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37章 撞上的尴尬!

陈京被拽了出来,宋先桥也逃不掉。

大家一起把宋先桥推上前,他便和高明华两人对唱了起来。

陈京坐在沙发上,苗丹芳坐在她旁边,高霞端着两杯啤酒凑过来,格格笑道:“陈书记,丹芳,你们别忘了喝酒啊!”

高霞今天喝得有点高,脸色泛红,她本来穿得很正式,但是这一刻看上去,却给人一种极度性感的感觉。

她殷红的双唇,有些迷离的双眼,还有小西装和短裙裹不住的丰满身材,在旖旎的灯光下,那万种风情十分的诱人。

她坐在陈京旁边,身子挪得比较近,轻轻一笑,道:“陈书记,今天您可是一左一右啊,齐人之福哦!”

她一说这话,似乎就觉得有些不妥,便又道:“开玩笑啊,开玩笑。陈书记您可不许生气。您一板脸,咱们老百姓就害怕,小心肝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陈京皱皱眉头,道:“高总,你这口才啊,不跟丹芳去做主持人,屈才了!”

高霞轻笑道:“谢谢夸奖!”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我哪里有那个福气哦,我这一辈子,就没有好运气追随过,注定就这样了!”

她双眼朦胧,看向陈京道:“陈书记,今天这个场合,我可又要说您不喜欢听的话了。卫华那老家伙挺可怜的,他以前是有些不懂事,但是通过最近的挫折。他也幡然醒悟了。

对这家伙,还得您继续去整治整治啊。”

陈京端起桌上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道:“高总,你性子很急啊。什么事儿你都想一口就吃成大胖子吗?老卫有老卫的思想,他有他的门路,你说你一妇道人家,你着哪门子急?”

高霞格格一笑,眯眼如丝,道:“我就是有些急嘛!看到了热豆腐。就恨不得一口吞下去。你说老卫有关系。他有个屁关系,尽知道吹牛打屁,有时候想想都气死人!”

高霞故意向陈京靠了靠,胸前的两团似是无意碰到了陈京。

她是久居商场之人。分寸拿捏得极好。说的话有些暧昧。却不带半点风尘气。

这种分寸让男人觉得心里舒服,这个女人对男人心思的把握,的确是极其到位。再过了就会招致人反感,她就在那个界限上跳跃。

高霞心中清楚,陈京是不会对她感兴趣的。

所以她很放得开,也根本不担心陈京会吃她的豆腐。

在她内心,她还巴不得陈京会不老实,吃她的豆腐呢!

陈京把酒杯放下,扭头看向高霞道:“高总,以后这类事情就不要谈了,你是生意人,知道有些话应该说多少。有些事儿要懂得放在心中去磨,自古失败都因长傲与多言,你要去体会,老卫也要去体会,是不是啊?”

高霞面色一正,道:“谨记书记您的教诲!”

陈京摆摆手,陈立中恰在此时推门进来,他直接凑到陈京这边,道:“我操!书记,你道我出去抽一支烟碰到了谁?”

陈京眉头一挑,陈立中道:“丁得均还有姜少坤,他们就在楼层那头,人好像挺多的!”

他声音不小,他这一说,高明华两人唱歌的立刻就收声了。

陈京笑了笑,道:“那还真巧啊,这都能碰着!”

陈京冲高明华招招手道:“老高,既然碰到了,你我要去敬一杯酒啊!不然说不过去哦!”

高明华站起身来对包间公主道:“妹子,去拿两瓶像样一点的红酒,送楼梯那边姜市长的包房,就说是这边的一点小意思!”

……

相比陈京这边气氛热烈,姜少坤那边气氛就略显沉闷。

姜少坤和周建华两人倒是越来越投机,但是关开顺和段永庆两人因为心里有心事,附和得就没那么热烈了。

而几个企业老板都有些拘谨,没人活跃气氛,他们谁去唱歌?

唯有万欣一个人放得开一点,点了两首轻柔的歌在那边哼唱。

“咚,咚!”

段永庆起身去开门,门口火红短裙的小姑娘托着酒盘,盘子里面放着两瓶红酒。

段永庆皱眉道:“你送错了吧,我们没要啊……”

女孩微微一笑,道:“先生,这两瓶酒是至尊包房那边你们的朋友送的,他们祝你们晚上玩得愉快!”

段永庆一呆,侧身让路。

女孩小心翼翼的进门把酒放在桌子上,道:“现在要开瓶吗?”

