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5章 周省长要走?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周省长要走?

粤州天气很好,虽然早已入冬,但是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粤州依旧很暖和。

陈京到粤州恰逢金璐也在粤州,两人自然就腻在了一起。

金璐的生意随着国内经济这几年的高速发展,随着欧朗进军内地的速度日趋加快,她也是越来越挣钱了。

在新一期福布斯共和国女富豪榜上,她的身价突破了八十亿人民币,成为了共和国第一女富豪,她因此也声名大噪。

她现在已经正式改名叫欧念菁,金璐这个名字也只是陈京和她私下里的称呼了,情人之间的昵称,却是分外有意义。

本来陈京到粤州只计划待两天,但是现在他已经和金璐一起腻了三天了!

两人久别重逢,互相之间有说不完的话,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两人亲热,就那样坐在沙发上,两人搂在一起说话,那种感觉都是如此的温馨。

当然,金璐现在越来越急切的想要孩子了,两人三天自然也没光聊天,造人的工作一点都没少干。

清晨,又是一个艳阳天。

两人在被窝里面一阵嬉闹,滕青又被挑拨得心火大旺,自然又免不了又是一番云雨。

两人胡天胡地一直到十点多才起床。

吃了一点早点,黄宏远的电话就来了,周子兵下午休息,约陈京去兰舟湾水库钓鱼。

兰舟湾水库是共和国五十年代投资建的水库,那个年代国家建设没有什么规划,基本决策都是拍脑袋弄的。

本来建设兰舟湾水库的目的是解决水库下游的农田灌溉问题。

可是这个水库一建好,将农田占了一多半,那个时候的兰舟湾老百姓贫困潦倒可想而知。

在改革开放初期。粤州市委一度决策准备把水库大堤给炸掉,可是后来考虑到安全因素最终这个决策没做。

而几十年以后,粤州已经成为了共和国的特大城市,成为了祖国的南大门。

兰舟湾这边有水有山,城市化进程缓慢反而成了一个优势。

在十年前兰州湾就建成了度假村。现在兰舟湾的旅游业已经相当发达了。

尤其是以前粤州军区在兰州湾建设的接待宾馆后来交给了地方,省委把这个宾馆重新改造,现在成了一处省委和省政府领导避暑休闲的圣地了。

周子兵在兰州湾有专门的办公别墅。

因为这个地方离粤州实在有点远,他平常不怎么来,唯有工作上太累了,想放松放松的时候。才会想到这个地方。

周子兵别墅外面不远就是水库。

这里搭建有专门的钓台,实在是绝佳的钓鱼场所。

水库里面鱼类丰富,每年度假村都投资十几万往里面放鱼苗,主要是让游客观赏,所以在这样的水域钓鱼,根本就是手到擒来。

周子兵和陈京两人一人一根钓竿。黄宏远不爱钓鱼,便躺在躺椅上面喝咖啡吃水果。

也就一会儿功夫,陈京就钓了六七条大鲤鱼,周子兵收获也颇丰。

看得出来周子兵心情不错,溜鱼的时候吆喝的凶,秘书要过去帮忙都被他拦住,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身份。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钓友。

“陈京!行了,咱俩钓这会儿,我们这几个人儿一个星期都吃不完。先休息休息!”周子兵拉了一条大草鱼后,冲陈京招手。

陈京放下鱼竿凑过去,找了一个躺椅坐下。

周子兵指了指茶壶道:“你别愣着了,茶壶给你准备的,让和我老黄都尝尝你手艺啊!”

一会儿功夫,钓台上便茶香四溢。

周子兵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下,忽然道:“陈京。你们莞城最近有点乱,我知道这不怪你,但是长期在那种环境下工作,我认为不怎么利于干部成长!”

陈京一惊,黄宏远凑过来道:“陈京。省长是关心你!你在莞城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上次书记都表扬你了!”

陈京有些尴尬的道:“省长,秘书长!莞城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周子兵微微一笑,道:“你看看,这小子还护着。你没一把手的命,却干一把手的事儿,我就觉得你是不是大马拉了小车,你屈才啊!”

陈京连忙闭嘴不说话。

黄宏远道:“陈京,省长是为你好,你呀,别吧好心当驴肝肺!”

