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7章 岳云松的恼火!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岳云松的恼火!

茶香缭绕,陈京坐在沙发上,主位上岳云松脸色有些难看。

他指了指桌上的厚厚的几沓文件,欲言又止,良久他叹了一口气道:“陈书记啊,你最近工作重心的转移,给市委的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你现在回来好,我这把老骨头也终于有机会偶尔忙里偷闲了!”

他顿了顿,道:“我们莞城现在有些乱,有个别干部思想觉悟问题很严重,尾大不掉,目中无人。这也罢了,关键是我们有些同志处理事情太急躁,太武断,一味的只是往前冲,不知道着眼大局,这是我们必须要警醒的!”

陈京不说话,他从桌上的烟盒中拿出一颗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才道:

“书记,干部思想建设这一块没抓好,是我的责任。我一定努力改正,尽快的纠正这股不正之风!”

岳云松淡淡一笑,道:“陈书记,我不是跟你脸上贴金。咱们莞城需要的是这种实干型的干部,我们班子十几个人,如果有两三个你这样的干部,莞城就大有前途!可惜……”

岳云松轻轻的哼了哼,站起身来道:“好了!我耽搁你的时间够多了,你去忙!有些事情越谈越让人气愤,不谈也罢!”

从岳云松办公室出来,陈京心中就纳闷。

今天岳云松的态度表明很明显是最近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儿。究竟是谁让他不顺心?干了什么事儿让他不顺心?

陈京这段时间的确是对市委工作关注比较少,他还悟不到。

作为副书记,陈京要有很强的领悟领导的意图的能力,有些事一把手是不会说透,他点到了,陈京就得去把握。

一把手不方面出面的,他需要勇敢顶上去,领悟不了一把手意图怎么行?

陈京叹了一口气,缓缓的摇头。

当副手他的确是不适应,有时候在一些问题方面把握不到位。

回到自己办公室,陈京抓起电话想把秘书长王其华叫过来旁敲侧击的探探情况,但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政治的事情,有时候就是磨,比的是耐心。

陈京就还真不相信,岳云松都这个态度了,还有什么事情浮不出水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张国民推门进来,说纪委金书记要汇报工作。

陈京心中一动,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心中一下了然了。

刚才他还说要等,现在看来等都不用了,自己想等人家还等不了呢!

纪委的工作,陈京一直没主抓过,金正绵有事情向来都是找岳云松。

今天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主动要跟自己汇报工作来了?

金正绵人很瘦,脸窄窄的,给人的感觉有些阴柔。

在莞城,金正绵生了一张典型的纪委脸,不苟言笑。

但是他在民间的声望并不高,莞城这几年贪腐的事件频发,金正绵领导的市纪委似乎跟不上反腐的节奏。

社会上普遍评价金正绵有些软弱,不敢触碰利益群体,只会喊口号,不会办实事。

而就陈京来说,他对金正绵评价还不错。

莞城纪委书记难当,可以说是戴着镣铐跳舞,涉及到任何一个腐败案子,面临的都是来自各方的压力。

利益群体的角逐,金正绵夹在其中有时候很为难。

现行的体制下,纪委也是在党的领导之下工作,金正绵又怎么可能脱离党委的领导?

金正绵恰恰是聪明的,这么多年他顶在最前面承受压力,莞城的反腐成绩和功劳都归于党委,这样不计名利,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态度,书记怎么能不喜欢?

金正绵递给陈京的汇报材料主要是近阶段关于全市党风廉政建设的。

其中重点提到的就是公安局。

公安局一把手更迭,丁得均在呼声很高的情况下接过公安局长的位子,果然表现不一般。

他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狠抓公安局内部的党风廉政建设,整顿全局上下的风气,从目前的情况看,丁得均搞得很强硬,在公安局内部揪出了一帮子腐败典型,目前这项工作还在如火如荼的开展。

陈京把汇报材料浏览的一遍,用手敲了敲桌子道:“老金,党风廉政建设是咱们莞城很严重的问题,你对目前的工作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

金正绵沉吟了一下,道:“陈书记,莞城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目前我们有些单位搞反腐运动,我就担心可能矫枉过正!”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最近咱们纪委收到的举报材料很多,通过我们的工作核实,有相当的材料是虚假举报,这一方面给咱们工作造成了困难,加大了工作量。

另一方面也让人不得不担心,这样多的虚假举报,会给咱们在职的干部很大的伤害……”

陈京沉吟不语,抽出一支烟点上,良久方道:“你说几个例子吧!最近公安局反腐成绩很好,你就说说公安局!”

