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1章 莫书记发飙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莫书记发飙

莫正执政的风格以柔和着称。

很多关于莫正的传言,都是称莫书记为人和善,处理问题柔和,鲜少与人红脸,他执政的风格都是以理服人,如春风化雨。

但是今天很显然,莫正似乎并不柔和。

他言语很犀利,直指莞城接待铺张,违反省委的规定。

如果是一个性格耿直、作风硬朗的领导提出如此尖锐的批评,大家都会习以为常的。

关键是莫正不是这个风格,一个以风格柔和着称的领导忽然改变风格,单此一点,就说明问题严重,下面人岂能不紧张?

会场因为莫正的严厉批评,一下就变得沉闷尴尬了。

岳云松脸色非常难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莫正并没有一直纠缠这个问题,谈了几句他就要求市委和市政府给他通报莞城各方面的情况。

岳云松调整了一下,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开始介绍最近莞城市委组织全市狠抓党风廉政建设的基本情况,还有市公安局最近组织的加强全市治安工作的基本情况。

岳云松汇报称,莞城要发展,要进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社会环境问题和社会治安问题。

要把社会环境搞好,人文搞好,要让全市人民生活安定,安全,这是莞城市委一直都很重视的工作。

而把这个工作做好,也是莞城接下来深化改革,发展经济最有力的保障。

岳云松汇报完毕,姜少坤便接着汇报莞城近阶段发展改革的基本思路。

就在这时,莫正摆摆手道:

“关于莞城近阶段的发展问题,你们岳书记已经到省委做了详细汇报了。基本情况我了解,今天我希望班子里面你们能够都谈谈发展可能遇到的问题和顾虑,有句话说得好,叫未算胜,先虑败,我最近听了太多信心十足的话了。

我想听一听丧气话,想多听听你们的顾虑!”

他眼睛扫过在场所有人,淡淡的道:“谁先发言?”

没有人吭声。

莫正用手指了指岳云松后面的郑辽灯,道:“你是常委副市长,以前是专门抓经济的,你说说?”

郑辽灯有些紧张,他定了定神道:“目前来说,我们最顾虑的地方就是我们的转型升级,我们的深化改革可能会引发一些中小型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出现比较严重的失业问题。

其实这个顾虑一直存在,我们经过了多方论证,制定出的新计划明确了政府要加大力度来推动改革,并且要给企业政策、资金对多方面的支持,帮助他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共度难关。”

莫正点点头,道:“就这么多?”

郑辽灯点点头,莫正道:“谁第二个?”

岳云松神情颇为急躁,他看得出来,今天莫书记过来是带着问题来的。

在粤州的时候,岳云松可能出现了误判,对局面过于乐观了,认为省委和政府领导都会支持目前莞城的计划。

而从今天这一次常委接见会来看,明显不是这样,莫正可能是要在某方面问题上给莞城敲警钟。

他心中急,眼见没人发言,郑辽灯被点了名,发言也是隔靴搔痒,根本就是临时抱佛脚,没什么水准。

他清了清嗓子道:“各位,今天书记调研提问,让大家畅所欲言,我希望你们都能够敞开心扉,多说几句。现在我们莞城在发展决策的关键阶段,这个时候有想法不说,有问题不提,等到什么时候去?”

陈京将手上的钢笔插上,道:“我来说几点吧!”

陈京一开口,会场迅速安静。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陈京在莞城威望高,他今天一直没发言,今天忽然开口说话,自然大家都很关注。

而莫正和其随行人员也很关注他,毕竟陈京在粤州工作过,当年陈京在经合办担任主任期间,做事就以敢想敢干,大刀阔斧出名。

今天莫正向莞城党政班子出考题,关键时刻他挺身而出,他会谈什么内容?

陈京沉吟了一下,继续道:“我首先说一点,最近我们向省委汇报的近阶段的发展方案基本算是我们党政班子的具体智慧,为了这个方案,我们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关于这个方案,我个人认为是可行性很高的。

但是站在我的角度,顾虑的东西也比较多。

有句话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把这句话修改一下就是谋事在人,做事也在人。我们把事情谋划搞出来了,做的时候会不会按照我们的想法走,会不会出临时意外的情况,会不会走偏方向,这都是顾虑。”

陈京伸出手指虚点了几下,道:“我说说我最担心的地方吧。目前我最担心的是城建的问题。这一次城建我们的计划投资很宏大,政府投资就高达五百亿。另外加上引入社会资本,最后的总资金的规模要达到几千亿。

几千亿来投入搞城市建设,这是不是又在以投资来拉动经济之嫌?

