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6章 突然举报!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突然举报!

很显然,周子兵调动的消息在岭南高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陈京拜访乔正清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谈到这件事,但是当陈京跟他提起,说自己拜访了周省长,他淡淡的笑了笑,道:

“周省是个了不起的领导,能力强,魄力足,中央对他很看重!”

然后他又道:“陈京,周省长跟你谈了你的问题没有?你在莞城做得不错,在群众中风评很好,在省委也有很多人知道你,年纪轻轻能干出成绩来,很值得鼓励……”

陈京道:“不瞒乔省,周省长希望我能够去学习,说是磨刀不误砍柴工……”

乔正清点头道:“学习好,我支持你去学习。现在岭南有点乱,你出去学习刚好可以避开这个风头。再说莞城吧,你也没有必要有太多的留恋,那个地方乱相让省委很恼火!

你在莞城坐井观天不知道,最近咱们省委省政府收到了关于莞城的举报信,都快可以用卡车拉了!

我就不明白,大家都为共同的目标奋斗,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窝里斗?

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不顾大局,争权夺利,从不想去干点实事,这样的干部一定要严格教育!”

陈京有些脸红,乔正清的话有点重。虽然他知道乔正清并不是冲着自己的,但是他也是莞城的一员,莞城窝里斗他也有一份。

从现在省里的情况来看,莞城无论是岳云松还是姜少坤。都是聪明一时而已,最终结果绝对是两败俱伤!

陈京又想起在不久前岳云松和他的一番谈话,当时的岳云松算路精细,完全是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说话。

但是现在看来,莞城又哪里有胜利者?

姜少坤在莞城待不住了,他岳云松又还能有多少的上升空间?

“陈京啊,能尽快去党校学习就尽快去。莞城的事情你不用太劳心了,将来岭南还有很多地方适合你的,你从中原到岭南这么多年,无论是工作方法还是个人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跃。以后你注定了会有更大、更广阔的展露才华的空间!”乔正清语重心长的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底气很足。让陈京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现在岭南省政府周子兵一走,政府这一摊子谁来接?

恐怕这其中的竞争会很激烈,放眼目前岭南省委班子,贺军德高望重。根基非常深。大有希望再进一步。

而常务副省长万爱民也是在省政府工作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而且还颇有成绩,他也是有希望的。

乔正清在省政府秘书长位置上干了多年。熟悉岭南的方方面面,而他提拔副省长以后,干的很多事情都为岭南人所称道。

尤其是他主持搞临港高新产品交易会,现在这个交易会影响很广,成为了整个亚洲地区最高水平的科技产品交易会之一。

这不仅提振了临港的城市形象,也提升了整个岭南在全世界的知名度。

另外,乔正清是西北系在华南地区重点培养的干部,背后的靠山很硬,现在西北系方路平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所以乔正清也是有希望的。

这么多人都有希望,难免会有激烈的竞争,这也许就是乔正清口中所说的局面有点乱吧?

……

接到马海山的电话,陈京颇有些意外。

马海山在电话中话不多,就直说自己有重要的情况要跟陈京汇报。

陈京心中就有些纳闷,马海山是莞城公安局副局长,岳云松的嫡系,他有什么重要工作要跟自己汇报的?

再说了,即使有事情跟自己汇报,他也可以在莞城汇报,为什么要赶到粤州来?

带着这种疑问,陈京在粤州香港会所见了马海山。

马海山情绪很低落,一段时间不见,他明显苍老了很多。

也许没穿警服也没戴帽子的缘故,他的头发很白了,人也清瘦了很多。

陈京简单的点了一些点心,给马海山点了一杯咖啡,自己点一杯红茶。

“马副局长,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我看你最近情绪似乎有问题啊?”陈京开门见山的道。

马海山轻叹一口气,道:“书记,不瞒您说,最近咱们公安系统内部清洗比较厉害,有人诬告我,说我受贿,给地方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陈书记,您是了解我的,我马海山就是再混蛋,怎么会干这种事情?

我在公安局内部是老人了,这些年我干的每一件事都经得起组织调查,但是有人欲加之罪,硬要把臭屎盆子往我身上扣,我百口莫辩啊!”

