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3章 意外机会?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意外机会?

粤州,南国的秋雨淅淅沥沥,白蒙蒙的雾气将整座城市笼罩,微风轻抚,已然有了一丝秋的凉意。

戒备森严的省委常委大院,一辆莞城牌照的黑色轿车缓缓驶入,院子里的大铁门关上,汽车也迅速的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常委院八号楼,楼下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上去有些矜持,也有些傲气。

车从雨雾中飞驰过来,停在他的面前,青年迅速凑上去,车后门打开,青年道:“郑叔,我就知道你是这个点儿来,你看我就专门出来等你了!”

从车后座下车的是莞城市市委常委、副市长郑辽灯。

他从车里钻出来,微笑道:“小欣,你太客气了!你还专门出来迎接我,我哪里承受得起?”

此时司机从车上下来,绕道后备箱拎出两个大盒子。

郑辽灯又道:“小欣,你家老头子在吧?”

青年正是万爱民的独子万欣,他笑笑道:“老头子在,早就跟我念叨说您要来,不然我怎么有这么灵通的消息?”

他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郑叔,先进去,这雨下得烦人,屋子里待着舒服一点。”

八号楼,书房。

万爱民戴着老花镜认真的看着最近几期的《南方日报》。

他眉头拧得很紧,脸上的神色有些阴晴不定,而就在这个时候,万欣带着郑辽灯推门进来。

“爸爸,郑叔来了!”

万爱民没有抬头,眼睛从老花镜上面的罅隙里透射出来瞟了郑辽灯一眼,道:“来了?”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将他此时的内心表达得恰到好处。

郑辽灯一惊,道:“省长,今天下雨,路上难行,来得迟了一些!”

万爱民一语不发,将报纸轻轻的放在茶几上,报纸第一版的硕大彩图异常的显眼:《莞城的腾飞》。

郑辽灯瞟了一眼报纸,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万欣察言观色看出老头子似乎不高兴,他便道:“爸,郑叔,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郑叔,稍后我们可得喝几杯啊!”

郑辽灯不敢说话,只是用眼神对万欣做了一个暗示,便正襟危坐,等待着万爱民的训话。

门重新关上,房间里仅剩两人。

万爱民道:“辽灯,你们莞城最近形势越来越火爆了,你成了大忙人了,是不是?”

郑辽灯道:“省长,最近的确事情比较多,我来粤州的时间少,也没来拜访您……”

万爱民轻轻的哼了哼,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莞城形势一片大好啊,看来你是沉下去干事情了,这也好,能沉下去做事,这就是进步!”

郑辽灯尴尬的一笑,道:“这都是省长您教诲我的。”

万爱民摆摆手道:“好了,不要挑那些好听得话说了,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我觉得莞城是不是太高调了一点?看目前这个架势,他们似乎要凌驾粤州和临港之上了?

取得一点成绩就如此大吹大擂,如果再有点成绩,那尾巴还不翘上天?”

郑辽灯尴尬无言,莞城的局面不是他能掌控的,现在莞城三巨头,他根本就排不上号。

即使是在政府内部,现在姜少坤威望很高,他想贯彻的意志是主流,郑辽灯话语权都不多。

在最早,郑辽灯对省委的人事任命还很不忿,尤其是对陈京抢了本属于他的副书记位子,他感到心中有坎儿过不去。

刚开始他想着和陈京扳腕子,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当初的那个想法显得如此的搞笑。

陈京在副书记的位置上稳如泰山的坐着,而且市委书记岳云松要给他三分面子,姜少坤对他极其忌惮。

在莞城的威望,陈京现在直逼姜少坤,可以说两人完全不相上下,他郑辽灯怎么跟人家比?两人都是市委常委,但现在完全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郑辽灯有过失落,有过不甘。

但是这一切的负面情绪,最后都化为了他沉下去工作的动力。

郑辽灯清楚,他和人家比不了,如果再浮于表面,莞城政坛可能就再也没有他的立锥之地了。

郑辽灯略微调整了一下,引开了话题,开始给万爱民介绍莞城目前的发展情况,而他重点介绍的就是走马河的情况。

走马河是莞城的核心,而走马河的经济改革和城市改造也率先启动了。

目前形容走马河的形势可以说是如火如荼,而莞城本地人也把走马河当成了莞城经济复苏新的希望。

就连一直对陈京不忿的姜少坤,这几次政府常务会议上,他态度似乎都在松动。毕竟今年年底全省有考核,莞城现在拿得出手的就是走马河这一个亮点,时间紧迫,如何把这个亮点包装好,这是姜少坤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郑辽灯深谙姜少坤的意图,所以最近他对走马河研究很细,而今天他也排上了用场。

