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71章 工作的着落!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工作的着落!

经过近半年的学习,这一期厅局级干部进修班终于面临毕业了。

而就在这时候,陈京接到了乔正清的电话。

乔正清在电话中开门见山的道:“陈京,我给你打电话,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关于你的工作问题。我希望你顶住来自各方的压力,还是要力争回岭南工作。岭南培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刚刚培养出一点模样来,你怎么能拍屁股就走?”

陈京愕然说不出话来。

乔正清这一席话他听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自己的工作自己能够做主吗?乔正清为什么要让自己顶住压力?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乔省,我个人意愿肯定是希望回岭南工作,这没有异议。我在岭南工作这么多年,感情不用说了,关键是我熟悉岭南,也觉得在岭南工作能够发挥我的所长!”

乔正清道:“你是这样的认识很好,现在岭南需要干部,尤其是需要能够干实事的干部。所以在这个时候,我是坚决不同意将你调走的!这就是我的意见!”

乔正清说完,便挂断电话,留陈京一个人呆呆发愣。

从乔正清的言辞中,陈京能够判断似乎自己的工作面临调整,自己可能不会继续留在岭南了。

为什么?

陈京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然后他很自然就想到了方家。

方婉琦上次说过方路平有意让陈京进京工作,是这么回事吗?

肚子里揣着疑惑。陈京足足闷了好几天。

终于,方路平那边来了消息了,他的秘书打电话给陈京,说方总想见见孩子,让陈京两口子带着孩子去家里做客。

方路平并不住中南海,他的住址紧邻八一别墅区,这个地方以前是老爷子喜欢的一幢别院,老爷子过世了,方路平就搬了过来,他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缅怀已经逝去的老人。

方路平虽然不是九大常委之一。但是作为国务|院副总|理。他分管农村、文教、体育等工作,工作也异常的繁忙。

平常他难得回家吃一次饭,所以今天家里的晚宴准备得特丰盛。

方路平所有的子女都到齐了,家里很热闹。

在很融洽的气氛中吃完饭。方路平指了指陈京。道:“陈京。跟我去书房坐坐!听说你在党校学得不错,能沉下心来学习,值得表扬!”

“谢谢三叔!”陈京谦虚的道。

长期超强度的工作。让方路平在卸妆的情况下,看上去比以前苍老了很多。

从后面看方路平,他的头发已然发白了,背也有些佝偻,作为领导人的辛苦,陈京终于有了很直观的体会。

方路平的书房很简单,里面的书并不多。

屋里的摆设应该都是老将军当年留下来的。

老人对自己读书不多从来不忌讳,他的书房又怎么会藏很多书呢?

当然,没有书,地图却不少,墙壁四周挂满了军用地图,书柜里面也放满了折叠得很整齐的地图。

共和国江山每一寸土地这个屋子里都能找到,想来这也是老将军老年唯一的休闲活动了。

坐在老式的藤椅上,方路平眼神盯着陈京,道:“马上要学成结业了,你对工作是怎么考虑的?”

陈京道:“三叔,我还是希望能回岭南工作,我熟悉那边的情况!”

方路平皱皱眉头道:“怎么?正清省长跟你打过电话?”

陈京愣了一下,点点头道:“打过,乔省长也希望我回岭南工作!”

方路平不再说话,他坐在太师椅上,眼睛盯着桌上的一份文件看。

过了很久,他道:“正清省长人太固执!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陈京抿嘴不语,这个话题他没法插嘴。

方路平抬眼再一次看陈京,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尽是审视。

乔正清这一次没当上政府一把手,但是能成为常务副省长,以他的资历而言是可以满意的。

乔正清工作很稳健,能力很强,做事可靠。当然,乔正清和方路平的关系也非常紧密,所以乔正清希望方路平给予他支援,方路平很慷慨就答应了。

但是让方路平没料到的是,在有一个人员的安排上面,乔正清态度很坚决。

这个人就是陈京。

乔正清坚持陈京一定要回岭南,其他的人怎么安排都随便,唯有陈京他必须要。

为此乔正清把唐贽这张牌都打出去了,本以为乔正清会就此罢手。

没想到乔正清才不管什么唐贽,他只要陈京,在他的眼中,唐贽这个大太子到岭南,他根本没信心。

可是陈京不一样,陈京能力强,作风硬朗,现在党校学成以后肯定提拔,有陈京坐镇一方,他底气足很多。

作为新任的常务副省长,乔正清急需建立自己的班底,而在他的班底中,陈京的地位无可替代,用好的陈京,乔正清手上就有一员悍将……

方路平就不明白,难道唐贽真就比不上陈京?

