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9章 必须动手!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必须动手!

世纪前沿在莞城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公司。

公司主营业务是儿童学习机、电子点读机等等针对学生的电子产品。

公司的老板姓姚,叫姚晓琴,以前她是教书出身,后来涉足商海创办了世纪前沿,可能是她经营的产品不算是主流,所以她的企业一直很低调。

当然,如果算盈利能力的话,姚晓琴公司的盈利能力很强,而她本人也因为对教育电子产品行业有卓越贡献,连续多次当选市政协委员,甚至去年她还当选了省政协委员。

姚晓琴年龄不大,也就三十多岁,人生得很漂亮,也很有气质,在莞城女企业家中,她是颇有艳名的。

只是她一直低调,所以主流媒体也很少去关注她。

世纪前沿公司门口有一家很不起眼的小茶馆,茶馆的包房正对着莞城河。

外面下着绵绵秋雨,在这样的天气,坐在茶馆里面冲一杯茶,然后静静的观雨,这不能不说是不错的享受。

包房里面相对坐着一男一女。

女人正是世纪前沿公司的老板姚晓琴。

姚晓琴动作优雅,不紧不慢的给男人添茶,然后轻轻的笑道:“秘书长这样的贵人,也有时间陪我在茶馆听雨,看来这个世界真是有了奇妙变化了!”

男人赫然是市委秘书长王其华。

王其华眼睛在姚晓琴脸上滑过,心情有些复杂,却没有说什么话。

他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

姚晓琴又是一笑,道:“秘书长,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啊?凭我们的关系,有什么话还不好说吗?”

王其华眼皮一跳,他和姚晓琴有什么关系?能有什么关系?这个女人生得优雅,言辞却是异常的犀利泼辣得很。

而且对男人来说,这种女人的每句话,都似乎是在含蓄的挑逗,碰上了这样的女人,王其华除了尴尬,没有其他。

沉吟了很久,王其华道:“姚总,你的公司最近被查,这个事你不会一直都想瞒下去吧?”

姚晓琴淡淡的笑了笑,道:“很正常,但是我的经营经得起查,我从来不干违法的事情,所以我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她目光流转,眼睛盯着王其华道:“没想到啊,秘书长大人竟然还这么关心我。我真受宠若惊呢!”

王其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敢和这个女人对视。

他顿了顿,道:“是这样的,岳书记很关心这件事!”

王其华说出这句话,似乎将内心一块巨大的石头放了下来,而他这句话一出口,包房里一下就变得异常寂静了。

说是茶楼听雨,但是外面下雨滴滴答答的声音却听不到,因为隔了一层很严实的玻璃窗户。

在极度安静中,两个人都没说话。

茶香缭绕,屋子里的气氛很古怪。

过了一会儿,王其华又道:“书记还是希望你能去加拿大定居,那边环境好,华人多,关键是那边生活压力小,可以过得很悠闲,很适合人居!”

姚晓琴微微蹙眉,脸色慢慢的变白,她眼睛看向王其华,道:“如果我不去呢?”

王其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的手敲了敲桌面,动作很轻,然后他站起身来,道:“不是所有的时候都适合任性,有时候需要多方面的考虑问题!”

他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和姚晓琴说再见,他推门出去,外面下着雨,他却一点也不在乎。

走进雨幕中,随手招了一辆的士车钻进去,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女人是祸水,女人最容易坏事,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自古以来,有多少英雄就因为女人而最后沉沙折戟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人,明明知道危险的存在,却还是忍不住要去屡屡犯错,为什么?

王其华有些不明白,作为岳云松的秘书长,他已经把能做的工作都做到了极致了,他不相信还有哪个秘书长能做到他这一步。

但是结果呢?

