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6章 怎么办?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陈京返回莞城,并没有直接去走马河。

但是很快,走马河那边就有了消息。

走马河区委副书记詹益第一时间赶到市委向他汇报工作。

城建领导小组他是常务副组长,负责具体事务。而最近领导小组刚成立,他干第一件事就遇到了麻烦!

这让他很惶恐,尽管客观上来说,事情的责任不在他,但是现在政府拆迁工作遇到难题,又没有妥善解决办法,他心中岂能不急?

陈京看上去似乎并不太着急,他好整以暇的给詹益冲了一杯茶,道:

“老詹,你不用太急。现在拆迁遇到问题的确有点棘手,但是目前咱们城建工作也还有其他的问题。比如说最近中央国|务院最近对地方投资加强监管,我们城建项目想要顺利通过审批目前还存在一些阻力!

既然这样,暂时没法拆迁的地方先缓一缓,我们先简后繁!”

詹益道:“书记,我犹豫的就是这一点。我担心一个地方闹情绪会波及到其他地方,如果每个地方都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就更被动!”

陈京冷冷一笑,道:“反正我们现在不可能拿出那么多资金,我们就从最简单的地方着手!”

陈京顿了顿,道:“老詹,你是走马河的老人,你应该清楚这件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恐怕牵扯到的问题不简单。有人在为了利益挑战政府的权威,这里面恐怕牵扯的不止是那些黑心商人。恐怕还有我们的部分干部。”

詹益默然不语。

陈京在走马河对基层干部调动频繁,很多土皇帝式的人物被迫离开老巢,他们心中对陈京有意见和看法是肯定的。

另外,陈京搞基层选举监督,村一级的干部很惶恐,有些是一些有势力的地头蛇。

他们很担心受到这一次选举的冲击,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消极怠工不去做群众工作。有个别干部还在其中作梗,故意煽动群众对政府狮子大开口,坐地起价。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在给上面制造难题。

这个问题詹益也参与了,而且他是陈京手中最锋利的那把刀,他当然能够感受到下面的负面情绪。

那些基层官员地头蛇,不像是高层官场。

他们胸无大志。就只想在他们现在的那一亩三分地里面混得有油水。这样的人最难对付。而且他们蛊惑老百姓的能力又强。有时候上面的政策要落实,少了他们还真不行。

陈京整肃社会风气整到了他们身上,他们能不出幺蛾子?

这一些詹益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老詹,这些事情你暂时放一放,按我说的办,先把简单的问题解决,后面我们专啃骨头!”陈京斩钉截铁的道。

陈京心中清楚,事情到了这个样子,直来直去想解决问题是不可能了。

而且陈京不可能退缩,虽然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既然已经要决定整肃走马河,现在政策就软下来,以后区委还有什么权威可言?

更何况陈京怀疑事情背后还有更复杂的利益。

因为几个本地土老板买大批商业用地搞开发,他们还没有这个能力。

他们敢买地,肯定背后有人支持,他们可能只是地贩子,真正对土地虎视眈眈的是那些房地产商人。

点上一支烟慢慢的抽,陈京脑子里面的思路也渐渐清晰。

他就是从基层干上来的,对基层的那些龌龊他最是了解,处理这方面的事情他也非常的丰富,而通过刚才和詹益的交流,他脑子里面也有了脉络了。

詹益从陈京办公室出来,内心却很狐疑。

他是个老狐狸,逢人只说三分话,汇报工作也是一样。

这一次抗拆迁风波内幕有很多他都清楚,是下面的几个村支部书记在从中捣蛋,他们的号召力强,尤其是梨花村现在有传言,说他们那里是政府重点开发的地方。

将来那里会成为整个莞城的市中心,在那里建了商用楼之后,一平方米都是好几万的价格。

而政府给予的补偿都是按照农村土地补偿的,老百姓如果接受这个补偿,他们亏大了。

有人从中造谣,自然谣言就满天飞,而政府在拆迁工作上面表现又太急躁,自然也就更加深了他的顾虑。

当然,对这一次事件的背后,詹益也知道一些。

外面说是有房地产企业为了低价拿地,和当地的地头蛇勾结上演的这么一出逼宫的好戏,这并不是无的放矢。

詹益也大致了解这几家企业的背景,都是深不可测。

可能这些人不仅是在莞城有势力,在省城都有很大的势力。

詹益泥鳅一样奸猾的人,怎么会去得罪这些人?他也只能考虑把这事上报了。

他本以为陈京会很恼火,会大发雷霆。

但是陈京表现很平淡,看上去胸有成竹,他脑子里就想,陈京究竟是有什么妙手?

