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4章 去向确定!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去向确定!

又是一个清晨。

这个清晨岳云松觉得分外的冷。

昨天整晚彻夜难眠,今早很早就起床,他取消了晨练,草草的喝了一碗稀粥就直奔市委。

市委秘书长王其华消失了一整天没有消息,岳云松白天还以为王其华有事外出了。

但是到晚上他接连接到找王其华的电话,他就感到有一丝不正常了,他连夜打电话给市委几个副秘书长,让他们立刻行动找人,市安监局也随即开始行动,所有的人找了一个晚上,竟然没找到王其华。

岳云松终于明白,王其华应该是出事了。

有目击者看到王其华进了市政府大楼,然后好像再也没从政府大楼出来,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王其华到市政府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岳云松又安排几个和市政府近的人去了解详情,得到的结果让他更是吃惊。

王其华到市政府没去其他任何地方,而是进了市长姜少坤的办公室,然后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

得到这个消息,让他坐立不安。

很显然,这件事情和姜少坤是有关系的。

姜少坤怎么能够让王其华消失?

岳云松一个晚上都在想这件事情,他仔细琢磨,得到的结论是姜少坤可能掌握了王其华的问题了。

姜少坤是省委督查室主任出身,办案子,整材料都是他的专长。而他和省纪委、省组织部的关系非同一般。很可能就因为这些方方面面的原因,才有了王其华消失的事件。

早上上班,岳云松已经嗅到了市委院子里的诡异气氛。

显然,秘书长王其华突然失踪的事情已经传开了,一个天天在大家面前出现的大活人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不得不说这很诡异,这样的事件发生,也必然会引起一定的恐慌。

市委人很多,整个院子包括政府一起有数百号人之多。

王其华作为秘书长,是堂堂市委的大管家。

大管家失踪了。市委群龙无首这还是小事。关键是王其华在市委经营这么多年。市委上下遍布他的心腹,王其华出事了,是不是意味着莞城又会迎来一次大清洗?

岳云松冷着脸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占华早就来了,他神情有些紧张。在自己的办公位上痴痴发愣。

看到岳云松进来。他慌忙站起身来道:“书记……”

岳云松皱皱眉头。道:“你去让陈副书记来我办公室!”

占华愣了愣,道:“书记,陈副书记昨晚已经去粤州了!”

岳云松一惊。摆摆手道:“那就让肖进过来吧!”

岳云松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把包往沙发上一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少了陈京,好像很多事情办起来吃力了很多。尤其像这种突发的事件,岳云松现在脑子里面很乱,不知道该如何妥善处理。

陈京在莞城很好的充当了他和姜少坤之间润滑剂的角色。

有陈京在,岳云松可以很清晰的把握到王其华消失的真正原因。

但是现在……

岳云松没可能和姜少坤主动联系,两人势同水火,怎么联系?

另外,岳云松担心,姜少坤对付王其华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他真正的目标可能是指向自己的。

一念及此,他心中就有些打鼓。

这些年他着重培养王其华,也过度倚仗王其华了。

有些他不方便做的事情,王其华会主动帮他做。

而有些他不为人知的秘密,王其华却都知道,王其华出事,他很难保持冷静!

肖进来得很快,岳云松强打精神吩咐肖进,立刻让肖进以市委的名义对外辟谣,对我称王其华并没有出问题,而是因为身体原因在医院疗养。

然后,岳云松让肖进暂时接替王其华主持秘书长的工作,他要求肖进要保证市委摊子不能散,人心不能乱,必须保证政局稳定。

把工作安排下去,岳云松便开始给省里领导打电话。

兴许是太早的原因,省里领导的电话都打不通,这时候秘书小占进来提醒他,今天日程是去永和区出席市第三工业园的剪裁仪式,岳云松摆摆手道:

“你去告诉肖秘书长,让他和政府联系,让政府安排领导过去!”

