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2章 姜少坤的守株待兔!

第一卷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姜少坤的守株待兔!

莞城市委,王其华神色轻松的从岳云松办公室出来。

岳书记又一次去了粤州,省委几个主要领导都找他谈了话,省委指示,让他统筹负责莞城全面工作,要努力保证莞城稳定,要力争把莞城经济改革的头开起来。

应该说省委传达的这个指示意图很明显,岳云松和姜少坤之争也许可以划上句号了,莞城一山容不下二虎,最终省委可能还是决定保留岳云松,舍弃姜少坤。

岳云松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他在决策的时候明显就很踌躇满志了。

他指示王其华,让他去尽快的和政府沟通,把政府近阶段的工作摸个底,尤其是各副市长分管工作的问题要弄清楚。

很显然,王其华现在把自己也当成了是岳云松的钦差大臣了,他从岳云松办公室出来,没像往常一样回办公室安排工作,而是径直就直奔政府办公楼。

踏进政府办公楼,王其华心中就觉得惬意。

姜少坤的嚣张跋扈,不仅给岳云松很大的压力,作为市委秘书长,王其华面临的压力也极大。

秘书长的工作有很重要的一块就是要负责协调关系,如果协调市委和市政府之间的关系,如何保障党委和政府沟通顺畅,王其华可以说是伤透了脑筋。

有时候姜少坤根本就不给王其华面子,而市政府秘书长关开顺又是姜少坤的亲信,姜少坤的意图他体现得淋漓尽致。

市委和市政府两大管家搞不好关系,彼此心中有芥蒂,沟通又怎么可能保证顺畅?

有时候岳云松很恼火,王其华作为他的心腹,自然就免不了要被当成出气筒,为此王其华不知受了多少委屈。

但是现在,王其华走进政府大楼昂首挺胸。

他今天就是想亲眼看看姜少坤的样子,姜少坤的失落和众叛亲离让王其华心中有无限的快感。

还不止于此。姜少坤完蛋了,下一个目标就是陈京。

虽然岳云松老是说陈京不是姜少坤,陈京比姜少坤要厉害十倍。

但是他这样说,也就意味着他对陈京的警惕心已经比较强了。

现在的市委,陈京颇有些功高盖主的感觉,市委各部门陈京俨然成了权威,他说的有些话比书记更管用。

姜少坤的问题解决了。岳云松又怎能容得下陈京?

如果明年的莞城班子调整岳云松继续担任书记的话,市长肯定不可能是陈京,凭王其华对岳云松的了解,他对此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现在莞城局面向好,莞城的发展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这个时候,想来莞城摘桃子的人多。

岳云松不用再像几年前那样,因为莞城局面混乱,他没有底气在省一级的层面上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岳云松底气足了很多,省委可能更会遵从他的意见。

一想到这些,王其华更是神采飞扬。

陈京欺人太甚。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今天王其华可以冲进市政府围观姜少坤的狼狈,他日他也就有机会面对陈京,去享受陈京的落寞。

王其华一路快跑,径直找到了市长办公室。

他正欲敲门,政府秘书长关开顺开门出来,两人撞了一个正着。

关开顺瞅见王其华,微微愣了愣,淡淡的道:“哎呀。王秘书长来了?市长在里面休息,你找他可以直接进去!”

王其华轻轻的哼了哼。

他推门进去,办公桌后面没看到人,他四下环顾,发现姜少坤正闭目养神的躺在沙发上。

王其华心中暗暗冷笑,面上却挂满了恭敬的笑容,道:“市长。您休息?”

姜少坤睁开眼睛,眼神定格在他身上,良久,他不置可否的笑笑。道:“王秘书长可是稀客啊,我这个门你可不常进哦!”

王其华脸上笑容不散,道:“是这样市长,书记想把政府部署的经济改革方案和计划再过目一遍,我过来是想找您拿一些材料!”

姜少坤莫测高深的一笑,指了指沙发道:“不急!你先坐吧!我今天早上起来,眼睛就老跳,我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有什么贵客要来,没想到才刚刚上班没多久,你就来了!坐!”

姜少坤扭头伸长脑袋,嚷道:“小段,冲一杯咖啡进来!”

