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8章 雷霆之怒!

一般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的关系,有人说得比较形象,那就是书记管人,市长管钱。

当然,这个说法不是指上世纪。

在上世纪党委权利非常大,常委班子中有一大帮副书记,他们各有分工,同时又多头管理,政府影响力相当的低。

甚至有些地方,政府一把手在常委的权利里面排名到了四五位,这都是当年常见的现象。

但是跨世纪以后,中央进行了一系列加强政府职能的改革,其中包括削减副书记数量,规定班子中只能有一个专职副书记。

另外,增加政府入常的人数,以前政府进入常委班子的一般只有市长和常务副市长,现在很多地方都是三人入常,从而保证政府真正在发展经济方面占据主导的地位。

不过这一切,在现在的莞城却有些差别。

岳云松管人很紧,对钱也看得紧。

现在莞城的财政一系的官员都是岳云松的正统嫡系。

当年岳云松就是在财政局长的位子上胜任副市长,然后再一步步走到现在位置的。

所以,他看紧钱袋子无须明目张胆,反正这帮子人只听他的,而这也是岳云松对付姜少坤的法宝。

可是今天,姜少坤公然在常委会上挑起了事端,在财税问题上向他摊牌,两人的矛盾能不激化?

陈京自始至终都很少说话,他在琢磨姜少坤的意图。

显然姜少坤现在打着发展的幌子,名目张胆的要回属于他自己的权利,这一招不可谓不狠。

现在关注莞城发展的领导多了,不仅省委关注,连中央都关注。莞城的党政关系在新阶段如何定位,姜少坤把条条框框已经画出来了。

如果岳云松一意孤行,还是要在财税问题上卡姜少坤的脖子,姜少坤就可以趁机发难,利用他已经掌控的政府权利和岳云松处处顶牛,虽然这种顶牛结果是两败俱伤,但是岳云松能接受吗?

姜少坤是真傲气,也是真凶狠,陈京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和陈京一样,其他的常委大部分对今天的风云突变都准备不足,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还好岳云松不是易于之辈,虽然他对姜少坤的突然出招没有准备,但是他反应很快。

他略微一沉吟,道:“政府的这个草案值得讨论,但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是资金问题。现在我们十几个区,都在嚷嚷着要改革。但是从目前全市的情况来看,真正开始行动的,而且有能力有底气把改革推进下去的,目前还只有走马河区!”

他顿了顿,伸出右手道:“我们来算算走马河区这次投资的帐,城建计划是三百亿,具体税务补贴,高兴技术补贴,企业技术升级补贴,一个亿砸下去杯水车薪。陈副书记这次又找了银行准备贷款,可能计划再投几十亿。

我们不算社会资金,只算政府投资,走马河就可能要投四百亿进去。

这么算下来,我们全市有十几个区县,一共要超过五千亿的政府投资。

我现在想问一下,咱们莞城一年国民生产总值是多少?我们投这么多钱下去,这些钱从哪里来?”

他用手指着陈京道:“陈书记,你说说?”

陈京道:“书记,财政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投资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提议稍微缓一缓,充分在酝酿一下。我们班子里面大家各自都发挥一下自身的智慧想想可行的办法,大家觉得怎么样?”

陈京这么说,就是一个“拖”字诀,刚才岳云松明显是在偷换概念。

走马河花钱多,是因为走马河要投资城建,走马河的城建就是莞城城建重要的部分。

除开这一部分钱,走马河需要的钱并不太多。

但是岳云松偏偏把走马河需要的钱翻十几倍,然后以这个基数说成是全市需要资金的基数,这就是他的一种误导。

陈京当然不可能点破这一点,事已至此,他只能顺着这条线说,先把局面拖着再说。

姜少坤眉头一直都皱着,从鼻孔里面发出的是冷哼。

他很傲气啊,陈京很不爽,但是现在能怎么办?

最后,常委会也就在讨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结束了,这个常委会是陈京来莞城以后开得最意外,也是最没有内容的常委会。

老实说他有些狼狈,姜少坤这个发难时机把握太好了,陈京没想到那里去。

现在这一拖,不过是临时把问题给冰封住了,但是迟早这个事要重新提上日程,怎么办?