虽然作了应急的部署,但是岳云松的心情却没有丝毫放松,他越来越感觉,事情可能比他想的会更糟糕……

……

陈京到粤州休息一天,然后到组织部接受组织谈话。

让他没料到的是和他谈话的领导是组织部副部长燕光。

燕部长是刚刚从中央下放的干部,在省委组织部现在坐第二把交椅,干部的培训再教育工作是他在分管。

燕光看上去很年轻,陈京在此之前就听过他的大名,主要原因是因为燕光是共和国人大毕业的高材生,毕业以后在人大工作多年,后来组织有派他到美国做了两年访问学者。

在国内燕光是著名的人力资源专家,从人大出来以后,他去国资委参与过国企改革工作,在人力资源方面,他撰写过很多专著,其中有一本《共和国式管理》在学术界拥有很高的知名度。

燕光的年龄也就差不多四十出头的样子。

他很有学者风度,和陈京握手的时候,他笑眯眯的道:“小陈,我昨天看了你的简历了!很了不起啊,从楚江转战岭南,每到一个地方,工作都能干出亮点来,这种干部不多。

而且鲁教授很看重你,你能拜入他的门下学经济,这给你未来的发展可以说是奠定了很坚实的基础。

这一次我找你谈话,你应该明白组织对你的安排吧?”

陈京笑道:“燕部长,我很乐意参加党校学习再提高。我一直都盼望这样的机会呢!”

燕光点头道:“很好,我昨天还在部委会上讲呢,说咱们有些能力强的干部被过度使用了,组织忽视了对他们的培养和再教育。我看你的情况是差不多是这样。本来像你这样的年轻干部,在处一级就应该要培养你的。

当时多好的机会?我记得岭南又一次派遣二十多名处干去新加坡学习,你的名字就是被人划掉了的。

咱们领导用人喜欢用有能力的人,但是不能过度使用,还是要加强干部培养!”

陈京连连点头,燕光是个学者,谈吐不像一般官员那样有机锋。

陈京和他沟通,觉得没什么压力,这可能也是燕光亲和力的体现。

燕光拿过一份表格递给陈京,道:“你把表填一下,开学的时间是春节以后了,节前是两会嘛!”他顿了顿,继续道:

“根据我们岭南省的惯例,凡属参加过中央党校地市研修班的学员,都会纳入省委组织部重点培养,不瞒你说,这些年省委重点培养的干部,是咱们全省骨干中的骨干。

这其中有竞争,同时也有更多的机会。

你翻翻咱们岭南省四套班子副部级领导的简历,要超过百分之八十都是曾经省委重点培养干部,这对你来说是个荣誉,更是责任!

希望你以后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牢牢把握机会,为党和人民做更大的贡献!”

燕光后面的话就有些套话性质了,但是陈京能够进入省委重点培养干部名单,他还是有些吃惊。

这几年他在岭南付出得多,现在也终于有了认同感,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欣慰。

唯一跟他想象略有出入的是,中央党校开学是明年,年后差不多快三月份了。

那在春节前,他还必须在莞城继续工作。

一想到莞城那个地方,他就有些头疼,他都是要走的人了,他更加不想掺和到莞城现在更加复杂的政局中。

从省委组织部出来,他接到了张国民的电话。

在电话中张国民跟他汇报王其华的事情,刚刚省纪委网站公布了消息,王其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这件事在莞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陈京听完张国民的汇报,他道:“国民,你的工作不要受影响,平常怎么工作,依旧保持原样!另外,对了……”

陈京顿了顿,道:“你做好准备吧,你在市委待得也有些年头了,可以考虑下去锻炼锻炼了!最近多了解一下基层区县的工作,你明白我的意思?”

张国民愣了很久,心中难掩狂喜,道:“是,陈书记!我一定认真工作!”

陈京轻轻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在莞城干了这么几年,他忽然发现临走的时候自己需要安排的事情竟然不是很多。

除了张国民和陈立中外,陈京在莞城也没有多少自己人。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陈京在莞城立足,在莞城树立威望究竟靠的是什么?

实干!干出成绩,干出老百姓需要的成绩,就这样!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体会,这样的领悟,对陈京来说是一次不小的蜕变。至少他在履新蓉城之前,并没有这样的体会,或者说体会没有如此深刻。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让一方老百姓服气,让一方老百姓尊重,这就是能立足的根本原因,除此以外,其他的都不足道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