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4章 噩耗!

第八卷 莞城风流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噩耗!

陈京临时请假事出有因。

他接到京城岳母的电话,几乎没有任何缓冲的时间,立刻让三哥开车送他去机场。

粤州到京城乘飞机需要两个小时,但是陈京却觉得这是极其漫长的两个小时。

岳母的电话很简单,就几个字:“老头子逝世了!”

短短六个字,在陈京耳中听起来不啻于是一声惊雷。

老头子是谁他当然知道,共和国鼎鼎大名的方将军,是共和国目前硕果仅存的开国将军之一。

方将军的逝世,不止是方家的大事,对共和国来说,也是一件震动全局的新闻。

陈京和方老见面的次数不多。

但是有限的几次见面让他印象极其深刻。

老人的朴实无华,老人对年轻后辈的殷殷期待,以及老人面对人生,面对生死的那种从容不迫,都让陈京很受鼓舞。

陈京很尊重方老,这种尊重和权势无关,而是发自内心。

虽然陈京早就知道,方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他当听到方老离去的消息的那一刹那,他的心还是一下就沉到了谷底,然后眼泪不由自主的就飘然洒下。

今天没有人接机,陈京回京很匆匆,也没有带任何人和行李。

他像普通乘客一样走机场通道出来,然后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八宝山。

老人的遗体告别仪式明天才举行,今天是方家子孙守灵的日子。

陈京很远就看到了方婉琦。

方婉琦穿着一套黑色的套装,右臂上系着黑纱,脸色苍白,在秋风中显得是那么的弱不禁风。

陈京快步走上前,方婉琦“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整个人都扑到了陈京的怀里。

陈京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慢慢的拍打她的后背。

而此时,岳母徐莲从灵堂出来,陈京叫了一声:“妈!”

徐莲点点头,道:“你们都进去吧,今天叔伯们都在,爷爷临走的时候说了,他走了是一件喜事。按照西北的风俗,还要摆酒席庆祝的,人一生生老病死,每一件都是大事,都是自然规律,所以不要太伤心。”

陈京点点头,叹道:“老人家真是豁达啊!”

方婉琦挽着陈京的手,两人一同进灵堂。

按照西北的传统,陈京在老人灵前上了一炷香,叩了三个头。

明天遗体告别仪式人会很多,中央领导都会来,整个灵堂布置也都会变,上香也就只有今天才可以。

陈京的到来,明显引起了现场一阵躁动。

今天现场人不少,方家第二代、第三代所有人几乎全到齐,还有古家等和方家交往非常密切的一些后辈,陈京眼睛在人群中扫过,便看到了古林风。

陈京和方家的人基本都认识。

但是这几年陈京在岭南工作,很少回京城,有好些人都几年不见了。

几年前陈京还名不见经传,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是现在陈京在岭南干得风生水起。

在西北系后辈中,和陈京同龄的人除了古林风和唐贽以外,无人可以和他比肩。

关键是陈京现在正处在上升势头,如果不出意外,他的提拔就在近几年。

相比陈京的风头正劲,古林风和唐贽这几年都遇到了一些麻烦。

古林风在苏北难以突围,西北系已经考虑让他回京任职了。

而唐贽在几年前就遭遇了问题,现在还在京城表现,从目前他的资历来看,要下放下去时机似乎还不成熟。

从这个形势来看,陈京赶上两人的脚步是没有悬念的。

陈京在方婉琦的陪同下先和三位长辈打招呼,三叔方路平也刚刚才过来,作为国家在任的重要领导,他一天需要忙的事情很多。

看得出来,他这今天很疲惫,眼睛周围黑眼眶非常的明显。

陈京跟他打招呼,他点点头,道:“匆匆回来,路途辛苦,如果下半夜想休息就让你妈妈安排!”

陈京点头道:“是!不过我还是想多陪陪爷爷!”

方路平没有再说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神色中尽是黯然。

而三人中情绪最低落的是方路坚。

在三兄弟中,他是工作最不忙的,尤其是最近这些年,他和老头子相处最多。

老头子喜欢花花草草,他也喜欢弄这些,父子俩常常聚在一起侍弄花草,感情自然也最深。

陈京凑到他边上,道:“爸爸,爷爷很豁达,您思想也要放开一些。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您要节哀啊!”

