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32章 大刀阔斧!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大刀阔斧!

女人如水。

唐玉真就像一潭让男人畅游其中,总舍不得上岸离去的清泉。

房间里灯光昏暗,唐玉轻声的呻吟,陈京粗重的呼吸,以及两人交织在一起彼此的体液散发出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中,整个场面热烈**,让人血脉贲张。

陈京今天像一匹卯足了劲的野马,一次次的猛烈的冲锋,将唐玉送上一浪又一浪的快感的巅峰。

连续几天,两人都这样腻在一起。

唐玉从粤州而来,打着兴师问罪的旗号,其实她内心想的却是和情郎幽会。

整个房间都是两人的战场,从卧室到客厅,从客厅到浴室,两人做|爱有些疯狂。

太久的离别,漫长的禁欲生活,让两人将体内一切生理和心理压抑,在这几天都释放了出来。

又是一次激烈的肉搏过后。

陈京四面朝天仰躺着,唐玉面色潮红,浑身脱力,将整个人深深的埋在被子中,一个人静静的回味着**过后的余韵。

明天就要走了,这一离开,又不知要多久才能有机会在一起。

所以今天,唐玉是豁出去了,一次又一次,她就想着把陈京给彻底的榨干,也让自己的压抑彻底的舒缓……不知过了多久,陈京竖起身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他吐了一个烟圈,道:

“小玉啊,关于两个记者被打的问题。最近我在紧锣密鼓的做调查。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案子还有些复杂,可能牵扯到我们一些地方干部利用职权涉及违规违法的问题。

现在的走马河,形势比较乱啊!”

陈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唐玉轻轻的依偎过来,道:“行了,陈京,你就不要一天给自己肩上加那么多担子了。莞城也好,走马河也好,造成今天的局面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你一个人又不是孙悟空,怎么能够一定就能扭转局面?”

陈京笑了笑,道:“唐玉啊,这话可和你记者的身份不符啊。你是长期采访官员的记者,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主政一方的官员来说,肩上的责任注定了会很沉重。”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道:“我在莞城作为副手,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但是在走马河,我作为一把手,如果再不发挥一点作用,那就是说不过去了!”

陈京从**起来,将自己的衣服穿上。

唐玉道:“京,你就要走了吗?”

陈京俯下身子,轻轻的吻了吻唐玉的脸颊,道:“小玉,乖啊。今天我必须去走马河,稍后我就不送你了!没办法,我现在处在了这个位置上,不能够全力以赴!”

唐玉嘟囔着嘴,点点头道:“那你去吧,我这么大个人,你还怕我丢了?”

陈京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真乖,这才是我的好女人……”

……走马河。

区委一号办公室,今天办公室装饰一新,所有的区委常委全部聚集一堂。

陈京十点的样子走进办公室,所有人都站起身来,陈京压压手道:“你们都坐!咱们不搞蒋委员长那一套。”

“哈哈!”会议室气氛一松,大家各自落座。

今天常委会主要议题,是政府把近阶段走马河经济工作的问题和成绩做汇报,然后重头戏是走马河新一轮经济改革的具体方案和思路。

区长李拥军发表了讲话,就这两个问题向常委会做了汇报。

走马河这个季度以来,经济发展尤其是制造业发展一直存在问题,民营企业生存环境很严峻,尤其是中小型制造业企业生存困难,通过统计显示,走马河的中小型企业在上一个季度,又有千余家倒闭。

这导致了走马河出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就业压力大,整个地区的竞争力在下降。第二个问题因为企业倒闭,导致了很多不稳定因素。

