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9章 三个女人!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三个女人!

整个岭南敢以这种态度对待陈京,而且敢对陈京直呼其名的记者,恐怕除了唐玉以外,没有第二人。

因为陈京的到来,包房里面先前随意的气氛淡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闷。

尤其是高霞和卫华两人,他们又怎能想到唐玉口中说的领导会是陈京?

看唐玉和陈京随便的样子,傻子都能看出来两人关系匪浅,唐玉要采访陈京,还需要卫华打招呼?

“怎么?我怎么感觉我一来,你们都不怎么热烈了?”陈京道。

“没,没有!”高霞尴尬的一笑,道:“陈书记,真没想到您就是唐主编口中所说的领导,实在是……”

唐玉端起酒杯,道:“好了,好了!高姐,咱们继续,卫书记,我敬你一杯?”

卫华愣了愣,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客气的道:“谢谢,谢谢,唐主编你太客气了!”

唐玉“嗤”一笑,道:“卫书记,你这称呼不对啊。您刚才还叫我唐美女呢,现在怎么这么生分了?”

“呃……”卫华脸“唰”一下变红,十分的尴尬。

在陈京来之前,卫华虽然有色心没色胆,但是嘴巴上面占点便宜啥的,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可是现在他一看唐玉和陈京之间关系这么随便,他凛然惊觉,这个唐玉恐怕身份不一般。

再说了,有陈京在这里,他又哪里敢表现出丝毫的轻佻?

唐玉鬼精灵。她就是看不惯卫华的那种表面上客气,骨子里面矜持骄傲的德行。借敬酒的机会她目的就是想整整这家伙。

一见卫华尴尬了,她格格一笑,道:“好了,好了,喝酒!我先干为敬!”

唐玉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卫华也连忙将酒喝干净。

“陈京,你怎么不喝酒啊?”唐玉放下酒杯看向陈京。

陈京皱眉道:“我今天自己开车过来,待会儿喝酒了怎么驾车啊?”

“哎呀,我早听说你们莞城现在抓党风廉政。看来你现在是在做表率啊。绝对不公车私用是不是?”唐玉道。

陈京笑笑。指了指唐玉冲卫华道:“老卫啊,跟记者吃饭,你随时要做好准备,要不然面对他们的突然袭击。你就措手不及!这是经验啊!”

卫华尴尬一笑。刚才唐玉突然袭击他。搞得他有些下不了台,陈京这话让他更是难堪。

“陈书记,我敬您一杯。您以茶代酒就行!”苗丹芳忽然道,她目光如水,看着陈京。

陈京愣了愣,道:“你看看,刚刚说要做好准备,这又来了!”

陈京压压手道:“苗小姐,你先别急着敬酒。你是女同志,女同志敬酒,我喝茶,这不好,也坏规矩!这样吧,这杯酒就免了。关于你那个采访,明天上午你直接去市委好不好?”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苗小姐,最近我可不是有意推诿你们的拍摄。我刚刚把办公地点从走马河转移到市委来,手上的事儿的确太多,实在是不好意思!”

陈京这么一说,苗丹芳就不要意思再敬酒了。

高霞在一旁看到陈京如此真诚的给苗丹芳致歉,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笑道:

“陈书记很忙,可是您再忙,唐主编的电话一到,您在百忙之中还是抽出了时间。看来唐记者魅力果然不一般,比咱们岭南电视台一姐更胜一筹!”

陈京微微一愣,淡淡的笑道:“高总,你刚才没听到吗?唐玉过来是问罪来的,我敢怠慢?”

唐玉嘿嘿一笑,道:“得了,得了!高姐你少听他胡说。什么问罪,现在莞城牛得很,咱们报社的记者到了莞城,人家想打就打,我弱女子一个,过来还敢摆出问罪的姿态?”

“这是怎么回事?”一直没说话卫华忽然开口道。

陈京皱皱眉头,摆摆手道:“饭桌上不谈这事,这个事儿咱们单独谈吧!”

经历了短暂的尴尬,陈京渐渐的融入到了几人中,房间里的氛围渐渐的就活跃了一些。

高霞今天喝了不少酒,双颊嫣红,胆子也似乎大了很多。

隔三差五就会和陈京开几句玩笑。

陈京面对这些玩笑,表现得也淡然自若,轻轻松松就给她化解,这些场面上的事儿,对他来说都是毛毛雨。

相比陈京的淡然洒脱,卫华的风头明显就被掩盖住了。

不得不说,就气度方面,他和陈京的距离还不是一点半点,两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谁都不用说话,他表现出来的格局先就小了。

一顿饭吃完,几人下楼。

两男三女得合理安排,怎么回去。

陈京对卫华道:“老卫,你们有车吗?”

