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8章 剑指王其华!

莞城,突然来了一场雨,气温一下降了下来。

南方潮湿,温度稍微下降,那种冷的感觉就相当明显,这两天莞城都开始在换装,陈京今天就穿了一件藏青色的呢子衣上班。

张国民和往常一样来得很早,他看陈京这身装扮,愣了愣才道:“陈书记早!”

陈京淡淡笑笑道:“怎么了?国民!不认识我了?”

张国民脸一红,道:“没,没有!书记您这么穿显得更有威严,我刚才……”

陈京摆摆手道:“行了,国民,对了,你把今天需要送书记办公室的文件压一压吧,放到我办公桌上。”

张国民愕然,道:“刚才秘书长来了电话,说有两份文件书记要。”

陈京皱皱眉头,道:“书记要文件是秘书长的事情,我要再把文件过一遍,秘书长是不是也要想办法?”

张国民怔怔说不出话来,只好将一摞文件重新搬进去,放到了陈京的办公桌上。

王其华十点钟接到岳云松的电话,在电话中岳云松语气很不好:“老王,怎么回事?我让你准备的文件你到底准备好没有?”

王其华当即就傻了,他旋即反应过来,道:“书记,我马上就给您送过来,文件还在陈副书记那边,现在他应该批阅得差不多了!”

挂断电话,王其华肚子里就窝火。

他大清早就给张国民给了电话,让他把几份书记急需的文件给送过去。

可是这小子竟然敢阳奉阴违,而且没送文件,他话都没有给自己回一个,真当自己秘书长毫无威严吗?

因为陈京的缘故,王其华最近对陈京周围的人也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陈京横他有本事,可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未免也把莞城其他的领导太小瞧了。

陈京在莞城风头也出得够多的了,顶着改革派的帽子,干了很多出风头的事情。可是陈京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把莞城本土干部放在眼里,为了出风头,什么事儿都敢干,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真当莞城的干部都是软蛋不成?

有句话叫强龙不压地头蛇,陈京却屡屡犯戒,他陈京既然如此傲气,目空一切,王其华这次也是豁出去了。

现在莞城的政治形势正在悄然变化,姜少坤也是盛气凌人,现在被岳书记给压下去了?

估计姜少坤在莞城的履新,最后要以彻底失败结束,姜少坤是这样,陈京还以为自己能扑腾得了几天?

怒气冲冲,王其华直奔陈京办公室。

他走到秘书室门口故意的咳了咳。

张国民头都没抬,继续盯着电脑,似乎在研究重要的事情。

王其华脸色更难看,他踱步到张国民的面前,阴阴一笑,道:“张秘书……”

张国民恍然抬头,站起身来道:“秘书长,您找陈书记?”

王其华轻轻的哼了一声,冷冷的看了张国民一眼。

他转身敲陈京办公室的门。

“进来!”

王其华进门,轻轻的把门关上。

陈京大马金刀的坐在办公椅上正在看着文件,王其华进来,他头没抬,只是用眼睛瞟了王其华一眼。

王其华刚才在张国民面前表现出来的不满和冷厉霎时便收敛了,脸上笑吟吟的道:

“陈书记,组织部那边拟定人事调整的文件您审批完了吧!书记等着要文件……”

陈京半晌没做声,过了很久,他放下手中的文件道:“其华,我最近去省城好几天你不是不知道,看文件我总得要时间,是不是?”

王其华一怔,说不出话来。

陈京坐在椅子上没动,也没让王其华坐,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静静的看着王其华。

王其华被他盯得心里发虚,脸色变了变,道:“陈书记,是我考虑得不周详,文件您继续看,我去跟书记回个话!”

陈京指了指桌上的几份文件道:“你拿去吧,我刚才已经看过了!”

王其华走过去把文件拿在手中,道:“那陈书记,您忙,我给书记送文件去!”

陈京轻轻一笑,道:“其华啊,你稍等一下吧。我这里还有一份文件马上就好,你一并给书记送过去!”

陈京从桌上拿起笔,抽开笔帽,在文件上“唰!”“唰!”写了一段话。

然后递给王其华,道:“行了,你一并送书记!”