比如说银行不良贷款增加,企业跑路导致大量农民工的薪金拖欠,社会治安压力大,等等问题。

看得出来,李拥军在谈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有些无奈。

现在大环境就是这样,莞城的制造业各项资源都在面临枯竭。

另外,随着走马河投资环境的恶化,社会治安等不稳定因素的出现,一批企业已经在想办法转移生产基地了,这个问题目前虽然还不严重。

但是这个苗头的出现,足以让走马河各级领导高度警示了。

李拥军讲话完毕。

会场的气氛就很沉闷,显然情绪都是可传递的。

李拥军很无奈,情绪不高,这也导致了整个班子士气出现问题。

陈京咳嗽了一声,道:“各位,目前的形式不好,这说明咱们面临的任务很艰巨。今天我来开会,一来是和大家一起共同研究咱们走马河经济的发展方向。二来,我也带来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个消息,最近我在省城跑了一些厅局,省经合办拟定把咱们莞城当成试点,开展泛三角区经济合作,其中重点的合作地区是香港和澳门。我们这个试点,经合办拟定投资一亿元作为鼓励经费。

目前这个鼓励经费有两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咱们莞城河香港合作做高端制造产品出口。

这个合作模式是香港的公司拥有品牌,咱们莞城的企业拥有好的制造工艺,这样的合作模式,有利于咱们的企业提升生产的自动化水平和生产工艺水平……”

“陈书记,您能具体说说鼓励经费的发放方式吗?”常委副区长徐晓正有些迫不及待,经济这一块他肩膀上的担子比较重。

陈京皱皱眉头道:“老徐,你不要急,你听我一个个的把问题说完!”

徐晓正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道:“不急,不急,书记您继续……”

陈京顿了顿,又道:“第二个喜讯。咱们莞城最近要推进城市建设,市委已经决定投资五百亿来搞好咱们莞城的市容市貌,要把莞城真正的从松散变成一座富有特色的城市。

这个五百亿,咱们走马河要占三百亿。

我们要用这三百亿把走马河的街道建设、城市建设、城市绿化,城市文明都要搞起来。”

“啪,啪!”不由自主,就有人鼓掌,徐晓正站起身来道:“太好了,书记,您这个喜讯对咱们走马河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雪中送炭啊……”

一直情绪不高的李拥军眉头也舒展开来,道:“书记,您这两个喜讯先不说对咱们走马河将又怎样的改变。单单是鼓舞我们的士气,那都是大有作用!”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书记您说得对,任何时候精气神不能丢。咱们班子要有信心,我们要努力的去改变基层的工作,要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去想办法解决问题。

现在到了该要团结的时候了……”

“好!”拥军区长说到了重点,“团结!”

陈京在团结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眼睛扫过会场所有的人。

他目光在区委副书记詹益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又在区委常委,公安局长伍易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才严肃的道:

“团结很重要,咱们要齐心协力,第一个要做的工作,就是要把那些害群之马,那些坏一锅粥的老鼠屎给剔除出去!我们这十几个人在这里隆重开会,我们大家共同要求团结。

所以,团结是大势,是强势,任何时候顺应泱泱大势的人,就能够走得稳,越走越高。

而那些企图逆势而行的人,结果就会很不乐观,路越走越窄……”

陈京脸色严肃,语气很重,几句话说下来,会场就弥漫着一股杀气。

有些干部感到振奋,有些干部却心惊胆战,还有几个干部则低下了脑袋,不敢直面陈京。

会场安静了一会儿,陈京语气一缓,道:“好了,我们再回到正题上。刚才徐副区长问我经合的经费的发放问题。这个很好解决嘛!我们采用出口退税策略。

只要是我们两地合作生产的高端商品,这些商品咱们区里给补税。

当然,说补税不好,直接说奖励更恰当一些。但是不管是补税也好,还是奖励也好,我们可以保证咱们莞城的企业在短时间内会扭转颓势……”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不要在意别人说咱们搞地方保护主义。我们的省市要有措施,区乡镇也要有相应的刺激措施。改革改革,我们不能够把一切砸破了再改。

我们总要给咱们的企业一个过渡吧!

反正一句话,这些工作你们政府去部署,拿出方案来。不要听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有问题你让别人来找我。你们用心干事,我帮你们担责任,怎么样?”

徐晓正道:“书记,我们很有信心!”

陈京笑笑,扭头看向李拥军道:“老李,你也是搞经济的能手。这几年在走马河你缩手缩脚,施展不开。现在我给你把台搭起来了,这戏唱得好不好,就看你的了!”

李拥军站起身来道:“书记,您放心,有您今天这么坦诚的表态,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