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9章 挑拨离间!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挑拨离间!

披着一件长袍,卫华窝在沙发上闷头想心事。

高霞安排小孩睡完觉过来瞪了他一眼,道:“你愁眉苦脸的想啥?又在琢磨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儿?”

卫华叹了一口气,忽然他抬头道:“小霞,你跟我说实话,陈京包养有情妇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高霞愣了愣,冷声道:“你说是不是真的?我说你脑子里面生了蛆是怎么的?陈京是什么身份的人?他老婆的身份你还不知道吧?说出来吓得你浑身发抖,你就尽想一些狗屁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到现在位置的!”

卫华讪讪的笑笑,道:“小霞,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知道陈京背景深,凭他的背景,就哪怕在作风上面出了一点问题,那也不会是什么大事。年轻干部嘛,而且他又那么耀眼,讨女人喜欢,那不很正常吗?”

他咂巴咂巴嘴道:“有句话叫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是想如果能把丹芳和陈京撮合撮合,以后咱们的关系不就更近了吗?丹芳人家也不差,我看她对陈京的意思也足得很。

如果这事能成……”

高霞半晌不说话,过了很久,她摇头道:“得了,得了!不要想着搞这些没影的事儿,你还是好好表现,老老实实的去在工作上努力,这样领导才看得上你!我说卫华你如果在古代,你就是个十足的佞臣!”

高霞嘴上这样说,心中却又是另一番想法。

撮合陈京和苗丹芳。她心中又何尝不想?

苗丹芳现在高不成,低不就,随便找个花花公子倒很容易,尤其是那些富二代,一抓一大把。

可是接触过陈京这种男人的女人,又怎么瞧得上那些货色?哪怕是没名分,哪怕是只是做情人,跟陈京都比跟那些花花公子要好。

女人图个啥?无非就是安全感,将来机会合适,再图个孩子。

这一些陈京都是有能力给苗丹芳的。

可是高霞一想到陈京那天在健身会所等欧念菁的情形。她就不敢有这个念头。

欧念菁人家可是欧朗集团的老总。福布斯共和国女富豪榜的第一位,这样的身份的人在陈京的身边,苗丹芳和自己这一流的女人,算是什么事儿?

有句话叫自惭形秽。高霞在面对欧念菁这种级别的女人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感觉。

当然。陈京和欧念菁有关系的事情,高霞是永远不会说的。

哪怕是对卫华都不能说,她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也是深谙政治、懂得敬畏的女人。

她非常清楚,有些事情眼睛看着了本来就错了,如果再管不住自己的嘴,那就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后果将会极其的严重。

她想着这里,心中就有一股子莫名的烦躁。

尤其是看到卫华,她心中更是觉得自己委屈了,自己也是个大美女,怎么就只能配得上这么一个半老头子?

而且这个半老头子还没什么心机,做事情经常出昏招,让人不省心。

如果自己也能够找陈京这样的男人,现在那日子才真的惬意呢!

“老婆,我跟你讲,现在有人好像在整陈京的黑材料,估计是他得罪人多了,今天都有人找我了!”卫华压低声音道。

高霞冷冷一笑,斜睨着卫华道:“怎么?你动心了?”

卫华连连摆手道:“不!不!怎么可能?陈京还是很牢固的,那几个跳梁小丑还威胁不到他!”

高霞嘿嘿一笑,道:“你明白就好!陈京跟其他的干部不一样,人家在基层闹得再凶,人家上面有人帮他盯着。组织下放他,就是锻炼他,锻炼以后必定要提拔的!

你听过一个故事吗?是关于孙悟空和猪八戒取经以后的故事,话说猪八戒在取经以后,在天堂地位很高,面子倍儿大,孙悟空在天堂日子都混不下去,备受排挤,你道这是为什么?”

卫华愕然摇摇头。

高霞吃吃一笑,道:“猪八戒是什么人?人家出身是天蓬元帅,天蓬元帅下凡,人家就是锻炼的,锻炼后回去指定被重用,大家都觉得顺理成章,地位自然高,自然有人捧他。孙悟空是什么?他是妖精出身,他能够走上取经路,那是走狗屎运。

而他最后提拔荣登仙录,大家都只会觉得这小子撞大运了,难免就有人心生妒忌。

再说了,老孙一点都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根本就没有草根的觉悟,傲气得很,你说这样的人别人怎么会待见他?”

