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8章 要学装孙子?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要学装孙子?

方凯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大张旗鼓的给陈京夫妻红包,里面仅包一百美金。

正如他所说,共和国传统的东西都是过场,他似乎对此极有抵触。

方凯和方婉琦年龄相差比较大,但是方婉琦小时候对二哥印象不错,主要是因为方凯当年年纪不小了,却还喜欢和小孩子玩,家里都认为他没出息,不争气??。

而十八岁老头子安排他当兵,他拒绝,后来方家又给了找了石化单位做管理,他依旧拒绝。

他那时候想当画家,迷上西洋画,可是那时候人体裸模可是大犯忌讳的事物。

方凯敢第一个吃螃蟹,可是这个螃蟹吃了以后,惹得老头子肝火大旺,从此对方凯就有了成见。

不受老头子待见,方凯干脆“破罐子破摔”,大学没上完就出国,中途他回家极少,近十年来他才回家一次。

方婉琦跟陈京说,这一次方凯回来准备大干一场,老头子逝世了,方凯头上再也没有利剑高悬,而且随着共和国越来越国际化,方凯以前的那些所谓的“离经叛道”现在也渐渐的被人接受了。

而方凯在外面蹉跎多年,钱不算挣得多,但是蹉跎中练就了一身生存技能倒不可小觑,这次他回国,大手笔杀入互联网行业,准备做视频网站,公司目前已经在筹备阶段了。

用方婉琦的话说,他和方凯都是生意人。两人共同语言多,而两人和陈京则是完全不同的两条平行线。

对这个说法,陈京含笑不语,在共和国,方凯真是这种性情,有他吃亏的时候。

全盘西化那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想,适应不了共和国的国情。

方凯作为共和国的红三代,却领悟不了这一点,这可能也是他和方家这么多年格格不入的真实原因。

而方凯的事情对陈京来说也不过是个插曲。

在春节前后,陈京也开始忙碌了。主要是忙于应酬。

陈京并没有主动去找什么关系。但是他呆在京城,主动找他的人就不少。

在腊月二十四,传统小年这一天,古林风约他吃谭家菜。

这一天京城天气很冷。下起了鹅毛大雪。路上人车堵得厉害。

作为主人的古林风情绪不是很高。陈京微笑道:“怎么了?林风,是不是又被家里老头子骂了?”

古林风摇摇头,又点点头。颇为无奈的道:“没办法,在苏北干得不好,老头子对我意见很大,批我做事毛躁呢!他知名让我多和你接触,多学一学你的为人处世,我这不就屈尊请教来了吗?”

陈京愣了愣,摆手道:“你拉倒吧,你们家老爷子知道我这号人?你太抬高我了吧?”

古林风抬头盯着陈京,嘴唇掀动了一下,没有做声。

这不久之前,西北系正式的完成了新老交替,现在方路平成为了头面人物。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方路平最西北系内部的整肃动作也是相当大的。

其中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重新确立后备人才,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方路平把陈京列为了西北系最重要的后备。

甚至陈京的重要性在方路平那里比之古林风和唐贽更为重要。

说句实在话,古林风心中有些失落,但是方路平做法古明凡是支持的。

再说了,陈京这些年在岭南的成绩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他被岭南送到中央党校学习,学成之后立刻提拔是必然。

陈京相比古林风和唐贽,他起步晚,但是上升势头迅猛,现在陈京已经成长到可以和两人平起平坐的程度了。

“抽烟吗?”陈京拿出一包玉溪烟自己点了一支,然后递给古林风。

古林风接过烟,眼睛又瞟了陈京一眼。

华东几任省委书记,陈京都和其关系处得不错。

已故的沙书记对陈京极其器重,而现在已经上任的周子兵,陈京在岭南也是紧抱他的大腿。

古林风就有些不明白,陈京比自己还年轻,人看上去又不过如此,他是怎么屡屡就能获得领导青睐的?

古林风现在在苏北是让省委领导的头疼人物,陈京在岭南就能成为别人的香馍馍,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两人闷头吸烟,陈京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古林风是个性格直爽的人,也很求上进,为人正直,这都是他的优秀的地方。

本来以他的条件,在京城部委关系这么多,他在淮阳干市长,能争取到的政策很多。

但是古林风就是一直干得不理想,也不顺利。

在陈京看来,古林风性子方面还是太急躁,做事情思虑不周,同僚之间他太傲气,对下属又缺乏沟通,而且过于严厉,过于强势。

在官场上,什么时候要硬,什么时候要柔,其把握存乎一心,分外的奥妙,一味的硬,刚则易折,能干好工作?

