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6章 密集 履新!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密集履新!

中央宣布省市重要干部任命。

岭南省省长周子兵调任苏北省省委书记受到了国内外媒体极大的关注。

虽然在此前关于周子兵的去向国内外媒体有很多议论,而中央的这个任命也都在大家意料之中。

但是周子兵从共和国最发达的省调任到共和国第二发达的省担任省委书记,这还是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岭南的省委书记一直都是高配,这样的配置在很大程度上让省长难以真正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常常是书记将省长的光芒彻底的掩盖。

实际上周子兵在岭南一直都很低调。

他甚至比不上贺军的名气大,但是周子兵很聪明,也很务实。

这么多年在岭南,他已然建立了自己的一套班底,他在充分配合书记工作的同时,也最大限度的发挥了自己作为省长的作用。

岭南的经济这几年起起伏伏,但是一直都保持稳中有升,一次又一次的让那些经济专家的断言成为历史,周子兵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不可小觑的。

周子兵在岭南最得意的政绩是临港和粤州两地的发展。

周子兵在临港提出临港应该走高新技术路线,并且他亲自主持帮助临港召开了第一届高科技产品交易会,现在这个交易会成为了整个共和国最致命的高新技术产品交流会,临港的城市地位也因此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另外,由于周子兵在好几年前就提出临港发展高新技术的观念。而且也为临港走这条路创造了便利条件,夯实了人才、资源基础,随着社会的进步,他的这些观念被认为是相当超前的。

而粤州日益巩固一线城市的地位,在经济总量上向京城和黄海靠拢,作为一个省委城市,对直辖市造成如此大的冲击,这在共和国历史上也仅有粤州一地。

周子兵在粤州第一次提出“南大门”经济模式。

粤州是共和国的“南大门”,这在很多年前就得到了社会的认同。

但是真正把南大门和经济挂钩,周子兵是第一人。

周子兵南大门经济模式就是鼓励对外贸易。努力打造粤州全国贸易之都的形象。

他曾经提出一个宏观的设想。这个设想极其狂妄,他希望在十年内共和国一半的进口产品走粤州,而另一半的需要出口的产品也走粤州。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粤州极其周边建设了共和国吞吐能力最强的港口。粤州极其周边拥有全国最便捷的公路和轨道交通。粤州也拥有全国最为便捷发达的物流系统。这都是周子兵在岭南所打造的赫赫政绩。

由于受到了关注,周子兵的这些政绩也被人在媒体上提起。

而媒体和社会各界都认为,周子兵正是通过这些政绩。让中央认识到了他的价值。

现在苏北经济发展迅猛,共和国经济发展在“岭南模式”之后,现在又有了“苏北模式”。

共和国对苏北的经济寄予了极大的希望,而周子兵履新苏北也注定了会被委以重任,这充分说明了中央对他的信任。

……

粤州,省委和省政府为周子兵召开了盛大的欢送晚会。

所有省委委员,候补委员,都被允许参与欢送晚会。

陈京也参加了这个晚会,但是因为人实在太多,他没有找到和周省长单独谈话的机会。

倒是黄宏远一直都跟陈京靠得比较近,两人有很多交流。

虽然黄宏远的口风很紧,但是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周子兵在离开之前应该对他有所安排。

领导干部到了周子兵这样的级别,他们的政治博弈不会在拘于一个地方。

他人去了苏北,但是在岭南的人马他也不会忽视,实际上他在岭南的影响力也持续存在,而他要保证这种影响力,势必也要安排好他自己的势力。

陈京判断,黄宏远接替蒋铭仁的可能性很大。

因为蒋铭仁最有可能提拔成为省委组织部长。

而贺军担任省长的呼声极高,不过这一次在两会前没有关于贺军的任命,这也让岭南新任省长的人选似乎增加的许多的变数。

不过陈京清楚,岭南这个地方太敏感,牵扯到的势力众多,中央对岭南向来都谨慎的。

实际上这次两会前除了调离周子兵之外,岭南的其他的人都没有动,关于岭南班子的调整计划,可能正在酝酿中。

贺军不是一个有一把手情节的人,可能在这一点上,他略微占劣势。

相比贺军来说,万爱民资历和贺军差不多,但是影响力没办法和贺军比。不过万爱民做事魄力足,胆子大,这是他的优势。

他们两人是接替周子兵最大的热门。

不过据陈京所知,虎视眈眈盯着省长位子的可不止两人。

最近西北系的动作就很大,乔正清几次进京述职他都单独见了方路平。

方路平为了乔正清的事情,甚至还给陈京通过一次电话。

在电话中方路平问起陈京的近况,陈京跟他汇报,说组织安排他进京学习,他便道:“正清省长提起了你,对你很是褒奖,他觉得岭南年轻干部太少了,能用的更少,你怎么看?”

