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1章 陈京的礼物!

第八卷 莞城风流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陈京的礼物!

天有些凉。

姜少坤紧了紧身上的呢子大衣,眼睛继续盯着电视屏幕,一瞬不瞬。

电视新闻播放陈京视察企业一线的新闻,在电视画面中,陈京威严十足,气度不凡,他抬起右手,在虚空中指指点点,颇有指点江山的风范。

不得不说,陈京现在在莞城是意气风发的。

现在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陈京是现任班子中最正直,也是最实干的干部。

陈京在副书记任上整顿司法,整肃全市搞党风廉政建设。

他兼任走马河区委书记以后,又在走马河积极推动改革,然后重拳打击盘踞在走马河基层的各类犯罪,几乎将那些长期横行乡里的地头蛇,土皇帝一网打尽了。

陈京这种做法顶了极大的压力,同时也为他赢得了极大的社会尊重。

现在莞城把陈京叫成“陈阎王”,这个称谓可是不带丝毫贬义的,相反这是陈京莫大的荣耀。

就是通过这一系列的手段,陈京现在成为了莞城真正的实权派。

就连现在他如此高调的视察,大谈经济改革和发展,大家都觉得顺理成章了,这本来是姜少坤这个市长该干的工作,陈京现在越俎代庖,没有人觉得有哪怕丝毫的意外。

一想到这一点,姜少坤心中就充满了苦涩。

岳云松太狡猾,太阴,他对姜少坤采取的策略是不动则已,一动就是要置人死地。

岳云松不是省油的灯,他在岭南根基深,他在省委给姜少坤制造麻烦,让省委领导认为姜少坤太不尊重班长,处处和班长对着干,这样的印象对姜少坤来说是很致命的。

而姜少坤去抓岳云松的问题,他意识刚到,岳云松早就有了金蝉脱壳之策,不得不说,岳云松还是一根老姜,很厉害!

姜少坤看电视看得很仔细。

他的身后关开顺怔怔不说话。

有句话叫树倒猢狲散散,现在对姜少坤来说就是这个情况。

岳云松占据了上风,政府这边有些墙头草就开始改变风向了,这其中甚至包括政府的另外两个常委。

作为政府秘书长,关开顺是没办法改弦易辙的,他担任姜少坤的秘书长,其命运就死死的和姜少坤绑在一起了。

老实说,此时的他情绪也十分低落,尤其是看到陈京意气风发,再看姜少坤这般沉寂消沉,他心中更不是滋味。

“老关,你说说你看这些新闻的感触,说实话!”姜少坤道。

关开顺沉吟了一下,道:“市长,陈副书记也太迫不及待了吧!现在您还没离开莞城呢,他就想着要抢着行使您的权利了,我觉得他的做法,简直是破坏组织纪律……”

姜少坤皱皱眉头,不说话。

关开顺的回答显然无法让他满意。

关开顺只看到表,没看到里。

姜少坤人很傲气,也很自负,但是他人不傻。

陈京现在这样的做法,并不是要刺激他姜少坤,这次他心中清楚。

现在莞城的局面很明显,岳云松可以把他姜少坤拿住,却拿不住陈京。

看看市委的那些部门,组织部就不用说了,周国华和陈京是铁杆。而宣传部、纪委、政法委这些部门,陈京都掌控得很牢,岳云松如果在市委跟他叫板,并没有百分之一百的胜算。

政府工作这一块,倒是有人想着热脸去贴岳云松的冷屁股。

但是姜少坤能够信任政府的人吗?

一念及此,姜少坤摇了摇头,他抬头手道:“老关,你去联系一下陈副书记,就说我请他吃饭!”

关开顺愣了愣,木然点头,道:“好!”

他满腹狐疑的出门,他刚走到门口,姜少坤忽然摆手道:“算了,我自己打电话!”

……

很有戏剧性,陈京和姜少坤两人同样作为省委下放莞城的干部,两人第一次私下的交流竟然是在两人下放几年以后的今天。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很奇妙。

高傲如姜少坤之流,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下也不得不低下他骄傲的头颅,主动和陈京接触。

只是一顿便饭,所以姜少坤安排得并不铺张。

也没有任何外人参加,就陈京和姜少坤两人。

两人点的菜也很简单,但是这个地方很安静,除了饭菜之外,还有一个小茶几,茶几旁边的酒精灯上放着一壶滚烫的开水,开水沸腾,热气缭绕。

姜少坤有些沉默,陈京却满脸笑容。

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姜少坤先开口,他道:“陈京,你我二人是被省委寄予了厚望的,可惜……”

他叹了一口气,连连摇头,很沉痛的道:“我辜负了领导期望,我低估了莞城的形式,我错了!”