唐贽西北系培养多年,曾经担任过市委书记,工作经验丰富。

而这几年唐贽在京城沉淀得也差不多了,较之以前更成熟,更稳健,他下放岭南至少是市委书记,乔正清却宁愿选择陈京,这真是……

方路平今天是第一次如此审视陈京。

乔正清他比较了解,乔正清可不轻易看中某人,能被他看中的人,肯定有非同一般的能力,有过人之处。

方路平也终于意识到,方家这个自己本来不看好的女婿,原来还真是潜力无限,前途不可限量。

方路平用手摘掉老花镜,道:“留你在京城工作,是有多方面考虑的。一方面是增加你部委工作经验。另外,家里孩子小,现在正是成长的关键时刻。你在京城工作可以兼顾家庭,这也是一点私心吧!”

他顿了顿,道:“国资委的金主任看上你了,单位不错,你去那里能够发挥你的专长,更能学到东西。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自己先心里有个数。趁这段时间你也多了解一下国资委的情况,方便你以后的工作。

具体会有组织部领导找你谈话,金主任也会跟你谈话,这些都你自己去把握!”

陈京一惊,脸色连变数下,但是他终究没有说话,而是紧闭嘴唇。

方路平说得不错,在京城工作可以兼顾家庭,方婉琦肯定会举双手赞成。

家庭成员包括父母在内,所有人都会支持,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够继续顶住压力吗?

这一瞬间,陈京想到了岭南,想到了海山,想到了莞城。

真是走得匆匆,快得来不及道别啊……

接下来乔正清没有再和陈京说话,陈京也就起身告辞了!

在回来的路上,方婉琦盯着陈京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工作问题和三叔有矛盾了?”

陈京微微一笑,道:“你以为我能耐多大?和三叔闹矛盾,真是笑话!”

陈京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道:“佳佳,以后爸爸可以天天陪佳佳做作业喽!”

方婉琦一下跳起来,睁大眼睛道:“怎么?你回京工作了?”

陈京卖了一个关子道:“现在还不确定,但是不出意外应该差不多。怎么了?你们娘儿俩不欢迎我啊!”

“欢迎,欢迎!”佳佳拍着小手嚷嚷道。

小丫头又道:“爸爸,除了陪我做作业,还要送我上学。好不好?”

“好,当然好!一切都没问题!”陈京欣然道。

“太好了,爸爸真好,佳佳喜欢你!”小丫头欢呼道。

方婉琦也很高兴,连忙掏出电话给陈之栋两老报喜,然后又安排家里的厨师晚上菜品要丰富一点,算是提前庆祝陈京成功留京。

看到一家人都高兴,陈京本来复杂的心情渐渐的变得平和了。

是啊,这些年在外面打拼,该到了享受天伦之乐回归家庭的时候了。

在中央部委工作,留在京城的机会多,这无疑让陈京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

党校毕业典礼,党校校长关副主席参加并致辞。

在致辞中他高度评价这次学员参加学习的成绩,并鼓励大家在回到工作岗位上以后,能够把学到的东西用到工作实践中去。

关主席的话很平实,很亲切,就如同长者在向大家殷殷叮咛一般,让人听起来特别舒服。

一次不长讲话,数次被掌声打断,在最后,关主席以“活到老,学到老”作为结束语。

他表示,学海无涯,知识就是力量。作为党员干部,尤其是党的高级干部,应该要有良好的治学态度,要有谦虚的治学精神。

党校的毕业不代表学习的终止,真正的学习还在以后的工作和实践中。

近半年的党校学习生涯,就在关主席讲话完毕,然后他亲自给大家颁结业证书之后宣告结束了。

结束之后,大家根本都没有时间告别。

很多人都兼任工作,一毕业立刻就要奔赴工作岗位。

但是饶是如此,欧阳进依旧安排了一场握手告别的短暂仪式。

大家都同学一场,一起学习生活四个月,转眼各奔东西,临走的时候彼此握握手,权当是毕业晚会了……