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38章 部署走马河!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部署走马河!

接待周建华的工作彻底失败,关开顺和段永庆压力非常的大。

在接待工作前姜少坤就有安排,让关开顺在唱歌的时候找几个女孩子活跃一下气氛。

可是在蓝凤凰一头撞上了陈京,他哪里敢开口让安排女孩子?几个大男人对着两把麦嘶吼有什么味道?

在蓝凤凰只待一个多小时,姜少坤就提议散场,几人回来可以说是灰溜溜。

尤其是姜少坤的脸色泛青,极其的难看,关开顺和段永庆可以说是胆颤心惊。

……

走马河街道建设第一阶段计划出台。

走马河区政府召开了常务会议完善了计划,李拥军立刻将计划提交给陈京。

陈京通知召开区委党委会议研究。

这一次常委会安排在酒店举行,在常务会议召开之前,陈京带领所有常委在走马河几条主要街道考察调研,大家边调研,边研究。

另外,陈京通知区人大和区政协主要领导列席常委会议,为走马河街道街道建设的计划方案献言献策。

根据政府制定的计划,走马河重点需要治理两条街道,这两条街道统一设计成十二道车道,道路扩充,涉及拆迁共八十二户,拆迁商用厂房共十二座,所有的拆迁资金要超过一个多亿。

另外,走马河工业企业规范是第一阶段计划的重要部分。

区委拟定扩建两个企业工业园,安排城区部门污染严重,人口众多,生产噪音大的企业搬迁至工业园区。

搬迁企业中间的补偿可能需要两个多亿。

实施这个计划,关键问题是街道改造完成,企业大量搬迁以后,区内的大批闲置用地又需要重新规划建设。

这其中涉及到招商引资,涉及到整个城区发展的定位,牵扯的内容极其复杂。

整个会议召开了整整一天,陈京做最后的总结发言。

陈京发言表示,基本同意政府的这个计划,但是如此浩大的工程必须要广泛征求社会意见,政协要发挥积极作用,人大要召开常务会议审核通过。

整个计划要做得更缜密一些,考虑再周详一些,现在能考虑到的细节,都要考虑清楚。

要认真科学论证,要建立严密的实施和监管体制。

要坚决堵住不良作风,要下大力气保证资金专用,保证所有的拆迁和招标都公平、公开、公正,政府的工作要经得起人民的检查和考验!

会议结束以后,政府李拥军又和陈京谈了一个多小时。

李拥军出门以后,陈京几乎要累趴下了。

他满脑子都是城市改造涉及的方方面面工作,现在是方案制定是集体的智慧在发挥作用,一旦方案确定,这个担子谁来挑让人放心?

常务副区长徐晓正能不能把这个担子挑得起来?能不能把这个工作干好?

如果他干不好,谁更合适?

就在陈京头疼的时候,詹益敲门进来。

詹益满脸挂笑,道:“书记,自从您办公去了区委,咱们走马河的干部都觉得主心骨少了很多。区委这一大摊子事我来挑,感觉有些小马拉大车啊!”

陈京抬抬手,道:“坐沙发,坐沙发!小张给詹书记冲一杯茶!”

两人相对坐在沙发上,陈京道:“詹书记,沙河那边现在班子情绪怎么样?一切可还好?”

詹益脸上的笑容淡去,道:“沙河的白亮自欺欺人,太过放肆,他把咱们大多数领导干部都蒙蔽了。幸亏在关键的时候,咱们公安局把握住了案子的关键,如不然可能还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到现在还不能将他绳之以法。”

他顿了顿,神色缓和,道:“现在沙河班子重新调整了,前两天我过去走了走,感觉他们士气还不错。尤其是对白亮以前一些错误的做法,正在即时纠正,老百姓都很满意。”

他边说边从公文包里拿出几份材料递给陈京道:

“书记,通过白亮的案子,我们受到的教训很深。我们的干部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容易拉帮结派,就容易自我膨胀。我最近想了两个改变这种情况的策略,一个是我们各乡镇街道办党政一把手要横向异地调动,要保证乡镇这一级咱们少一些地头蛇,多一些作风优良,敢于扎根下去干实事的干部。

另外,我们村居委会一级的选举工作,一定要严肃纪律,要保证全民选举,要保证选举公平公正,要规范选举程序。严厉打击贿选,非法拉选票等行为,我们在年终要实施全区所有的村居委会这一级的班子换届。

我们要让那些土皇帝,地头蛇没有立足之力,要让他们没有生存的环境。

在关键时候,我们要动用司法机关抓一批处理一批有问题的人,杀鸡儆猴!”

