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9章 党校的意外任务!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党校的意外任务!

春暖花开,转眼是农历三月了。

清明节,方家一大家子到八宝山扫墓,陈京和方婉琦两人在老将军的墓前伫立良久。

不知不觉,陈京已经在党校学习有三个月了。

在党校的学习生活,对陈京来说每一天都是充实的。

他们这个班一共四十人,班长是现任发改委投资司司长欧阳进,而陈京则一直表现低调,无官无职。

党校学员都是高级干部,但是进了校园,都得统一住校,严禁任何人搞特殊化,也严禁带秘书入校。平常周一到周五,封闭式管理,周末双休可以自由活动。

陈京和其他学员不一样,岭南省委已经做出了决议,免去了他莞城市委副书记的职务,所以他现在是专职学习。

而其他的学员很多还在担任单位职务,平常还要去处理工作的事情,所以并不像陈京这般清闲。

在党校,干部集中,而且能进党校的干部,都意味着前途无量。

从政之人,重要的是人脉,所以在党校学习的学员很多人都刻意的多接触人,以便拓宽人脉。

也因为这个原因,党校内部集体活动很多。

基本每个星期,都有集体活动,每一次活动主题都不一样,一般都是群众提议,然后班委安排,这些活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给大家提供更多的交流的机会。

不过陈京并没有太热衷这些事情,他专心学习。努力的自我沉淀。

陈京的思维很独特,他从大学毕业以后,一直在工作,在工作中学习虽然不错,但是有这样安心学习充电的机会,对他来说更是弥足珍贵。

知识就是力量,多学知识,多练内功,是陈京现在非常需要的。

陈京周一到周五在党校学习,周末去京城大学学经济。他现在在京城大学报了在职研究生。本来没必要如此频繁的到学校。

但是陈京和鲁教授的师徒关系,现在恰好有空,他便全心身的投入到了知识的海洋中。

这样的生活很简单单纯,让他觉得似乎回到了大学的时代。

而周末晚上可以在家陪家人。这也让他很愉悦放松。这三个月他过得很滋润。他自我感觉自己的心沉稳多了。

京城不比地方,在这个一个砖头扔下去都能砸到厅局级干部的地方,陈京的身份很普通。

没有那么多关注。他回归普通人,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又是一个周末结束,陈京返回党校。

班长欧阳进笑眯眯的到他的宿舍,道:“陈京,我这么久忽略了一个问题。咱们班你年龄是最小的啊,你比我小三岁呢!”

陈京愣了愣,道:“欧阳班长,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你是我的老大哥?”

欧阳进哈哈一笑,道:“你言重了!你比我小,但比我能沉下心,我要向你学习啊!”

他顿了顿,道:“有个辩论会,咱们班这次和省部级研究班一起参与辩论,辩论议题是“法制反腐一切都是否要法制化?”,咱们是反方,省部班领导们是正方。这次是学校搞的辩论会,不是班级行为,咱们压力很大。

最近我们一起在研究我们这边的选手,你被确定为第三辩,这一周你要用心准备!”

陈京愕然道:“我们和省部班不对等吧。我们能够是他们的对手?”

欧阳进摇头道:“这个问题我已经和老师们沟通了,这是学校要求的。咱们不能输得太难看,辩论会旁听的除了校领导还有中央的领导同志,如果我们场面太差,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他定了定神,道:“所以,我们要放下包袱。进了学校都是学员,咱们班也是人才辈出的。选你作为三辩,主要是考虑到你的笔杆子,咱们班,说到笔杆子硬,你是排在前列的!”

陈京尴尬的笑笑,欧阳进这个说法可不是无的放矢。

党校学习论文多,需要写的理论稿多。

陈京作为地方来的学员,屡屡写出老师批阅“传阅”的文章,所以陈京虽然很低调,但是在班上名气并不小。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陈京这一招笔杆子功力,就很好的帮他在班级内面奠定了拓宽人脉的基础。

而他的低调,也显示出他的成熟。

欧阳进把省部级班对手的情况资料递给陈京一份,陈京一看对方辩手的名字,一下就愣住了。

因为在对手名单上,三辩手的名字赫然是万爱民。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不由得苦笑。

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聚头,怎么自己就碰到万爱民了呢?