王其华搓搓手,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道:“市长,您太客气了!书记那边等着……您看……”

“这么急?”姜少坤问道,他嘿嘿一笑,道:“搞改革,搞发展,搞经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了,书记肯定要很详细的资料,我也要花点时间整理不是?你既然来了,就不要风风火火,都风风火火大半辈子了,最后的时刻,还那么急着赶干什么?”

王其华愣了愣,心中一股火气往上冲,他心想姜少坤还真是狗死了牙还硬,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他还在摆他市长的派头。

段秘书的咖啡送过来,热气腾腾。

王其华将咖啡端起来又放下去,姜少坤一直都仰躺在沙发上,看向王其华的眼神尽是玩味。

有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可是王其华却没有人之将死的觉悟,他还趾高气扬得很,这样的人想想还真可悲。

而这从另一个角度也体现出陈京做事情的狠辣。

王其华可能永远也想不到,陈京会如此果断的对他动手,而动手的方式还如此隐蔽。

“王秘书长,最近我听到了一些传言,说你伙同的政府某几个人专门整了陈京书记的黑材料,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姜少坤冷不丁的道。

王其华愣了愣,道:“市长,这话从何说起?陈书记是领导,我一直都很尊重他,哪里会有这样的传言?”

姜少坤哈哈一笑,道:“那都是传言,不足信!我也是偶尔听人说的!”

他用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沓文件道:“呃,这就是那些所谓的黑材料,这些材料我也有,我看过这些东西了,都是一些乱七八糟随便捏造的,完全就是东拼西凑,胡乱嫁接的东西,很荒唐啊!

这样的材料送到纪委,你让纪委的同志怎么看咱们莞城?”

王其华一惊,想伸手去拿桌上的文件,又似乎觉得不妥。

“你可以看嘛!仔细看看!”姜少坤大度的挥手道。

王其华神色阴晴不定,终究他还是没有抵御住内心的好奇,他伸出手来将材料拿在手中。

他随便瞟几眼,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的的确确,这些东西就是他的杰作,为了整出这些东西,他使出的浑身解数,各种关系和人手都用上了。

可是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姜少坤的办公室?

就在他狐疑的时候,姜少坤又说话,道:“还有一个传言,说是陈京在走马河打击犯罪,打到了你的亲戚,你对他怀恨在心。而他却也揪住这件事情不放,掌握了你的很多问题,这个事儿也不可信吧?”

王其华脸色一白,故作轻松的笑道:“真是笑话,我怎么可能有什么亲戚在走马河?再说了,即使我有亲戚在走马河,我作为领导干部,也不可能违背组织纪律,去为了这种事去打击报复啊!

我说这些散布传言的人,完全就是造谣,完全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我认为下一步我们要狠狠的整肃这种不负责任的传言的源头……”

姜少坤哈哈一笑,道:“我也不怎么相信!”

他又伸出手来指了指茶几的另一沓材料,道:“那个,这些材料就是关于这些信息的,你也可以看看嘛!”

王其华手一抖,神色连变数变,他伸出手去,又缩回来,又再次伸出手去。

姜少坤一直都很平静的看着他,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让王其华心里打鼓。

终于,王其华强自镇定下来,伸手把那一沓文件拿在了手中,他一目十行的看这些材料,旋即他情绪忽然激动,站起身来道:

“市长,这……这……这简直是乱弹琴,简直是污蔑!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完全就是不怀好意的人在故意要搞我,荒唐,太荒唐了!”

王其华忽然觉得背后冒冷汗,再也坐不住,忍不住当场就失态!

姜少坤依旧没有动,他只是压压手,道:“坐,坐!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不用太激动!”

王其华重新坐下,神色却没有刚才那般自若了,他总觉得屁股下面有刺,怎么都不舒服。

姜少坤笑道:“这些材料也不可信,如果把这些材料送到省纪委,你说纪委会怎么看咱们莞城?”

王其华脸色一变数变,表情瞬间定格。

他再傻也听出姜少坤的意思了,姜少坤这是什么?这是**裸的威胁!绝对是威胁!

在一瞬间,他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

他蓦然想到,今天自己从市委到政府,这一切的行为早就已经在姜少坤的掌握之中了。

要不然他为什么桌上会堪堪就放这么两样东西?

这只能是姜少坤对岳云松要做什么,派谁做什么都了若指掌了。

今天早上,他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原来是在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