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31章 无可替代!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无可替代!

纪委书记金正绵被陈京紧急召见,他还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

上次他主动找陈京汇报工作,准备给自己卸担子,可是最终的结果是他担子没卸掉,事情反而是越来越难办。

陈京当即提出了三点指示,要求全市各区县和单位都以公安局为榜样,认真落实党风廉政建设。

陈京的三点指示在报纸和电视媒体上被广泛报道,社会反响热烈。

金正绵也只能召开纪委内部会议,在会上市纪委通过了《在全市范围内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通知》,一个公安局就已经让金正绵够呛,现在全市都以公安局为榜样搞党风廉政,最近这一个星期,他几乎是疲于应付,忙得焦头烂额。

急匆匆,金正绵推开陈京办公室的门。

他进门就看见公安局丁得均赫然在坐,他不由得愣了愣。

陈京招手道:“老金来了好,坐吧!今天丁局来了,咱们一起谈谈公安局最近搞的廉政建设成果吧!”

金正绵坐在陈京的对面,和丁得均相对而坐。

为了公安局最近的那摊子事情,金正绵有些心力憔悴。

丁得均新官上任三把火,动作很大,很强势。

他的强势,就导致了很多人的不安以及争议,尤其是丁得均在公安局使劲打压马海山的举动,引得岳云松非常的不满。

岳云松不止一次的和金正绵谈到了党风廉政方面的工作。

最后一次,岳云松甚至很直接的表示了他对目前搞党风廉政建设过程中的一些过激行为的反感。

金正绵感到了相当大的压力。他多次和丁得均交涉,都是一毛不拔。

丁得均这一方以姜少坤为后盾,岳云松那一边岳书记很不高兴。

这两边哪一边金正绵都得罪不起。

再这样下去,金正绵都感觉终究有一天自己要成为肉夹馍。

“那个……老丁,你先介绍一下你们公安局最近工作的一些成绩吧!现在我们树标杆定在你们局,你谈谈你的看法!”陈京淡淡的道。

丁得均沉吟了一下,喝了一口茶道:“书记,公安局这一次搞党风廉政建设,我是考虑到我们不搞不行了,我们的公安队伍再不加强管理。绝对是要出问题的!

自从6.23案以来。我们公安局陆续查出了很多问题干部,渎职的,贪腐的,为黑恶势力提供保护伞的。很多的案例让人触目惊心。

当时您领导政法工作的时候。就给了我们明确指示。您指示我们要以这个案子为契机,要很好的把公安的队伍建设好,整肃好!”

他顿了顿。继续道:“经过我们这一次专项行动,客观的说,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我们公安队伍的战斗力,纯洁性都有极大的提高,从基层干警到领导干部,大家的思想觉悟都有明显的提高。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这次行动也暴露了不少问题。比如我们经验不足,在整个建设过程中有个别单位和个人存在过激的行为。有些民众和社会各界人士不冷静,对咱们的领导干部有很多不实的举报。

而因为这些不实举报,给咱们当事干部很大的压力,目前这一方面,我们也在认真做总结,拟定要改进!”

陈京沉吟不语,默默的喝茶。

一旁当听众的金正绵却是心头一惊。

丁得均他可是很了解的,这家伙是又臭又硬,强硬得很,今天怎么开口就承认错误起来了?

他不由得看了陈京一眼,企图从陈京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端倪来。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陈京神色淡然,金正绵在陈京的脸上读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陈京又道:“老丁,你说具体一点,说几个案例,我们分析分析!”

丁得均道:“陈书记,比如说最近有很多关于马副局长的不实举报,这对当事人造成的影响就很大。马副局长一直都是公安系统的老同志,我们一起共事多年,我对他是非常了解的。

他是一个很认真负责,业务能力强,工作扎实的同志。

但是最近我们搞党风廉政,在关键的地方就没有刹住车,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就利用这个机会搞污蔑。

马副局长最近压力很大,说句实在话,咱们班子的同志们看到这种情况,也很气愤,同时也意识到我们工作上面存在有不足和缺陷!”

陈京轻轻的放下茶杯,眼睛盯着金正绵道:“老金,你上次跟我汇报了这些不实举报,这个情况我知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加强和公安局班子的沟通?