王其华真的不知道,现在一切都看似平静。

可是这平静的表面之下是山雨欲来,王其华只希望岳云松不要再犯错了,否则……没有否则……王其华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换个环境工作了,老窝在莞城这一亩三分地上见识太窄了,换个地方,哪怕只是安心养老,他觉得都不妄他在政坛打拼这一辈子了。

……这几天莞城市委进出的人多,有些杂。

其中有相当多的人是来自走马河的。

陈京在市委办公,走马河的干部要跟书记汇报工作需要来市委。

虽然区委和市委距离不远,但是踏进市委和进区委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陈京今天找了走马河招标办主任严纲、国土资源局局长杜海,城建局局长林军三人谈话。

陈京的谈话从一个故事开始。

这个故事很简单,他是讲的在楚江省某国有大型企业老总的一起受贿案,这个案子当时在京城引起的轰动比较大,当时省纪委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但是最终这个案子破了。

而破案的关键点很有意思。

就是有一次国企招标,两家企业竞标,其中有一家实力很强,企业内部专业人士都很看好,认为这个标应该给这家企业。

可是在竞标当天,两家企业的负责人分别发言做标书陈述。

第一家企业陈述完毕,在第二家企业陈述的时候,国企的这位问题老总忽然出现,他静静的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位子上听了十五分钟,然后站身离去了。

就是这个举动,让这次竞标的局势完全逆转,先前不看好的那家企业最后拿到了工程。

陈京没有把故事说完,他说到此便淡淡的笑了笑,道:“三位,我说的这个故事,你们听过以后是什么感想?”

三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接口说话。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我们很多干部很聪明,懂得去怎么规避风险,或者说他们自以为很聪明,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呢?”

陈京哼了一声,道:“很多时候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有句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今天叫你们三个过来,没有太多的话跟你们说,我就主要说说这个故事。

走马河的事情,你们比我懂,我都能知道走马河的问题出现在哪里,我就不相信你们不知道。

遇到了问题,是考验我们干部的时候,有些干部经得起考验,有些干部却不一定。

走马河一直都有一股歪风邪气,这已经是多年的痼疾了。

我的个性你们或有所知,我的个性骨子里面就是一个不信邪的人。

我就不相信有杀不下来的歪风邪气。”

三人都低下了头。

他们甚至不敢彼此对望。

陈京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按照现在陈京摆出的架势,分明就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今天的话就是最严厉的警告。

没有再说太多话,陈京便让三人离去了。

陈京的三面出击的动作,他没实施不知道,一实施吓了一跳。

这几年走马河基层的上访举报,光举报到市里的就是一千多起,还有大量的上访被当地截访,陈京知道基层问题严重,但是他没料到基层问题如此严重。

下面的老百姓过的日子水深火热,而基层的党员干部却还不思进取,欺上压下成常态。

而村一级的干部中,当地的地头蛇,地痞流氓出身的占了一多半。

这些人钻政策空子,以权谋私,拿老百姓的利益当自己的利益,却能够屡屡的被保护。

还有更气愤的是这次区委明确要求村一级选举公平、公正、公开,到了下面,就有人敢阳奉阴违打折扣,甚至有的地方选举是乡镇一级的人事干部主持,他们先开党员会议布置所谓的组织意图。

然后通过党员来联络群众,最后达到在选举中实现组织意图。

这简直就是公然的打区委的脸。

而这一次拆迁工作受阻以后,根据陈京打招呼的媒体反馈,有多家房地产工作已经把还没拍卖出去的土地印上了他们公司的宣传册上了。

他们俨然是把这些土地视为了他们的囊中之物。

甚至有老总还在和某市领导的谈话过程中拍了胸脯吹牛,说如果领导有朋友要拿地,找他绝对可以包下来。

如此的猖狂,让陈京深深的意识到,如果再这样下去,走马河的所谓复兴和发展,那不过是空中楼阁,大笑话。

既然如此,该到了出强手的时候了。

陈京这几天主要干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向全区各单位干部示警,分别找他们谈话,给他们必要的提醒和敲打。

另外,陈京在紧锣密鼓的调兵遣将,这一次行动的不光是纪委,公检法战线也要全面配合行动。

整个行动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把检察院已经侦察确认的案子,全部落实,该抓人的抓,该公诉的公诉。能抓多少抓多少,先第一步就要气势如虹,把局面给镇住。

走了第一步,然后区委调集人手全线出动,在全区村一级单位巡视,直接和老百姓面对面,绕过所有的中间举报环节,如果用早些年的说法,陈京现在部署的是一场“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