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7章 美女高密!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美女高密!

如果说陈京在此之前对莞城还颇为留恋的话,那么自从见了马海山之后,他的心情真就糟透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岳云松有问题,马海山也不是省油的灯,姜少坤也不是好鸟。

现在倒好,自己在莞城兢兢业业的想干点事,回头还被人在背后捅刀子,整黑材料。

整个莞城班子的团结一心,在瞬间崩塌,在利益面前,面对前所未有的机会,大家都失去了理智,都在不择手段的想搞掉别人,自己能够上位。

殊不知这样的做法完全就是两败俱伤,根本就没有出路。

……

粤州,莞城的干部最近频繁来粤州,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马海山前脚刚走,卫华就进省城了。

他第一时间给陈京打电话,非得又要请陈京吃饭。

陈京推都推不掉,最后卫华把就餐地点移到了陈京下榻酒店的楼下,这顿饭他也就逃不掉了。

跟随卫华一起的除了高霞还有苗丹芳,陈京的兴致不是很高,颇有些敷衍应付的意思。

卫华边吃饭,边给陈京分析目前莞城的局面,他拍着胸脯道:“陈书记,目前的情况看,莞城班子肯定要调整。岳云松和姜少坤斗得太凶,省里对他们的意见很大。

我听说在省常委会上,莫书记很生气,说岳云松和姜少坤两人不堪大用,鼠目寸光。

所以啊,我认为莞城班子调整,他俩肯定上不了,莞城书记的最佳人选还是您!

您在莞城工作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您威望高,老百姓都信您服您,您担任莞城书记,绝对是众望所归!”

陈京皱了皱眉头,淡淡的笑笑。道:“老卫,现在这些事情都是传言,都是不可靠的。你不要把用心尽用在这上头了,莞城的书记究竟谁担任,省委领导自然有人选,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

陈京顿了顿。指了指桌子上的菜道:“咱们吃饭,安心吃饭!这些没影的事儿不要谈!”

“呃……”卫华没料到陈京是这个态度,一时他颇为尴尬。

高霞在一旁道:“得了,老卫,你就是那点出息。你看陈书记多有大将风度?多有领导风范?人家能当领导,心性就是比你沉稳。不像你听风就是雨,一点风吹草动就乱了心神。”

她瞪了卫华一眼,也不管卫华是否尴尬,她嫣然一笑,指了指苗丹芳道:

“丹芳,今天你可得敬陈书记酒啊!到粤州你可是地头蛇,咱们都是客人!”

苗丹芳大大方方的端起酒杯。笑吟吟的对陈京道:“陈书记,我敬您一杯!”

苗丹芳今天刻意的打扮过,穿着一袭白色的工作套装,长发披肩,看上去气质淡雅,极具职业女性风情。

陈京端起酒杯道:“谢谢你了,苗小姐。你可是岭南的大明星,你敬酒我得喝!”

陈京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苗丹芳目光如水,滑过陈京的脸庞,也将酒饮尽。

高霞在一旁又放炮道:“哎哟。丹芳,你那眼神那可带着电啊,我跟你讲,得亏今天你面前是陈书记,要是别的人。你这一电,非得把人家电得魂飞魄散……哈哈……”

苗丹芳脸“唰”一下变得通红,轻轻的低下头,竟然没有辩解,一双眼睛却忍不住往陈京偷偷的瞅。

陈京有些尴尬,用手摸了摸鼻子,道:“高姐,你嘴上积点德吧,不要尽说一些胡说八道的话!”

他瞅了一眼卫华,见卫华情绪有些低沉,他用手拍了拍卫华的肩膀道:

“老卫,你我打交道这么久,有句话今天我跟你分享一下。局面混乱的时候,脑子里就要越冷静,不要被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迷花了眼,这对你没有好处。”陈京顿了顿,轻叹一口气道:

“老卫,你看我在莞城算是工作卖力了吧!但是那又怎么的?还不是别人一整黑材料一大堆?有些时候啊,错误不是做错了事,而是你待在了一个别人眼红的位置上,那待的位置错了,你就有错误了!”