古林风很委屈,陈京也清楚,因为他常常好心办坏事,沙明德和陈京就谈到过古林风,对古林风沙明德评价不高,很恼火。

现在周子兵去了苏北,周子兵的性格比之沙明德要柔和一些。

但是陈京也并不看好古林风在苏北的发展。

陈京和周子兵接触也多,周子兵做事柔和,但是该有的杀伐决断,那是一点都不少。

他此去岭南,面临重重困难,先不去烧几把旺火,如何能立足?

古林风前景不妙。

谭家菜菜品珍贵,但是两人吃饭都有些心不在焉,陈京倒罢了,古林风现在是吃什么都没味道,房间里气氛并不愉快。

“陈京,你进京学习,这个机会不错啊!”古林风道。

陈京笑笑:“是不错的机会,我很珍惜,希望能够学到东西!”他顿了顿,道:“周书记人比较柔和,做事风格润物无声,苏北现在发展潜力不错,你淮阳更不错。

我觉得你不能放弃淮阳,那个地方会有未来!”

“你有什么意见?”古林风问道。

陈京道:“意见谈不上,但是淮阳这几年整个投资力度不够,尤其是发展思路不清晰,这应该算是问题。淮阳旅游资源丰富,并不一定要跟随所谓华东大潮搞苏北模式。

淮阳有自身的特点,就应该走特色经济的路子,你说呢?”

古林风皱眉不说话。

他现在和淮阳班子的矛盾就在淮阳发展上面的分歧。古林风在京城有关系,他热衷搞投资,招商引资,发展实体经济,搞规模化产业园。

但是淮阳以莫书记为首的一帮人赞同打造旅游城市,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发展服务行业,工业方面发展高端轻工业,凭借临近黄海的优势,把淮阳建城黄海的后花园。

由于双方的分歧,两派人马斗得厉害,古林风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也不管自己和莫书记是否实力悬殊,一接上火就眼红,淮阳书记莫希艺是个从基层爬上来的老狐狸,在淮**基极其深厚。

古林风怎么是他的对手?

所以淮阳的工作的失误,古林风屡屡背黑锅,再加上莫希艺又到省委抱怨说古林风人傲气,不尊重他这个班长,不听招呼,破坏团结。

省委对古林风自然看法也就越来越糟糕。

“好了,林风,都快过年了。咱们就不谈那些工作上不开心的事情了吧!咱们碰一杯!”陈京转移话题道。

古林风端起酒杯和陈京碰了一个,道:“跟你说个消息,唐贽肯定去岭南,临港市常务副市长,他是咱们这一批干部的头马呢!这一次他去岭南,肯定是踌躇满志,而你可不要把他给比下去了啊!”

陈京哈哈一笑,道:“唐贽人不错,这几年在京城沉淀得差不多了,是该下去干事去了。”

古林风将杯中的酒喝干,道:“陈京,我今天跟你学了一招,装孙子!是啊,跟莫希艺要装孙子,这个老家伙这几年折腾得我够呛。跟他搭班子,我也算涨见识了。

淮阳摊子再乱,我在那边干了多年,我有感情,我也没有理由就这么灰溜溜的走!

他妈的,我就不信我干部出名堂来!”

古林风出自将军家庭,将门虎子,他也颇有其父之风,身上军人气质很重,说话也屡屡爆粗口。

陈京看他的样子,知道古林风是下定决心要改变,他淡淡的道:

“这样也好,你有此心,我也不能够让你这顿饭白请。后天周书记进京,我肯定会跟他碰面,到时候我跟你打电话,你先认识一下他,希望对你工作有帮助!”

“啊?那肯定有帮助啊!”古林风吃惊的道。

他很吃惊陈京竟然有这样的能量,周子兵进京工作那么忙,日程那么满,陈京竟然能让他抽出时间来,这只能说明两人交情匪浅。

不过旋即,他都舍去了这些胡思乱想,他高兴的道:“陈京你够意思啊。我敬你一杯,老头子说得对,你比我强,第一会装孙子,第二会巴结领导,这两点我真不如你,我向你学习!”

陈京眉头一皱,佯怒道:“你这是什么话?听你这样一说,我就是一个谄上欺下的主,你再这么说,咱们可一刀两断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