高霞凑过来道:“我们……”她一开口,卫华就打断了她的话,抢先道:“陈书记,我们刚刚坐的士过来的。您不用管我们,您工作忙,先走吧!”

陈京点头道:“那也行!”他冲唐玉摆手道:“唐玉,你跟我走!我送你!”

唐玉没说话,高霞一笑道:“陈书记,您可真会挑人,你就怎么没挑丹芳或者我呢?”

陈京愣了愣,饶是他心理素质好,被高霞这突然一问,也弄得有些尴尬。

苗丹芳恰恰凑过来道:“陈书记哪敢挑高姐啊!至于我,我和陈书记根本不同方向呢!”

陈京和唐玉两人上车,陈京亲自开车,两人消失在酒楼外的干道的车流中。

卫华几人目送两人离开,高霞脸色一下就变了,道:“老卫,你什么意思啊?我们不是有车吗?你让司机回去了,咱们打的回去啊!”

卫华脸一变,道:“我没让司机回去啊!小赵不是在那里等吗?刚才陈书记都自驾车过来,我用单位的车,这成何体统?影响多恶劣?”

高霞愣了愣,心头恍然。

不过旋即,她脸色又沉下去,哼了一声道:“你就那点本事?先前不还神气得很吗?还说帮唐玉打招呼,真是让人笑掉大牙。陈书记一来你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成了软骨头了,还打招呼呢!”

卫华皱皱眉头,一语不发。

陈京他能不忌惮吗?

现在整个莞城,他卫华唯一可能东山再起的机会就在陈京身上。

市委岳云松这边,岳云松根本不信任他,这一次公安局丁得均明显不给岳云松的面子,可是岳云松却从来没想过用卫华来解决问题。

至于市政府姜少坤那边。

卫华和他们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现在丁得均唯姜少坤马首是瞻,卫华和丁得均又几乎是势不两立,姜少坤那边有他的立锥之地?

……

车上放着舒缓的音乐,唐玉醉眼朦胧,眼睛眯成一条缝,盯着陈京的脸。

陈京摸了摸鼻子,道:“小玉,你看啥呢!我脸上有花是不是?”

“我看你长得帅!女人长得漂亮就是招蜂引蝶,男人长得帅就是风流倜谠,这真是太不公平!”唐玉瘪瘪嘴道。

陈京扭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唐玉嘴巴一翘,“我说你有桃花运,你不高兴啊!”

她顿了顿道:“你看看今天饭桌上,那个高霞都恨不得扑到你身上去,哎呦,也不知你是什么魅力,搞得人家好想是魂都没了。神魂颠倒,对,对,这个词最贴切!”

她冷冷一笑,又道:“还有那个苗丹芳,那眉目传情的样儿,一双眼睛后面好想连着三万伏高压电缆,那电放得,我都奇怪你怎么没被电倒。我坐在旁边都时刻心惊肉跳,感觉自己被电了!”

“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苗丹芳也好,还是高霞也好。这些人都是交际花。人家就靠那一身本事吃饭,你还当真了?”陈京瓮声道。

唐玉酸酸的道:“我就担心有些人禁不起诱惑哦!这年头哪有马儿不吃草,哪有猫儿不偷腥?”

陈京扭头盯着唐玉的脸,忽然一笑,道:

“好,好!那行,今晚咱们就好好的吃吃草,偷偷腥,你意下如何?”

唐玉脸一红,啐了陈京一口,道:“你……你这家伙当我是什么女人了?你……”

“好了,好了!小玉,玉姐。你没看见我在开车吗?你再下猛料,出了交通事故,那可真坏了啊!我都不知道咱们出了事故,媒体会怎么报到!”陈京道。

唐玉眼睛从陈京脸上扫过,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她和陈京在一起,完全就是稀里糊涂,说起来,唐玉还是主动的一方。

自从那一晚以后,唐玉经常就会陷入理性和感性相互冲突的折磨中。

陈京就是唐玉心中的白马王子,和陈京在一起,会让她沉迷。这就像是瘾君子一样,唐玉越来越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感情漩涡。

每当她独处的时候,她想的男人,牵挂的男人,在意的男人都是陈京。

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可能犯病了,怎么会这样呢?

“吱!”一声,陈京将车停稳,他用手在唐玉眼睛前面使劲的晃动,唐玉才恍然清醒。

“都想什么呢?浑浑噩噩的!到了!”陈京道。

唐玉脸微微一红,没说一句话,但她心中却有两个字几欲脱口而出:“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