卫华心中一惊,脱口道:“陈书记,您不会说真的吧!还有人整您的材料?这是哪个王八蛋……”

陈京眯眼瞅着他,脸上似笑非笑,卫华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陈京摆摆手道:“好了,那些不愉快的事儿不要再谈了,咱们吃饭……”

这顿饭陈京喝了不少酒,他的心情不太好,想喝点酒。

吃饭完毕,卫华提议要去放松放松,陈京婉言拒绝,径直回到了房间休息。

带着微醺醉意在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穿上长睡袍,陈京独自坐在沙发上发愣。

无疑,马海山给他的那个文件袋现在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自己把这个东西给省纪委吗?好像又有些不妥,但是自己留着这个东西,那是什么事儿?

陈京忽然之间对马海山观感变得极差。

这个老家伙,真就是一个老狐狸,老油条。

他如果真想要置岳云松为死地,这东西他早直接送纪委去了。

岳云松倒了,他受牵连是必然,最后都可能完蛋,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啊。

而马海山把这东西给陈京,无非就是想通过陈京的手段,把岳云松给掌握住,让岳云松不敢对马海山轻举妄动。

而陈京因为握有这个材料,他也可以和姜少坤以及岳云松叫板,最终把这两个人都掌握住,莞城市委书记不是他是谁?

陈京当上了莞城市委书记,马海山功劳大大的,他不照样可以当他的局长?

不得不说,马海山也是用心良苦,机关算尽,虽然他这个做法有些风险,但是他选择孤注一掷的把宝压在陈京身上,这也许是陈京唯一觉得有点骄傲的地方!

“就没有一个人省油的灯!”陈京暗骂一声。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看来电显示,号码很陌生,他将电话放在耳边道:“喂……”

等了半晌,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您好,是……是陈书记?”

“我是,你是……”陈京觉得声音有些耳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这个人是是谁。

“我……我是苗丹芳!”

陈京愣了愣,旋即神色恢复正常,淡淡的笑笑道:“是丹芳小姐啊,你什么事情?不要结结巴巴,我有不会吃人,你弄这么紧张干什么?你可是岭南电视台当家女主持,嘴皮子功夫可是长项哦!”

“谢谢,谢谢!”苗丹芳突兀的来了一句陈京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很快苗丹芳似乎调整好了情绪,她口齿变得清晰,道:“陈书记,是这样,有个事我跟你汇报。最近好像有人找霞姐打听过您的事情。那人好像是大厅你私人生活方面的一些事。

而……而且,他……他说你包养……包养女人……”

静,极其的安静!

陈京缓缓的闭上眼睛,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丹芳小姐,谢谢你告密了!我很有兴趣是谁这么关心我啊?私生活都这么关心?”

陈京语气很正常,并没有因为苗丹芳的话让他惊慌,苗丹芳在电话那头支吾了半天,道:“那个人您认识,就是万欣,他都找高姐好几次了!高姐把这事跟我说了,说他不方便跟您说,让我告……告诉您!”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不过他声音却没有任何波动,道:

“丹芳小姐,还是谢谢你!也谢谢高霞。我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儿,他们爱打听就打听呗!时候不早了,你也休息吧!改天请你吃饭啊!”

陈京挂断电话,他一下从沙发上竖起身来,手上的茶杯没拿稳,“砰!”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真是欺人太甚!”陈京心中一股火噌就上来了。

自己不想掺和,别人还当自己软弱可欺,自己老老实实的搞走马河,把走马河多年的痼疾全部清除,背后就有人捅刀子,找事儿了。

万欣的事儿陈京还没找他,他在背后还耍起心眼来了。

万欣和梨花村村支书周爱华勾结,鼓捣当地老百姓阻挠政府拆迁工作,周爱华陈京已经抓了,万欣陈京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给了他面子,没动他。

现在倒好,他竟然回过头阴自己了。

真是老虎不发威,别人把自己当病猫了!

忽然,陈京眉头猛然一蹙,他又想起马海山说的市委秘书长王其华的什么亲戚,不就是周爱华吗?

王其华对自己怀恨在心,万欣和他一样,两人凑到一起可能性极大。

毕竟,万欣凭自己的力量,恐怕还没有胆量干这样的事,他家老头子是个人物,他还差点分量。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该动一动了,不管自己离不离开莞城,都不能被人家骑在头上拉屎。

陈京想置身事外,并不是他怕事,只是不想掺和那些没意思的争斗,妨碍了正常的工作。

但是现在有人要骑到他头上去了,他还能忍?

陈京不是一个能忍的人,他的个性就是张扬,内心不爽,他就要给人颜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