卫华哈哈大笑,指着高霞道:“精辟,精辟!老婆,你不从政真是屈才了!”

卫华伸手将高霞搂着,道:“哎呀,我老卫不知前世修了什么福分,竟然找到你这么一个贤内助,真是上天恩赐!”

高霞皱皱眉头,道:“去,去,别动手动脚,老娘要去陪小家伙睡觉了,你也洗洗早点睡吧!”

“呃……老婆你……”

卫华欲言又止。

高霞瞪了他一眼,道:“什么你你我我的?你还想怎么样?”

高霞站身就走,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高霞也正是虎狼之年,这种年龄的女人,对男人是极其渴望的。

可是高霞一想到卫华在**的表现,刚开始好像挺能的样子,可是到关键时刻,就扑通扑通两下完事了,真是让她心急火燎,却又无可奈何。

老是这样,高霞干脆不做那指望了,放着那功夫,还不如自己买点情趣玩意儿捣鼓捣鼓还强些。

……

岳云松办公室,气氛有些诡异,王其华尽量让自己底气更足一些,他腰杆挺得很直。

岳云松平静的看着他,神情古井不波。

王其华咽了一口唾沫,继续道:“书记,走马河的搞法太过激了,我承认陈京这么搞能够起到一些震慑效果。但是这样的做法完全是置经济建设于不顾,完全是不按客观规律做事。

现在如果再让这样的搞法扩大,全市的民营企业家都得吓跑,咱们天天嚷嚷着搞经济建设,而那些手上有钱的投资人都跑了,咱们怎么发展经济?

还有,最近我听说省里举报陈京的人很多,陈京出了大风头,可是在下面也积累的大量的怨气,如果再不刹住车,后果不堪设想!”

岳云松神色不变,良久他似笑非笑的道:“其华,你今天有些过于激动了!这不像是平常的你啊!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关心起走马河的事情来了?”

王其华尴尬得很,脸一变,道:“书记,只是我最近听到的负面消息太多,尤其是下面的人对市委的攻击,让我觉得很有危机感,所以……”

岳云松冷冷的笑笑,道:“真的吗?我怎么就没有这种危机感呢?”

王其华愣了愣,不知道如何回话。

良久,岳云松将手上的茶杯往桌面上一放,道:“其华,你那些小聪明不用在我面前摆弄,你干过什么,你想干什么,瞒得了别人,你瞒得了我?”

岳云松脸一冷,语气变得更严厉,道:“你以为你真翅膀硬了?你以为你真的很行?真是异想天开,竟然还想去整陈京的黑材料,我说你也是干了大半辈子领导的人,怎么一点位置感都没有?

我实话跟你讲,我岳云松都还没想过去整陈京的材料呢!

你算老几?你还在我下面搞这些小动作?”

王其华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脑袋低了下去。

但是旋即,他又道:“书记,我承认我错了!但是书记您想,陈京现在搞出这个什么方案来,明显就是先斩后奏,没把您放在眼里。再说,陈京搞这些东西出来目的是啥?

他就是要搞我,他搞我可能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可能是要撼动您!

有句话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您主要精力都去处理姜少坤去了,他在空中想钻空子。

书记,您和陈京也不是打交道一两天了,他是什么人?这人我看就是好出风头,而且他做事也从来就眼中没有您,打压对手,清除异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现在下面很多人都是市委成了陈京的天下,这些话虽然是有人从中挑拨,但是……”

王其华话说一半,后面的就不好继续说下去了。

他脑子里面有些疯狂,他非常清楚,开弓回头箭,现在要退他可能退不了了。陈京动手了,也意味着撕破了脸皮,这是不死不休的局。

现在王其华必须想办法把岳云松绑在一起他才有一线机会,否则,他正面和陈京对手,两人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岳云松神色阴晴不定,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淡淡的道:

“其华,陈京不是姜少坤,十个姜少坤比不上一个陈京!你既然如此草率的做事,就需要付出代价!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自己想办法去解决。我知道,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但是我要警告你,你必须把你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给摈弃掉,否则谁都帮不了你,你是清楚有些事情会是什么后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