我认为这里面存在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投资城建有没有必要,我们现在莞城的城市面貌是否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第二个问题,我们投资城建,会会不会引发社会矛盾,会不会因为拆迁的问题导致社会不稳,会不会因为耕地减少影响我们城市的菜篮子等一些民生问题。

第三个问题,我们的城建工作究竟是我们经济发展有什么必然联系?我们以后的经济发展模式应该是怎样的才能和咱们城建结合起来?换句话说,我们以后莞城的核心竞争力中,城建这一块融入到这里面去,这也是关键!”

陈京说到这里,便止住了话头。

他提的问题很尖锐,每个人都在思考他说的话,会场依旧很安静。

莫正眉头皱得很深,半晌,他道:“小陈,你继续往下说,这个顾虑是有道理的!”

陈京心中一缓,他心想幸亏在此之前他看到了莫正的那个圈阅,否则今天的会议可能整个莞城班子都会出洋相。

莫正对莞城最大的顾虑就是大投资搞城建发展。

因为这几年投资拉动经济一直被诟病,而且搞投资拉动GDP很容易模仿,全国各地你追我赶的搞投资,倒处大兴土木搞建城,修路,这样的发展方式太单一,太不可持续,已经引发了很多的问题。

尤其是岭南。前些年投资太大,出现了很多乱投资,瞎投资的项目,浪费了很多的国家钱财,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得到。

现在无论是中央还是省委,对投资都比较谨慎,对项目审批也收紧得厉害。

在这个时候莞城要花巨资到城建上面,莫正能没顾虑?

陈京不慌不忙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关于城建的问题,这么大的决策我们市委班子、政府班子联合起来都决策不了。最近我们走马河正在制定城建方案,我们操作这个方案走的是两个思路。

一个是找专家把脉,让我们看问题的角度更高一些,更全面一些。另外一个就是找群众。

人民群众、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讨论,大家都为走马河的城建工作献计献策,我们通过听证会,政协座谈会,老干部座谈会,企业家座谈会等等方式广泛征求意见。综合各种意见以后,再做科学决策。”

他顿了顿,道:“莞城的情况和其他任何市的情况都不同,莞城是全国最发达的城市,整个人口和经济规模都排在全国地级市的最前列。但是我们的城市却不存在。

我们莞城散,没有一个中心,我们莞城脏,因为没有城市化的管理。我们莞城乱,因为铺得太开,各区各自为政,没有中心。

我听很多人都说过,第一次到莞城,不知道莞城市府在哪里。

驾车在莞城走一段路,有一个像城市的地方,绕一圈才发现根本不是,然后再走一段路又有那么一个地方,最后转完了,也不到究竟哪里才是真正的莞城。这不得不说,是咱们莞城的硬伤啊!”

莫正脸色微微一变,皱眉不语。

良久,他道:“小陈,你是不是兼任走马河区书记?这样吧,我们稍后去现场看看,到你的治下走一走,让我也看看你们的具体思路!”

陈京道:“欢迎书记去走马河,我立刻去通知让做安排!”

“别!”莫正压手道:“你就给我坐着,安排什么安排?我去那个地方都要先安排吗?”

陈京道:“书记,我们莞城今后的发展方向还是要以高端制造业为主,引进高新技术制造业,发展我们自己的核心工艺技术。换句话说,我们要打造升级版的‘共和国制造’。按照这个计划,我们必须要努力改变城市环境和人文环境。

要改变这种一盘散沙,脏乱差的局面,这是个长期的过程,我们现在班子必须要跑好这第一棒,为我们后面的继任者奠定一个好的基础!”

莫正点点头,道:“你刚才说的那个决策方式很不错,广泛征求意见,科学论证,然后再决策,这值得提倡,听证会的方式也值得提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