我一直强调咱们做工作要多沟通,要多交流,只有沟通和交流,才能够消除彼此的误会,才能够真正的对工作有利!”

陈京顿了顿,又道:“还有,公安局搞党风廉政建设,这件事情作为纪委就应该要积极配合。他们搞这一块工作缺乏经验,有时候会犯错误,咱们纪委也会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吗?

据我所知,也有人跟我汇报,说现在纪委的同志和公安局的班子之间矛盾很深,我就搞不明白了。大家工作的共同目标都是一致的,怎么就会出现出现矛盾?

而且矛盾还很深,简直是荒谬,你们反思过没有,是不是你们之间沟通没有到位?”

金正绵脸色变了变,异常的尴尬。

陈京这一批让他无话可说,实际上情况是他一直都在尝试和丁得均沟通,可是丁得均牛气哄哄,根本就不给他面子。

可是此时此刻,他能把这个情况跟陈京汇报吗?

今天丁得均人家主动都来向陈京坦诚问题来了,金正绵如果说这个实情,还有什么可信度?

金正绵就是想不通,陈京是用了什么办法,让丁得均变得这么服服帖帖了,还搞起自我批评反省,如果不是他就在这个现场,他根本就不敢想象这一幕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丁得均在一旁也低着脑袋。

陈京批评金正绵,实际上却是在敲打他,这中间的故事瞒不过陈京,陈京却把这些都捂住不说,直接说沟通的问题。

这个问题一说,公安局接下来搞的党风廉政建设,就得和纪委绑一块儿搞了,他陈京屁事都不用管。

陈京还是搞的那一套,巧妙的用纪委去钳制丁得均,他自己坐在那里当裁判。

工作搞得好,陈京领导有方,指出了双方的问题。工作搞得不好,最终问题频发,或者合作不好,陈京既可以问责金正绵,又可以问责丁得均。

问责金正绵,丁得均肯定会拍手称快,大力为陈京摇旗呐喊。

问责丁得均则相反,金正绵肯定会在背后摇旗呐喊。

两人要想不处于那种被动境地,眼下就只有同心协力,把利益都栓在一条绳子上。

可是那样一来,工作怎么会做不好?陈京还有什么必要问责这个问责那个?

反正不管怎么算,千算万算,陈京永远都是这个局的掌控者,局面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丁得均心机很重,平常就喜欢弄心机,耍权谋,他看到了是这一点。

而站在金正绵的角度。

他的看法又不一样。

最近这段时间他压力山大,今天陈京批评他一顿,却帮他把压力舒缓了,他心中简直就是喜出望外。

再说了,他也能看出来陈京批评他是幌子,敲打丁得均才是真实意图,有了陈京的这一番敲打,如果丁得均能够安分一些,他公安局再也不是那么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纪委以后的工作就方便开展很多。

在金正绵的心中,他很感谢陈京,同时也很佩服陈京领导水平高。

这么棘手的问题,困扰了他近一个月,陈京轻描淡写就可以把局面改变过来。

现在他回去就可以迅速对马海山的事情做出结论,马海山是没有问题,而且还可以乘机处理几个造谣分子,然后借机一宣传,马海山的形象会丝毫无损。

马海山不倒,丁得均这一次下这么大的功夫就是白费了。

马海山可不是省油的灯,他是岳云松正儿八经的嫡系,有岳云松这一层关系在,马海山将来展开反击,丁得均还不是要面临什么样的麻烦呢!

所谓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一朝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一个简单的碰头,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金正绵不用烦恼,岳云松的诉求也解决了。而丁得均再也不用担心会被放在火上烤了。

他都已经主动向领导汇报了公安局内部的问题,再有人挑刺,那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即使在接下来公安局内部出现一些动荡,他汇报在先,那也可以定性为是抓党风廉政建设经验不足的结果,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结果不能说皆大欢喜,但是这却是最好的妥协方式了。

这所有的妥协的形成,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陈京,陈京就想是导演一样,把局面一步步的导成了不得不妥协的局面,他作为副书记的作用也彰显无遗。

陈京在市委办公,他的身份是市委副书记、他去了走马河,只要他回到这间办公室,他依旧还是市委副书记。

在目前的莞城,还无人能够替代他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