“不敢,不敢!”陈京忙摆手,他叹了一口气道:“只是莞城现在正处在绝好的机会上,我在莞城干了这么几年,做了这么多铺垫,不容易啊!”

周子兵沉吟了一会没说话。

三人闷头喝茶,过了很久,周子兵道:“陈京啊!有句话叫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舍不得莞城,我又怎么舍得岭南?可是作为党员干部,必须服从组织安排,人民公仆嘛,哪里来的那么多挑三拣四?

用一句小说中的话,咱们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陈京一惊,周子兵这是话里有话啊,难不成他要调动了?

就在他疑惑间,黄宏远笑眯眯的凑到陈京身边低声道:“内部消息,目前还不确定。省长可能要调华东担任书记去了,中央还是考虑到了省长的能力,也唯有华东那个舞台够大,适合他!”

周子兵皱皱眉头,道:“老黄你别乱嚼舌根子,没影的事儿你乱鼓捣啥?”

黄宏远讪讪一笑,道:“陈京不是别人,咱们随便聊聊天,再说了,现在华东书记除了您以外,共和国还真没其他的人合适!咱们岭南这么多年的发展建设都是您率领下取得空前成功的,华东人民天天都盼望着能够和咱们岭南争锋。

照我看,您去华东,也绝对是华东的人心所向!”

周子兵佯怒道:“就你能说会道,还民心所向呢!”

陈京在一旁察言观色,心里也有了底,周子兵是很谨慎的人,如果不是消息确切,他肯定不会允许黄宏远随便乱说。

看来周子兵调动的事情,应该是没有多少障碍了!

一念及此,陈京道:“省长,那真的恭喜您!华东现在势头正好,您担任华东书记,一定能把华东建设得更好!”

周子兵指了指黄宏远道:“陈京,你还年轻,别跟他学!不要尽说好听的,这年头好听的话听得多,我都有免疫力了!”

“喝茶,喝茶!”黄宏远端起茶杯喝茶,周子兵也端起杯子将茶一饮而尽。

他手轻轻的拍了拍椅子的扶手,道:“说走容易,真的临走了,又发现有太多的事情放不下!别的我都管不了了,陈京你的问题说句实在话,我还是想管一管!”

他顿了顿,道:“你去莞城之前,莞城的形式多复杂?多难弄?省委为了莞城的事情,至少开了三次专门的会议。最后,确定你去莞城担任副书记,说句内心话,我是替你捏一把冷汗的。

你能干实事,敢于干事,可是问题是你太年轻了,缺乏经验,我担心你在莞城斗不过那帮老狐狸!

现在看来,我有些多虑了。你在莞城这几年,工作干得很好,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尤其是你兼任了走马河区书记以后,你敢于出手,能够顶住压力,把基层存在了多年积弊给扫清了,单从魄力上来说,你非常值得肯定的!”

陈京道:“谢谢省长肯定,我当时也是骑虎难下,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说句实在话,我心里很紧张,生怕出乱子!”

“哈哈!”周子兵哈哈一笑,道:“终于说实话了,还是怕吧!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怕的事儿呢!”

周子兵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我在临走之前,还是想把你的位置问题解决一下。我现在考虑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海山市,一个地方是通门市,这两个地方基础不错,潜力也不错,如果干得好,大有可为!”

周子兵深吸了一口气,话锋一转道:“当然,在此之前你还是要参加学习,中央|党校地市干部研修班,别的省我不知道,在我们岭南省提拔正厅干部,这一关是必须的。

你离京城也有些时候了,你家在京城,刚好这个班也在京城,所以这个学习机会对你来说既是学习,也是考虑了你家里的实际情况。

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年轻人就该多学习,学习真本事,然后为党和人民做更大的贡献!”

陈京默然不语,周子兵意图很明显,想提拔陈京。

本来这是一件大喜事,陈京不知多少次做梦都在想自己担任了一把手,自己终于可以放手干一场了。

但是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陈京在莞城干的这几年,期间虽然有很多不愉快,很多的坎坷。

但是现在走到了这一步,他实在是有些难以割舍。

但是他心中清楚,周子兵刚才说的这些话,其背后牵扯到的是省一级层面的博弈。在如此高级别的博弈中,自己还根本参与不进去,自己只能充当博弈的筹码。

也许在这个时候,莞城新一届党委政府的人选问题已经都落实了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