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4章 岳云松的宣言?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岳云松的宣言?

时间转眼就进入了十二月。

走马河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整肃,社会秩序终于恢复了正常。

陈京亲自把关,全区充实提拔了大批干部,这一批新提拔的干部政治过硬,年龄轻,能力强,干劲足,正是目前走马河搞发展所需要的。

随着各级干部重新调整,打击各类犯罪的行动也渐进尾声,社会和官场风气都为之一振。

而在这个时候,政府开始对全区商业用地进行拍卖,而另一部分城建工程招标也已经开始。

另外,跨区域合作方面,补税政策实施虽然没多久,但是外商感兴趣,本土企业又干劲十足,努力争取,莞城目前已经有两百多家有实力的制造业企业和香港、台湾、澳门甚至是国外的商家签订了供需合同。

按照供需合同,他们每出关一批货物都可以领取政府的出口退税补贴,这让他们的市场竞争力大增。

走马河制造业也因此在日益的恢复生机。

陈京在全区干部会议上明确的宣布,走马河经济正走在健康复苏的道路上,预计在两年内,全区经济将来迎来新的突破。

陈京在做这个讲话的时候,他内心是自豪的,所谓苦尽甘来,陈京在莞城履新了这么久,虽然没有能力把整个莞城的问题彻底解决。

但是他兼任走马河区委书记,能够把走马河的局面扭转过来,这其中虽然经历了一些坎坷。但是他也难掩内心的兴奋和自豪!

相比走马河的形势一片大好。

放眼全局,莞城的形势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转机。

姜少坤和岳云松两人的矛盾日趋恶化,尤其是两人在财税权利上面的争夺,非常的激烈。

姜少坤就不用说了,他的性格本来就跋扈,在处理问题上面咄咄逼人,在很多工作方面开始频频的发力向岳云松叫板。

而岳云松也是摆出了忍无可忍的架势,牢牢的把权利抓在手中,寸土不让。

姜少坤在财税上面使绊子,岳云松就筹划在人事问题上谋作为。

尤其是在政府人事方面。以前党委一般都非常尊重政府的意见。但是近期常委会频频出现岳云松驳回政府提名人选的情况。

因为矛盾激化,自然各自就开始拉拢派系,这一斗争,伤的就是整个莞城经济发展的步伐。

对这样的结果。老实说陈京颇有些失望。

他干脆一心盯住走马河的工作。反正走马河也是多事之秋。陈京有忙不完的事情。

走马河的局面日趋稳定了,陈京现在回头过来想市委的事情,脑子里就觉得很乱……

……

岳云松办公室。岳云松满脸推笑的递给陈京一支中华烟。

这两个月他看上去苍老了很多,毕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这几个月他和姜少坤把关系搞那么僵,两人针尖对麦芒的各显神通。

姜少坤年纪轻,关系多,靠山硬,对岳云松构成的威胁还是很大的,这也印证了一句话,班子内部搞矛盾,没有赢家。

陈京将烟点上,道:“书记,走马河的工作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整肃,现在应该基本合格了!不瞒您说,这两个月我压力很大,毕竟中途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谁能想象到一个小小的走马河,在基层竟然滋生了如此多的问题?”

岳云松道:“陈书记,解决走马河的问题,充分体现了你的能力。走马河为全市树了一个好榜样,你在走马河的行动也很好的震慑了全市其他区县,根据下面的反馈来看,有很多所谓的地头蛇、土皇帝们都恐慌害怕了。

有个别人还主动的找组织谈了话,主动交代了问题,这都是你走马河之功!”

他顿了顿,拍了拍沙发的扶手道:“跟你们比,我老了!说句实在话,年纪大了,干很多事情都有些力不从心了!我最近在琢磨,省委肯定会考虑给我换个环境,莞城我待不了太久了!”

他眯眼看向窗外,显得有些多愁善感:

“纵观我们整个班子,真正有能力,能干实事,而且能干大事的在我看来就你陈京行!其他的人独挡一面都嫩了点。如果把莞城这个担子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陈京暗暗皱眉。

听岳云松这话,乍听有些伤感,再一听会激动,但是真正冷静下来仔细琢磨,里面却极有内涵。

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在这个时候他真的萌生退意了吗?