……

陈京办公室,卫华轻轻的推门进来。

他对办公室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就连摆放在陈京办公桌前面的那盆富贵树都是原来的那一棵。

唯一不同的是以前这棵树看上去还有些单薄,但是现在却枝叶茂盛,绿意盎然,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这似乎就是现在陈京在莞城的真实写照。

陈京刚来莞城,卫华还不怎么看得起他,认为他一个副书记作用有限。

但是陈京用时间证明他在莞城很成功,威望节节攀升,已然成为了莞城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而卫华则因为和陈京关系的疏远,好久没有机会来这间办公室了。

“坐,老卫!”陈京压压手,亲自给卫华冲了一杯茶。

卫华毕恭毕敬的接在手中,陈京又道:“自从我没分管政法工作以后,咱们接触的机会就少了,最近听说你们搞普法教育,在检察院法院搞廉政建设搞得不错,这很好啊,至少证明你开始找到政法委书记的感觉了!”

卫华尴尬的笑了笑。

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的确很尴尬,公检法三条线,公安局局长现在是副厅级,检察院检察长也是副厅级,法院院长依旧是副厅级。

三个人资历都深,级别也高,公安局丁得均卫华根本就掌握不了。

而另外两个单位,卫华也谈不上掌控,下面都跟他虚与委蛇,他也不敢太放肆,说起来他现在算是最没有权利的常委了。

陈京没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他顿了顿,道:

“是这样,最近我们走马河先后成为了市里很多单位的试点。最近我有个不成熟的看法,想让咱们检察院、法院也多关注一下走马河,加强我们走马河公检法的建设,让走马河社会各界真正的体会到法治社会的优越性,为咱们全市依法行政,普法宣传做铺垫。

这个课题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

卫华心中一惊,瞬间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机会。

现在检察院和法院他跟本说不上话,人家都是老资历,卫华也没办法去干预两个单位的工作。

如果这一次搞试点,以走马河为试点加强区域公检法建设,卫华就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协调安排,在这个过程中极有可能会打破现在尴尬的局面。

而且……

卫华猛然想到,陈京现在是走马河的区委书记,如果陈京在这个问题上选边,卫华靠拢陈京,狐假虎威,岂不是又找到了一颗大树?

他几乎没有犹豫,便道:“陈书记,您这个想法太好了,我觉得很可行,现在我们一直在倡导法制,但是法制改革却一直没有突破。如果能够通过试点的方式,加强区域法制建设,投入有限的资源集中到一点解决问题,我觉得这对我们整个公检法的建设是个极大的进步。”

陈京笑了笑,道:“你能有这个想法很好,这样吧,你先去把这个想法传达下去。我这两天抽点时间到咱们检察院、法院走一走,然后我们政法委一起开个会,做具体部署。

我都想好了,第一个部署就是市检察院成立一个专门的干部检察组深入到走马河调查咱们各级干部的违规违纪的现象。

现在我们收到的地方举报很多,我们要适应用公检法的手段来做调查和侦查,因为举报不止限于党内,体制内,还有一些体制外的举报,这都需要公检法在其中发挥作用。

尤其是检察院的工作,我们检察院不要只觉得自己是个公诉人,我们核心的业务方面,不能够放松,要真正发挥检察机关的作用,我觉得这有利于促进咱们检察工作的进步!”

“书记您说得太对了!公检法的进步,就是社会整体的进步!这个工作我一直想抓,但是一直都没顾上,您刚才这一提,给了我信心!”

卫华喜出望外,今天陈京召见他他就意外,现在陈京竟然给他布置工作,而且从陈京的态度来看,陈京会支持他继续他工作,这太重要了。

他压抑低调了这么久,苦苦的等的不就是一个机会吗?现在机会近在眼前,他怎么会不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