陈京在岭南工作,和省委主要领导的关系基本都过得去,唯独和万爱民关系一直不好。

陈京也难以说清万爱民为什么对他成见那么深,反正他看着陈京就是不对眼,陈京也是犟脾气,也没向万爱民低过头。

虽然以陈京的级别来看,他和万爱民隔得有些远,两人不可能正面交锋。

但是陈京在暗中,也的确是让万爱民难受了几回,双方的梁子算是结得深,陈京根本没想到,这次两人同在党校学习。

而在学校这次意外安排的不对等辩论会上,两人将会有针锋相对的辩论。

欧阳进眯眼瞅着陈京。

他对班上的这个小师弟一直都充满了好奇,他很清楚能进党校轮训班的干部,绝对都是党重点培养的干部。

就像他欧阳进,年纪轻轻就在发改委实权部门任职,而且是一把手,其广阔的前途自然不用说。

而他是京津一系最有前途的年轻人,这个说法也不过分,从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看,跨进副部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陈京……

陈京比欧阳进还年轻三岁,人并不张扬,沉稳得让欧阳进吃惊。

他就很奇怪,什么时候西北系不声不响的就崛起了这么一个难得的后辈?

“欧阳班长,这事我会尽心准备。一定不让领导失望!”陈京道。

欧阳进笑道:“这样,咱们稍后几个辩手碰头开个会,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对策。辩论赛既讲硬实力,也讲兵法,咱们硬实力肯定比不上省部班的领导,但是兵法方面,我们可以出奇兵!

咱们不求胜,但要输得体面,有句话叫什么?虽败犹荣吧!”

……

一场党校学生部特意安排的不对等辩论会这几天在校园内被热议。

而为了准备这次辩论会,辩论双方也是投入了极大的精力。

厅干班压力大,因为他们面对的都是省一级领导,作为省部级领导,他们无论理论还是工作实践都不是厅局一级干部能比的,辩论会肯定会精英全出,输赢的问题并不存在悬念。

不过对省部班来说,他们的压力也不小。

这是在党校学习,有这样特殊的环境,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和一帮厅局干部辩论?

也只有在党校这个环境中,上下级的概念才如此模糊,但是这样的模糊,这种特殊环境,无疑会是辩论会变得更微妙。

陈京作为三辩,他主要负责文字工作。

第一主辩是厅局班的洪均,洪均来自外交部,参与过共和国入世谈判,通四国外语,是共和国高级干部中少有的全日制博士,在进入党校之前,他是外交部发言人,嘴皮子功夫自然不用说,很厉害。

陈京跟他写稿子,写立论材料,难度可想而知。

辩论立论是关键,立论好可以充分的为后面攻辩对辩提供良好的基础。

洪均很严谨,他甚至跟部里请假专门投入准备这场辩论会,常常他和陈京两人都熬到一两点钟。

有时候为了抠一个词,两人会对掐半小时。

而第二辩来历也是相当的了得,苗洁来自国务院政研室,作为双方唯一的女辩手,苗洁以理论功底扎实著称。

他负责审稿,然后给陈京写稿提供资料和智力支持,而在这个过程中,陈京也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和人家的差距。

笔杆子可以练习,但是肚子里的货那是必须靠长期积累,和刻苦修炼内功才能得到提高的,陈京不得不承认,在三个辩手中,他是最弱的。

不过他心态很好,很谦虚,同时也很积极的参与整个准备工作。

再加上有欧阳这个军师在,全班齐心协力,给三人提供思路,众人拾柴火焰高,在班内进行了三次模拟辩论之后,大家的士气也逐渐的高涨。

但是信心这东西是在没看对方对手的情况下才会拥有。

如果知道对方辩手的名字,这样的信心就会很脆弱。

省部班的第一辩是黄海市市长周林,周林是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都高度评价的人物,是共和国学者型干部的一面旗帜。他在发改委,证监会等多个单位任职。

参与过共和国金融改革,在上任黄海市市长之前,他担任央行行长,同时他也是多家国内外知名大学的荣誉教授。

而对方第二辩是现任国资委主任金凯明,他担任国资委主任是总}理钦点的,而在他的履历中,最耀眼的莫过于入世谈判共和国方首席代表,这样的资历,谁堪与争锋?

而对方第三辩万爱民,别人可能不太了解他,但陈京很了解万爱民。

陈京的笔杆子比之万爱民那是小巫见大巫,而万爱民在岭南这么多年,任何场合讲话从来不用讲稿,这是岭南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