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5章 利益纠葛!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利益纠葛!

八宝山公墓。

洁白的墓碑上面镌刻着老将军的名字和他这一辈子南征北战的不朽功勋。

陈京轻轻的将同样洁白的百合花放在墓前,默然无语。

他身边方婉琦眼泛泪光,方连杰神色沉重。

陈京转身摆摆手道:“都坐坐吧,来一次不容易,尤其是连杰你现在去了西北就更不容易了,我们就坐在这里聊聊天!”

陈京席地坐在已经枯萎的草皮上面,方连杰和方婉琦两人也同时落座。

不知不觉,陈京已经在京城住了五天了,五天的时间不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无论如何,他没办法再住下去了。

这五天他基本没怎么出去应酬,连岳云松的电话他都没打,就在家里陪着方婉琦和女儿。

方婉琦无疑是个女强人,她性格直爽,胆大妄为,巾帼不让须眉。

但是老将军的逝世对她打击太大了,她女人的柔弱在这几天全都显现了出来。

相比方婉琦的放不开,方连杰倒要好很多。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了五天,这对大忙人的他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方连杰的工作又调动了,成为了西北军区某驻训部队的司令员。

这个称呼有点大,其实他这个基地司令也就是大校军衔。

对他的提拔,军委算是破格了,但是这一切也算是他自己努力挣来的。

最近新军事化改革炒得沸沸扬扬,各大军区开始注重实兵演练。而在这个背景下,各大军区都在新建实兵演练训练基地,打造锋利的蓝军部队。

军|委的要求很明确,那就是打造堪比外军的强力蓝军部队,以此来磨砺参训部队。

只有强大的敌人存在,才能够打造出一流的作战部队出来。

方连杰就是把握住了这个机会,顺利的成立了西北军区作训基地的司令员。

在过去的几年,方连杰名气很大。

他率领的某主力团在实战训练中屡屡立功,在三大军区比武中获得冠军,而方连杰个人也荣立了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

凭借他自己的努力。加上在军|委的镀金,这一次全军挑选优秀的蓝军司令,他又击败了众多竞争对手,终于脱颖而出。一飞冲天。

他这样的年龄。能够走到如此的高位。在共和国军方仅此一例。

也正因为如此,他现在成了西北一系最耀眼的明星,如果不是他影响力仅限于军方。他的风头肯定要盖过古林风和唐贽。

方连杰的成长陈京看得很清楚,尤其是最近几年,方连杰日趋成熟,早已不是以前那不不懂事的官二代了。

正如陈京取笑他一样,他现在不是将军,却有了将军的气魄和风度,也有了将军的威严。

“陈京,昨天我去三叔那儿了!”方连杰冷不丁的道,“他跟我谈了你的情况!”

陈京愣了愣,扭头道:“他怎么说?”

方连杰微微的笑了笑,道:“他说想让你回京工作,可能是考虑到你离家近吧,当然也可能考虑你未来发展!”

陈京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他当然不想这个时候回京,他现在在岭南干得好好的,回京又是一个新环境,他需要多久的时间来适应?

再说了,陈京回京不一定会有好的发展。

京城的水深似海,即使是方家在这里都不算什么,更何况陈京这样一个无名小卒?

但是这个话陈京不能说,毕竟考虑到家庭原因,陈京父母都在京城,老婆孩子也在京城,如果在京城工作,他离家近,方便照顾家庭。

陈京沉默,方连杰便笑道:“陈京,是不是我姐在旁边,你不敢跟我说交心话?”

陈京皱皱眉头,方连杰笑容更盛,道:“你也怕老婆啊,我有些不信哦!”

“你少来!”陈京打断他的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连杰,你给我一个建议呗!”

方连杰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拢,道:“我给你建议啊,说句实在话,我觉得你不合适在京城工作。在下面你更能发挥优势。现在岭南说起你陈大书记,那是大名鼎鼎呢!

回京你干啥?在部委窝着当老爷?”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你看我是个当老爷的命吗?行了,行了,先不谈这些没影的事儿了。我们先谈点正经是吧,你结婚的问题……”

“你饶了我!饶了我……”方连杰忙站起身来要逃。

方连杰的个人问题现在是个老大难,他在三年前闪婚,可是因为长期下部队,他找的老婆娇生惯养受不了,没一年就离婚了。

经历那次婚姻失败,方连杰至今单身,方路坚两老可是急坏了。

这一次陈京在京城待的时间长,丈母娘徐莲专门给他打电话布置任务,非得要陈京帮着把方连杰的思想扭转过来,要想办法结婚。

方连杰站起身来,方婉琦脸色一变,道:“你给我坐下!你坐不坐下?”