陈京皱皱眉头,他对马海山了解什么?他一点都不了解。

再说了,马海山有什么委屈,他完全可以去找岳云松,找自己能起作用?

陈京心中颇为狐疑,端起茶杯慢慢的品茶。

马海山瞟了陈京一眼,一咬牙道:“陈书记,我还有一个情况要主动向组织交代。我以前在丽水街道办的时候,手上流出过一笔钱。这笔钱真和我没关系,是有个老板通过我的手转给世纪前沿公司的姚晓琴的。

我……我……没有在这其中扮演任何角色,我……我实在是冤枉!”

陈京沉默不语,姚晓琴这个名字他有些陌生,也从未听过这号人。

陈京不做声,低头不语,马海山就有些急。

他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喝了一口咖啡,道:“陈书记,我要举报岳云松!他包养情妇,利用情妇为其敛财。当年他当副市长的时候,我在丽水街道办干一把手。

当时丽水街道办有个马老五,岳云松跟我打招呼让我照顾他,他直接指示把丽水街道办的下水道工程直接给他,工程价格两千万!

后……后来事成之后,马老五给了我五十万,这五十万其实是他给岳云松的好处费,但是岳云松这个老狐狸从来不收钱。

他的钱都是他情妇姚晓琴管的,我把五十万给了姚晓琴,其实是他拿去的……”

马海山有些激动,语无伦次,他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陈京:

“陈书记,这里面都是这些年我留的证据。里面有岳云松和姚晓琴在一起的照片,还有他们的私生子在香港的照片和视频。姚晓琴在莞城注册了一家公司,专门做儿童电子读物。

岳云松干预市教育局采购,让姚晓琴的产品通过教育局行文推给学生,他们从中赚取暴利。

我这些材料里面都有……”

陈京猛然一惊,他唰一下把文件袋打开,从中掏出了一叠照片。

好家伙,第一张照片就是猛料,照片中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喝了很多酒好像是在舞厅。

女人有些陌生,但是男人正是岳云松。

陈京轻轻的把材料推进文件袋,脑子里面瞬间就转过了无数念头。

很显然这件事情又扯到了岳云松和姜少坤之间的内斗。

前段时间姜少坤抓住了岳云松的把柄,估计就是抓住这个叫姚晓琴的女人了。

而抓住姚晓琴,中间肯定就牵扯到了马海山,然后再通过马海山再联系到岳云松,最后致岳云松于死地。

可是岳云松明显技高一筹,他在关键时刻果断的把马海山放弃了。

最终姜少坤无论怎么追,只能追到马海山和姚晓琴还有行贿方之间的问题,他自己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首先,岳云松授意马海山帮那个叫马老五的人,这肯定是口头授意,而且凭岳云松的老奸巨猾,估计这件事做得很巧妙,马海山完全是通过意会才懂他的意思,根本就揪不住他的把柄。

后面马老五感谢的那五十万块钱,岳云松根本就没接触过,马海山直接给了姚晓琴,跟他有什么关系?

陈京慢慢的喝茶,这些念头在一瞬间就在他脑子里转过了。

然后他再回过头来想马海山,马海山在这其中真就清清白白,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里面恐怕也是天大的问号,马海山是一面之词,但是他确实掌握岳云松作风问题的证据,这扯来扯去,就是一个糊涂账。

“马局,这些材料你应该朝纪委举报,你给我能起什么作用?”陈京淡淡的道。

马海山道:“陈书记,纪委也不安全,岳云松是莞城市委书记,他在岭南根基深得很,这一次他给我脑袋上扣屎盆子,我找了很多人,可是没有一个敢得罪他。我……我不敢把这么重要的材料轻易上交……

陈……陈书记,我知道您是个正派人,您在我们莞城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知道,老百姓都知道。

我把材料给您,我相信您!

我……我承认我有违纪,但是……但是这都是岳云松逼迫我干的。

您想想,我当年只是一个街道办的一把手,岳云松是副市长,那个时候我敢忤逆他的意思吗?

我现在想来真的有些后悔,岳云松这个人太贪得无厌了,他把莞城的教育系统祸害得不成样子,把莞城的社会也弄得不成样子。还有王其华,您这次在走马河的动作,抓的有个人是他的大舅哥,他怀恨在心,整了您的黑材料,说您打击民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