金正绵眼中精芒一闪,旋即隐去,道:“公安局最近我的确比较担忧,内部动荡很厉害。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收到了十几封举报公安局副局长马海山同志的举报信。对这样的举报我们高度重视,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调查。

可是最终的调查结果呢?这些举报信基本上都是不实举报。

这么多的不实举报出现,我们认为很不正常,我就想是不是咱们的党风廉政建设搞得有些过了?搞成了批斗运动了?”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将烟头掐灭一语不发。

马海山是岳云松亲自提拔起来的副局长,这次公安局内部狠抓党风廉政建设,波及到了马海山,这不是要撕岳云松的面皮吗?

丁得均不是省油的灯,这一次他的动作抓党建是目的,但他更深层次的目的可能还是要借这个机会打压对手,确立自己的一把手权威。

事已至此,陈京也有些明白岳云松的牢骚了。

丁得均尾大不掉,对岳云松恐怕构成了威胁。

再说了,丁得均本来就和姜少坤过从甚密,如果没有姜少坤的支持,凭他的力量怎么可能敢跟岳云松过不去?

一念及此,陈京心里就忍不住叹气。

每每遇到这样的矛盾和博弈,自己就得扮演和事老的角色。

这个角色不好当,搞得不好两边都不讨好,最后可能会导致自己的路越走越窄!

陈京不说话,金正绵就有些急,他叹口气道:“陈书记,下一步我们纪委的工作,还得您给予指示啊!”

陈京用手敲了敲桌子道:“老金,对纪委狠抓党风廉政建设,我的态度是鼓励先进、树立标杆、加强宣传,比如说公安局这一次党风廉政建设搞得好,搞得有影响。

我们就要加大宣传力度,对他们的成绩要给予充分的鼓励,要引导其他单位都去取经。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强调公开透明,党风廉政公开透明,让基层的同志参与进来,加强社会的监督,让人大政协发挥积极作用,这都是我们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要努力加强的!

所以,我们的工作的重点是既要保持现有的积极性,又要努力改正,保证矫枉不能过正,这一方面纪委要确立大方向!”

金正绵愣了愣,显然他被陈京这一番很大的发言弄得有些懵。

今天他过来的真正的目的,就是为公安局最近的事情来的。

丁得均在公安局内部搞得太厉害,尤其是排除异己的手段非常的露骨,岳书记对此大为震怒。

金正绵面临左右为难的局面,他的如意算盘是把这个事情扔给陈京,让陈京去妥善处理。

可是陈京却扔出这么一个指示,他该怎么办?

金正绵闷闷不乐的离开陈京的办公室,陈京冷冷的笑了笑。

丁得均是个什么人他太了解了,金正绵搞不定,卫华搞不定,就连岳云松都头疼,陈京怎么可能去正面去和其接触?

再说了,丁得均狠抓廉政建设,他可以说是堂堂正正,占据了极其有利的位置。在这个时候打压他,那不是自己跟自己制造可能的政治污点吗?

再说了,金正绵的算盘也打得太响了,想着让陈京当冤大头,他还嫩了一点。

陈京拨电话给宣传部,指示他们要加强党风廉政的宣传工作,要力争在全市范围内掀起一股党风廉政建设的**来,要着力的去树立标杆,要认真的领会清市委和市政府相关文件的意图。

陈京做完指示,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恰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凑过去一看来电,微微蹙眉。

刚刚把市委的这些烦心事弄清楚,走马河的烦心事又来了。

他抓起电话,道:“小玉,你在哪里?”

唐玉在电话那头瓮声道:“陈京,我听你这声音似乎很有抵触情绪啊。怎么了?我们的记者在莞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就想交代都不给我一个?”

陈京叹了一口气,语气变软,道:“当然要给你交代,不过现在我们正在侦查过程中……”

“我不管,我人已经到了莞城了,你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