岳云松许之以利,那肯定是有求于人。

作为领导,岳云松这是在拉拢陈京,希望陈京在目光莞城扮演角色。

陈京深吸了一口烟,道:“书记,说句实在话,对莞城的局面我也感到有些灰心。我们本来是个团结的集体,可是现在……”

陈京摇摇头,神情变得萧瑟,道:“我有个考虑,如果明年省里调整班子,我也想换个环境算了!有句话说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莞城改革开放都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的发展证明了莞城有没有我陈京并不重要。

既然莞城缺了谁都能转,我又有什么必要留在这里天天得罪人?”

岳云松脸色变得严肃,道:“陈书记,你的意思我明白。最近省委是有一些关于你的举报,说你矫枉过正,过于急躁,还说你干事情哗众取宠,不把握重点。对这些举报我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要坚决驳斥!

有多少有能力的干部想干事的干部就是因为一些小人作祟最终沉沙折戟。

我们莞城经过了这么届干部,没有一个人有魄力去触及莞城的固有利益群体,你第一个吃螃蟹动手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值得大大鼓励的事情,别说你在工作没有失误,就是有一点失误,那也瑕不掩瑜,还是值得鼓励!”

岳云松将手上的烟往烟灰缸里使劲摁灭,话锋一转道:

“现在多好的机会?莞城万事俱备,只待我们立刻行动搞发展了。在这样重要的历史关口,我们有些干部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满脑子都是争权夺利,满脑子都是拉帮结派!

有些人谋算好了,一心就等我这个老家伙退出历史舞台,然后他就好一手遮天,把莞城事事都抓在手里。”

他眯眼瞅着陈京,轻轻一笑道:“小陈,你自己恐怕还不知道吧,你已经被某些人视为是眼中钉了!你能力强啊,会干事啊,老百姓都相信你啊,所以你就让人感到害怕……”

他用手使劲的一拍沙发,道:“我岳云松为党工作了一辈子,一辈子兢兢业业,只要我还在一天,就绝对不能让这种苗头抬头。我们现在天天嚷嚷着改革,政治改革,不要搞个人英雄主义,这难道都是废话空话吗?

我们要坚决和这样的人和事做斗争,斗争到底,绝对不能妥协!”

岳云松气势逼人,正气凛然,陈京似乎都受到了感染。

一直以来陈京都没轻视过岳云松,但是直到今天他才领悟到岳云松是真厉害。

岳云松能够把这次争斗说得如此正气凛然,他心中肯定就有了必胜的信心。

他站在了正义的一方,姜少坤站在了不正义的一方,再加上他是一把手,姜少坤处处和一把手较劲顶牛,这明显就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这在官场上是大忌!

陈京缓缓的将烟头放入烟灰缸,一句话不说。

岳云松刚才这席话乍一听是要把陈京拉入自己的阵营,自己琢磨好像也是这样,但是真正深刻的听进去后才能体会到,岳云松这是在发表胜利宣言。

姜少坤可能真的要完蛋了!

可能这话陈京马上出去说都不会有人相信,但是陈京却能够看到结果。

岳云松多谨慎小心的人?他能够如此长时间的忍受姜少坤的跋扈,这本就不是一般的一把手能做到的。

现在这个谨慎的人变得不再谨慎,没有必胜的把握,他能够亮出这个态度?

官场的水很深,官场的人复杂,岳云松老狐狸可被姜少坤给小瞧了!

从岳云松办公室出来,迎头就撞上了王其华。

王其华愣了一下,道:“陈……陈书记……”

陈京点点头,道:“好,你最近忙得厉害吧,我看你眼睛都成了大熊猫了!”

王其华讪讪的笑笑,道:“没忙出什么名堂来,尽是瞎忙!”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去。

王其华是岳云松真正的心腹,可以想象在这次岳云松和姜少坤之间的角逐中他扮演了什么角色。

和岳云松一样,他也是很有城府的人,对这样的人,陈京现在心中都有些忌惮!

不知为什么,陈京忽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走马河的问题圆满解决,他今天过来给岳云松汇报本来是高高兴兴的。

可是现在他却觉得很无聊,莞城这么大的市,处在这样的关键当口。

现在全市上下除了走马河以外,其他的地方竟然没有任何动作,大家都想着战队,大家都想着在斗争中了捞政绩,捞官位,又有多少人考虑过莞城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