陈京听得很仔细,不住的点头,然后他认真的看詹益整的材料。

不得不承认,詹益是个能干事的人,如果这个人没那么多阴谋诡计,没那么多名堂,此人是个人才,可堪大用。

通过看这些材料,陈京就能感觉得出来詹益对基层工作的了解很深,做工作方面办法多,能力强,思虑清晰,考虑周到。对一件事情的处理,他看得很深,很远……

陈京从接手走马河起,一直就想着调整干部,但是因为种种掣肘太多,他刚来班子,彼此信任不够,就一直都拖着没去办这事。

最近陈京缓过劲来了,正要在这方面动脑筋,詹益就送材料来了,詹益把握时机的能力也是相当的强。

“詹书记,这个材料很好,我同意实施,立刻实施!”陈京道,他顿了顿,眼睛看向詹益道:“老詹,这个工作你亲自抓,但是要充分考虑政府的意见,尤其是拥军同志的意见。

走马河终究是你和拥军同志要挑大梁的,你们之间的配合和搭档,才是最重要的。”

陈京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市委安排我来担任走马河书记,这都是临时的安排。考虑到走马河情况复杂,需要有市委重要领导来主持局面。现在局面我看在慢慢的往好的方向走,过一段时间,我这个书记需要管的事情就不多了!”

詹益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又迅速恢复平静,道:“书记,您在走马河是定海神针,您一走,咱们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班子,我担心又可能会散掉啊!”

陈京哈哈一笑,道:“老詹,你说这话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应该说的啊,你是搞个人崇拜了啦!目前的情况我不能走,但是我可以先把班子里面的同志培养起来啊!”

他指了指茶几上的城建材料道:

“今天城建会议开了一天,按照目前的进度最多半个月,我们具体方案就会出来。我刚才考虑了一下,我们城建要搞一个领导小组。拥军同志担任组长,你就担任常务副组长具体负责这一块工作,然后晓正同志辅助你们工作,怎么样?你有没有信心把这个担子接下来?”

詹益愣了愣,心中难掩惊讶。

城建工作号称投资三百个亿,第一期工程比较小投资都超过三十亿元,如此巨额的资金,牵一发动全身的工作,陈京会把这个具体负责的权利给他?

老实说他从来就没想过,也不敢想。

现在他脑子里面想的就是尽快弥补陈京对他的不好看法。

尤其是沙河的那件事,他耍了小心眼,想着把烫手的山芋给甩掉,后来陈京识破了他,反过手来又把他给圈了回去,让他非常的尴尬。

经历了沙河的事情,他意识到陈京对他可能有了很不好的看法。

而且陈京办公室搬到了市委,变得高高在上了,然后再杀回来整肃走马河,可谓是大刀阔斧。

全区干部都被他牢牢的抓在了手里,通过对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的运作,在走马河杀鸡儆猴,威信一下直线上升。

而且他还在关键时机替走马河挣到了两个大项目,让本来死气沉沉的走马河人,一下都看到了希望,士气大振。

陈京这一番操作下来,他个人威望在走马河达到了詹益难以望其项背的程度,而他在关键时刻打出了“团结”的旗号,应者云集,独独就只有詹益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患得患失,没一晚休息好。

他这次来见陈京,拿出了足够的诚意,下足了功夫,就是要投陈京所好,缓和两人关系。

他又怎么能想到陈京忽然会提出重用他?

他脑子里瞬间转过无数念头,但是主抓分管城建工作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几乎没有犹豫便道:

“书记,您信任我,我就一定把城建工作抓好,不让您失望!”

陈京点点头,严肃的道:“今天的会议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一次是大干,所以保证整个工作廉洁高效,非常的重要。尤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加强基层工作力度。

坚决要打掉一些不正之风,要弘扬社会正气,要扭转走马河整个的社会风气!”

詹益认真点头道:“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会认真部署,重要的工作都会一一向您做详细汇报,保证整个工作健康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