陈京微笑着道:“市长,不管怎么说,莞城现在处在历史最好的时候,这应该算是我们这一届班子的功劳。你认为呢?”

姜少坤苦笑摇头,一语不发。

陈京道:“不管怎么说,目前莞城最需要的是改革和发展,莞城局面最需要的是稳定和团结,老百姓要发展,要改变现状,我们作为领导干部,也应该要遵从这一点,努力的做出改变!”

“你有办法?”姜少坤眯眼瞅着陈京。

陈京哈哈一笑,道:“当然!怎么会没有?”

陈京从文件包中拿出一个文件袋慢慢的推到姜少坤面前:“市长,您看看这些材料,办法总是有,只看我们是不是能够意识到办法的所在,如果我们不放弃,就会有转机!”

姜少坤瞳孔一收,将文件袋拿在手中抽出里面的材料。

他一目十行的看了几眼,抬头盯着陈京,道:

“你报复心很强啊,我知道王其华正在整理的黑材料吧,怎么了?你容不得他?”

陈京夹了一夹菜道:“市长,咱们不谈这些了吧!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饭,咱们得走几杯!”

姜少坤碰了一个软钉子,他脸色一变。

但是终究,他没有把心中要说的话说出来,他点点头道:“应该的,应该喝几杯!我先敬你一杯!”

“砰!”两人碰杯,均一饮而尽。

陈京道:“市长,有件事我先跟你透露一下,可能下个月,最迟下个月我得进京了。进京具体的事情就是学习,继续提高。说句实在话,我很珍惜这样的机会,中央党校我还没进去过,也想去见识见识!”

姜少坤愕然把酒杯放下,道:“你要走?”

陈京点头,他轻叹了一口气,道:“说句实在话,莞城能够有现在的机会不容易,在这个时候走谁都舍不得。但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也不可能在莞城干一辈子。

该走的时候,组织有要求的时候,就干脆走吧!

目前我只希望稳定,我只希望我来莞城之前莞城一团糟,我走的时候,莞城不再是那样!”

姜少坤不说话,眼睛盯着文件袋痴痴的发怔。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道:“这东西很有用?”

陈京哈哈一笑,道:“您这个问题太宽泛了。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万能的,但是岳书记怕这个东西,我们不是常常说打草惊蛇吗?这个东西就可以打草惊蛇,不是吗?”

姜少坤脸色一变数变,他不得不承认,陈京的话一语中的。

目前的局面,姜少坤很危险,而岳云松则有隐疾。

姜少坤很清楚岳云松屁股不怎么干净,但是他苦于拿不到任何证据。

而现在陈京用的这一招,彻底的让姜少坤明白了一个问题,解决岳云松,其实可以简化成解决王其华。

王其华是岳云松的心腹,岳云松的事情在王其华那里没有多少秘密。

只要把王其华解决,岳云松还能像现在一样稳坐钓鱼台?

一念及此,姜少坤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嘴唇紧紧的抿上。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相比陈京来说,自己还是不够老辣,不够有经验!

陈京现在是要借姜少坤的手把王其华给玩完蛋,他自己不用出手,王其华就要走上绝路,好一手借刀杀人。

姜少坤知道自己在被人利用,可是对他来说,他有什么选择余地?

现在他是必死之局,陈京给他的东西,就是他垂死挣扎唯一可以用得上的救命稻草。

也许这东西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因为省委领导对姜少坤在莞城的做法已经极端不满了。

但是姜少坤又怎么能够抵御得了这样的诱惑?

姜少坤死死的盯着黄色的文件袋,过了很久,他将文件袋收起来,道:“陈书记,你比我强!至少在处理莞城事务上面,我不如你!”

他顿了顿,道:“不过你放心,这份材料很有价值,我会将材料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陈京道:“希望如此,我更希望你能把政府早就拟定好的经济改革发展的那些政策落实下去,下面的企业渴望这些政策太久了,如果再拖下去,士气一泄,局面又回到了公元前,那个时候咱们这么几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陈京举起酒杯,道:“我们再喝一杯!这一杯酒我祝你好运,希望你能够走出困境,把莞城带到一个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