方婉琦发火,方连杰还是有些胆怯,乖乖的又坐了下来。

陈京道:“本来吧,连杰,你结不结婚关我们什么事儿?但是你要考虑到现在你的身份,你一直这样单身,领导会怎么看你?他们说不定会认为你有毛病吧?”

“你才有毛病呢!”方连杰瞪了他一眼,“我事情多,忙,没时间去哄女孩子,你们都知道啊!”

“是吗?”。陈京嘿嘿一笑,道:“我说你这话有些违心吧?我怎么听说你现在和军报的某女记者关系匪浅,打得火热啊?”

“你……你……胡说!”方连杰有些紧张。

陈京哈哈大笑,站起身来道:“到此为止吧,我就点到为止!后面的那些破事,你老老实实的跟你姐姐招供,我就不管你的那些风花雪月了……”

陈京慢慢退开,方连杰大声道:“你们今天是有预谋的,我上了你们的当!”

“你上了谁的当?你别以为现在有了一点成绩,就可以尾巴翘上天。我跟你讲方连杰,今天咱们不把事儿弄清楚,你别想脱身!”方婉琦大声道。

陈京慢慢的在公墓区散步,在不远处是姐弟两人的争执,他的心忽然觉得从未有过的宁静。

这里的环境很好,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在这里安息。

陈京忽然想到人生一世,纵然再怎么荣华富贵,也终究免不了最后同样的命运。

这个话题似乎很沉重。

但是仔细想想,人的一生既然都是这个归宿,为什么不敞开心胸,轰轰烈烈的活一次?非得要无所作为,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

陈京的思想神游天外。

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他接听电话,区委秘书长陈辛谋的声音:“书记,您现在说话是否方便?”

“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书记,在土地拆迁上面出了一点问题……”陈辛谋迟疑的道。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问题?”陈京惊道,他一听到拆迁出问题,神经就遽然绷紧。

拆迁是共和国各级政府最大的难题,也是最容易出事,最容易引发群体事件的难题。

一方面,政府搞建设,搞开发需要土地。

另一方面,老百姓不愿意离开他们土生土长的地方,有些特别恋家的老百姓,甚至会通过极端的方式抗议拆迁。

关于这个问题的是是非非,可能需要很多年以后才会有定论。

但是陈京现在作为地方一把手,他必须要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

实际上,他搞街道建设,搞城市建设,最担心的问题也就是拆迁。正因为担心,他才组织搞那么多听证会,才搞那么多的科学论证,目的就是最好不要出乱子。

陈辛谋斟酌用词,道:“是这样书记,梨花村那边十几个拆迁户拒绝拆迁,他们跟政府提条件,说只要让他们优先买地皮,他们便同意拆迁!”

“这不可能!扯淡!”陈京怒声喝道。

“他们这是干什么?是要挟吗?土地必须拍卖,价高者得之,怎么可能优先给地?这不是搞暗箱操作吗?”。

“这……这……”

陈京暴跳如雷,道:“你告诉拥军同志和詹益同志,让他们严格把关,无论什么情况,都必须要压住阵脚!”

陈京“啪!”一声将电话挂断,他迅速意识到,这件事很棘手。

因为这一次牵涉到的拆迁地区颇多,如果一个地方出现这样的情况,其他的地方很容易叫效仿。

而且在拆迁方面,很多人肯定会利用政府怕出事的心理,在上面大做文章。

陈京就不相信在听证会上都通过的事情,短短这么几天就会出现这样的变化,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人在捣鬼。

利益!利益!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利益在作祟,岭南本来利益纠葛就复杂,莞城更是如此,在这样一个利益复杂的地方,出什么事情都不令人奇怪。

陈京清楚,陈辛谋在这个时候把电话打过来,如果不是局面出现大变化,他是不会这么干的。

毕竟陈京在临走的时候叮嘱了他,他回京是奔丧。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陈京使劲的摔头,他心中清楚,真正的考验要来了。

手上掌握几百亿资金的用途,这么大的蛋糕分配,怎么可能没有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