陈京一路不说话,就在他快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他。

他回头一看赫然是郑辽灯。

他笑了笑,道:“郑市长?什么事儿?”

郑辽灯凑过来道:“陈书记,最近我关注到一些情况,听说走马河因为拆迁工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对这个问题,我们政府收到的举报很多,我想跟您汇报一下,然后听听您对这个问题的指示!”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眯眼瞅着郑辽灯,心想走马河出屁大一点事,还真能大量举报到了政府,这家伙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

不过市政府这次副市长调整分工,郑辽灯好像真就被安排负责城建了。

就是今天他这个分管领导找自己究竟是来汇报工作,听自己指示,还是来指示自己来的?

“这样,老郑,关于拆迁的问题,你可以先多收集一些信息,多了解一些情况。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在关注中。我才从京城回来几天,也正在了解这件事,针对这起事件,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态度。

那就是如果这起事件牵扯到有咱们的党员干部,或者是一些不法企业,一定要严惩不贷!

这一点你要记住,不管他是什么级别的官员,是苍蝇是老虎,都要不惜代价给拍死!”

陈京说到最后,神色极其严肃,杀气凛然。

陈京在惩治腐败问题上从来不手软,在他的手上栽的人不计其数,陈京的狠辣也是出了名的。

他锋芒一露,那股子杀气一下就把郑辽灯肚子里想说话的给堵了回去。

陈京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郑辽灯就一直在背后呆呆的看着他,脸上神色阴云变幻,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

“砰!”一个崭新的景德镇仿清乾隆的荸荠瓶被岳云松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瓶子和地面亲密接触,瞬间四分五裂,岳云松又一拳砸在办公桌上,才吼道:“简直是太猖狂,得寸进尺!莞城什么时候弄得这么没规矩了?他真当自己是钦差大臣,天王老子吗?”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完全就是瞎扯淡,乱弹琴!”

岳云松有些失去理智。

今天的常委会姜少坤太猖狂了,竟然直接跟他摊牌,弄得他差点下不了台,作为书记的面子和尊严,都丢光了!

他担任莞城的市委书记这么多年,就从来没碰到过这么窝囊,这么让他丢脸的事情。

最后如果不是陈京灵活,很巧妙的把这个问题给拖住,今天常委会他甚至难以全身而退。

莞城他才是书记,他姜少坤是什么?完全就是没有上下级观念,完全就是咄咄逼人,得寸进尺!

岳云松发火,王其华脸色也非常的难看。

岳云松去京城才一个星期,回来就出这样的事情,这一个星期他作为市委管家,根本就没有把局面给弄明白,没有及时给岳云松汇报目前莞城的情况,他的责任不可推卸。

“王其华,你说,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个秘书长当得浑浑噩噩,天都要塌下来了,你还天天给我报平安……”

王其华满脸通红,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过了很久,岳云松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开始生闷气。

王其华察言观色,终于鼓起勇气凑过去,压低声音道:

“书记,最近世纪前沿公司被查得厉害,我也是刚刚收到的消息。不仅税务部门查他们的纳税,工商部门还查他们经营范围,似乎他们承受的压力很大!会不会……”

岳云松脸色变了变,猛然扭头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其华。

王其华不敢和他对视,捏捏诺诺的道:“我……我也刚知道,我觉得这可能是个信号,这是有人在搞鬼啊!”

岳云松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动,就那么呆呆的看着王其华。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那种紧张的感觉能够让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岳云松将头扭过去,人往后仰,整个人全都倚在了沙发上。

他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这一刻王其华忽然觉得岳云松一下就似乎苍老了很多岁。

王其华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一个字都说出不来。

他忽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在旁边,应该给岳云松一点时间……

他站起身来,慢慢的出门,蹑手蹑脚,不发出一点声响。

出了门,王其华觉得浑身难受,他觉得这个事自己似乎不该说,兴许自己本来可以出面先去探探虚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