陈京一听方路平这话,他自然明白内面的意思。

岭南的干部怎么可能少?岭南是共和国人才最集中的地方之一,有才华的年轻干部更是数不胜数。

乔正清说年轻干部少,自然是指西北系在岭南的底子太薄。

而更深层次的意思可能是,乔正清现在要力争省长的位置,他需要西北系给他更大的支持。

陈京沉吟了一会儿,道:“三叔,乔省长是我很敬佩的领导。也是很能干的领导,在岭南他需要更大的舞台,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岭南的人才可能还真的缺乏!”

方路平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而陈京也在无意中支持了乔正清一把。

乔正清对他不错,他不介意在关键时候对其给予支持。

陈京清楚,方路平初掌西北系,需要平衡的东西很多,西北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有限资源,如何正确的运用,可能是方路平不得不斟酌的问题。

而就在这个电话过后没几天,陈京接到了古林风的电话。

古林风在电话中旁敲侧击的问陈京关于岭南的一些情况,陈京意识到,方路平可能在支持乔正清的问题上动了心思。

这样的情况可能也预示着,周子兵走后,岭南政坛说不定会有比较大的洗牌。

这些话陈京不好跟黄宏远交流,也没办法跟他交流。

他也相信黄宏远在周子兵身边工作这么多年,他的眼界比自己宽很多,他的位置也比自己站得高,这些东西他也能领悟到。

这一晚,陈京和黄宏远两人干掉了一瓶五粮液。

欢送会散去之后,黄宏远要亲自送周子兵去休息,然后明天周子兵就会直飞苏北,开始他苏北书记之旅。

周子兵走得匆匆,岭南政坛很多人可能心头都有些空落落的。

这其中黄宏远要算一个。

在临别的时候,黄宏远带着三分醉意和陈京握手,道:“陈京,党校学成一定要归来!一定要归来!你再回来,会有更大的舞台给你,唯有在岭南,你的才华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陈京连连点头,他理解黄宏远的心情。

周子兵走了,他最大的靠山也走了,他有些孤独,他的人生和仕途面临转折。

他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拥有更坚强的盟友,虽然这个事情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但是这一刻,他对陈京是真实性情在流露。

告别的黄宏远,陈京回酒店休息。

而在路途上,陈京给他远在楚江的老领导伍大鸣去了一个电话。

这一次中央重要人事任命中,伍大鸣被任命为楚江省省委书记。

陈京在伍大鸣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追随了他,几年的时间,伍大鸣完成了从市委书记到省委书记的两级跳。

可能这一刻,伍大鸣光芒被刚刚履新的周子兵所掩盖了,但是陈京清楚,伍大鸣从今天之后,共和国高层政坛就会有他的名字。

陈京判断没有错,伍大鸣每晚九点肯定在家,因为每天读书看书是伍大鸣雷打不动的习惯。

如果说周子兵是一个有眼光有远见的人,那么伍大鸣的特点就是坚持不懈。

陈京做过他的秘书,对伍大鸣那种近乎固执的坚持和执着非常了解。

而这也是伍大鸣影响他最深的地方,伍大鸣是才子,但是共和国从来就不缺才子。

伍大鸣的成功不是因为他有才,而是因为他的执着和坚持,他认准的事情,就全心投入为之奋斗,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气馁,也不知道什么叫放弃。

陈京最近一次见伍大鸣是在沙书记的追悼会上。

在当时的那种气氛下,陈京和伍大鸣的交流并不多。

他没有料到,伍大鸣进步会这么快,刚刚当上省长时间还不长,立马就被任命为省委书记。

陈京现在离岭南并不算遥远,但是那个地方现在是什么样子,他还真的不知道了,似乎变得从未有过的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