹芳结束和陈京的通话,挂掉电话就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脑。

屋子里并不安静,电视播放的声音很大。

苗丹芳打了几个字,皱皱眉头嚷道:“高姐,你能不能小点声音,你没看见我在工作吗?”

高霞姗姗的从浴室走出来,她刚刚洗过澡,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头上包着一条毛巾。

浴袍宽松,却遮掩不住她丰满窈窕的身躯,她的前胸露出一大半,胸前两团高耸的大白兔呼之欲出,她下身也包裹得不严实,行走间两条修长的腿会春光乍现,浴后美人,绝世尤物,一举一动,给人都是极致的诱惑。

她格格一笑,凑近苗丹芳道:“丹芳,你在干什么工作啊?哎哟,我刚才可是听见你跟领导打电话,是哪个领导啊,说来听听?”

苗丹芳白了她一眼,道:“高姐,我可跟你不一样,没那钓金龟婿的本事。卫书记位高权重,现在被你管得死死的,那才让人羡慕呢!”

“啐!去死!”高霞瞪了苗丹芳一眼,她慵懒的往沙发上一倒,也不顾身体春光泄露,叹了一口气道:

“丹芳,说句实在话,如果不是我现在条件不行,我怎么可能会找卫华?这姓卫的,看上去位高权重,可是实际就那么回事。唯一的优点就是将来他有跟我结婚的可能性,将来小金子长大了,我也人老珠黄了,可以有个归宿。”

苗丹芳道:“高姐,你就满足吧!卫华这样的男人不好找。现在当官的,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找女人都是抱着玩的心思……”

高霞摆手道:“得了,得了,丹芳这些姐不用你说。话有说回来,这年头既然男人靠不住,咱做女人的要找男人,那为什么不找一个自己看得顺眼得男人?什么结婚啊,什么归宿啊,那就是狗屁,咱们不是小姑娘了,这些形式的东西,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苗丹芳愣了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她和高霞经历相似,都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

经历过婚姻的女人,看问题自然会理性很多,高霞说的这些东西,苗丹芳也深有共鸣,可是问题就是这样的男人哪里找?

高霞凑到苗丹芳的耳边,低声道:“丹芳,你刚才是跟陈京打电话?”

苗丹芳愣了愣,点点头道:“怎么了?”

高霞哈哈一笑,道:“陈京我最喜欢!我这辈子是只有那个命,如果能成为陈京的女人,让我倒贴我都愿意。什么才是领导?陈京那样的才算,就是那个味儿,那番气度……”

高霞神色嫣红,闺蜜之间说话本来就大胆,她也没什么顾忌,她眼睛望着天上,道:

“咱家小金子也喜欢他,我也喜欢他……”

苗丹芳冷不丁的道:“就是他不喜欢你……”

高霞怒瞪了苗丹芳一眼,道:“你不要说得这么伤人好不好。你就不能让我憧憬一下吗?”

苗丹芳道:“得了,你现实一点吧!我看陈京很不一般,背景很深,这样的年轻干部,是绝对爱惜自己羽毛的,他会在女人问题上犯错误?”

高霞一下从沙发上竖起来,道:“得了,女人算个什么?我跟你讲,陈京……”

她话说一半,就意识到不对。

她上次撞见过陈京和金璐在一起,这两个人一个位高权重,英俊潇洒,一个事业有成,美貌如花,无论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不是高霞这个层面能够触及到的。

凭女人的直觉,高霞可以肯定,陈京和金璐的关系肯定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女关系。

但是这事她能乱说吗?

她把嘴唇紧紧的抿住,努力的把八卦的诱惑从脑子里面驱散。

苗丹芳盯着她道:“怎么了?说个半截话?”

高霞讪讪的笑了笑,有些尴尬,忽然她眉头一展,转移话题道:“哎,丹芳,你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这次你有几乎是零距离的和陈京接触,你努力一把,争取和他擦一点火花出来。

你电视台一姐,艳名岭南人都知道。

陈京也不是柳下惠,你如果稍微那个一点,说不定就能把这个男人给……”

“你去死!”苗丹芳打断高霞的话,伸手一把把高霞推倒,人挪过去就去挠她,她边挠边道:“你这个女人,自己**,竟然还扯上了我,真是老大不羞!”

高霞被她挠得哈哈大笑,花枝乱颤,浴袍全部散开,诱人的胴体近乎**在了空气中。

“丹芳,别介,你听我说。陈京真比那个什么万欣强一百倍,那万欣小白脸一个,花花公子,靠的不过是他老子的那点权势,这样的男人根本就靠不住。陈京不一样,人家才是真正的潜力股,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你现在投资那是一本万利!”高霞道。

“你还说,你还说!”苗丹芳手上动作更大,脸更是红至耳根,高霞被她挠得说不出话来。

忽然高霞猛然一用力,人一下竖起来发动反击,一下把苗丹芳推倒,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还说我**,你看看你脸都红得像猴屁股了,你还说没动心?”

“你……”

苗丹芳更是羞怒,两个女人在沙发上逗成了一团,上演双雌大战。

很久,两人才闹消停,各自整理衣服,局面重新恢复和平。

苗丹芳瞪了高霞一眼,道:“高姐,今天你玩笑开得有点啊,陈京人家都是有家室的人,你开这样的玩笑,不是纵容我去破坏人家的家庭吗?你道德何在?”

高霞瘪瘪嘴道:“行了,丹芳,谁让你破坏他家庭了?你就跟他好就行了,陈京那种男人,不是一个女人能栓住的。不是说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吗?

咱们女人一生,就得去追求这样的男人,轰轰烈烈也是一生,平平淡淡也是一生,为什么非得委屈自己呢?”

苗丹芳脸一沉,道:“好了,好了!别说了,越说越不像话了!”

她指了指桌上的电话道:“你还是接你的电话吧!你那位高权重的男朋友打电话过来了!”

高霞拿起桌上的电话一看来电,皱皱眉头往桌底下一放,道:“不接不接,老娘我现在没心情。我的心情都被陈京给勾去了,这天下男人,跟他一比都成了渣,我真是苦命的女人啊……”

苗丹芳白了高霞一眼,吐出四个字:“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