王其华将文件拿在手中,一看抬头《关于继续严肃追查走马河系列犯罪案的部署方案》,他愣了愣,手不自然的一抖。

从陈京办公室出来,他第一件事就是翻看这份文件的内容。

他一目十行的只读一遍,脸色就变得苍白。

这份材料是走马河政府提供的部署,主要是继续追查走马河系列犯罪案背后保护伞和非法利益链条的。这个部署缜密详尽,尤其是部署中提到,目前检察院和纪委已经掌握了很多关于走马河系列犯罪案背后的非法利益链条的证据。

如果从这些证据出发,继续追查,莞城的各种非法利益链条和官场违规违纪的现象,必定会有突破性的大的改观。

王其华越看心越惊,凭他的经验,他可以判断这份材料针对性很强,而且内面提到的大部分纪委和检察院已经掌握的证据,都不是空穴来风。

尤其在部署中提到,因为走马河打击系列犯罪,已然引起了一些其背后保护伞竭斯底里的企图铤而走险,有个别市重要干部,甚至开始丧心病狂,可以说是在偏离正确的道路越来越远了。

个别干部?谁是这个别干部?

王其华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在袭击自己,他一路心神不宁,把文件送给岳云松的时候,他脑子里面都在想着这事。

陈京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还有那笑容背后有些让人莫测高深的眼神,王其华想到就觉得背后冒冷气。

他回到办公室,开始坐立不安,来回踱步。

他总觉得可能有事情发生,而且可能是很不妙的事情。

他脑子里忽然意识到,陈京是刚刚从粤州回来的。

陈京在粤州根基深厚,他是周省长极其器重的人,和省政府秘书长黄宏远关系更是匪浅,是不是在粤州,陈京听到了某些对他不利的风声?

王其华越想越有这种可能,一时他心里更加紧张。

就在这时候,他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他抓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副市长郑辽灯的声音:“王秘书长,怎么回事?你不都给我拍胸脯保证了吗?怎么还会出这样的事?”

王其华愣了愣,道:“郑市长,什么事情?”

“还能是什么事情?万总万欣的公司被检察院盯上了,今天上午检察院派了一个工作组到了万欣公司,而且可以肯定,谈话很不愉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郑辽灯道。

“这不可能!”王其华吃惊的道。

检察院那边他早打了招呼,而且他和检察长金论文还碰过头,双方谈得很愉快。

金论文跟他拍了胸脯表示,走马河的案子不会扩大化,不会牵扯更多人,毕竟公检法现在力量还薄弱,还要考虑维稳的因素。这是几天前的事儿,怎么今天检察院的人就盯上了万欣?

王其华脑子里面有些凌乱,他拼命的组织语言,沉吟了半晌道:“辽灯,你不要惊慌。这可能是检察院在试探,毕竟现在是发展为先,万欣是以投资人身份来到莞城的,莞城党委和政府需要对他保护的。”

郑辽灯道:“但愿如此,最好是不要出任何事情,要不然我们都得完蛋!秘书长,你跟书记关系近一些,在这件事情上面,你要多想想办法,绝对不能够让这个苗头继续下去……”

王其华挂掉郑辽灯的电话,使劲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他几次想抓起电话,但是最终电话都没抓起来。

一个小小的电话,今天就像是重逾千斤一般,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向他无声无息的罩过来。

而他自己却又像是身处在黑暗中,根本看不到网从哪一个方向来,他在官场是滚打这么久,这样的感觉是第一次遇到。

不知不觉,他又想到了陈京。

相比姜少坤,他和陈京打交道最多。

陈京行为做事,不就是如此出其不意,鬼神莫测吗?

陈京初履新莞城,王其华在暗中和陈京交过手,当时他就见识过陈京的厉害,也因此他开始变得收敛,不敢和陈京交恶。

而这一次……

王其华觉得,如果以前的陈京不过是小试牛刀的话,这一次陈京似乎是在布一个大局,极有可能,这个大局就是致命之局。

陈京要对付自己?

他脑子里猛然冒出这个念头,他心猛然往下沉。

陈京现在在莞城人称“陈阎王”,不仅是出手狠辣,毫不留情,更重要的是他算无遗策,做事情总能够以奇兵致胜。

而且他做事的节奏尤其鬼魅。

有时候好像是毫无朕兆,但是突然他就会猛下杀手,其出手速度之快,解决问题之麻利,让人叹为观止。三下五除二把人家解决掉了,别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