方路坚木然点点头,忽然他道:“陈京,明天记得把孩子带来,爷爷一直都很喜欢孩子的,也让孩子和他告个别吧!”

陈京轻轻点头,然后转身开始和方家其他同辈人打招呼。

和同辈的招呼就没有先前的那么沉重了。

毕竟隔了一代,而且方家开枝散叶的人很多,第三代和爷爷的感情也淡了很多。

最后陈京和古林风相逢,两人同时伸出手来,古林风道:“见你一面不容易啊,几年不见,你的变化可是越来越大了!”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你也一样,我可能是越变越老气了,你是越来越成熟了!”

古林风愣了愣,笑道:“你伶牙俐齿!”他指了指陈京旁边的方婉琦道:“好好安慰一下婉琦,我放眼看过去,方家三代的众多孙子辈,也就婉琦是真伤心,哎,老爷子就一个真孙女?”

陈京皱皱眉头,凑近道:“你这嘴!小心成公敌!”

古林风摊摊手,道:“我什么都没说啊!”

就在两人说话间,门口冲进来一个黑影。

黑影三步两步冲到灵堂前,扶着水晶棺就嚎头大哭。

所有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大家这才看清是方连杰回来了。

方连杰偌大一个男人,哭得像小孩子一样,惹得一众人过去劝慰。

方连杰一哭,方婉琦也哭了起来,陈京搂着她找个位子坐下,轻言的安慰…………方老的遗体告别仪式分外的隆重。

中央|军|委委员,副总|参谋长年晓同志担任治丧委员会主任。

告别仪式当天清晨,前来告别送行的人就将整个告别大厅围得水泄不通。

大部分人都无法进入告别大厅,只有地方副部以上领导和军队少将以上干部才被允许进来。

但即使如此,整个大厅都显得相当的拥挤。

过来的人一波接一波,每个人冲遗体鞠躬,然后绕遗体转圈,最后慰问家属。

陈京作为家属站在第二排,昨晚一晚没休息,他精神不见丝毫萎靡,他站得很直,静静的看着这人来人往。

早上九点是军|委领导告别仪式,四总部的正副领导全部参加,还有大军区首长、二炮首长,武警首长,陈京只看见黑压压的全是军装。

最低级别的都是少将,然后是中将上将。

陈京怀疑共和国所有的将军中,今天至少来了三分之一。

不得不说,这样的场面很震撼,这也从侧面显示出方老为军队中威望之高,影响之大。

让陈京惊奇的是很多将军都泪流满面,而他们和家属握手的时候,陈京离他们很近,很多人眼眶都红红的。

方连杰站在前排,很多领导过来都拍他的肩膀,有领导还鼓励他一定不要忘记将军的意志和精神,这对方连杰是莫大的鼓励,也在间接上认同了他这个方家的第三代。

陈京以前只知道方家在军方影响很强,一直都没有很直观的感觉。

直到今天他才真正见识到,方家在军方的影响究竟大到了什么程度。

整个告别仪式持续差不多一个小时。

然后整个大厅迅速被清理,陈京明显感觉到,内外的警戒加强了。

有很多穿黑西装的男子开始出现,他们个个身形挺拔,将告别大堂所有的通道全部占据住。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接下来中央|政治|局的领导要来了。

这样的场景和新闻联播播出的很不一样。

因为新闻联播只播出中央|政治|局常委鞠躬的几个镜头,而实际上到场的是黑压压的数百人。

七大常|委在最前面,然后后面也是七人一组,一组组在老人遗像前面鞠躬,然后瞻仰遗体,后面的人一波波的跟上。

陈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中央|最高|领导层。

他心中并没有很激动,只是感觉自己似乎和党最核心的存在距离似乎一下拉近了很多。

多少年前,他还只是楚江偏远山区的一个小副科干部,在那个年代,中央是什么存在他根本就无法想象。

别说是中央,就是省、市的那些头头脑脑,他脑子里都只能凭想象,那完全就是高山仰止,不可企及。

但是现在,中央|最高|领导层具体就在他面前,他有些恍惚,觉得很不真实。

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现在也不是主政一方的党的高级干部了吗?

这些所有经历的点点滴滴的事情,像放电影一般在他脑子里闪过。

这些事情让他成熟,让他成长,也一步步的将他推到现在的位置。

如果再过若干年,自己又会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这一次,这个问题冷不丁的就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