段永庆眼睛看向关开顺,关开顺脸色发白,摆摆手道:“去……去……”

他话说一半,就听到门口有人哈哈大笑,他如遭电击,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门口进来两人,陈京在前面,高明华紧随其后。

他进到房间里面,房间里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万欣把话筒放下,姜少坤和周建华也停止了谈话。

陈京笑眯眯的道:“市长,今天真碰巧!没想到您也在这里宴请客人,我刚才还是听立中说我才知道。”

他指了指桌上的两瓶红酒,道:“这就是一点意思!希望您玩得愉快!”

姜少坤脸色有些不自然,站起身来和陈京握手道:“陈书记,你这么客气干嘛?你给我送酒,我怎么跟你回礼?”

陈京和姜少坤双手紧握,陈京用力的摇了摇,道:“市长,您看您说这话就见外,您是领导,我碰见了,能不给您敬一杯酒吗?”

陈京一说要敬酒,关开顺手忙脚乱,马上指挥包间公主:“快,快过来倒酒!”

姜少坤轻轻的恩了一声,用手指了指旁边一直还端坐在沙发上的周建华道:“陈书记,这是省建行周建华行长,建华是咱们莞城人,一直关注咱们莞城发展。这一次回来探亲,我作为地主,也要尽地主之宜不是?”

陈京冲周建华点点头道:“周行长好。您可是来自粤州的财神爷啊!”

周建华没起身,陈京也没有要伸手的意思,只是点头问了一个好。

而就在此时,一旁的万欣凑过来道:“陈书记,您好!您还记得我吧!”

“万总?”陈京一笑道:“当然记得,怎么?你现在粤州事业做大了,准备剑指莞城了?”

万欣笑道:“我小生意,让陈书记见笑了!”

陈京道:“你就是太谦虚了,你怕来莞城了我们劫富济贫还是怎么的?”

陈京边说边端起桌上的酒杯,对姜少坤道:“市长,我干一杯,您随意!”

陈京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干。

姜少坤端起酒杯,眼睛却看向了陈京身后的高明华,高明华笑道:“市长,我也干一杯!”

他端起一杯酒,也是一饮而尽。

姜少坤一语不发,将酒也饮尽。

陈京道:“那市长,我和高局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你们喝好玩好,尽兴而归!我今天请高局吃饭,谈走马河的那点事!”

姜少坤笑笑,道:“陈书记,工作可不能太辛苦啊,该放松的时候,要学会放松!”

“受教了!只是限于个人能力,有时候工作还到不了像您这样挥洒自如的程度啊!”陈京道。

陈京和高明华两人出去,姜少坤看着两人的背影,眉头拧得很紧。

一旁的周建华道:“少坤,你们莞城干部素质不错嘛!刚才这就是走马河的书记?”

姜少坤神色有些尴尬,关开顺道:“周行长,这是我们市委陈副书记,陈京!”

“陈京?这么年轻?”周建华一下从沙发上竖起身来,脸上难掩惊容。

陈京的大名他可听过,以前在省里就很出名。

他号称是岭南厅局级最年轻的干部,周建华可没料到,今天竟然就能够碰上此人。

“怎么,建华,你认识他?”姜少坤扭头道。

周建华尴尬的一笑,道:“我听过,没见过,还真年轻啊!”

他神情有些不自然,深觉得刚才自己有些失礼,现在在岭南政坛谁都知道陈京是省长周子兵的人,而且常委副省长乔正清和他关系密切,乔正清现在分管的就是金融银行,虽然周建华作为建行省行的一把手,自成系统。

但是在岭南这个地面上混饭吃,又岂能不和岭南省委省政府不搞好关系?

当然,凭他的身份和城府,这些东西都不会写在脸上,但是他刚才的举动,多多少少也反映了他的内心所想。

而现在最尴尬的莫过于关开顺和段永庆。

两人竟然没订到至尊包房,刚才关永顺还对姜少坤说至尊包房在装修。

现在陈京等人就在至尊包房出来的,这不是直接就打他的脸吗?

姜少坤眼神扫过关开顺和段永庆,他目光并不很严厉,但是两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烫,恨不得就找个地洞钻下去。

姜少坤拿起桌上的红酒,仔细看了看重新放下,冷冷一笑,对关开顺两人道:“这东西你们两人去处理,唱歌喝什么红酒,不伦不类!”

他又冲万欣招手道:“小万,刚才不是一直在唱吗?怎么停了,唱吧,继续唱,今天一定要尽兴而归!”

万欣笑了笑,不知道挪哪一只脚。

幸亏周建华即使解围道:“我来唱一首!咱们光顾这叙旧了,把这事都忘记了,咱们几个大男人也可以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