万爱民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他似乎听得很仔细,又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过了很久,他冷不丁的道:“我说今天小欣怎么对你这么客气呢!原来是有事情想求你啊。最近这几天他天天跟他妈嚷嚷走马河,走马河看来成长很快啊,成了一块风水宝地了!”

郑辽灯道:“是啊,陈京担任走马河区委书记,他关系多,威望高,自然是拼命的给走马河争取资源,别人怎么竞争得过他?”

万爱民轻轻的哼了哼,脸色有些难看。

郑辽灯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陈京和万爱民不和很多人都知道,郑辽灯自然也知道,看来陈京下放这么久了,在万爱民心中,这个坎儿还是没过去。

房间里有些尴尬,万爱民不说话,郑辽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很久,万爱民将老花镜摘掉,眯眼瞅着郑辽灯道:

“辽灯,你最近沉下去工作是对的。莞城局面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个时候是机遇难得的时候。今年年底,很可能省委会在人事上有新的举措,我希望你好好的把握。

人一生机会就那么几次,如果机会屡屡都错过,那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郑辽灯愣了愣,神色一凝。

万爱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莞城的班子又要调整吗?

郑辽灯脑子里面转过无数念头,他迅速想到,目前莞城班子调整的可能性还真很大。

岳云松资历够了,可能会赶上最后一班提拔的班车,而岳云松走了,莞城剩下的人怎么安排?

陈京现在威望这么高,影响这么大,他上去的可能性极大。

一想到这里,郑辽灯的心思就活分了起来,他一直都瞄着副书记的位子。陈京如果往上走,这个位置不就空出来了吗?

就在郑辽灯考虑这些旮旮旯旯的时候,万欣推门进来道:“爸爸,郑叔,吃饭了!”

万爱民站起身来,道:“好喽,吃饭去了!辽灯啊,今天喝点酒啊!”

郑辽灯恍然惊醒,道:“好,好!陪您喝一点!”

一顿饭郑辽灯精神一直无法集中,他脑子里面总忍不住去想刚才万爱民给他的这个信息。

他知道万爱民说话从来不会无的放矢,肯定是知道了一些内幕情况才说。

正如万爱民所说,机会难得,遇到了机会轻易错过,那绝对会追悔莫及……酒桌上万欣的兴致很高,不断的给郑辽灯敬酒,两人推杯换盏几杯下肚,郑辽灯脑子里面开是昏昏沉沉。

他将心思重新拉回到酒桌上,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刚才万爱民说万欣如此热情是有事求他,这事是关于走马河的。

这事怎么能办好?

郑辽灯心里七上八下,现在他能依靠的就是万爱民,如果这一次万欣的那点事办不好,他在莞城那么多年,这么一点能力都没有,领导会怎么看他?

但是走马河的事情,他又哪里能插得上手?

如果走马河是张平华的时代,郑辽灯还有几分薄面,能够说得上话。

但是现在走马河是陈京的时代,陈京把走马河经营得风雨不透,就连岳云松和姜少坤估计都渗透不进去。

而且陈京做事的风格也极其硬朗,最近在走马河大搞规章制度,到处宣传公平、公正、公开。

在这种情况下,郑辽灯想帮万欣在里面搞关系,走后门,搞点暗箱操作,这难度……脑子里一想到这些事情,郑辽灯心里更是烦躁不安了。

一顿饭吃完,万欣亲自送他出门。

在门口万欣握着他的手,道:“郑叔,以后我在莞城可得多仰仗你了,我在那边人生地不熟,唯有您这个长辈啊!”

郑辽灯含糊应对,就在这时候,司机小白拿着手机过来,道:“市长,您的电话!”

郑辽灯将电话放在耳边,道:“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郑市长,刚刚收到市委消息,让您立刻回莞城开会……”

“啥?现在回去?什么事情?”郑辽灯大声道。

“不清楚,好像是陈书记有事情突然要请假,市委岳书记要求临时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